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直播大战僵尸 > 直播大战僵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虚汗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虚汗

    罗元浩醒来的时候,十分凑巧的,闹钟也同步响了起来。

    据说人有一种潜意识存在的能力,就比如像罗元浩这样,睡前告诉自己,明天要早起,否则会赶不上飞机。于是他就在准点清醒过来。

    他醒过来以后,张伟也一下子蹦了起来:“啊?时间到了,时间到了么?”他打着哈欠,掀开薄被,就要下床,突然手上一寒,像是摸到水了。他就奇怪了,床上怎么有水呢?

    张伟连忙又将被子整个掀起来,一下子就看见半边床上,全是水!他把手放到鼻子前嗅了嗅:“我草,罗元浩,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居然还尿床!服了你了。”

    没有回答张伟的话,罗元浩捂着额头,坐在湿漉漉的床上,整个人都颓丧了下来。

    看见罗元浩的状态,张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是不是伤人了?他连忙说:“对啦,那个啥,你精神压力大,这种事也没啥的。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说着,还学电视里的铁哥们一样,在罗元浩的胸口上锤了一拳。

    张伟一拳打上去,只觉得拳头上传来了湿润的感觉,心里咯噔一下:“连前胸都尿湿了,厉害厉害……”随即他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小子怎么不说话了?他轻轻地搭了搭罗元浩的肩膀,也全是水。

    张伟才意识到,这竟然是罗元浩身上冒出的汗水。

    他记得罗元浩身体非常强健,怎么睡个觉还冒虚汗了呢?赶忙探了探罗元浩的额头,没发烫,反而有点凉。

    “我做噩梦了。”罗元浩沉寂了好一会儿,终于说了一句。随后他拿了两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灌了下去。但具体的事情,不论张伟有多么好奇,他都没有细说。

    ……

    由于早上赶时间,所以两个人都只吃了煎鸡蛋和泡面,就急匆匆出发回家了。

    到了学校以后,罗元浩眼看着快8点钟了,就拿出手机来,给向东流打电话:“我想问些事情。”

    “放心,你们把豪宅清理干净这件十七年个,我已经和房主说了。我还把视频和监控拍到的,也发给房主了……”

    罗元浩笑了笑,打断说:“不是这个事情,这个宅子以前是什么人去搞的?你帮我问过么?”

    “呃……这个真忘记了,我回头就问。你就只有这个事情吗?”

    “还有一个事情。”罗元浩说,“你上次拿过来让我们看的监控,那个被鬼拖出房间的女孩子,她现在怎么样了,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她在医院里什么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向东流的说话声:“没有啊,我没说过。我记得他们家的小孩,那个婴儿去医院检查过,很健康。这个女的,我也没有听房主提起过。”

    “好的,我知道了。”电话这头,罗元浩的眼光渐渐黯淡下来。一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烈。

    向东流没挂电话,而是继续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

    罗元浩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但还是解释道:“我看到凶手了,如果我没猜错,监控视频只是截取了一段,他们家的女儿根本没有逃出魔掌,应该是死在什么地方了。你顺便也帮我问问。”

    “不会吧?”电话里的语气,是不可思议的。“我听房主的意思,他们的女儿还活着的样子。”

    “呵呵。”罗元浩一声苦笑,“可能他们有他们隐瞒的原因,或许是为了找到自己的孩子,或许是已经找什么刑侦高手悄悄暗访了。总之,如果你打电话问他们,孩子如果一直没找到,那就告诉他们噩耗吧。”

    “什么噩耗,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什么了,最好有证据的……”向东流那边滔滔不绝。

    “我没有证据。我只知道她去得很快,没受什么苦。”罗元浩当然没全部说真话,只不过他知道梦里那个如同从硫酸池里毁容过的虐待狂魔,是绝对不会让女孩子轻轻松松面对死亡的。

    “你说得有点莫名其妙,我回头去求证一下。”

    “嗯。另外,那宅子,已经不能住人了。叫他们别回去,连清扫工作都不要让人去。荒废了,就荒废吧。”

    “清扫都不行,那么厉害?哦,也对,小唐和小陈她们俩的事才发生呢。”

    两个人又聊了一阵,才挂了电话。

    罗元浩争取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结果即便是在学校的宿舍里,他也开始做噩梦,那个虐待狂、杀人狂不断地出现在他的梦里。而且这个原本只看到黑色的人影,现在越来越清晰。

    梦里面,那个杀人魔渐渐地由发现罗元浩这个观察者,变成了试图与他交流,到了这几天,变本加厉,试图对罗元浩动手了。而梦中的罗元浩,竟然隐隐感觉自己似乎一不小心会被他打到。

    偶然看见杀人魔的面部肌肉缓缓抽动,上下颌张开又闭上,似乎在对罗元浩诉说着什么,却什么声音也发布出来。每当罗元浩一脸茫然的时候,对方就又会陷入狂躁状态,不停地虐待着被他关押的人。

    这个虐待杀人狂,像极了连环杀人犯,他在不断杀人,不断地找寻一个又一个的目标。他似乎把人从梦中就带到他所处的地下室,谁也无法从那里逃出去。

    罗元浩对这个人有过三种猜测。

    第一种,他就是表象所展示的那样,完完全全就是以虐待和杀人为乐。

    第二种,他可能是阴间的拘魂鬼差,像个恶魔,对亡者施以极刑。

    第三种,他可能还有下一个目标,没准就是自己。能看见他,或者梦见他的,就快死了。

    罗元浩有些惊惶,每天夜里的出汗量,让他身体都有些虚了。要不是往日里把身体锻炼得像个铜头铁臂的战神,恐怕早就垮掉了。

    在白天的时候,他开始翻阅一些典籍,试图找到根绝自己做噩梦的办法。尤其是徐老怪的那份秘笈,他又从头到尾翻看了一回。

    方法是找不到了,不过有个同学见他在图书馆查看神学书籍,就和他交流了起来。

    罗元浩从这位名叫司冯宇的同学口中得知,在他们老家,老人用盐巴和稻米,三七比,压在枕头底下,用于驱鬼辟邪。

    用司冯宇同学的话说,这两样东西最常见,也是老百姓最不可或缺的东西,承载着庞大的业力与信念,可比漫天神佛要强大亿万倍。不妨去试试,或许真有用。

    罗元浩将信将疑,也只得死马当活马医,真去食堂弄了点,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压在枕头底下。嘿,噩梦真的不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直播大战僵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