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荒野王座 > 荒野王座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四十五 所谓气势

正文 一百四十五 所谓气势

    生意人有两种,一种是真正的生意人,一种是暴发户。暴发户钱财来得快也去得快,而陈国栋就属于后者。如果有人认为他只会做生意,那么就他大错特错了。起码李欢不这么认为,一个人能做到一个领域的巅峰,他本身就不凡。

    陈国栋年少天才,虽然没有选择参军,选择了经商,但从小雪继承的智商上来看,他老爹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陈国栋今天提出跟李欢比试一下,大部分是因为好奇,小部分是要给李欢个下马威。自家老爷子的眼光从来不差,连他都交口称赞的人能差到哪里去?

    可越是这样,陈国栋越是好奇。

    不过用自己的强项去碾压人家,有点不厚道。所以当李欢提到围棋的时候,陈国栋自己都建议他换一个。李欢考虑了一下,没选择换项,自己只会这一项,陈国栋是长辈,输了也不要紧,无非就是面子上被落下——女婿落面子给未来老丈人,这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当围棋棋盘摆上来的时候,李欢沉心静气的和陈国栋对坐,起码在气势上做到了毫无破绽。

    “这小子……”陈老惊讶:“有那么点意思啊。”

    “别说话别说话。”韩建国乐呵呵地笑道:“看看这个神奇小子会不会把你儿子也干掉。”

    小学学了几盘围棋的人和准国手对弈,其心里压力之大一般人无法想象,特别是这个准国手还有可能是未来老丈人,心里压力更是成倍增长。两人摆上棋盘之后,陈和尚和韩建国抱着膀子在旁边观战,韩东现在则是一点用都没有,让韩建国直接赶了出去:“去,找你的那个美国女朋友,别在这里打扰我们!”

    有刺激可看了!

    陈国栋坐在棋盘面前:“我们开始?”

    李欢点头:“好。”

    他主动拿起了白子,意思很明显,让李欢先手。

    以前中国座子的规则是白棋先下,白棋代表平民,黑棋代表穿黑袍的官和官以上的人。这些官气度大,所以让着平民,所以是白先下。不过国际规则上并没有实行座子制,所以是用黑先行。李欢没有推辞,陈国栋是八岁已经摸到九段守拙的大高手,自己必须全力以赴。

    两个抱着膀子观战的老头其实并不看好李欢,毕竟陈国栋十岁已经是八段选手。

    三国时期魏国邯郸淳《艺经棋品》中曾言:夫围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

    围棋九段,自古以来就已经分出,不过这里面还有个小变数。俗话说二十岁不成国手终身无望,说的就是悟性和心态。围棋经常被称为人类的极限智慧游戏,那是因为它综合了太多的因素在里面。虽然说古时有美谈,大国手经常被隐居深山的老头和黄口小儿杀得丢盔弃甲,但那只是个例,跟小说差不多,是人类美好的愿望,真正有那种妖孽,怕是上下三千年都不会出一个。

    不过期然,棋局还没进行几分钟,李欢的一小块黑棋已经被吃掉了。陈国栋不愧是准国手,棋路刁钻而且落棋非常快,没过多久,就见刚李欢的地盘吞噬殆尽。

    他得意洋洋地看了两个老将军一眼,见好就收,对头李欢说道:“走吧,也到吃饭时间了。小雪估计也等急了……咦?这一步有点意思啊。”

    棋盘上,陈国栋的棋子已经将李欢的黑棋包围了,没想到他一颗棋将自己的棋子堵死,自杀了一大片,这倒给他开出了一片喘息之地。

    “你这下法好极端……不过挺有意思。”陈国栋沉吟了一下:“置之死地而后生,古来兵法就有,不过你可小心了这么下去只要走错一步,就会满盘皆输。”

    说完,他捻起一子又打算堵住李欢棋子的去路。他哪里知道,李欢在下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将精神力沉入棋盘中。棋盘上本来只是一堆石子的棋子,在李欢眼中也变成了千军万马,而棋盘则成了战场,他需要做的,就是赢得战争的胜利。

    李欢此时精神力渗入棋盘之中,陈国栋落下的白子在他眼中就犹如一队军士。

    狭路相逢,勇者胜!

    他眼神一闪,一颗黑子想都不想直接落在陈国栋右下角的星位上,从外面步步紧逼。陈国栋有些惊讶:“好霸道,你的戾气不小啊……给自己腾出空间来做决死冲击么?”

    李欢呵呵一笑:“陈叔叔见笑了,我这人没什么谋略,最喜欢的就是以暴制暴。”

    两个抱着膀子看戏的老头哈哈一笑,似乎跟李欢的看法很一致:“说的有道理,要行霸道,就必须以暴制暴,最后再如春风化雨,最后才能成就王道。”

    两个老头显然是在偏帮李欢。

    陈国栋无奈的耸耸肩:“好一个以暴制暴,不过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凡事,还是留一线比较好。”

    说着,又是一子落下,稳扎稳打,以守代攻。

    “陈叔叔是摸到大国手边上的高手,我这点小心思肯定逃不过你的眼睛。”李欢再次步步紧逼,一个杀招过去,咧了咧嘴,笑道:“就看是我的以暴制暴强,还是陈叔叔的稳扎稳牢靠了。”

    陈国栋眼神一凝,看了看李欢,嘴角勾出一抹笑容,不再说话,开始认真的下棋。

    李欢看到陈国栋沉默,也不再多言。

    很快,两人你来我往,杀得不亦乐乎,李欢的棋路偏向于简单粗暴,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而陈国栋则是诡计多端,杀招一环套一环。俩人一攻一守,一开始李欢让陈国栋的套路压制得有些狼狈,但是后来,他逐渐熟悉了在精神力里的棋盘,落子也更加熟络起来,招式也变得更加的凌厉。

    陈国栋的眼中,棋盘就是棋盘,棋子就是棋子,而李欢的眼中,棋盘就相当于一方世界,每一个棋子都是活生生的生命。他现在就好像领军厮杀的大将军一样,从陈国栋诡计百出的敌阵中杀出一条血路。

    李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已经顾不上控制精神力。

    在破解陈国栋的一步杀招的时候,他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煞气。两个正在抱着膀子看下棋的老将军忽然一愣,同时拔出随身的配枪。刚刚那一股煞气,似乎将他们两个带入了往日的战场之中。

    两位老将军虽然都穿着喜庆的唐装,但配枪已经是多年的习惯了。

    “这小子……”陈和尚第一个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枪都上膛了,赶紧退出子弹来:“这小子……身上哪里来这么大的煞气!”

    “你是从哪里把这样的人物给弄来了,刚刚我还感觉我回到了老山。”韩建国也回过神来:“这小子,一身的古怪啊!这煞气,连我们两个都影响了,我刚刚汗毛都倒立了!”

    陈老苦笑一声:“你别问我……你看看我家这个小子。”

    李欢精神力进入棋盘,仿佛亲自上阵厮杀,煞气经过精神力放大,毫无掩饰的释放出来。连陈和尚和韩建国这样经历过真正战场的人都一瞬间失神,跟李欢对弈的陈国栋现在受影响更深。

    只见他眉头紧皱,再也没有一开始那种风轻云淡的感觉。两个老将军再朝棋盘上一看,黑白双方竟然杀得难解难分。对弈刚刚开局的时候,陈国栋的白棋一环扣一环,步步杀招,将李欢的黑棋攻势套住,仿佛要将黑棋绞杀殆尽。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黑棋冲破了第一个杀招,紧接着是第二个,然后是第三个……现在黑棋正气势如虹,犹如一条黑龙一样装向陈国栋的心脏地带。

    而且,攻势越来越凌厉,步步紧逼,丝毫不让。

    “这小子,不仅身上煞气大,连棋路都是步步逼人,我看你儿子凶多吉少啊。”

    “二十岁不成国手终身无望,他也就止步在这里,可好歹是八段……你看他的棋路没有,没有守,一直在进攻,懂得取舍,以少换多,绝不犹豫,这放在古代,可是将才!”

    “我现在开始有点羡慕你了,你当时找到他的什么直播平台,叫什么来着?”

    “你也想找?晚了,我早就滤了好几遍了,像这个活宝贝,就一个!”

    李欢完全没听到两位老将军的对话,全心全意沉浸在棋盘的世界里。他现在正领着一支黑盔黑甲的猛士,不断的冲击着白色的阵营。白色阵营坚韧无比,就好像海浪中的岩石一样,每一次黑甲猛士冲击褪去之后,依然安然无恙。

    也不知多少次之后,李欢手里的士兵不多了,白色阵营也被冲得千疮百孔。

    只剩下了绝死一击!

    ……

    一分钟之后,陈国栋手里一颗棋子投入棋盘,白棋设置的陷阱最终将李欢的黑龙困死。经过了三十分钟的是厮杀,最终李欢没有上演绝地反杀的戏码。不过看着被冲得七零八落的棋局,陈国栋忽然哈哈大笑:“痛快!痛快!我好久没遇到这么痛快的对手了!你说是在学校里学过一两年……那后面的路数是谁教你的?”

    李欢看看自己棋盘上七零八落的阵型,叹了口气:“没人教,果然还是下不过您,让您见笑了。我这就是自己想出来的路数,简单暴力解决问题,不过最终还是让您解决了。”

    的确,李欢的棋路堪称拙劣,一般学过两年围棋的人都不会这么下。可虽然少了一些情趣,但这一局结束,却让人感觉到酣畅淋漓。李欢下棋少,全靠精神力沉入之下的大局观和反应力,生生将这位八段高手的棋局给搅得天翻地覆。

    “不错,不错,不愧是老爷子和小雪同时看中的人!!”陈国栋哈哈大笑:“你说的没错,很多时候简单暴力才是解决一切的方法。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形同虚设!如果你再学习两年,我可能真的不是你的对手了!商场混迹这么多年来,这脑子里全都是阴谋诡计,我连老爷子传授给我的第一课我都忘记了,还多亏你让我重新想起来了!”

    “哪里哪里,真是我运气好。”李欢赶紧谦虚,顺便从虚拟空间摸出了那一方翡翠印章:“陈叔叔,刚刚我还忘了,初次见面,也不知道送什么好,这一方翡翠印章希望您收下。”

    陈国栋现在看李欢的眼光是欣赏的,将翡翠印章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很忽然一愣:“这印章……”

    李欢心里一动。

    陈国栋是一个绝顶成功的商人,虽然有小飞帮忙,但论见识和知识,他能甩自己二十条街那么远。这翡翠印章上有自己的精神力,难道他看出来了?

    李欢赶紧问道:“怎么,这印章有什么不对?”

    陈国栋拿着印章仔细看了看,哈哈一笑:“没什么不对,晶莹剔透,玉质完美,水头也很好……不错不错,是一方好印章,你费心了。走吧走吧,吃饭时间到了,咱们饿几顿没事儿,要是饿坏了老爷子们,那可是罪过了。”

    说完,他将印章揣进了自己怀里。

    李欢缓缓点头,这是真话还是假话?难道说世界上,还有人跟自己一样,懂得精神力这种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 荒野王座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