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荒野王座 > 荒野王座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四百五十八 三十极夜(十二)

正文 四百五十八 三十极夜(十二)

    潜艇上浮是自动的,不用留守驾驶台,众人从驾驶室经过轮机舱,武器舱,船员生活舱和活动区,最终来到了标注着“船长室”的房间。

    “主人,你看了里面的东西,一定会高兴的!”菲奥娜带着兴奋的眼神。

    李欢和上官晴对视一眼,船长室,难不成里面还有一个船长僵尸?

    李欢推门进去,这是一间装潢得极具风格的房间。房间不大,大约只有二十平米左右,不过这二十平米在潜艇上已经算是超级特权了。要知道普通士兵容身之所不过就是一张一米的单人床。房间里铺着厚厚的绒毛地毯,各种木质家具齐备。一张标准尺寸的床仅仅靠在包木的墙壁上,床头是一只铁鹰的镂空雕刻,排除这只鹰抓上的十字徽章,这镂空雕刻就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

    床边放着酒柜,柜子陈列得满满都是酒,酒柜下面就是船长的办工桌,在桌子上还摊开了一幅海图。

    不过这些都不是吸引李欢目光的东西。

    在床边,堆放着一个一个长短不一,但宽窄均匀的,用油布包裹起来的东西。

    潜艇设计就是用来密封的,在水下数百米尚且不漏水,船长室是整个潜艇装潢最好的地方,过了数十年甚至一点灰尘都没有,里面保存的东西,自然也不会损坏。李欢走上去摸了摸其中的一块油布,几十年过去之后,油布依然保持得很好,甚至还有微微的韧性。

    被油布包裹起来的东西横七竖八,大约有六七十个。

    李欢注入一股精神力,检查油布里的东西。

    一注入精神力,李欢立刻察觉到了里面是什么,他眼睛都瞪大了:“哈哈,这些家伙,竟然想到把它们藏在潜艇上!”

    “是什么东西?”上官晴赶紧问道。

    “宝藏!纳粹潜逃时带走的一批宝藏!”李欢兴奋地说道。

    本来以为纳粹带走的东西都随着洞穴坍塌留在海底了,谁知道竟然意外之喜,他们竟然将抢来东西之中最珍贵的一部分,放在了潜艇之中,这谁能猜得到?不过想想也有道理,纳粹的地下基地深处北冰洋之下数百米,一个不小心就会漏水潮湿,这些东西可一点水都不能沾!要说最安全的地方,那肯定是潜艇之中,潜艇盖子一盖,就算沉入水下数百米也完全没问题,而且密闭潜艇的内部没有空气流通,也不会有什么氧化作用。

    最重要的是,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基地里的人可以立刻驾驶潜艇离开。

    不过很可惜,估计在最后时刻,基地里还能驾驶潜艇的纳粹党徒已经没有了,这条超级潜艇和里面,阴差阳错全部落到了李欢手里。

    上官晴听李欢说这是纳粹的宝藏,下意识要伸手去抓,谁知道她手还没抓到就让李欢阻止了,李欢抓住了上官晴的手:“别,里面任何一个东西都是无价之宝!轻点,清点!”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上官晴不满。

    李欢首先让子机测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温度湿度和其他条件,确定了不会对油布里的东西造成损伤之后,小心地打开了一个油布包裹的箱子,那动作轻柔得好像在拆定时.炸弹。

    箱子里面,是一些用油布包裹好的木板,李欢上手的时候心里有点激动。

    当油布揭开之后,虚拟屏幕上立刻给出了一个让李欢心脏发紧的名字这是文艺复兴三杰之一,被称为“完美画手”拉斐尔创作的《年轻人肖像》!

    “天!我以为它失踪了!”学霸吸血鬼不用虚拟屏幕也立刻认出了它。

    没错,李欢从油布之中开出的“奖品”,是被称为二战之中丢失的最珍贵的艺术品之一《年轻人肖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幅画被波兰的纳粹分子偷走了。他通常被人为是拉斐尔的自画像。

    在中国,拉斐尔的名字,不想文艺复兴三杰其中之一的达芬奇那么响亮,但事实上,在绘画技巧上,拉斐尔远超过达芬奇。

    在瓦萨里《大艺术家传》里对拉斐尔更是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即使在拉斐尔之前,世界已经被米开朗基罗征服,但上帝给予了拉斐尔最完美的一切:典雅、勤奋、美貌、谦逊以及让一切丑恶退避三舍的崇高人格。”

    拉斐尔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古典主义的领军人物,和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并列为文艺复兴时期三位最伟大的艺术家,也就是通常说的文艺复兴三杰。

    拉斐尔出生于意大利乌尔比诺公国,其父乔瓦尼桑蒂是乌尔比诺大公的御用画师,也是拉斐尔的第一个老师。拉斐尔8岁时母亲去世,11岁时父亲去世,由大公的妻子艾丽萨维塔贡萨戈收养。1504年,拉斐尔离开佩鲁吉诺移居佛罗伦萨,在那里他深受意大利画家弗拉巴托洛梅奥、列奥纳多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马萨乔的作品的影响。通过研究他们的作品,拉斐尔融汇众长,形成了更富有表现力的个人风格。

    1508年拉斐尔移居罗马,在教皇朱利叶斯二世的赞助下,在梵蒂冈斯坦兹宫作画。在这里,他和他领导的团队创作了对罗马艺术产生惊人的影响的最伟大的杰作,包括《雅典学院》、《诗坛》和《圣礼之争》。拉斐尔率领的创作团队由五十名来自意大利各地的知名画家组成,其中许多人后来成为了重要的艺术家,这个团队的规模是史无前例的。

    1514年,教皇聘请拉斐尔为首席建筑师,设计了罗马的人民圣母教堂、圣埃利焦德奥雷菲奇教堂和圣彼得新教堂内广场,他的宫殿设计决定了文艺复兴晚期和早期巴洛克时期的建筑风格。

    拉斐尔的绘画充分体现了安宁、和谐、协调、对称以及完美和恬静的秩序,他的画面上始终洋溢着明净的色彩、柔和的光线和宁静而优雅的节奏感。他所画的圣母,典雅优美,超凡脱俗,令人沉浸在神秘优雅的意境中。拉斐尔于岁去世后,他的学生把他的艺术传播到意大利各地,之后形成的矫饰主义推动和影响了巴洛克时期的绘画风格。

    有学者认为,拉斐尔高超的艺术造诣代表了“人文主义及文艺复兴世界的顶峰”。他的作品在后来的几个世纪中一直被视为学院派绘画的经典。

    1939年,这幅经典画作被从波兰掠走,成为希特勒私人收藏的一部分。

    1945年1月,这幅画作从被德国带回克拉科夫,在皇家瓦维尔城堡使用。这是《年轻人肖像》最后的行踪。一些艺术评论家声称,如果这幅画在今天重新出现,价值将无法估量,或超过十亿美元。

    “这真是让太让人意外了。”李欢也感叹。

    说是纳粹的宝藏,有些偏颇,这应该是全人类的宝藏才对。试问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拉斐尔,唯一存世的自画像价值几何?没人能给得出答案,唯一的答案就是无价之宝。李欢丝毫怀疑,这张画作一旦问世,那引发的轰动,绝对不是一个宝藏所能比拟的。

    黄金宝石可以开采提炼,但艺术品是不可复制的!

    李欢收回目光,吞了口口水,长长舒了一口气。

    众人跟李欢的目光差不多,就连自诩“只对知识感兴趣”的菲奥娜,也看得两眼发直。真正的艺术品,是能超越一切文化国界时间甚至种族,不是简单能用钱衡量的。在这个房间里,如果油布之下都是类似的艺术作品的话,李欢已经想象不到它们究竟能值多少钱。

    仅仅是第一张画,就来了这么一个巨大的惊喜,接下来还能开出点什么来?李欢将眼神放在了稍小一点的油布包裹的木框上。还是按照刚刚的流程,轻轻油布,这次李欢的动作比上次还要轻,第一张可以称称得上是奇迹的画作打头,这张绝对不会差。

    “天,这是《抱银鼠的女人》!”油布刚刚一被掀开,就听到菲奥娜发出惊叹声:“在1911年的时候它被偷走就消失了,原来在这里!”

    这是一张达芬奇的作品。

    没错,是绘制了《蒙娜丽莎》的达芬奇,同样是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达芬奇。

    这张《抱银鼠的女人》,虽然比起《达芬奇》来说知名度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但真正的业内人士都会将它们放在同一个高度。甚至《抱银鼠的女人》传奇程度更高。因为它的故事,甚至曾经被改编成了一部电影,叫做《盗走达芬奇》。

    这幅精美肖像画,描绘了气质高贵沉静的切奇利娅加莱拉尼,她是米兰公爵卢多维科斯福尔扎的情妇,备受宠幸。后来,这幅作品经一位无名氏重新敷色,这种不够亲切的气氛就更加强烈了。达芬奇在这幅画像之中突破了自己的技法,采用了光影回话,为毛色光润、咄咄逼人的银鼠注入了生气。而明暗的处理是这幅肖像画中最引人注目之处,光线和阴影衬托出切奇利娅优雅的头颅和柔美的面孔。

    “希特勒的节操不咋样,但艺术欣赏水平还是相当高的……”李欢看着又一幅佳作感叹。

    打开了两副张油布之后,李欢不再继续动作。

    他已经可以确认船长室内放着的都是珍贵的艺术品。

    这也让李欢暗暗感叹,纳粹虽然是个操蛋的玩意儿,哪怕是最终被人赶下了历史的舞台,可强盛一时的第三帝国果然不简单。仅仅从船长室里的这些收藏,就足以想象当年纳粹究竟搜刮了多少财富。

    众人看着这幅珍贵的艺术品,愣了好半天,上官晴这才说道:“李欢……如果这些油布下都是艺术品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这些东西跟金银财宝不一样,黄金宝石之类的东西可虽然珍贵,但有价可算,但独一无二的艺术品,每一件都足以让全世界震惊。

    “还能怎么样?难道我还要上缴?”李欢一愣之下,被上官晴的话拖回了现实,当下说道:“当然是我全部带回去了。大概是老天爷觉得暗日竟然打算伤害我的亲人,实在有些太过分了,所以老天爷就送了我这么一份厚礼。”

    “说得有道理。”上官晴煞有介事的点头:“那咱们就带回去。”

    希维尔和菲奥娜对视一眼,这两公婆一唱一和,将这么多绝世珍宝的去向就定下来了……要是让世界上那些医术大师知道,可能会飞起来吃人。不过再想想,如果不是李欢的话,这些东西很可能就变成了暗日妄图复辟纳粹阻止的军费了。

    他的确有资格这么安排。

    李欢当下老实不客气地将所有的油布包裹的画板都放进了虚拟空间之中。剩下的油布之中包裹的是些什么,李欢觉得,他可以当成一个惊喜,回去慢慢发掘。虽然潜艇在自动上浮之中,但也不能离开驾驶台太久。在将所有油布包裹的东西都收进虚拟空间之后,四人这才返回驾驶台。

    此时,潜艇距离水面已经不到一百米,而且根据菲奥娜的声波造影显示,四周一片空旷,应该是已经出了洞穴了。李欢根据逆戟鲸号的位置,让上官晴设置了航线之后,众人就守在驾驶台等着出水的那一刻。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水压警报消失,潜艇外部传来“哗啦”一声水响,这条从纳粹遗留下来的庞然大物第一在这个世界上展示了它的身形,不过很可惜,制造它的人已经全部被埋葬在了北冰洋之下。

    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好好一个纳粹基地,让李欢四人给毁了个干净。

    李欢现在十分爽。

    经过两个小时的航行,如果说一开始他被这批珍贵的艺术品震惊,那么李欢现在觉得收获最大的就是这条潜艇。李欢虽然见多识广,但潜艇这东西还是真的第一次见……潜艇被列为战略武器,是大国才有资格玩的东西,如果自己能拥有一条,那不牛逼上天了?

    要知道,数十年前生产的东西,在上官晴的嘴里已经被夸上了天:“它真的称得上是超级潜艇,到现在还不成熟的压水推进方式,竟然在这条潜艇上实现了!这比起现在好多现役的潜艇动力系统都要先进,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我真的而不敢相信在数十年前就有这种动力系统!虽然那些科学家三观不正,但他们的确是天才!”

    李欢听不懂这些专业名字,连接上虚拟屏幕搜索一番才知道。

    所谓的压水推进系统,就是一种完全感觉不到噪音,声呐几乎无法探测,能与海洋融为一体的推进系统。就好像类似小丸子喷水推进一样,水流和水体撞击不会产生任何的噪音。不过这种先进的推进系统现在还没有成为主流,还在试验之中,没想到这条纳粹超级潜艇已经将这套系统趋于完善了。

    “可惜,就是自动化程度太低了,要让它正常运作起来,起码得几十个人,如果自动化程度高一点的话,那小飞就可以搞定,以后不是大海之中任我遨游?听说海底还有很多奇特的东西,如果我能控制这条潜艇的话,去看看也未尝不可。”李欢在心里感叹。

    虽然他有风暴岛礁项链,能撑起一个避水结界,但在辽阔的海底,就算把骑着旺财狂奔,把旺财累死也跑不出多远距离去。

    “其实可以尝试自动化改装,设计这条潜艇的工程师,的确堪称天才,有不少系统已经用电路继承,我们只需要加装一些控制系统,一些电脑和通讯模块,问题就不大。”小飞显然也知道李欢想的是什么:“我刚刚扫描了全船,虽然有些地方还是手动,但并不那么重要,所有的感知和武器以及控制系统都集成模块了,我们只要加装控制总成就可以。”

    纳粹的超级潜艇在那个时代是划时代的先进,甚至用上了很多电子电控命令,但终究没有集成化系统,小飞就是再牛逼,也总不能去入侵一个手动开启的按钮……经过一些简单的自动化改造,小飞就可以直接控制它,那就方便多了。

    “那太好了!”李欢的大喜:“就这么办!等开回国内去,我就找人改装。”

    改装潜艇可不是改装玩具,幸好上官晴这里还能找点关系,上官晴听说李欢想把这条潜艇留下,立刻提出,找人想把办法可以,但改装完能不能私人拥有就是两说了。如果可以的话,这条潜艇必须叫做“晴”号。上官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李欢买了一条“雪”号游艇,海军家族出身的上官晴对游艇那种皮薄馅大一下就沉的玩意没有兴趣,反而是对这条潜艇充满了兴趣。

    李欢自然是同意。

    从水底数百米上浮,当李欢拧开密封舱的顶盖,一股凌冽冰凉的空气灌入之后,众人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毕竟在水底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全军覆没,当然,亏得“晴”号,李欢到最后也没有把空间通道的秘密说出来。

    当“晴”号带着四人靠近逆戟鲸号的时候,差点引起误会。

    虽然李欢提前打了电话,告诉安德烈会有一条潜艇靠近过来,但潜艇外壳上的纳粹涂装的确是太显眼了。全神戒备的安德烈等人看到李欢去的时候开着一架小直升机,回来的时候弄回来一条超级潜艇,惊讶得下巴都掉了:“李先生,你这是……”

    “嘿嘿,纳粹的遗产我接收了,以后这条潜艇将为公益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李欢信口胡扯。

    谁信他谁脑子有问题,不过老板说是,那就一定是,众人也没有质疑他的道理。在李欢的安排下,逆戟鲸号放下一条拖拽锁挂住潜艇,将潜艇拉出了碎冰区。待到四人上船之后,李欢宣布这次航行圆满成功,原路返回。

    众人松了口气,返回各自工作岗位,对船尾那条超级潜艇视而不见。

    当天晚上,逆戟鲸号上举行了盛大的餐会,庆祝这次逆戟鲸号圆满返航。虽然从自己离开逆戟鲸号到返回,还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但李欢从船上人眼里都看到了血丝。小型飞弹来袭,潜艇也参与了猎杀,估计这是逆戟鲸号船员这辈子遇到最刺激的事情了。

    虽然李欢一开始也跟他们说过,这趟航行有一定的危险性,但这种档次的危险性,的确也太刺激了一些。李欢是那种自己爽了大家也绝对不能吃亏的类型,当下,餐会的时候,李欢从虚拟空间里掏出了一些小小的宝石和黄金,用锻造系统简单打造了一些具有纪念意义主要是非常值钱的纪念品给大家。锻造系统十分好用,在不进行功能打造的时候,几乎就是个万能雕刻机。

    很快,三十条眼睛用宝石镶嵌,纯金打造的“逆戟鲸”新鲜出炉。

    海洋猎人公会的执法官不说,被安德烈请来的水手,本来就收了李欢高额的酬金,在餐会上又收到了起码一公斤的黄金和宝石打造的“逆戟鲸”,众人的欢呼声差点把船顶给掀翻了水手出海原本就是高风险的工作,虽然这一趟航行“风险”的确比平时高了不少,但水手们在收到了黄金打造的“逆戟鲸”之后,立刻表示,如果李欢以后还有类似的行动,请一定要叫上他们!

    李欢自然是笑着答应,船员们又哪里知道,这三十条黄金打造的逆戟鲸,和李欢这货收获的东西比起来,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李欢这次收获颇丰,除了陪着上官晴旅行了一圈,消除了她心里的怨气之外,还捎带手把暗日寄予厚望的老巢给毁了,另外顺手牵羊带走了人家的超级潜艇和妄图用来复辟的珍贵艺术品,可以说是一举三得,赚得满盆满钵,开心之下,自然出手大方。

    而且今天回航,海上海况良好,逆戟鲸号七天时间就能返回挪威卑尔根港,船上还有大量的高品质食物囤积,开心之下,大家索性掀起了新一波浪费的小**,各种美食美酒管够。就连李欢和上官晴今天都没有禁酒,两人也喝得微醺,希维尔更是因为小队除了内鬼,不住地给李欢敬酒道歉,喝了个酩酊大醉。

    唯独菲奥娜没有喝酒,她只是怔怔地看着众人狂欢,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她是俘虏身份,也没有资格和大家一起狂欢。

    倒是李欢看到了菲奥娜的样子,主动上前说道:“你放心,我这个人说道做到。我说了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会把本源之血还给你,以后我在中国你在欧洲,咱们八竿子打不着……我也不喜欢一个陌生人天天跟在我的身边。”

    “好的主人。”菲奥娜立刻说道。

    只是说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李欢本来就喝了点酒,注意力不集中,更没注意到菲奥娜的模样,转身继续加入了餐会之中,将菲奥娜一个人晾在了原地。

    菲奥娜李欢的背影,心里忽然有些迷茫。

    接下来自己怎么办?

    在过去的几年之中,她跟随暗日东奔西跑,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也是这位学霸吸血鬼唯一跟随暗日的原因。现在暗日的基地被李欢彻底毁掉了,埋葬在冰冷的北冰洋之下,除非动用国家力量,否则没人能打穿数百米深的永冻层,也就是说,她上一个目标已经没有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自己干什么呢?

    回到家族去?那显然是不行的,在外面跑野了,菲奥娜感觉自己已经回不去那个冰冷的古堡了。要么就是化妆成人类继续进修?虽然这可以暂时缓解一下无聊的情绪,但终究不是一个“目标”。菲奥娜想了很久,最终将目标放在了李欢身上。

    这个强行抢夺了自己本源之血的男人,身上似乎带着很多有趣的东西。

    其他的不说,他到底是怎么从地下基地回到逆戟鲸号的?跑是不现实的,在不能使用灵气的时候,更够快速进出两地,只有一个可能性。菲奥娜渊博的知识理论之中,有一个关于空间通道的理论,不过那需要极大的能量和精确的定位系统,按照目前人类世界的科技来说,是不可能实现的。

    但菲奥娜越想,李欢就越是像使用空间通道的穿梭者为什么呢,因为超级潜艇里那些艺术品,李欢一挥手之间就全部不见了,说明他在使用某种空间装置。

    而且从他不在意死亡钟的态度上来看,他可能掌握了更高等级的科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李欢身上的秘密比纳粹末日基地里的死亡钟还要大!

    菲奥娜越是这么想,越是觉得李欢身上还有天大的秘密,不过李欢此时正跟大家在庆功,她也不好出言打扰,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左右,庆功会完毕,除了应该当值的人没喝酒之外,所有人都醉醺醺地回去睡觉了。上官晴今天也喝了不少,她是真心把冒险当旅行,一趟旅行有这么大的收获,自然应该庆祝。

    有上官晴在,李欢还亲自动手,连星辰盐都用上了,烹饪除了美味的和牛牛排烧烤,这更是让大家坚定了一个想法,以后李欢但凡要干什么,先不要问有没有危险,先看看自己有没有时间一起跟着去。

    不克扣吃喝,出手大方,而且还与民同乐的老板,现在可不好找了。

    为了犒劳自己的船员,李欢一边烧烤一边跟上官晴闲聊,他本来准备了一个月时间和上官晴旅行,现在才过去十天,暗日的事情又解决了有贝拉米镇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所以李欢和上官晴又再商量接下去两人去哪来。

    李欢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趟,自然不肯轻易回去,上官晴更是,好不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相处,那绝对不肯轻易放手。

    两个小时之后,一场庆功宴结束。

    众人离开餐厅之后,唯独李欢留下来了。

    菲奥娜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飘来飘去,李欢自然感觉到了,他等到所有人走光之后,才叫上菲奥娜,两人在极夜夜色之中,来到了后甲板上。北极圈的海风带着冰冷的寒意,让李欢打了个激灵,长长深呼吸了一口,以后再来北极的概率很低了,这幅极夜的奇景估计以后也看不到了。

    茫茫的大海和迷雾的夜空连成一片,混混沌沌,分不清水和天。云层破.处也能看得出一点两点星来,但星的近处,黝黝看得出来的天色,好像有无限的哀愁蕴藏着的样子,漆黑的夜空,深邃的如同看不见的底的大海。

    “漂亮……”李欢感叹。

    “主人,您叫我有什么事?”菲奥娜搞不清李欢到底想干什么,只好小心翼翼地问道。

    “暗日大概率从今天开始就被灭亡了,就算没有灭亡,也必须是走下坡路了。”李欢靠着栏杆看着菲奥娜:“我想问问你,你以后打算干什么?还是跟着暗日走?”

    “主人,死亡之钟被毁了,我现在没有什么目标,我也没打算跟着暗日走,从一开始我就是冲着死亡之钟去的,现在他们没有吸引我的地方了。”菲奥娜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嗯,跟不跟是你的自由,只要不惹我到,你跟着也没事。”李欢从虚拟空间取出本源之血来。

    菲奥娜顿时眼神一亮。

    其实她一直不太相信李欢说的要把本源之血还给自己,取到了一个吸血鬼的本源之血,就相当于降服了一个吸血鬼,并且可以命令对方做任何事情。菲奥娜来自一个古老的氏族,她听说过太多这种事情,偶尔有吸血鬼被取了本源之血,为奴为仆是最好的下场,运气不好一点的遇到一个变态,更是会被当做……

    要知道,吸血鬼除了少数的分支,大多数都是俊男美女!

    更何况菲奥娜这一族,除了拥有极佳的外形之外,还有丰富的知识和庞大的关系网,收服了一个,就等于走上人生巅峰。所以当李欢说要将本源之血还给菲奥娜的时候,菲奥娜虽然带着期待,但大多数是不相信的情绪。

    自己这样优秀的血族,说放就放,你当老娘几百年白活呢!

    不过当李欢真的拿出本源之血的时候,菲奥娜又愣了,她看了好半天之后这才问道:“主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还给你啊,我说了,你在地下基地好好保护了上官晴和希维尔,我就考虑还给你本源之血。现在我考虑好了,把它还给你。”李欢说道。

    “您真的……还给我?”菲奥娜被这个突兀而来的惊喜噎的说不出话,好半晌才说道:“我以为您是开玩笑,没有任何人愿意放过好像我一样的血族。”

    “带着你有什么好?我可不想天天带着一个吸血鬼跟在身边。”李欢撇撇嘴。

    “是血族!”菲奥娜跟李欢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也了解李欢的性格了,现在她也敢纠正李欢的错误了:“主人,我们是血族,不是吸血鬼。”

    “是什么无所谓……按照约定,拿回去吧。”李欢将本源之血托在手掌之上。

    菲奥娜这次是真的愣了好久,在确定李欢不是开玩笑的之后,将手伸向自己的本源之血。不过到她要接触到自己的本源之血的时候,李欢忽然说道:“等等。”

    菲奥娜立刻缩回手去,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对方只是玩弄她而已。好像自己这样的血族,是任何人多梦寐以求的。对方根本没道理就这么放过自己。

    哪里知道李欢接下来的话又让菲奥娜吃了一惊,李欢自然也看到了菲奥娜的表情,他微微一笑:“不要误会,当时为了制服你,你的本源之血曾经被我伤害过。不过在这一路,你通过自己的表现,给自己赢得了一份奖励。”

    当时为了迅速制服菲奥娜,李欢曾经将菲奥娜的一部分本源之血直接蒸发,导致菲欧娜的修为大损。现在看过去,菲欧娜大约只有炼气五层不到六层的模样。吸血鬼就是这样的生物,它们所有的力量都在那一滴本源之血上,理论上血液越纯粹,力量等级就越高。他们也没有其他的修炼方式,只能通过不停地提纯血液和获得更高级的血液来升级。

    李欢手上凝聚了一根锋利的灵气针,刺破自己的手指,从食指上挤出了一个血珠。

    这个血珠一出现,就在周围空气之中引起了一股小小的灵气风暴。

    菲奥娜眼睛看直了,她作为以血液为生,修行也是全靠血液的种族,自然知道这一滴血液的珍贵。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欢,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李欢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菲奥娜表现的不错,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也不是个太坏的家伙,所以既然要归还,那就归还一个完整的本源之血。不过本源之血一部分被蒸发,他只好用自己的一滴精血融合进去。在他看来,自己的一滴精血,肯定能补回本源之血被蒸发的部分。

    自己可是个说道做到的人!

    他心动一念,用自己的一滴精血包裹住了本源之血,在强大的精神力压迫之下,那一滴精血和菲奥娜的本源之血迅速开始融合。融合之后,李欢直接将本源之血弹入了菲奥娜的身体。

    “不是这样,主人您等……”菲奥娜发现了李欢的动机之后,立刻开口阻止,不过已经晚了。

    一股无与伦比的灵气冲进了菲奥娜的身体。

    灵气,是天地之间最纯正的力量,是一切的本源力量,是任何修炼者都渴望的力量。不过吸血鬼的力量却不是来自本源,而是来自他们的本源之血。好像菲奥娜这样高等级的吸血鬼能通过精神力驾驭一些灵气,但如此大量的灵气,还有本源之血里蕴含的精神力,又哪里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顿时,菲奥娜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全身皮肤泛成了一股诡异的玫瑰红,温度高的可怕,甚至将她的衣服都焚毁了。

    完了!菲奥娜脑子一阵空白!




上一章 下一章 荒野王座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