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攻略极品 > 攻略极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053章 我不是坏女人(四)

正文 第053章 我不是坏女人(四)

    “宝贝儿,你好些了吗?”

    贺童略带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语气里难掩关切。

    安妮被那声甜腻腻的“宝贝儿”给恶心到了,对于这个昵称,也是有来历的。

    贺童撩拨沈安妮的时候,曾经就她的名字展开过一段对话:“呀,你叫安妮啊,有个美女作家叫安妮宝贝,你知道吗?”

    你问驴家和香家的包包哪家好看,沈安妮肯定知道。

    但作家什么的,她真心不怎么关注。

    不过,这并不阻碍沈安妮对那个职业的敬畏。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作家一听就很高大上,能成为作家的人必定是学识渊博、或有一技之长的人。

    更不用说贺童还加了个“美女”的形容词,更让安妮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心里更是美滋滋的想:贺童是不是在说我也是个美丽的知识女性?

    贺童提安妮宝贝,就是为了跟沈安妮套近乎,讨她的欢心,见她面露向往,便知自己计策成功,他笑着说:“沈姐是美女,更巧的是,也叫安妮,以后我索性叫你宝贝吧。”

    起初只是一句玩笑话,但等两人确定了暧昧关系,贺童便直接用“宝贝儿”来作为沈安妮的爱称。

    每每听到贺童叫她“宝贝儿”,安妮就有种自己是言情小说女主角的错觉。

    对贺童也愈发喜欢。

    可惜,安妮不是原主,她不但不会因为被叫一声“宝贝儿”就心生绮念,反而觉得反胃!

    电话那端的贺童看不到安妮的表情,用自以为有魅力的声音,心疼的说道:“宝贝儿,你吓坏了吧?”

    别人都觉得沈安妮昏倒是因为丈夫发生意外而伤心欲绝,贺童却不这么想。

    倒不是说他多了解沈安妮,而是作为沈安妮的出轨对象,他很难相信沈安妮对孙谦这个丈夫有多少感情。

    连感情都没有,就更不用说为他难过到昏厥了。

    而且作为事件直接责任人的代表,贺童全程陪伴受害者家属(也就是陈云、沈安妮婆媳)去医院。

    说实话,他也被孙谦被炸得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遗体给吓坏了。

    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提醒,他早就跑出去哇哇大吐。

    以己度人,贺童觉得他一个胆子不算小的大男人都吓到了,沈安妮一个没吃过什么苦的小女人更会害怕。

    “有什么事吗?”

    安妮不愿跟这个别有用心的男小三有任何接触,冷声问了一句。

    贺童一愣,旋即便想到:“怎么,你说话不方便?”

    孙谦死了,他的母亲闻讯赶来,现在应该也住在孙谦家里。

    有这个婆婆看着,估计沈安妮说话不太自由吧。

    贺童没想到沈安妮已经换人做了,更不会想到换了芯子的沈安妮已将他列为拒绝来往户。

    他照着过去相处的模式,贴心的说道:“要是说话不方便,咱们就先不说了,找个时间出去说。宝贝儿,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看到你苍白着一张脸、无力的倒在地上,我就恨不能抱住你。可惜——”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能跟沈安妮公开关系的遗憾。

    “多谢关心,我没事。”安妮的语气依然很冷。

    “哎呀,咱们之间还客气什么。宝贝儿,韩国城这边开了个新咖啡馆,要不明天咱们一起去那儿喝个咖啡,也好让我看看你,宝贝儿,这两天我特别想你。”

    贺童深情款款,全然不管电话另一边的女人刚刚死了丈夫。

    安妮的脸冷得快要结冰了,握着手机的手咯咯作响。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拳打到贺童的脸上,这人,到底是不是人?

    孙谦在贺家的饭店干了十来年,因为厨艺好,颇有几道支撑饭店生意的招牌菜。

    贺永军为了笼络他,整天说把他当自己的子侄看待,逢年过节的,还会把孙谦叫到自己家里吃饭。

    贺永军重视孙谦,贺童作为他的好侄子,自然对孙谦十分亲热,嘴里“孙哥”、“孙哥”的叫个没完。

    孙谦老实,老板器重他,他就愈发努力的工作。

    贺童张口闭口的叫他哥,他也就真把贺童当弟弟看待。

    结果呢,贺童前脚还一口一个亲哥的叫着,后脚就撬了孙谦的墙角。

    撬墙角也就算了,没准儿人家是真爱呢。

    但现在孙谦死了,死者为大啊,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不会在人家死的第二天就毫无心理负担的继续勾搭人家的老婆。

    这、这实在——

    安妮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贺童的无耻了。

    原本,安妮还想着,只要贺童不再招惹,她就不搭理这人,也不会报复什么的。

    毕竟许愿人的心愿里并没有为女儿沈安妮惩罚负心汉这一条。

    现在安妮却改变了主意,不行,这人太恶心了,不收拾他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

    “嗯,明天下午我过去吧。”

    “好好,我等你啊,宝贝儿,你要注意身体啊,多休息,多吃点儿东西,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贺童絮絮叨叨的说着,赫然一副体贴好情人的模样。

    安妮淡淡的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安妮开始仔细整理原主的记忆。

    许是贺童谨慎,又许是他还想吊沈安妮的胃口,所以两人只是暧昧着,并没有实质的行动。

    甚至两人连张合影都没有。

    别人也没有察觉他们的异常,顶多觉得贺童好人缘,连孙大厨那个鼻孔朝天的老婆都对他颇为和善。

    很好,这样安妮也能顺利的进行下一步计划。

    “妈,孙谦没了,他们都说是意外,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安妮整理了一下思路,走出卧室,跟耐心喂小孙子吃饭的婆婆说道,“我想出去查一查,不能让孙谦就这么去了。”

    就算是意外,也要依法追究贺永军的责任,而不是让他像原剧情中那样,能够轻易脱身。

    “什么?难道谦儿不是意外,而是被人害了?”

    陈云吃了一惊,手里的小勺都掉在了地上。

    “不是,孙谦不是被人害了,我就是想弄个清楚,怎么好好的就燃气泄漏了?”

    安妮见陈云急了,赶忙说道。

    贺永年的饭店虽然不大,可也不是那种苍蝇馆子,而是在本社区很有名气的鲁菜馆,平常还能接婚宴、生日宴这样的庆典,足见其规模。

    这样的正规饭店,上级部门都会严格要求消防、安全等问题。

    而燃气公司,应该也会定期上门检查,以免发生意外。

    原剧情中,贺童撺掇沈安妮私奔,背后定然有贺永军的指使。

    贺永年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让孙家自顾不暇、没有精力去追究责任。

    但,他使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是不是另有隐情?

    比如,在燃气泄漏的事件上,他有过失?

    安妮心中有了猜测,便想查个清楚。

    “行、行,你赶紧去问。”

    陈云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农村妇女,没了丈夫,又没了独子,她早已心绪大乱。

    这会儿听儿媳妇说得认真,便下意识的依赖她,“我什么都不懂,谦儿的事,还要你多费心啊。”

    “妈,我和孙谦是夫妻,为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过去是我想错了,总觉得嫁给他受了委屈,其实,孙谦一直对我都很好。”

    安妮抽搭了一下鼻子,向来刻薄的脸上带着一丝悔意,“嫁给他八年了,我没上过班,没有挣一分钱,家里的家务也是他在做,孩子请人照顾,家里的钱都交给我管,想买什么买什么,多贵的包买了,孙谦也不会怪我……我还动不动朝他发脾气——”

    安妮故意露出恍惚的神情,嘴里絮絮叨叨,仿佛被孙谦的死刺激到了。

    陈云见状,愈发心疼儿媳妇。

    她就知道,儿媳妇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却是个直性子。

    喜欢就是喜欢,生气了就会发泄出来,而不会像有些人那样,心里骂着婆婆、嘴上却还要甜甜的叫妈。

    相较于那些心思复杂的人,陈云还是更喜欢单纯直接的沈安妮。

    “不不,安妮,你是个好孩子,给我们孙家生了两个孩子,单冲这一点,你就是我们老孙家的大功臣!”

    陈云赶忙安慰道。

    “不,妈,您不知道,我不是个好妻子,更不是个好妈妈。”

    安妮不想像原主一样骄横、刻薄,只能借孙谦的死作为契机——宠爱她的好丈夫死了,她受刺激太大,终于悔悟了!

    “我知道我做得不好,我也想改,可就是拉不下脸,结果这一等,孙谦就走了,呜呜,妈,我好后悔啊,我怎么就不早点跟孙谦说清楚?”

    安妮捂着脸,哀哀的哭了起来。

    “乖,好孩子,别哭了,我、我都明白。”

    陈云放下小碗,站起来,轻轻抚着安妮的背,“谦儿没福气,他先走了,以后你好好过日子,谦儿在那边也能安心。”

    说着说着,她也哭了起来。

    婆媳两个抱头痛哭。

    有了这一哭,陈云觉得她跟儿媳妇更加亲近了,两人之间再无隔阂。

    她也接受了安妮有所改变的现实,更是心酸的想:儿子啊,你咋就这么没福气,咋就没能等到媳妇变好呢。

    安妮则收拾了一下自己,跟婆婆说了一声,便去了燃气公司。

    一番询问过后,安妮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贺家的百味居确实有问题,燃气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通知贺永军燃气管道老化,结果贺永军根本没放在心上,也就没有按照要求进行更换。


上一章 下一章 攻略极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