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攻略极品 > 攻略极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69章 七零年有点烦(十)

正文 第269章 七零年有点烦(十)

    周家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厂子里,安妮上班的时候,不管走到哪儿,都能看到别人对她指指点点。

    她也浑不在意,低着头,满脸愁苦,继续认真干活。

    她这幅模样,落在邻居和同事眼中,就仿佛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老婆老婆劝不回来,老娘老娘摆不平,简直就是没用的窝囊废。

    就连“周二勇”的师傅,省城唯二的八级钳工严师傅也有些忍不住了,这天他把闷头干活的安妮叫出车间,塞给他一支烟:“二勇啊,按理说我这个做师傅的也不该管你的家务事,可、可现在你的事都传到厂子里,也影响到了你的正常工作。我就不得不多说两句了。”

    “对不起,师傅,都是我的错。”安妮接过烟,却没有吸,而是把烟夹到耳朵上,然后殷勤的给严师傅点火。

    “哎呀,我这么说,也不是让你认错,”

    严师傅用力嘬了一口,鼻腔里冒出白色的烟气,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二勇,孝顺父母是应该的,可你也要分清楚状况,不能不分青红皂白——”

    安妮赶忙点头,却还是忍不住辩驳两句,“师傅,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我娘实在不容易,我爹没得早,她一个人拉扯我们兄妹四个,吃了不少苦呢。”

    同样一件事,如果用不同的语气,或是让不同的人来说,都会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就拿这件事来说,假若是梁老太满脸辛酸或是带着追忆的口吻来说,没准儿还会引起严师傅的共鸣,两人一起回忆过往吃过的苦、受过的罪。

    可让安妮这样干巴巴,如同鹦鹉学舌一般的说辞,严师傅听了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儿想笑:这就不容易了?!

    想当年老子在德国鬼子的手底下偷学手艺,在倭国鬼子的刺刀下修机器,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能丧命,那才叫真的苦。

    就梁老太这样在新社会拉扯几个孩子,上头有生产大队的照顾,左右有邻居亲戚的帮扶,两个年纪大的儿子又能下地干活了,她再苦、再不容易又能到什么地步?

    至于整天用这些话来拿捏自己的亲儿子嘛。

    所以,严师傅不屑的轻嗤一声,“这年月,谁又过得容易了?前线一场战事打下来,大半个村子都变成了孤儿寡母,那些女人不还是照样咬牙养大了孩子?”

    梁老太这话,也就要挟要挟啥都没啥经历的小年轻,像严师傅这样一同从旧社会走过来的同龄人,根本就糊弄不住。

    “……我,我,唉,到底是我没本事,除了我娘给我的这个大个子,再无一点儿其它的本事。”

    提起这些烦心事,安妮也顾不得在师傅面前装样子,抬手将那根烟摸下来,自己划火柴点燃,大口大口的嘬了起来。

    严师傅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他因着一手好技术,去过京城,到过魔都,还下过南方,见多识广,心思更是通透。

    只从安妮的这句话里,严师傅就听出了问题。

    哦,合着梁老太不只是用“孝道”来压制儿子,还拿周二勇的身体状况做文章啊。

    厂子里那些关于周二勇“个子高、这才走了狗屎运”的流言蜚语,严师傅也听说过。

    对此,走南闯北、见多了奇人异士的严师傅想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就像周二勇,他兄弟三个,都是从一个肚子里爬出来,怎么偏偏就他长得又高又壮?

    难道作为母亲,梁老太就没想过让其他两个儿子也这般健壮?

    而儿女的身体状况,又岂会全完按照父母的意愿生长?

    还“养得好”,哪家心疼儿女的父母,不是好好养孩子?!

    说到底,还是周二勇自己争气啊。

    可听安妮这话的意思,别人说闲话也就罢了,竟是连梁老太也用这事儿来拿捏自己的亲儿子。

    啧啧,一个母亲做到梁老太这个份儿上,也真是够奇葩的。

    安妮蹲在车间门口,用力吸了几口烟,直到快烧到手指头了,才把烟头丢在脚下,然后用鞋子碾了碾。

    “师傅,我家会闹成那个样子,说到底还是钱闹的。”

    安妮仿佛想通了,憋着一口劲,发狠的说道,“以后我要好好跟着您学技术,也像您一样成为八级工。到那时——”

    工资一百多,还有特殊津贴,福利待遇更是跟厂领导一样,走到哪里都让人尊敬。

    钱多了,老婆和老妈就都不闹了。

    地位高了,他妈估计再也说不出“全是我把你生得好”之类的话了。

    “周二勇”向来忠厚老实的脸上满是希冀,看向严师傅的目光也无比灼灼。

    严师傅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了徒弟的小心思,他嘴角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不过,徒弟有了志气、想努力学技术,这是好事儿。

    严师傅也把嘴里的烟头丢掉,用鞋子碾灭,然后站起身,拍拍安妮的肩膀,“行,那你就好好学吧。”

    严师傅只当安妮是被家里的烦心事逼急了,这才发了狠,等那股劲头过去,她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但令严师傅吃惊的是,安妮还真的做到了一心扑到工作上,每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认真学习。

    有什么不明白的,立刻就问,下班后也不急着回家,而是围着车床研究。

    还时常去仓库拿一些残次品,回到车间里自己钻研。

    安妮待在车间的时间越来越长,回家的时间也就越来越晚。

    梁老太因为安妮的不听话,还生着气,也不给好脸。

    每天她也不专门给安妮做饭了,安妮回到家里,饭是中午剩下来的杂粮窝头,菜是咸菜,水也是凉的。

    梁老太这般甩脸子,安妮更加不愿意在家里待了。

    到了后来,干脆直接搬到了厂子里。

    晚上继续锤炼技术,困了,就歪在车间里眯一觉。

    幸好现在天越来越热,躺在地上也不会着凉。

    也不知道是真的“勤能补拙”,还是安妮遭遇家庭变故刺激得开了窍,安妮的技术竟在短短时间内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别人不清楚安妮的进步,严师傅却都看在眼里。

    作为老师,最喜欢的固然是聪明的孩子。

    但相较于举一反三、天赋异禀的学生,那些不够聪明、却足够勤奋的孩子,老师们也非常喜欢。

    毕竟天才太少了,还是普通人更多。

    很多老师自己就是普通人,之所以能学成,更多的还是自己的后天努力。

    看到安妮没日没夜的在车间里钻摸,严师傅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在歪果仁的厂子里当学徒,想方设法的偷师的日子。

    “唉,这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爹没得早,娘又偏心。好好一个家,都快被亲妈搅合散了。”严师傅背地里没少跟老伴絮叨。

    严师傅和老伴一共生了两个闺女,全都嫁到了外地。

    也就是严师傅是难得的八级工,工资高,福利也多,就连厂领导也尊着敬着,老两口的生活才会吃喝不愁。

    平日里家里有个脏活、累活,他手底下的几个徒弟也会抢着来干。

    所以,严师傅的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没啥烦心事,严师傅也就有闲工夫想些其它的,比如趁着还能动弹,收个徒弟。

    他要收的徒弟,跟厂子里分派给他做学徒的徒弟可不一样。

    前者是要给他养老送终的人,当然他也会把拿手绝活交给人家;

    而后者就像是流水线,这一批走了,还有下一批,但不管哪一批,都是厂子里的工人,而不是他严师傅的徒弟。

    这样的徒弟,他教起来也不会格外上心,顶多把能教的东西都讲一遍,学不学的会,学不学的好,就跟他没关系了。

    至于压箱底儿的绝活,呵呵,那就不要想了。

    严师傅是旧社会出来的手艺人,思想也老派,尤其是他没有儿子,闺女女婿离得又远,便想着收个亲传弟子,也好老来有个依靠。

    他看中了“周二勇”。

    说起来也是讽刺,严师傅嘴上怪安妮愚孝,不该那么没有原则的孝顺寡母。

    可正是安妮的这份愚孝,更让他放心。

    在S省,乃至在整个华国,人们还是有个固有思想:孝顺的人,品性也坏不到哪里。

    安妮对那样一个偏心的妈都能保持赤子之心,想来也是个厚道、重情义的人。

    严师傅是想收个关门弟子,来给他养老,那么徒弟的天分好孬反倒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人品和心性啊。

    他可不想精明了一辈子,最后收个白眼狼做徒弟……




上一章 下一章 攻略极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