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攻略极品 > 攻略极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17章 我就是恶媳妇(七)

正文 第617章 我就是恶媳妇(七)

    “妈,这都八点多了,那个女人还没回来,她、她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焦俊红跟王金枝讨论了一番电视机中的作妖苏大强,趁着进广告的档口,扫了眼墙上的表,有些犹豫的说道。

    中午的时候,王安妮那个女人借着吃饭的事,又跟自家亲妈顶嘴。

    她看不过眼,就上去帮着亲妈说了几句公道话。

    结果,她一开口,王安妮就急了,还骂她是搅屎棍。

    焦俊红是焦家最小的女儿,今年才二十一岁,比两个哥哥小七八岁,从小就被父母、哥哥当成宝贝一样宠着。

    别说挨打挨骂了,就是重一点的话,都没有听过。

    这个王安妮倒好,焦俊红觉得自己明明是出于好心,而且说的也是公道话,王安妮不感激也就算了,居然还敢骂她。

    骂也就骂了,她怀着孕,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了不起的功臣,脾气也见长了,说话难听些,焦俊红看在未来侄子侄女的面子上也就忍了。

    可、可她居然骂自己是“搅屎棍”,还说她是没事找事、兴风作浪的极品忻。

    这可就让焦俊红有些不能接受了。

    什么搅屎棍,什么搅家精,她明明都是为了家里好。

    都是王安妮自己不懂事、不孝顺,整天跟婆婆置气,她妈多好的人啊,附近有名的老实人,可硬是被王安妮这个恶媳妇气得都得了心脏病。

    她心疼亲娘,替哥哥委屈,这才说了几句公道话,却招来王安妮的这通痛骂。

    焦俊红又是委屈、又是气恼,气急之下,她伸手朝王安妮抓了一把。

    她年轻,又刚从职专毕业,在学校里,她别的没学会,就是学会了爱美那一套。

    所以,焦俊红留着长长的指甲,且特意修剪成了法式美甲的模样,即指甲尖不是圆润的弧度,而是平的,有棱有角。

    又加上她的指甲角质比较硬,有棱角的地方,简直比刀子还锋利。

    轻轻一划,就在王安妮的胳膊上划出了几道血愣子。

    不知道是不是疼痛刺激了王安妮,还是忻子胡乱搅和成为压垮王安妮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终于爆发了。

    抬起胳膊,王安妮就狠狠的朝焦俊红打去。

    焦俊红起初没想到王安妮会动手,一时没有防备,背上挨了两巴掌。

    但王金枝反应快啊,当王安妮第三次挥手的时候,她直接伸手拦住了,反手又在王安妮胳膊、腰上狠狠的掐着。

    不愧是人老成精,王金枝很懂得打人的技巧,即尽量朝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招呼!

    王安妮虽然被焦俊红气狠了,但理智还在,没敢跟婆婆动手。

    其实她真的很冤枉,明明对婆婆恭敬有加,哪怕被欺负得再厉害,也顶多回个嘴。

    却被王金枝满村宣扬:我家老大媳妇又跟我“打架”了。

    “打架”二字,很有歧义啊,可以理解为动手,也可以理解为打嘴仗。

    但王金枝故意含糊概念,让村里的人误以为王安妮这个做儿媳妇的居然跟婆婆动手。

    这、就直接毁了王安妮的名声。

    还是那句话,婆婆是长辈,就算是哪里做得不对,你个做儿媳妇的,也不能跟婆婆动手啊。

    这是不孝,搁在过去,都够打板子的了。再严重些,那就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啊!

    这也是王安妮的娘家都不愿给王安妮出头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家不止王安妮一个姑娘啊,这一辈就三个,下一辈还有一个女儿,如果家里的名声坏了,其他的姑娘都要受连累。

    就是王父王母也觉得丢人,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大王村人,几十年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从未传出过不好的名声。

    如今却出了王安妮这个远近闻名的“恶媳妇”,王父王母都觉得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在s省的农村,不孝真的会引人唾弃啊。

    比如隔壁村的那个二赖子,平日里偷鸡摸狗、打牌赌钱,乡亲们也顶多说几句闲话。

    但他对亲爹不孝顺,生生气死了亲爹,乡亲们就十分不齿了。

    给亲爹办丧事的时候,村里专门负责红白喜事的主事人,便故意给二赖子弄了个非常短的孝子棍。

    正常的孝子棍一般都是比较长,就像普通的拐杖,孝子拄着的时候不会累。

    但村里主事人给二赖子的孝子棍,只有一尺多长,二赖子的腰全都弯了下去,别说正尺路了,就是挪动步子都很难。

    二赖子哪里受过这样的罪?

    但他已经惹了众怒,村里的老人儿直接发话,如果他不遵守村里的规矩,以后就别想再在村里待下去。

    且他平日里做了不少踩法律线的事,如果细究起来,也能判个一两年。

    二赖子自己心里也明白,他根本不敢惹恼村长以及村里的那些老人。他更不想被赶出村子。

    所以,他只能咬牙接了那一尺多长的孝子棍,并在村民的监视下,整整拄了一天。

    待到丧事办完,二赖子的腰都要断了,直接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这件事四里八乡都传遍了,二赖子亲爹出殡那天,更是有无数村民前来围观。

    当时王父王母也跑去看了热闹,见到众人对着艰难在地上挪动的二赖子指指点点,王父王母还觉得理当如此。

    可现在自家闺女也传出了不孝的名声,王父王母再想起那件事,就觉得心里发慌。

    唯恐将来有一天,自家闺女也会被村里人逼着在公婆丧礼上出丑!

    到那时,他们老王家的脸可就真的丢尽了啊。

    有了这个顾虑,王母才会对回家哭诉的王安妮那般冷淡。

    可他们又哪里知道,自家闺女是真的委屈。

    这不,王金枝一动手,王安妮根本不敢还手,可这一边,焦俊红也反应过来,挥舞着十根长长的指甲,拼命朝王安妮身上招呼。

    王安妮怀着孕,身子本来就不灵活,这会儿又被焦俊红和王金枝母女两个围攻,其中一个她还不敢动手,可不就处于下风了嘛。

    就这样,王安妮结结实实的被婆婆、忻打了一顿,彻底将她打得绝望。

    “应该不会,她那样的人,怎么会舍得去死?”王金枝嘴上说得厉害,心里也有些打鼓。

    下午王安妮带着儿子出去的时候,王金枝看到了。

    看到那对母子的背影,不知怎的,王金枝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有些人,别看嘴上吵得凶,动辄寻死觅活,但他们比任何人都惜命。

    可有的人,不吭不哈,一个不防备,就会寻了死路。

    王金枝也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

    要不,先给亲家打个电话?

    还是给儿子打个视频?

    王金枝正琢磨着,忽然听到哐当一声巨响,她整个人都被吓得一个激灵……




上一章 下一章 攻略极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