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攻略极品 > 攻略极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15章 去特么的真爱(四十二)

正文 第815章 去特么的真爱(四十二)

    安妮的手蠢蠢欲动。

    刚才风澈也说了,他每次在这个世界可以停留一个时辰。

    注意,是“每次”!

    也就是说,她可以经常“唤醒”风澈。

    当然了,安妮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她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就伤害无辜的人。

    只是,眼前这个刘宏,真心不是什么无辜的好人。

    这般渣男,就算打他几下头,应该也不算有违良心、伤天害理吧?

    安妮舔了舔唇瓣,手指轻轻捻动着。

    就在这时,刘宏却忽然醒了。

    他一睁开眼,就看到“长公主”眼里泛着绿光的盯着自己。

    那眼神,就像饿了许久的狼,更像站在圈外、拿着屠刀,恣意打量圈中牛羊的屠夫!

    而他刘宏,便是被饿狼盯住的猎物,被屠夫选中屠宰的牲畜。

    被这吓人的目光死死盯着,刘宏顿时吓得清醒过来。

    他猛然想起,就在刚才,“长公主”一脸疯狂的抓着他的头发,用力把他的头撞向主子的场景。

    “啊~~”

    刘宏惨叫一声,拼命滑动四肢,往床榻的里侧躲去。

    “你醒了?”

    安妮挑了挑眉,心里有点小失望,唉,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在她决定要动手的时候清醒过来,真是太不是时候了。

    不过,安妮到底是三观正、有原则的人。

    刘宏犯了错,她可以没有心理负担的出手胖揍。

    可现在人家像个受惊吓的鹌鹑般躲在角落里,也没有说什么“渣男”语录,她实在不好动手啊。

    罢了,这次就饶过他吧。

    “你走开,你赶紧给我走开。”

    刘宏像个受惊过度的无辜少女,一边尖声叫着,一边用力挥舞着双手,不许安妮靠近。

    切,走开就走开,真当老娘稀罕你啊!

    安妮撇了撇嘴,利索的站起身,踏步出了寝室。

    回到堂屋,梅氏还没有回过神儿来,依然惊惧的望着寝室的方向,整个人都似受惊的兔子,稍有风吹草动,她就能惊得四处逃窜。

    “母亲,对不住,刚才是我失态了。”

    安妮并不怎么诚心的跟梅氏道了个歉,然后略带苦涩的说,“只是,也不能怪我情绪失控,刘郎他、他太过分了。他怎么能当着我的面儿,说梅柔那个贱人是他的命!”

    “他这般说,把我堂堂宜安长公主置于何地?”

    “我如此爱他,他不能回以同等的爱也就罢了,可他也不能这般践踏啊。”

    “母亲,您也是女人,应该能理解我的,对不对?”

    梅氏:……

    对你个奶奶腿儿!

    你就是个疯子,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疯子,老娘才不能理解你的这种疯癫呢。

    梅氏心里疯狂的吐着槽,嘴上却不敢吐露半个字儿。

    她甚至有些颤巍巍的点头,“能、能理解。”

    其实她很想问一句,你特么既然这么爱宏儿,为什么要打他?

    还打得这么重?

    如果昨天长公主暴打刘宏,是多年挤压的怨气瞬间被爆发了,这才做出惊人之举。

    可今天呢?

    那样疯狂的抓着人的头发去撞头,这、这已经不是暴打了,而是想要人命的节奏啊。

    幸亏梅氏没有问出这句话,否则安妮会回给她一句足以让她吐血的答案——

    我虽然打他了,可是我爱他啊!

    “您能理解就好,我也不想动手的,是刘郎逼我的。”

    安妮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她的表情若是再诚挚些就更好了。

    “……宏、宏儿确实做得不妥。”这话,梅氏也不全是畏于长公主的威势,而是心里话。

    不管怎样,妾就是妾,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当着妻子的面,说妾是自己的命?

    别说是长公主了,就是寻常女人也不能忍啊。

    当然了,人家寻常女人也不会暴打自己的丈夫。

    梅氏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后悔让长子尚了公主,以至于都不能“振夫纲”,还是暗怪儿子太蠢、长公主又太跋扈!

    “不过,母亲放心,我虽打了刘郎,但我心里还是爱他的,我已经请了太医,太医会好好为刘郎诊治的。”

    安妮继续装着“痴情”的模样。

    不知为何,过去“长公主”痴迷刘宏的时候,梅氏亲眼见了,会觉得得意。

    可眼下,看到这样痴情的“长公主”,梅氏却有种莫名的惊悚。

    “好、好,殿下的决议自然都是极好的。”

    梅氏心里没底,不敢说太多,怕自己不知这句话就触怒了长公主。

    这位可是个“为爱痴狂”的疯子啊,万一惹怒了她,再揪着自己的头发一通乱撞,那、那她还焉有命在?

    刚刚出了公主府没多久,还没有回到太医院的院正,又被公主府的下人追了回去。

    只隔了不到半个时辰,驸马的额头就撞出了一圈的包,而且各个都有红枣大小,有青有紫。

    啧啧,院正看着都替驸马觉得疼。

    他这是怎么了?

    好好的又闹什么幺蛾子?!

    素来谨慎的院正,看到这样一个“如来佛”头型的刘驸马,眼中都忍不住露出八卦的光彩。

    常妈妈多有眼力见儿的人啊,看到院正那发光的眼睛,便无奈的叹了口气,“梅夫人命人把驸马的爱妾和庶子庶女送去了城外的山庄——”

    再多的话,常妈妈就不肯说了。

    这般故意说一半藏一半,却更能引起人们无限遐想。

    尤其是刘宏还有“前科”,单凭常妈妈这半句话,院正就脑补出了真相。

    哦,原来是这样啊。

    驸马不满梅夫人送走自己的爱妾庶子庶女,便仗着长公主对他的感情,威逼长公主把人接回来。

    长公主再爱驸马,也是有尊严的皇家贵女,怎么能做出这种卑微的事情?

    所以,长公主断然拒绝了驸马的无理请求。

    驸马一怒之下,就又故技重施。

    这次人家倒没有跳假山,而是拿头撞柱子。

    一下不成,就撞两三下,只把自己都撞晕了!

    刘宏:……

    幸亏刘宏不知道院正的脑补,否则,他非委屈的吐血不成。

    但真正让刘宏吐血的是,随着院正的离开,他为了爱妾庶子庶女而数次以死要挟长公主的事很快在京城传了开来。

    大家都惊诧于刘宏的奇葩,对于长公主暴打他的事,倒没人在意了。

    反倒有无数纨绔、勋贵子弟,无比羡慕刘宏:这厮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成为堂堂长公主的“真爱”!

    伤愈后,终于能出去交际的刘宏:去特么的真爱,这样的真爱,你们谁爱要谁要,反正劳资不要……




上一章 下一章 攻略极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