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上门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上门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望着僵凝在钟离指间的剑锋,夏侯杰眼中一片茫然,这结果于他而言,只是意料之外那么简单么,不,那是整个三观的毁灭崩塌。

    自从败在燕赤霞剑下,他便将燕赤霞当做了今生最大的敌人,一连七年,日夜苦修,甚至不惜堕入魔道,以生灵之血淬沥剑法,万般艰辛之后,好不容易将燕赤霞击败,本以为此后便可无敌于世,怎想到,这威力无匹的魔剑,如今竟连眼前人两指都无法突破。

    一瞬之间,自顶峰跌入深渊,这冲击可想而知,即便夏侯杰身经百战,历经过生死无数,面对此刻这完全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也不由得茫然在地,怔怔失神。

    “这就完了?”

    “怎么回事,小老弟?”

    “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出现了崩塌。”

    “兄弟,不要太灰心,你也不是第一个了。”

    “天下第一剑就这点水准,看来这个世界的武力水平不高啊。”

    夏侯杰神色茫然,直播间内的观众却没有多少意外,因此从一开始众人就没想过夏侯杰能对钟离造成什么威胁,如今结束的速度虽然快了一些,但也在意料之中,自然不值得讶异。

    直播间内的议论,无法影响到现实局面,夏侯杰神色迷茫,还不知要如何应对眼下状况,便闻……

    “夏侯杰!”

    一声厉喝暴起,燕赤霞去而复返,腾身跃入院中,手中木盒一指,言道:“看是你那魔剑厉害,还是我这轩辕神剑……哎?”

    意料之外的一幕,让燕赤霞顿时怔在了原地,眼中满是错愕,正欲催动的剑匣也是一僵。

    “你……血魔剑!”

    燕赤霞怔立原地,夏侯杰却因他方才那一声厉喝而猛然惊醒,望着两指镇住自己剑锋的钟离,再也顾不上其他,惊叫一声,魔功尽催,欲要强行将那阻碍冲破。

    然而……

    “砰!”

    一声脆响,那血光闪烁的魔剑,随着钟离两指一转,猛然断折开来,分成两截的剑身,一截在钟离指间,一截则因余力作用继续突进,手握剑柄的夏侯杰随之向前,已是空门大开,破绽百出。

    钟离也不客气,举手一掌击出,长驱直入的落在夏侯杰胸前,随后只听一声闷响,夏侯杰整个倒飞而起,轰入后方破败的兰若古刹之中,激起一阵摧枯拉朽的撞击声响。

    “夏侯兄!”

    见此,燕赤霞终是惊醒了过来,急忙追入寺中,找寻夏侯杰,钟离却没有动作,还是站在原地。

    “……”

    宁采臣虽然躲在钟离身后,未能看清事情经过,但也见到了夏侯杰被一掌轰飞的景象,回过神来,又惊又喜的望着钟离,说道:“钟兄,你的武艺竟然如此高强!”

    “还好吧。”

    钟离一笑,全不关那注夏侯杰的状况如何,向宁采臣说道:“好了,恶客已经走了,我们进庙休息吧,这一夜,看来还很长啊。”

    说罢,便向那破败的庙中走去,宁采臣见了急忙跟上,一边走一边问道:“钟兄,你师承何处,可还招收门人弟子?”

    “哦?”

    钟离一笑,问道:“你对武学也有兴趣?”

    宁采臣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现在这世道太乱,到处都是强人贼寇,我也想学些本事防身,免得以后遇上状况,只能躲在别人身后,做个百无一用的书生。”

    宁采臣言语洒脱,还有几分自嘲,钟离听了也是干脆,轻笑道:“那好,我教你!”

    “真的?”

    宁采臣一阵惊喜,跟紧上来,说道:“不要入门拜么?”

    钟离摇了摇头,笑道:“不用,只要你愿意学就好。”

    “这怎么使得,礼不可废啊!”

    见钟离拒绝,宁采臣顿时严肃了起来,连声说道:“待我明日进城,把那店家的账收来,置办一份拜师礼,再拜入钟兄,不对,钟师你的门下。”

    听此,钟离却是笑道:“明日我可能就要离开了,这番心意还是省下吧,何况我只是代师收徒,你这份拜师礼还是留着,日后再给该给的人。”

    “啊?”

    宁采臣一怔,随后才回过神来,问道:“钟兄,你明日就要离开了?”

    “嗯!”

    钟离点了点头,说道:“我的时间不多,又还有许多事情要办,没有办法在此久留,不过好在,这一夜还很长,足够修习一门武学了。”

    听此,宁采臣连连摆手,解释说道:“钟兄,采臣并非这个意思。”

    “我知道!”

    钟离一笑,拍了拍宁采臣的肩膀,说道:“但我是真的有事情,确实不能久留。”

    “信你个鬼!”

    “还不是嫌弃人家是个男人。”

    “就是,要换个妹子,我不信你走这么快!”

    “前边的几个家伙,收起你们那龌龊的念头,我老公怎么会是那种人!”

    直播间内的吐槽,宁采臣不得而知,只听钟离这话语,不似作假的模样,方才放下心来,笑道:“钟兄果非常人也,只可惜没有带酒,不然今夜你我二人把酒当歌,大醉一场,岂不痛快?”

    听此,钟离亦是笑道:“不可惜,这不是酒么?”

    说罢,便翻手取出了一坛血战酒来,交到宁采臣手中。

    “这……”

    见此,宁采臣也是呆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追着钟离的脚步进入寺庙大殿,连声问道:“钟兄,你还会法术?”

    “戏法而已。”

    钟离摇了摇头,扫过这破败的大殿,又望了一眼那被人撞碎的窗台,没有再说什么,动手便收拾了起来。

    见此,宁采臣虽然好奇,但也不好多问,只能强压心思,在旁帮起手来,何况便清出了一处空地,又将四周的破烂木料拾起,堆成一堆篝火点燃,将这寺中的黑暗与寒冷驱逐出去。

    宁采臣将身后背着的书笈放下,取出一个小心包好的小包,坐在火堆边,向钟离说道:“钟兄,我这还有一块馒头,虽然硬了些,但用火烤烤,应当还能下咽,若是不嫌弃,你我一人一半?”

    说着,便将那包裹打开,取出一块硬邦邦的馒头,又四下看了看,找到一个大小适中的木棍,穿起馒头烤了起来。

    见此,钟离没有拒绝,盘坐在一旁,眺望着寺外,眼中神情不断变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宁采臣探了过来,举着那被烤得有些黑黄的馒头,不好意思的说道:“穷酸书生,囊中羞涩,只能请钟兄你吃个馒头了。”

    钟离一笑,将那馒头撕下一半,放入口中,随即点头,说道:“不错!”

    “钟兄莫要取笑。”

    宁采臣俊秀的脸面一红,将剩下的馒头取了下来,一点点的撕下品尝,看来还颇为不舍。

    “……”

    “兄dei,太夸张了吧?”

    “真正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

    “主播,你就别逗人家了,快那点吃的出来吧!”

    看宁采臣那寒酸模样,直播间内的观众又是好笑,又是可怜,终不忍心的捅起了钟离。

    见此,钟离也是一笑,将上一次那妖牛鬼剩下的一支牛腿取了出来,向宁采臣说道:“方才你请我,现在我请你,有酒有肉,正好!”

    “这……”

    看着那一块半扇猪肉大小的牛腿骨肉,宁采臣又是愣住了,连手里的馒头掉了也也不知觉,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呆呆的望着钟离,问道:“钟兄,你当真不是神仙?”

    “修仙大佬!”

    “感觉人生观正在崩塌!”

    “主播好像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主播,能不能也请我吃,人家可以嘤嘤嘤!”

    直播间内嬉闹不断,钟离也不理会,只向宁采臣,笑道:“其实神也好,仙也罢,都只是称呼罢了,与人并没有多少区别,你若是真的想要学武,那必须先学会两件事情,敬而不畏,知而不畏!”

    “敬而不畏?”

    “知而不畏?”

    宁采臣喃喃一声,随即凛然,向钟离拱手说道:“钟兄良言,采臣受教了!”

    钟离一笑,一边炙烤着那妖牛腿,一边向宁采臣说道:“宁兄,能否与我说说,现今这世道怎样。”

    “世道?”

    宁采臣有些奇怪的望了钟离一眼,道:“钟兄踏遍四方,采臣困守一地,连这江州都未曾出过,实在没什么见闻啊。”

    “不要紧!”

    钟离摇了摇头,说道:“就说你知道吧,好像现在是哪一朝,哪一代,天下分为几地,都与我讲讲。”

    “这……好吧!”

    心中虽然不解,但钟离都这么说了,宁采臣也不好拒绝,只能说道:“现今这天下,以大乾为主,共分九州,现在这里就是九州之一的江州郭北县地界,除江州之外,还有浙州,云州……以及大乾京城所在的乾州。”

    说到这里,宁采臣的神情忽然沉重了下来,喃喃说道:“近几年来,不知为何,世道越发混乱,民生更是艰难,天灾不断,乱象丛生,使得这大乾朝廷一副摇摇欲坠的态势,都说国有妖孽,皇朝将亡,也不知是真是假。”

    “妖孽?”

    钟离喃喃一声,随即说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是啊!”

    宁采臣点了点头,自嘲道:“以前家事,都由家中老母操持,让我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结果,成了一个无用书生,来个账都收不来,还险些成了那野狼的口粮,如今风雨飘摇,也不知该何去何从。”

    “车到山前必有路,放心吧!”

    钟离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将那串在火上炙烤的牛腿取了下来,雪花满布的牛肉表面,已经炙烤得半熟了,滴滴油脂透出,散发着一股诱人的肉香,直让人口齿生津。

    妖兽血肉,作为食材,味道原本就绝佳,这牛肉又是肉中之王,没有其他肉类的腥臊刺激,且十分鲜美柔嫩,用来做刺身生食都不成问题,更不要说做成熟食烤肉了,都不用添加什么作料,只要那炭火一烤,炙热的力量透入肉中,将牛肉原本的美味激发出来,就是一道上等佳肴。

    宁采臣的家世只算普通,不说如今这乱世,就是以前国泰民安的时候,一年也不见得能有几次肉吃,更不要说这妖兽血肉了,此刻一闻那肉香,便禁不住的吞咽起了口水,随后方才发觉失态,脸面一红,赶忙转过头去。

    见此,钟离也是一笑,取出小刀,片下一片妖牛肉来,跌倒宁采臣面前,说道:“这肉不同一般,你的体质太差,须得慢慢品尝,不然滋补过甚,反而有害无益。”

    “多谢钟兄!”

    宁采臣本就已经饿得不行,面对这等美味,拿还有什么抵抗力,连读书人的斯文都顾不上了,接过那还有些滚烫的牛肉,直接送入了口中。

    “嗯!”

    妖牛血肉,滋味不必多说,一阵咀嚼之后,宁采臣顿时瞪大了眼睛,望向钟离说道:“钟兄,这,这……”

    钟离一笑:“味道怎么样?”

    “好吃!”

    “真香!”

    宁采臣连连点头,手指上的油汁都舍不得放下,赶忙啜吸了起来,随后才发觉失态,面上一阵滚烫,说道:“几月不知肉味,让钟兄见笑了!”

    “哈!”

    钟离一笑,也片了一块牛肉送入口中,不紧不慢的咀嚼着,随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味道还可以,再来一块?”

    “这……”

    宁采臣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到底禁不住诱惑,不由自主的点起了头,说道:“有劳钟兄了。”

    “没事。”

    钟离轻笑一声,挥刀又片下了一片牛肉,正要递给宁采臣,却听……

    “两位公子!”

    幽幽一声话语传来,钟离动作一停,抬头望去,宁采臣见此,也转过了身寻找那声音来源。

    随后,便见两道窈窕身影,自从寺外的黑暗中缓步走来,竟是两个女子,衣着单薄,姿体妙曼,那俏丽的容颜,在冷风的吹拂之下,看来更是楚楚可怜,令人心动。




上一章 下一章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