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我不当鬼帝 > 我不当鬼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正文 第五十四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为陈一凡做笔录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下意识的后躲,嘴角抽了抽:“好了,好了,知道了!放下吧!”

    陈一凡嘿嘿一笑,将菜花蛇放下,絮叨道:“你们别看这蛇不好看,拿来煲粥炖汤,或者烧烤都很美味的。对了,几位警官留下吃个饭吧?”

    “不用了,你真的没有见到她们说的文小乐和摄影师?”30来岁的女警官翻了个白眼,再次问道。

    “没有!”陈一凡笃定的摇头道。

    虽然这两人的死跟他没关系,但毕竟是妖怪杀的,也说不清楚,牵扯上了也是麻烦。

    “好,谢谢陈同学的热心相助,你可以走了。”

    “王队,我们要上山去搜一下吗?”

    “当然,马上组织搜救工作,请各位放心,我们一定会将失踪人员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听到几个警察的对话,陈一凡抬了抬手,终究什么都没说。

    “哎,二爷家这娃子也是个好人啊!警察都夸见义勇为呢!”

    “可惜好人没好报啊!房子被蒋康喊人推了不说,刚刚一场大雨,那刚搭起来的塑料棚子又让水给冲了。”

    “这事儿老蒋家做得真是不地道,难怪昨晚上老蒋家遭鬼了,你们听说了没有?这人呐,亏心事做多了,是会遭报应的!”

    “哈哈!哪儿能没听说,你们现在去看看,老蒋喊了两个龙头寺的和尚在家作法事呢!”

    周围的村民们嘀咕着,陈一凡笑了笑,转身走出人群。

    回到“家”,果然看到塑料布搭的棚子给水冲了,老爹和阿爷正在整理塑料布。

    “阿爷!爹!”陈一凡喊道,将手中的菜花蛇递给了老妈。

    “回来了?不是说去找陈山、陈季玩儿吗?怎么一个人跑山上去了?”阿爷抬头一看,眯着眼睛对他问罪道。

    陈一凡眨巴眨巴眼睛:“我刚出村口就看到只兔子,琢磨着捉回来打打牙祭,就一路追山上去了。这不,兔子没追着,抓到条蛇嘛!”

    陈青云只是眯着眼睛看了他两眼:“别是被那些山精鬼魅的迷了便好。”

    陈一凡只是嘿嘿直笑,没有回答。

    陈青云叹了口气,也不去追究,至少,他没有冲动的去找蒋家算账,这就够了。

    下午,黄琰收拾了东西回来,陈一凡给他打了个招呼,让它去看顾一下那些上山搜寻文小乐两人的警察。

    警察那边上山找了许久,没有找到文小乐两人的踪迹,先带着张默两人回了城里。

    而陈一凡这一下午,则是安心的待在家里,做做作业,逗逗絮儿,顺便再琢磨琢磨,等秋元答应的那十万块送来了,该找个什么借口用到家里。

    那边,穷神的手段也很快生效了,到了夜里,陈一凡从村民口中听说,蒋康家这一下午的时间,可是发生了不少大事。

    先是那两个被蒋康请来的和尚,一番忽悠,成功忽悠走蒋康三万多块,听说此事的村民都一阵咋舌,这蒋康可真是冤大头啊!

    请两个和尚来家里念念经,做做法事,几大万玩儿也似的抛出去了。

    可要说这做了法事有用,那还算好。

    可这两个和尚做的,不像是驱鬼的法事,反倒像是催命的法事啊!

    两个和尚法事做完,走了没多久。

    蒋家老爷子蒋超逸一头晕倒,送到医院去,查出了脑瘤,做手术要几十万!

    这边蒋家几爷子还在医院愁眉苦脸,又让一群地痞流氓找到家里,哐哐就是一顿砸,说是蒋家老二借了三十万网贷没还上。

    这地痞流氓刚走,蒋家老大那里又接到法院传票,说是他在县里开的建材店涉及偷税漏税,若不及时补交,那是要坐牢的!

    一日之间,蒋家风云突变,蒋康一下像是老了十岁,直接晕倒在了医院。

    陈一凡抱着只碗,蹲在自己家的废墟上,碗里仍旧是素白的面条。

    “呼啦!”他呼了口面条,竖起耳朵听着家门不远处陈二叔家小院里,村民们一边叹息一边议论着蒋康家的事,微微一笑,喃喃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泷水县人民医院,嘈杂的普通病房中,蒋有鑫跪在蒋康面前,手里的手机丢到一边,惊恐的哀求道:“爹!求你,帮我把这三十万还上吧!下次,下次他们可是要我的命了!”

    “爹!那些小混混不敢的,再说了,老二他自己出去赌博,去花天酒地,借了钱凭什么要我们给他还?爹,这钱,还是拿来给我缴税,不然我可是要去坐牢的呀!”蒋有为一听,忙拽着蒋康衣服道。

    “都给我闭嘴!这钱,是拿来给你们阿爷治病的!”蒋康脸色铁青,嘴唇却有些发白,沉声怒斥道。

    一日之间,这个原本还算小康的家,忽然遭受重重打击,让蒋康一头黑发花白了。

    “爹!你忍心看着你儿子去死吗?”蒋有鑫哭诉道。

    蒋康听到这话,身子晃了晃,似乎连坐也坐不稳了。

    病床上,蒋超逸闭着的双眼,淌出一滴浑浊的泪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他一直知道蒋康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但总是口头说说罢了,未曾真正的劝阻、教导过他。

    因为,他也享受着蒋康所作所为带来的一切好处,他舍不得呀!

    可现在,一切追悔莫及。

    在蒋超逸旁边病床,躺着个五十来岁,瘦得不成人形的老头子,他的腿被人打断了。

    很难想象,这么大年纪的人,怎么会招人痛揍,把腿也打断了。

    在老头子病床旁边,有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中年人穿着一身颇为复古的中山装,正将带来的鲜花插到病床旁的花瓶里。

    此时听到蒋家几爷子的对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却是一阵惊疑。

    “你们这是得罪了谁了?我看这整个西南地区,有这般手段的人不超过双掌之数。”中年转过身,皱着眉头对蒋康说道。

    蒋康听到这话,不由一愣,问道:“这位老师,您说我们这是让人给害了?”

    “不对吧?我阿爷这病,也不是中毒,旁人怎么害得了?”

    “还有,我大哥这事儿,也是他自己做得不地道,迟早让人查出来的。”蒋有鑫质疑道。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不当鬼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