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我不当鬼帝 > 我不当鬼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此时当有一吻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此时当有一吻

    陈一凡在展厅中疯狂寻找,刚刚发现敖泠鸢不见时那咯噔一下,让他似乎意识到什么。

    敖泠鸢对他而言,已经不只是一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妻,一个美女。

    人群中,老人小心翼翼将画藏在衣服低下捡了起来,再想寻找陈一凡,已经不见踪影。

    其余众人不由自主回想着刚刚到画面,似乎明悟了什么。

    当他们准备挪步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早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全身。

    甚至,某个知名人士的脚下,还有一滩黄色的液体。

    随着众人的逐渐散去,这次的画展成为了一个传奇。

    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竟然占据别人的画作,不但无才,更是无德。

    画展上,神秘少年为了拆穿樊空明,怒而席地作画,更是在业界被传得神乎其神。

    相传,少年落笔之时,有惊雷之声。

    相传,少年画成之时,画中地狱脱纸而出,将樊空明吞噬。

    相传,少年的画看不得,只需一眼,就会将人扯入地狱当中。

    传言总有夸张,但此次画展之后的事实是……

    参展的许多富豪,忽然做起了慈善。

    还有的对社会公布了遗嘱,自己死后,所有财产全部捐献,成立扶贫基金。

    甚至,还有一位官员在落马时,面对记者采访意外的从容,淡笑着对民众宣告,我将用我的下半生,来为所做过的错事赎罪。

    坊间传言,他是因为推行某些新政,损害了某利益集团的利益,才被搞下马的。

    还有原本心高气傲的画家,忽然也像开起了窍,成立了残疾人绘画班,免费授课。

    ……

    陈一凡也想不到,自己本来只是想要拆穿樊空明“偷”了自己的画,却不经意对社会造成了如此风波。

    好在,都且算是好事。

    ……

    展厅内找了一圈,陈一凡意识到敖泠鸢可能真的离开了,连忙往展厅外跑去。

    已近十点,更多的人正好从外面向展厅里走来。

    陈一凡逆流而行,急切往展厅外跑去。

    出了展厅,左右环顾,他发现了坐在大门阶梯边缘,靠墙位置的敖泠鸢。

    心中的慌乱瞬间平息了下来。

    敖泠鸢淡蓝色的裙摆在阶梯上翻飞,如同飞舞的蝴蝶。

    一双藕臂弯曲,抱着双膝,埋头膝间。

    长发亦被风吹起,像是成了一副绝美的画。

    “对不起!”陈一凡缓缓走到她身边,在她旁边的阶梯坐下,轻叹了一声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反正道歉就对了。

    女人生气的原因可能有千百种,大多数是道歉能解决的。

    “嗯?”敖泠鸢此时的心情已经平复,忽然听到这个声音惊了一下,慌忙的抬头看向陈一凡。

    “那……那个!我不是故意离开的,只是……只是有些不习惯那时的气氛。”敖泠鸢说着别过头去。

    这是什么拙劣的借口啊!

    她只是……只是忽然发现或许有点儿喜欢上某人,慌张的逃走罢了。

    “抱歉,我没跟女孩子约会过,看来你不喜欢画展,接下来,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陈一凡一本正经的说道。

    敖泠鸢撇撇嘴,回过头来,从另一边拿出一罐可乐递给陈一凡。

    这本来是准备用来向陈一凡解释自己去哪儿了的。

    但没想到自己还没做好准备回去,他就找了出来。

    “没跟女孩子约会过?这么说你跟男孩子约会过咯?”

    看到自己钟爱的快乐水,陈一凡十分快乐,迅速的将快乐水接了过来。

    一边打开可乐罐子,一边爽朗的笑道:“哈哈!那当然是咯!”

    “唉!要怪就怪,我从小身边就只有絮儿是个女性生物,我总不能丧心病狂的对妹妹下手吧?”

    “遥想当初,我跟村头狗蛋儿和石头,总是相约上山抓兔子、捕蛇、摘野果,下河摸鱼、捉螃蟹……”

    “还有!还有!上小学的时候,也有个蠢蛋天天抄我作业,期末考前,我硬拉着他补习了一个星期才及格……”

    “中学的时候也有个舍友很照顾我,我们经常一起吃饭……”

    敖泠鸢翻着白眼,拍了他一下。

    她知道陈一凡这是在开玩笑,谁会把这些事当做约会?

    不过,听着听着,怎么还感觉有些嫉妒呢?

    “你真的是第一次跟女孩子约会?”敖泠鸢不信的问道。

    “当然,上次不算的话。”

    陈一凡并不介意暴露自己头一次谈恋爱的事实,坦然道。

    “你迟疑了!”敖泠鸢看向陈一凡道:“快告诉我,你第一约会的女孩子到底是谁!”

    “是你!”陈一凡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四目相对,空气一瞬凝滞。

    敖泠鸢不自在的转过头去:“那……跟你那些朋友们约会,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着呢!”

    “他们要是走丢了,那就算求咯!”

    “你要是走丢了,上天下海,我也要把你找回来。”

    “噗!他们知道你这么说,一定跟你绝交!”敖泠鸢笑了起来。

    随即又莞尔扭头道:“书上都说男人花言巧语,果真不假!”

    “连你都如此,想必世间没有男人能逃脱这一定律了。”

    闻言,陈一凡只是笑了笑,喝了一口快乐水,微微眯了眯眼睛。

    或许她说得没错。

    他虽然在意敖泠鸢,也远不到那种夸张的程度,偏偏这话说起来,脱口而出,自然而然。

    不知道是不是本能?反正,在半年前,他绝不信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见陈一凡不语,敖泠鸢暗道果然,倒也没有失落,毕竟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不是吗?

    “还有最大的区别……”陈一凡没有接敖泠鸢刚才的话题,忽然凑近她道。

    这女人的一举一动,都是如此秀色可餐,他竟一直迟钝的没有察觉。

    “什么?”敖泠鸢回过头来,惊觉两人面部距离只有一指宽。

    如此近距离的对视,敖泠鸢还在走神儿,陈一凡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手心儿微微有些出汗,竭力不表现出自己的局促,使得声音有些低沉:“闭眼!”

    带着命令的语气,若是旁人,敖泠鸢一巴掌就上去了,此时,却只觉得内心微颤。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不当鬼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