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十七章 诛心阁主

正文 第十七章 诛心阁主

    皿晔未免觉得憋屈,但语气还算是淡然自若:“孩儿来之前,并没有下雨。到了这里天气才开始变坏。”

    无名火来的快,压下的也还算不慢,老阁主语气缓了缓:“你和那苏小王爷相处如何?”

    皿晔下意识地抿了下唇角,答:“还好。”

    “什么叫还好?”老阁主转过身来,声音里明显有怒气。转过脸来才瞧见,他脸上竟是覆了一张凶神恶煞的面具,只露出一双幽若无底洞的眼睛。

    那样的眼睛,那样的面具,那样的声音,简直宛若鬼魅一般的存在。

    皿晔犹豫了一下,“还好就是……义父,苏郁岐是男人,我也是男人,您想,能好到什么程度呢?”皿晔膝盖一弯,半跪在地。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

    自他被诛心阁老阁主收养之后,日复一日的严苛到不近人情的训练他从来没叫过苦,他命他去做苏王府的武斗士他也没叫过屈,武斗场上打人以及被人打他也没叫过屈,他命他去杀人他也没说过一个不字……及至那个叫苏甲的管家找上他让他“嫁”给苏郁岐,他的好义父竟然命他听那苏甲的话,他也答应了。

    可答应归答应,他从没想过要和苏郁岐一起走完这一段人生路。抑或者说,他不会断那什么袖。

    诚然,几日相处下来,苏郁岐出乎他的意料,说不上好,可是很让他觉着有意思。可这不代表他就得断了。

    “义父,孩儿能做的,除了尽力帮着苏郁岐,余外,真的不能再做其他的了。”皿晔撇开了脸。

    这应该算是他人生第一次违背老阁主的意思。但也不能算是完全违背,最起码,他还是照做了一半的。另一半,恕他无能为力。

    老阁主沉默了片刻,一声叹息,竟有服软的意思:“唉,也是,这事难为你了。慢慢来吧。你为今要做的,就是尽心尽力帮助苏小王爷。”

    帮助苏郁岐,这没什么难的。就算没有义父之命,他也打算帮一帮那个外表很冷硬内心却软得不像话的人。

    可是帮助人为什么非要用这样一种方式一种身份,皿晔不太理解。

    不理解的事要么抛诸脑后不管,要么问个透彻,搁在心里纠结着不是皿晔性格。

    皿晔于是问了出来:“义父,孩儿想知道,为什么一定用这种身份去帮?您又究竟想让孩儿帮到什么样的程度?”

    “用你的命,去护着苏小王爷。”

    一字一句落入皿晔耳中,不次于今夜外面的响雷。皿晔一直知道,当年这个人救他,不过是为了利用他,这么多年,虽然他利用他做了很多事,但他晓得,那些都不是他最终想让他做的。

    他晓得,有一个最终的任务一直在等着他,只是时机还没有到。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条命,他救下来,是为苏郁岐而救。换言之,皿晔,皿玄临,就是苏郁岐的肉体盾牌。这条命是属于苏郁岐的。

    悲耶?没什么的。这本就是一条贱命。

    委屈耶?更不至于。多年来他早已养成了淡看名利淡看荣辱淡看生死的散淡性子。

    “孩儿知道了。只是,义父,既然此去是要以命护苏郁岐周全,说不定哪天就会交付性命,那可否请义父告知孩儿,为什么?苏郁岐是您的什么人?或者,您欠了苏郁岐什么债吗?孩儿想明明白白去赴死。”

    皿晔仍旧半跪在地上,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半隐在长明灯火的拉下的阴影中,明明是疏离淡漠的模样,却因这阴影显出些许阴郁来。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以你的本事,也不至于那么快就去赴死。”老阁主的话听着并不算冰冷,落在皿晔心里,却是一块冰坨子。

    终究是一具好用的人形工具罢了。

    “孩儿知道了。”皿晔又恢复他一贯的淡漠,连话语都不带一丝情绪。

    老阁主幽深的眸子在他身上一掠而过,放温和了声音:“你起来吧。对了,和奎治的比赛,你怎么打算的?”

    皿晔站起身来,拂了拂膝盖上沾染的香灰,道:“不过是个比一般武斗士厉害些的罢了,赢他还是有些把握的。”

    “可我听说,你们签的是生死约。”

    “是。但也未必一定要你死我活,端看奎治能不能放下脸面认输。”

    “你记住,奎治不能死。苏祁两个王府,现在还不能结仇。必要的时候,你就算是认输,也不能让奎治死。”

    “是。”

    这样无理的要求,皿晔也只是淡声答应着,连一句为什么也没有再问。

    诛心阁的规矩,由来就是无条件服从上级。他无条件服从老阁主,他手底下的人无条件服从他这个少阁主。

    “外面下雨了,赶紧回去吧。”

    “好。”

    走出山宗,沿着来时的路,经过那九九八十一道门,依旧回到通往外面的那个大殿中。兵器架子后面擦拭兵器的小伙子又露出脑袋,“少主,外面的雨十分大,您不等雨停了再走吗?”

    “不等了。”皿晔去的脚步比来时更是迅疾,纵身飞掠过碧泉,脚未沾地,直接纵身飞入那条垂直的通道里。

    “少主!”传来的是尹成念的声音。

    守在底下的小伙子望着赶来的尹成念,犹在挠头:“尹护法,少主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冷则冷矣,却是无比的稳重呀。”

    尹成念怒瞪了他一眼,“看好你的门,不该你管的少管!”甩袖转身,往里走去。

    皿晔未曾回头,上去的速度甚至比下来时还要快些,身形直如一股墨蓝色的飓风盘旋而上。

    到出口处,脚点机关,洞门打开,皿晔又回到了那间废弃的屋子。

    滂沱雨声立时入耳,因在山上,声音更如山呼海啸一般。皿晔摸黑打开门,没有再划亮手中的火器,顺手将门带上,也未管雨势如何,一脚踏入雨瀑之中。

    衣裳顷刻便湿透,皿晔并未用内力抵抗风雨,在暴雨中行了半个时辰,才到城下。

    因着大雨,城上城下的士兵都去躲雨了,他进城更是未费吹灰之力。依旧找到他来时的那匹马,催马飞奔。

    赶回苏府时,雨势已经略小。但也只是略小。皿晔站在门下,默了一瞬。没有再惊动人来开门,翻墙进的。

    苏府的墙比别家的还要高些,当然,他翻起来也没怎么费力。方才在门下犹豫那一瞬,他想的是要去哪里。书房?苏郁岐从前的卧处?或者谨书楼。

    翻墙进入府中,他却没有再犹豫,直接奔的是谨书楼。

    谨书楼没有修缮好,他白日里去看过。只是还差一些家具没有买齐,最起码的床是有了。

    有床就暂可栖身。他说不上是为什么不想去书房或者苏郁岐从前的卧房,只是不想。

    不想看见苏郁岐那张脸,不想沾染任何带着苏郁岐气息的东西。谨书楼也有苏郁岐的气息,但相对来说已经很弱了。

    或者应该回去巴谟院。可是他现在也不想看见以前那些一起生活的武斗士。以现在的这种身份。

    谨书楼静静矗立在雨中。这是苏府唯一一座两层的小楼。苏府一色的高门大院,宽屋敞宇,瞧着都是气势恢宏,唯这里气势是不一样的。

    也并不是这里气势不恢宏。皿晔初来这里时,只觉得这里比别处多了些别的什么。到底是什么,却让人说不出。

    抑或是,如它的名字一样,有些书卷气吧。

    推门进去,猛然间一道亮光划过眼帘,晃得皿晔不由微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却见苏郁岐正坐在花厅的椅子上,旁边的桌上亮起一盏烛火。

    苏郁岐手上拿着火器,火器的火苗还没有灭掉,湛蓝的火苗,像是没有温度的冰。

    苏郁岐甚至没有摆出素日那样的冷脸,反而是淡,淡得就像是水。

    一瞬,苏郁岐终于灭掉了手上的火器,搁在桌上,嘴角微微一挑:“你回来了。湿成这个样子,还不赶紧去把衣裳换了?”

    皿晔从头到脚全是水。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他本就生得白些,此时脸色更是白如纸,直衬得一双眼睛犹如晨星寥落的夜空,幽黑幽黑的。

    “你在等我?”他站着没有动。水从头发梢衣裳角滴下来,将他身周滴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

    “没有。只是睡不着,出来逛逛,没想到逛到了这里,就顺便进来坐一坐。”

    这么明显的谎话,皿晔却点点头,“哦。我先去换衣裳。”这里是他和苏郁岐的新房,虽然大婚那日被搞得天翻地覆,但他的衣物总还是在的。

    “嗯。”苏郁岐没有阻拦。

    “咚咚”上楼的脚步声响起,苏郁岐没有回头去看,一旁的桌上有茶,顺手摸起来喝了一口,已经凉了,喝下去激得人瞬间清爽。

    一刻钟之后,“咚咚”下楼的声音响起,皿晔一身月白中衣出现在花厅里。头发擦过了,还是半湿的,散开着没有束起来。

    苏郁岐回头去看,抿着嘴角,一时怔住,没有说话。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