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奎治之死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奎治之死

    但熟悉皿晔的都知道,当今排名雨师国第一的武斗士皿晔,上场从来就是这般随意。

    裁判胡四一声哨响,比斗正式开始。

    苏郁岐领教过皿晔的功夫,晓得他的功夫在自己之上,但他那些功夫不能用在武斗场上。武斗场有规定,只允许拳脚肉搏,其它如轻功、点穴、内力等等,皆不准使用。

    换言之,武斗就是力量于速度的比拼。苏郁岐瞧着皿晔那比起奎治来可称得上秀气的身材,略有担忧。

    其余几人皆被武斗台上的两人吸引。

    整个场馆内忽然就一片寂静,只闻呼吸之声和台上的猎猎拳风。

    武斗台上,奎治正提了醋钵般的拳头,以极快的速度朝皿晔猛攻。

    皿晔起初看似一味在躲避,堪堪避过了奎治的第一轮猛烈攻击,只在奎治拳速稍稍下降的时候,奔着奎治的下颌出了一拳,奎治的注意力全在进攻之上,防守相对弱势,这一拳击中他的下巴,将他的下巴打得脱位,鲜血从口中迸流。

    “老孙,买玄临赢的有多少?”苏郁岐忽然问。

    孙学武正战战兢兢专心一志地看着台上,闻听此言,反应了半天,才省过来苏郁岐口中的老孙就是他老人家,忙答言:“回岐王爷的话,两人过去的比赛成绩平分秋色,所以这回下注的,各占五成。”

    “那你也盈利不了多少嘛。”苏郁岐道。

    未等孙学武答话,祁云湘先道:“阿岐,你来这种地方还是太少了。今天除了咱们几个人,其余人进场可都是要交进场费的。你知道孙掌柜的进场费收的是多少吗?”

    “多少?”

    “孙掌柜,你来告诉阿岐王。”

    孙学武汗如雨下,支支吾吾:“也……也没有多少,每人五百金铢。”

    “换言之,今天在场的,非富即贵呐。我雨师朝是不是满朝皆是赌棍?”

    “差不多吧。来的时候你没看见,外面也设了赌台?没钱进来看的,就在外面下注。”

    容长倾插言:“早说了,你们这些男人可不就是吃喝嫖赌坏事干尽?”

    “咳,我可没有。”苏郁岐轻咳一声。

    “你比他们还可恶,好歹他们还顾忌些男女有别,你是公然娶男人进门!莫说雨师,这笑话都传遍东洲大陆了!”

    “看比赛,看比赛。”陈垓出来打围场,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也没有呐。其实也不都是赌棍。”

    陈垓的面子都还是卖的,三人都住了口。

    须臾之间场上的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翩翩公子般的皿晔,大力的几拳,将奎治护心的铁甲直接击穿,奎治被打得倒退几丈远,口吐鲜血,几乎飞到场外去。

    看台上一片惊呼。

    若奎治就此认输,皿晔自然不会要他的命。但奎治此人的性格,好勇斗狠倔强不服输,当下便提着拳头反攻,带起的拳风在武斗台下都能感觉到。

    然皿晔身法灵活迅疾,奎治没有一拳能够打在皿晔身上,反被皿晔又打了几拳在身上。

    武斗场有规矩,若有一方不肯叫停,比赛便不能终止。这便是每年死于武斗场的人数以万计的真正原因之一。

    其实胜负已经很明显,下了赌注的赌客们几家欢乐几家愁,赌奎治赢的都只能寄希望奇迹发生。

    但奇迹这种东西,就像是菩萨神佛一般虚无缥缈,无论你怎样求,它总是会缺席。

    祁云湘已经打算认输:“这个人的命是你的了。祁府所有的武斗士都归你了,是杀是留,悉听尊便。”

    起身便要离开。苏郁岐抬眼看他:“你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什么?”祁云湘没有听明白苏郁岐的意思,顿住脚。

    “我其实听说,你对奎治很不一样,云湘,念在你我打小的情分上,如果你开口,我就放过奎治。”

    “不必了。一个武斗士罢了,你可别被传言误导。”

    苏郁岐还是第一次看见祁云湘的脸色这样冷,误以为他是输了赌局而不高兴,也没甚放在心上,由着他往外走,还在他身后悠悠补了一句:“云湘,明日我要上门要人啊。”

    “随时。”

    祁云湘还没走出两步,却只听一声惊呼从武斗台上传来,发出惊呼的却是皿晔。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武斗台上,只见蓝衫的皿晔半蹲在台子上,面前是躺着的奎治。

    奎治的身下一滩浓稠鲜血,皿晔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定他已经身亡。

    皿晔上台,自然不知道苏郁岐与祁云湘赌的那个大手笔,他却记得义父冯十九的命令。

    奎治不能死。

    他下手也都把握着分寸,所有的拳脚,都没有奔奎治致命的要害。方才那一脚,也只是踢在奎治的后肩。

    祁云湘见是奎治死了,未做停留,从来时的通道大步流星地走了。

    苏郁岐的角度看皿晔的神情却清楚得很,方才皿晔的脸上,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说明奎治的死,出乎皿晔的预料。

    苏郁岐却稳坐椅子上没有动。

    场馆里的人已经开始喧闹着或离开或议论纷纷或咒骂不止,台上的皿晔仍旧半蹲在奎治的尸体前,探手欲解奎治的护甲,台上的裁判胡四却一把拦住他,“皿公子,他已经死了,您要做什么?”

    皿晔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没什么,看看还有没有救。”

    “已经死透了。”胡四面色如常,亦半蹲在奎治面前。

    “嗯。”

    “皿公子与他签的生死约,生死由命,怪不得皿公子,皿公子可以走了。”

    “嗯。”

    皿晔放弃了查看,从出口处下了台,往下走时,眸光往苏郁岐这边看了看,苏郁岐也正看他,眸光隔着一段距离相遇,交换了个眼神。

    “孙学武,本王赢了,去把本王的战利品拖过来吧。”苏郁岐冷声道。

    “人已经死了,晦气得很,岐王爷还要一具尸体做什么?”

    孙学武一脸谄媚之色,眸子里却一闪而过一抹阴森。苏郁岐故作未见,怒声道:“本王的事,何时轮到你区区一个武馆主来过问了?”

    “是,是是,小人的错,小人这就命人去将尸体拖过来。”孙学武慢吞吞地往武斗台上走。

    “陈王兄,带长倾走,这里不适合她一个女孩子待。”

    陈垓何等精明之人,晓得是出了问题,朝苏郁岐点点头,道:“长倾公主,咱们走吧,已经结束了。”

    容长倾的眸光尽在苏郁岐身上,半是幽怨半是恼怒,“我走不走与你何干?”

    “我是先帝托孤的辅政之臣,你说有没有关?”苏郁岐眼看着孙学武往台上走的步子故意慢吞吞,亦有些急恼。

    “你不要拿着本殿的父皇来压本殿!父皇托孤,可没让你乱用职权!”

    “陈王兄,还不快带她走?”

    陈垓不由分说,扯住长倾公主的衣袖便往外疾走,容长倾没料到陈垓会有这一手,一下被他拖出去好几步,待要挣扎,却丝毫挣不脱陈垓的手。

    “你给本殿放手!”

    无论容长倾如何怒吼挣扎,陈垓却半刻不停留,直将她拖出了场馆。

    苏郁岐往台上看,却已不见了皿晔的踪影,那孙学武已经走到台上,和裁判胡四交谈了几句,招呼几个身强体壮的汉子上去抬尸体。

    几个人抬了奎治尸身往下走,奎治的后背还在不断流血,所过之处留下一串可怖的血迹。

    下台阶的时候,一个汉子脚底下一滑,忽然往地上倒去,其余几人皆被他带倒,奎治的尸体跟着一起往台阶下滚。苏郁岐离得有五六丈的距离,猛纵身掠过去的时候,尸体已经滚下台阶。

    台阶下为防止看客往里攀爬,是一排半人高的栅栏,栅栏全是尖刺状,那尸体从高处摔落,就挂在了尖刺上。

    人群已然轰动,尖叫声响声一片。苏郁岐落于尸体之前,冷眼瞥了那尸体一眼,尸体已然遍身是窟窿。

    其实若要查真正的死因也不是不能,但此时人流涌动,很多人都涌到了这边。

    苏郁岐脑中飞快旋转,晓得此时若要强行上去检查死尸,恐会打草惊蛇,便退后了几步,嫌恶地喊了一句:“孙学武,把你武馆的秩序给我维持好!”

    孙学武连滚带爬地下台维持秩序,苏郁岐冷眼扫了一眼混乱的场馆,吩咐紧跟在身旁的苏甲:“留意着。”

    一闪身,混进了人群里。

    人群往外涌,苏郁岐便随着人潮挤出了武馆。找了个僻静又视线好的所在,闪身躲了过去。

    人群不断涌出来,很多显得仓惶。苏郁岐不禁眉心紧蹙。

    死了个武斗士而已,而且是之前签过生死约的,今日来观看的人们,除了为赌,有极大部分也是为了来瞧谁会死会怎么死的。即便今日奎治的死状惨了些,也不至于让这些人害怕到这种程度。

    除了是演戏外,苏郁岐想不到别的可能。

    那么,现在即便是留了苏甲在里面,恐怕也防不住尸体已经消失,或者已经毁得不像样子了吧?

    幕后黑手会是谁?和祁云湘有没有关系?苏郁岐一时间想了多种可能性。

    诚然,在可能性没被证实之前,只能是可能性。不晓得皿晔看见了多少事情经过,如今他人又去了哪里,苏郁岐暂时无从下手,也只能是回去等皿晔和苏甲的消息。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