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庙堂之争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庙堂之争

    “休说阿岐,你也是个不遑多让的。”陈垓笑了云湘一声,看看时辰已到,忙道:“走吧,该进殿了。”

    以他三人为首,一众文武跟在后面,陆续往殿里走。祁云湘边走边矫情了一句:“王兄带着我们俩从小玩到大,却每次都偏心阿岐。”

    矫情完傲娇地头前去了。

    苏郁岐笑道:“王兄,他今日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越活越幼稚了?”

    “你们俩啊。”陈垓似叹非叹,又似笑非笑。他看着这两个人长大,自然最是晓得这两个人的脾性。

    越是遇着大事,便愈发地装出轻松的样子来,以表示他们很淡定很从容。

    文武百官殿前站定,小皇帝容长晋走出来,端然步上丹墀,在龙座上坐定,百官行过礼后,各自归座。

    东庆王出使玄股国之后,金殿之上便一直是苏祁陈三人主持议政,容长晋听政,却还无拍板的权利。

    文武百官有事的奏事,无事的旁听,处理过几件大事之后,一本几十名官员联名的折子递到了御前。奏的便是军机大司马、小王爷苏郁岐草菅人命,在祁王府门前滥杀数百名武斗士以供取悦男王妃皿晔。

    奏章上发起联名的是祁王府已经退居佛堂的老王爷祁连庭。

    除了发起联名的人有些意外,其余皆在计算之内。苏郁岐端坐于百官首位位置上,容色淡淡,没有说话。

    “祁爱卿,事情发生在你府上,你怎么说?”

    容长晋将目光投向祁云湘。一种目光也都凝聚在祁云湘身上。

    祁云湘恍若未见,淡声道:“回皇上的话,武斗士是苏王府的武斗士,要死要活,岐王爷自然有决定的权利。虽然是发生在臣的府门前,但臣也没有干涉的权利。就这样。”

    他将自己置身事外,一切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毕竟是好几百性命,即便是与祁爱卿无关,作为一国宰辅,不过问也说不过去吧?”

    一名官员站出来:“而且,也不能说全无关系吧?微臣就听说,那些武斗士,不是苏府所有,而是岐王爷使计从您手上骗走的吧?”

    苏郁岐手托腮,胳膊肘支在案几上,望着那位发言的官员,笑道:“李大人,你看见本王行骗了?”

    那笑浮在脸上,一看便是假笑,声音极淡。

    “云湘王爷,是我骗了你吗?”

    “我们的赌局有好几个见证人,他们都可以证明这是一场公平公正的赌局。陈王兄就是一个。是不是,陈王兄?”

    安陈王点点头:“不错,当时我是在场。”

    祁云湘又道:“我呢,愿赌服输,不至于为了几个武斗士还要干些出尔反尔的事。也请皇上体谅臣,若真是岐王爷自家的武斗士,我倒是可以多一多事,偏这些武斗士是臣输给岐王爷的,臣若是强行管,恐要遭人诟病输不起呀。”

    又一官员站出来:“可微臣听祁老王爷说,那日的武斗场上,您府上的武斗士奎治是先遭了人暗算的,所以才一败涂地以致身亡。”

    祁云湘看向他:“刘大人,是谁暗算了奎治的呢?”

    “这个……微臣不知。”

    “不知也敢乱说。你这意思,是岐王爷输不起,故意暗算了奎治,赢了比赛吗?”

    刘大人慌忙跪倒:“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微臣不敢胡乱猜测。”

    “我父亲常年住在佛堂吃斋念佛,不理俗务,你可不要栽赃我父亲。”

    “微臣不敢。”刘大人鬓角滴下汗来,“这……祁老王爷亲自出来请大家联名上书,微臣也说呢,祁老王爷已经避世多年,不至于为这事说谎骗人的。”

    言外之意,岂有你父亲自己栽赃自己的?

    再说下去,他老子那点爱好恐就要公之于世了,祁云湘也是非常聪明地将话题转移:“他老人家毕竟是年纪大了,有时候犯糊涂也是难免。至于诸位大人联名具奏岐王爷滥杀之事,其实,这种事在我雨师国,不是寻常吗?”

    苏郁岐将话茬接了过去:“嗯,的确是寻常。”

    有人道:“岐王爷怕是在为自己开脱吧。”

    祁云湘道:“倒也不是岐王爷为自己开脱。我雨师国自打开国,就兴起了武斗之风,渐渐的,赌博之风也跟着兴了起来。历来武斗场上的规矩是,愿赌服输,生死由命。每年死在武斗场上的武斗士,不下万人,不见你们谁说什么,怎么到了岐王爷这里,死几个武斗士就不行了呢?”

    他的话一针见血,说到后来,语气愈发森厉。

    苏郁岐望着祁云湘,向来凉寒的眸子里,终于透出点笑意。只是那笑意一闪即逝,继而仍被温凉掩盖住了。懒洋洋扫视一眼群臣,道:“毕竟还是不一样的,我不过是为了取悦玄临,不像大家,是为了愉悦大家。”

    容长晋气得脸色铁青,却又极力控制着怒气,拿捏出一副痛心疾首模样:“先皇将朕和江山社稷都托付于诸卿,意在请诸卿辅佐朕守住这雨师江山,稳固这社稷,诸卿皆是国之栋梁,皆是朕可以倚重之臣,却不想你们是这样玩物丧志,赌的赌,玩的玩,视人命如草芥,目无法纪朝纲!你们……你们……”

    容长晋话都说不利索了。

    纵他还只是个孩子皇帝,手上还没有掌权,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大庭广众之下,哪容得人不尊敬。当下三王为首,文武群臣齐刷刷离座,跪在了殿上。

    “臣有罪,请皇上降罪。”

    呼声阵阵。

    苏郁岐趁机道:“各位大人参的是我苏郁岐草菅人命。皇上,这件事臣确实有错,皇上依法度治臣的罪,臣甘愿伏法。只是,臣有几句话,不能不说。”

    “苏爱卿有什么话,尽管说来。”

    “正如方才云湘王爷所说,我雨师国武斗成风,但凡家里有些势力的,哪家没有养几个武斗士?少则三五人,多则三五百上千。就如云湘王爷家,昨日输给臣武斗士共计一千一百零三人。我想问问在座的列位雨师臣工,你们各位家里,是不是都有武斗士?”

    群臣只以为苏郁岐是要找理由替自己开脱,殿上的武官大半皆隶属苏郁岐手下,自然是站在苏郁岐这边的,纷纷表示:“臣等家中都有。”

    今日奏本的人,对苏郁岐反问的话,只能保持沉默。因这确实是他们的短处。

    其实在他们的心里,觉得这事根本算不得短处。各人家里养几个武斗士,这算什么短处?就算苏郁岐拿武斗场上的生死说事儿,也根本就是两种性质。

    一个是比赛,一个是苏郁岐在和自己的男妃玩乐。

    苏郁岐不出这些人所料地道:“我再问一句,诸位大人家里,每年有多少个武斗士死在武斗场上?”

    “三五个。”

    “十几个。”

    “几十个。”

    祁云湘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上百吧。我府上的武斗士可能要弱些。”引得一阵哄笑。

    苏郁岐却十分严肃:“死了之后,是不是还会召入新的武斗士?”

    祁云湘道:“是啊。”

    他都答“是”了,自然有许多人纷纷附和。

    有官员道:“岐王爷问的这个问题,和王爷自身的问题有什么关系?王爷在草菅人命,那些武斗士是死于正式的比赛!”

    又有官员质问道:“正式的比赛?吴大人,你说的那个比赛,除了消耗人力物力,除了每年会让上万的青壮年惨死,它有什么意义?”

    “现在在说岐王爷草菅人命的事,和武斗赛有什么关系?”

    “就算你说的对,这是两码事,可死的都是岐王爷的家奴,也算不得草菅人命吧?更何况,所谓的比赛,和王爷昨日所做之事,根本殊途同归!”

    “家奴的命就不算命吗?”

    “这位大人不要转移话题,现在在说武斗比赛的事!”

    “究竟是谁在转移话题?明明是在讨论岐王爷草菅人命的事!”

    “岐王爷草菅的是人命,怎么那些死在武斗场上的武斗士的命就不是人命吗?”

    龙座上的小皇帝容长晋头疼地揉着脑袋。这一殿全是他的肱骨之臣,却互相推诿指责如同在骂街,哪里还有一点庙堂臣子的模样。

    前列的三王都没有说话,默许着这场争论。

    小皇帝头皮发麻,鬓角流汗,烦躁不安地大声道:“都给朕闭嘴!”

    一句话喝止住了满殿嘈杂声音。整个金殿瞬间一片寂静。

    “列位爱卿各说各的道理,如此争论下去,便是再争它个三天,也没有个结局。安陈王,你说说你的看法。”

    安陈王还未开口,容长晋断然道:“不许说他们说的都有道理。朕只想听听你自己的道理。”

    大约是安陈王素日太爱做个中立的人,以致小皇帝防患于未然地先堵住了他的路。

    安陈王尴尬地轻咳了一声,道:“臣确有几句话想说。”

    “还是臣先说吧。”祁云湘打断了陈垓。

    “让你们说的时候,你们全都没话说,不让你们说的时候,你们一个一个皆有的是话说。说吧说吧。”

    容长晋极不耐烦。

    祁云湘并未在意小皇帝的情绪,不疾不徐地道:“臣也听出来了,一部分人是主张岐王爷有罪,想让皇上您重罚岐王爷,一部分则主张,岐王爷若是有罪,则所有养武斗士的人都有罪,法不责众,岐王爷无罪。”

    “你说的是废话。以为朕年纪小你些许,就听不出来吗?”容长晋怒斥。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