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胡说八道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胡说八道

    “这没什么不可能。这世上,有几人能做到不爱权利?小王爷,你是聪明之人,也十分谨慎,我所说的话,你应该早就想到了吧?只是,你远没有世人眼中那么冷血无情残忍嗜杀,你不愿意相信人心欲壑难填恶毒至斯,所以,你心里有困惑。想要寻求不一样的答案。可是,我不能骗你。我骗你,就等于是把你往火坑里推。”

    皿晔说完,往房里走去。夜静无声,只闻虫鸣风声,和皿晔轻缓的上楼的声音。

    片刻,一点火光从楼上划过,房间亮起来,窗上映出皿晔颀长的身影,他动作轻缓地拨着灯芯。

    苏郁岐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薄唇紧紧抿着。

    “原来苏甲选你到我身边来,是早就看好你的才智了。皿家人多智善谋,果不其然。可,玄临,我可以相信你吗?”苏郁岐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对自己的多疑,无奈地自嘲一笑。

    “小王爷,不必急着下定论,来日方长,谁是什么样的人,总会有见分晓的那一天。”楼上传来皿晔的声音,很轻很淡,像是通透所有人事的世外散淡人,但又自有一股成竹在胸的气势在。

    苏王府的护卫严似铁桶,飞进个苍蝇都难,苏郁岐那双眼比什么都毒,又怎会瞧不出凌子七在酒中下药。必然是苏郁岐先对凌子七起了疑心,才将计就计,演了一出苦肉计的戏码,借机将凌子七禁了起来。

    其实凌子七也未必有什么疑点,苏郁岐只不过是宁可误判不能放过任何可能性。

    还有尹成念。她身手固然是好,但要逃过苏郁岐的眼线,怕也是不能。想来苏郁岐早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所以今夜看见她来才没有吃惊。

    这些事皿晔心里明镜似的,苏郁岐心里也明镜似的。两人都心照不宣没有说破。

    皿晔只是恰到好处地表明了立场心迹。

    苏郁岐有些释然了。抬步进屋,嘴角那抹自嘲的笑褪去,换上莞尔一笑。

    “明日要和皇上好好谈一下,问问他的想法。”苏郁岐洗漱完毕,到床上躺下来,长长地舒了个懒腰,四仰八叉地平躺。

    皿晔手上握了一卷书,身上穿着月白的中衣,踱到床前,靠着床头歪下来,瞥了苏郁岐一眼,蹙眉:“军中历练过的人都身体壮实得很,你怎么瘦得跟个柳条似的?”他并没有搭苏郁岐的话茬。

    苏郁岐双手搁在头下,眼望帐顶,发呆道:“我有什么办法?以前在战场上一打起仗来饥一顿饱一顿也就罢了,现在回到太平世界,也还是一个样子,今日一天都没捞着顿饱饭吃,倒喝了一肚子药,不瘦才怪。”

    皿晔目光在书卷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话道:“你明知那是药酒,还灌一肚子,是太实诚了还是一向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哦,我想试试那酒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没想到当真是厉害,我差点节操不保。还是你厉害些,那种状况下都能保持理智。”

    皿晔偏头瞧向苏郁岐,这番话倒提醒了他,当时苏郁岐必然是存有理智的,可既然存着理智还那样亲吻他……皿晔如何也没办法解释苏郁岐的过激之举,想问却又没办法开这样的口。

    确实瞧上自己了?还是为了让戏更逼真些?当时并没有旁人在场,若说有,也只是一个躲在暗处的尹成念,没有必要演戏吧……对了,尹成念,苏郁岐当时是发现了暗处的尹成念的,后来,后来还为着尹成念吃醋来着。

    莫非,真瞧上自己了?

    皿晔实在不敢相信这个推论。瞧着苏郁岐瘦弱如搓衣板似的小身板,再瞧瞧微微露在外面的白似雪的脖颈,他想起新婚之夜,撕开苏郁岐衣裳领子之后震惊于那白腻的肌肤,一度,他曾怀疑苏郁岐是否是女儿身,但后来瞧着却又不像。

    那比他还平的小身板……怎么可能!

    况且,叱咤风云权倾当朝的阿岐王若是女儿身……会天塌地陷。这是皿晔浮上脑海的第一个念头。所以,万不能去好奇这件事。更休提要扒开这件事的外衣。

    虽然有时候他还是禁不住想去探索,但每次都还算理智,及时刹住车拉住马。

    “睡吧,明日你还要去点卯呢。”

    皿晔弹出一缕指风,灭了桌上的灯烛,躺好了,拉过薄被给两人搭上,阖上了双眼。

    苏郁岐瞧他不欲再说话,也便不再出声,瞪着眼看了会儿漆黑的帐顶,亦闭眼睡了。

    次日晨起,苏甲一早便等在门外,听着苏皿二人起床了,便带着丫鬟小厮进门来伺候洗漱。

    苏郁岐尚自没有清醒,捂着嘴打哈欠,一抬眼,瞧见进来的那一丫鬟一小厮甚是眼熟,可不就是清荷长生姐弟俩么。

    “谁让他们俩来的?”苏郁岐端着茶水漱口。

    “我。”皿晔道。

    “你瞧上这丫头了?”苏郁岐挑眉斜着他。

    “我以为你瞧上了,不然也不会几次三番容忍她,还救下了她姐弟俩,所以我就派人去清荷本家将她姐弟俩买来了。这差事办的你可还满意?”

    “满意个屁。你瞧上了就直说,别捎带我,让我替你背锅。也好,收在房中,胜过你出去沾花惹草给我苏门抹黑。”

    “你胡说什么呢?不喜欢就打发人去做个打杂的就是了,何苦排揎我?”

    “别,留着吧。我还是不要做那棒打鸳鸯的事了。”

    姐弟两个一边行礼,一边伺候两人洗漱,一边听着不着调的对话,一边就手足无措。

    “我姐弟二人多谢王爷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

    苏郁岐打断她道:“留下来就好好干活儿,不要说什么报不报的,我也不是指望你们报答才救的你们。行了,你们先出去吧。”

    姐弟俩端着洗脸水出去了,苏郁岐回头瞥一眼皿晔,酸道:“走了尹妹妹来了荷妹妹,以后我去上朝,你在家里方便多了。”

    “越发胡说八道了。我还是让他俩走吧。”

    苏甲见经了昨晚的事,这两位越发不像话,硬掐断了两人的话头:“王,昨夜奴让人去差了孙学武的死因,系中了毒而死。但那毒不像是咱们雨师的东西,奴后来又亲自去了,亦不认识那毒。”

    苏郁岐一惊,骂了句“娘”,“事情越来越大了。”

    皿晔看了一眼沙漏,道:“时间差不多了,小王爷先去上朝吧。我去一趟孙家。对于毒,我还算略懂,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毒。”

    “那你小心。”苏郁岐留下一句,和苏甲匆匆出门去了。

    皿晔理好了衣衫,招呼候在门外的清荷丫头收拾些饭菜来,他用过了早饭,也出了门。

    苏郁岐进了宫,吩咐苏甲先去东廷军机衙候着,自己前去金殿。离进殿的时辰还差那么一丁点,一众文武都还候在殿门外,分两边站得整整齐齐。

    苏郁岐直接穿过人群走到前面,站到了武将排头,与祁云湘并排。祁云湘朝这边瞥了一眼,没说什么,又把头转了回去。

    苏郁岐懒得理他,眼望金殿大门等门开。

    殿前日晷的针影缓缓移动,慢慢移过了开殿门的时刻,殿门却纹丝不动,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苏郁岐正欲着人去询问怎么回事,就见总管太监脚步匆匆地从一旁跑了过来,直跑得气喘吁吁。

    这模样,一看便是有什么事。苏郁岐唯恐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混乱,紧走两步,在太监到面前之前,堵住了他。

    “怎么回事?”苏郁岐压低了声音。

    那太监也是个晓事的,虽面有急色,但也是压低了声音:“岐王爷,不好了,皇上病了,太医们正束手无策呢,您快去看看吧。”

    苏郁岐眉心深深蹙起:“怎么好好的就病了?太医怎么说的?”

    陈垓和祁云湘也走了过来,同声问:“怎么了?”

    总管太监满额的汗,晓得瞒也没有用,压低了声音道:“太医说,是……是失心病。”

    “什么?这不可能!”祁云湘蹙起眉来。

    “云湘,先让大家散了吧,咱们过去看看再说。”安陈王岁数终究大些,且性子也稳当。

    祁云湘走到众文武面前,摆摆手,拿捏出一副不甚耐烦的模样来,道:“大家先散了吧,皇上今日没起得来,不早朝了。”

    苏郁岐瞥过来一眼,也就祁云湘能说出这样不像样的借口来。不过这样也好,一个不负责的懒惰皇上,总好过一个得了失心病的皇上。

    待大家都散了,这三人才急匆匆往内殿走。

    到小皇帝容长晋的寝殿,刚进殿门,就听见容长晋带着恐惧的声音:“不要,不要取朕的首级。你们要什么朕统统都给你们。金钱?美女?权利?朕统统都给你们!”

    容长晋从帘帏后面跑出来,只穿着中衣,披头散发的,脸色苍白,乱跑乱撞,宫女太监太医慌乱成一团,围追堵截他,却又怕伤着他不敢下死手拦他,以致他一直跑着,累得满头满脸的汗。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