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伤及玄临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伤及玄临

    须臾之后,就见小皇帝又剧烈抽动起来,直要将缚着身体的绢帛挣开,三王皆紧张地围到床前,云湘又要质问,被苏郁岐在后面死死拉住手,“云湘,稍安勿躁。”

    祁云湘不情愿地看了苏郁岐一眼,好歹没有再往前阻拦。

    容长晋表情狰狞,似是十分痛苦,皿晔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一股真气沿他的手腕进入体内,渐渐地,他表情和缓下来,身体的抽搐频率也放缓下来。

    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忽见皿晔的手猛然一动,在空中一握,速度快得肉眼几乎看不清动作,外围的人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唯床前四人,瞧见从容长晋的鼻孔里出来一团细如牛毛样的半透明物体,皿晔的手一握,那团东西便在他的内力之下化了。

    一众人皆松了一口气。

    皿晔握着容长晋的手腕,继续给他输送了一些内力,瞧着容长晋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脸色也由青白转红润,才松了手。

    “没事了。皇上无需服药,只要好生休养几日,便可和从前一样生龙活虎。”皿晔将手中的瓶子收了起来,站起身,往外退几步,双手抱拳深深一揖,“诸位大人,此间已没有草民什么事,请容许草民告退。”

    苏郁岐忙道:“王兄,云湘,你们先照顾皇上,我去送送孟先生。”

    陈垓道:“孟先生好走,今日就不留了,待皇上好转,再一并谢过先生。”

    皿晔摆摆手:“王爷言重了,草民今日来,一则是草民应尽的责任,二则,是瞧在岐王爷的面子上,万请王爷不要再召草民进宫了。草民不来,便说明皇上已经身体健康。”

    “既然这样,阿岐,你代大家好好谢谢孟先生。”

    “王兄放心吧。我会的。”

    祁云湘也站过来,脸上少了疑虑,多了些温和,道:“方才对不住了,孟先生。”

    皿晔淡声道:“宰辅大人有职责在身,谨慎些是应该,大人不必跟草民认错。”

    态度里颇有些不卑不亢之意。

    祁云湘讨了一脸没趣,懒得再搭言,便不再言语。

    苏郁岐带着皿晔出了门,容长倾也默默地跟了上去。走出帝寝殿,行了几十步,容长倾还跟着,苏郁岐不禁无奈地转回头来,道:“公主,没什么事了,你还是安心回宫吧。我要送孟先生出宫。”

    “我过来就是要谢谢孟先生的。先生医术高明,于我皇室之恩本宫铭感五内,本宫替皇上谢谢先生。”

    皿晔双手抱拳,还了一礼,“草民应该做的,公主不必言谢。”

    闲话几句,苏郁岐便道:“如果没有什么事,那臣和孟先生先走了。”

    苏郁岐做了个请的姿势,这就要和皿晔离去。

    “苏郁岐。”容长倾一开口,却是眼泪再也止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

    苏郁岐叹了一声,“唉,你们女孩子,怎么都那么爱哭?行了行了,求你别哭了好不好?”

    容长倾抽抽噎噎,眼泪不断,边抽边道:“苏郁岐,我有几句话想要和你说,就几句,说完就让你走。”

    苏郁岐一直惦记着皿晔身上的血腥气味,不晓得是他受伤了还是身上染了别人的血。若是染了别人的血,那就没什么所谓了,若是他受了伤,那就要紧了。可容长倾这般模样,又不能撇了不管,只得无奈地道:“那你说吧。”

    容长倾揩了一把眼泪,努力控制住自己不抽噎,道:“这些天我关在宫里,天天想,时时想,我就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那个皿晔,他不过是个武斗士,除了长得好一些,哪里比得上我?还有那个凌子七,不过是你从前的丫鬟,身份卑贱,连那般卑贱的人你都能让她当王妃,为什么我就不行?”

    苏郁岐叹了一声,“公主,皿晔和凌子七哪里都比不上你,可是,我是不能娶你的。”

    苏郁岐一向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有些事,若不说开,只会越来越麻烦。思想之下,还是决定和容长倾说明白。

    “为什么?我不好吗?我配不上你吗?”

    苏郁岐道:“公主哪里都好,是我配不上公主。只是,前朝的事,公主不懂。我只能告诉公主,自来党系之争,联姻是一步重要的棋。我苏府已然坐大,成了有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我再娶了公主,只怕会是树大更招风,迟早有一日,被大风连根拔起。为我苏家着想,也为雨师稳定着想,我不能娶公主。”

    皿晔站在苏郁岐旁边,幽深眸光落在苏郁岐身上,却瞧不出他是什么情绪。

    容长倾却半是懵懂半是惊愕地望住苏郁岐,苏郁岐见她不懂,只好又耐心解释道:“这么说吧,制衡,你懂吗?前朝的势力,必须要出于一个平衡的状态,若是一旦失衡,就会起事端,那样,于国于家都是灾难。”

    容长倾抽了一声,忽道:“这么说,你不是因为不喜欢我?”

    说了半天,她却还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若不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让她死了这条心,日后恐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苏郁岐思忖之下,便道:“我挺喜欢你的,活泼,可爱,率真,若谁能娶了你,成为当朝驸马,那是他的福气。至于我么,长倾,咱们太熟了,从小一处长大,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一样喜欢呀。你想,我娶了我妹妹,我得是有多么心理变态呀?”

    刚擦掉的眼泪又飙了出来,“苏郁岐,半点可能没有吗?”

    那般梨花带雨的模样,任谁见了也须生怜,偏苏郁岐是那个例外,无奈地从袖子里摸出个帕子,塞在容长倾的手里,温声道:“擦擦眼泪吧。长倾,咱们这一辈子没那缘分,做兄妹挺好的。”

    容长倾忽然就横眉冷对,“做兄妹?苏郁岐,我是公主,你是臣子,你也敢和我称兄妹!”

    苏郁岐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惊了一下,愣了一瞬,忙半跪下去,道:“是臣的不是,臣认错。公主,皇上身体还弱,您还是回去主持大局吧。”

    一句话又把两人的距离拉得遥远,容长倾紧咬牙关,恨恨地等着苏郁岐,半晌,狠狠一跺脚,猛转过身去,一路狂奔起来。

    苏郁岐深深地吸了口气,无奈地瞧了皿晔一眼,耸耸肩,扁扁嘴:“真是愁死我了。娶了你和凌子七都不能断了她的念想。”

    皿晔眸光里浮出点温和的笑,算是安慰。却没有言语。

    两人并肩出宫,在宫门外遇见苏甲,苏甲身边备了辆马车。

    “先生先请。”苏郁岐做了个请的姿势,顺手将胳膊递给了皿晔。皿晔瞥了一眼,一手扶了车辕,一手扶了苏郁岐的胳膊,借力上了马车。

    苏郁岐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是受了伤,不然也不至于需要借力才能上车。

    苏郁岐跟着上了车,落下车帘。皿晔摘了面具,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对苏郁岐笑了笑,“被你瞧出来了。”

    苏郁岐只觉心尖被鞭子抽了一般,抽疼得厉害,语气却还算平稳:“伤着哪里了?”

    “没什么,不过是点小伤,等回去包扎一下就好。”皿晔笑了笑,唇色惨白。

    苏甲坐在车前,担纲马夫的职责,扬起马鞭,甩出响亮的一鞭,马蹄踏踏,马车跟着动了起来。

    “我先给你看看吧。”

    不等皿晔同意,苏郁岐去解皿晔外面的宽袍子,却怎么解也解不开,最后一急,双手一着力,嗤啦一声,将袍子撕裂成碎片,露出皿晔本来的墨蓝色袍子。

    只看见袍子襟前一大片全是深色的,看不出是血色,却能闻出血腥味。

    皿晔有些发怔。苏郁岐的表情倒像是自己受了伤一样痛苦,这可是征战沙场三年归来的铁血战王,见惯了流血见惯了死亡的。

    “那个,不是什么重伤,你不用太担心。”皿晔实在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干巴巴地安慰了一句。

    “原来你穿个大袍子来就是为了掩盖身上的伤。”苏郁岐说话还算得上沉静,“你是不是傻?受了伤你还来?皇上不过是中个蛊毒,你的命就不是命了?”

    苏郁岐战将出身,对于外伤的处理颇有些经验,边念叨皿晔,便开始给他处理身上的伤口。胸前的衣裳直接撕开,露出一道深及肋骨的伤口来,长有尺许。伤口上洒了止血的药粉,但因为伤口太深,止血药粉只能止住部分血渍,还是有鲜血从伤口流出来。

    伤口参差不平,瞧着倒像是被什么东西抓出的口子。

    “这是被什么兵刃伤的?”

    “这个稍后再说。”

    苏郁岐不忍再看,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才又艰难地睁开。旁边放了苏甲准备的药箱子,看来,苏甲也是知道他受伤的。

    “苏甲有没有受伤?”想到苏甲,苏郁岐问了一句。

    “没有。”皿晔回答。

    苏郁岐略放了些心,从箱子里找出清洗伤口的药水,拿出棉纱蘸着药水,开始给皿晔清洗伤口,“会很疼,用不用我给你个什么东西咬着?不然别咬破了舌头嘴唇。”

    皿晔惨白的嘴唇抿出点弧度:“不至于,我皮糙肉厚的,再说,我一个武斗士,受点伤是家常便饭。”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