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竹马之交

正文 第五十一章 竹马之交

    午时过后,祁云湘姗姗而来,同皇帝问过安后,见皇帝已无大碍,便去了自己的西廷昭文阁。

    苏郁岐随后造访了昭文阁。

    因文武百官都被解散会家,尚未通知何时上朝议事,昭文阁里只有祁云湘和他的几个亲信。

    祁云湘正坐在案前阅读着一些案卷,看见苏郁岐的身影遮挡在案卷前,略有薄茧的手覆上他的案卷,缓缓地抽开,声音悠缓:“云湘,我们谈谈吧。”

    “你查出什么端倪了?”祁云湘往椅背上靠了靠,双手抱胸,望着苏郁岐,眸光里有些意味不明的深意。

    苏郁岐拖了一把椅子,在书案一旁坐下,手里把弄着祁云湘的案卷,淡声道:“没有。”

    “那你想谈什么?”

    “发现了一些别的事情,但我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苏郁岐的表情瞧上去淡淡的,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淡的,但祁云湘太过了解苏郁岐,只有在拿捏不准的重大事情面前,苏郁岐才会现出这种举重若轻的态度。

    这种态度似乎是在暗示自己,没什么大不了。都没什么大不了。可以解决的。

    祁云湘收起他的散漫态度,正色地看着苏郁岐,道:“那你说说,发现了一些什么事情。”

    “你觉得皇上怎么样?”

    苏郁岐忽然问出这样的话,祁云湘一愣,立即紧张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不用紧张。我也只是猜测。关于中蛊毒这件事,我思来想去想不明白。对方再高明,竟然高明到未留下蛛丝马迹,这也太匪夷所思。而且,今日我瞧着皇上的意思,竟似有包庇此事那幕后之人之意。”

    祁云湘倏然离开椅背,坐直了身体,怔怔地望着苏郁岐,半晌才问出一句:“你这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我没将你当外人,所以才讲给你听。云湘,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我心里却是一直将你当成那个和我一起长大竹马无双的人。”

    竹马无双四个字,如一杯苦茶,从舌尖一直苦到了心里去。祁云湘怔愣地望着苏郁岐,忽然苦苦一笑,“我也是。一直当你是我竹马无双的人。”

    苏郁岐叹了一声,“朝中局势瞬息万变,日后你我之间也有可能因为观念的不同而站到彼此的对面,我苏郁岐军中出身,是个粗人,不会说什么花言巧语,但在那之前,我想告诉你,无论到什么样的境地,无论政见如何不同,你都是我的兄弟手足。”

    “如果有一天会到必须刀兵相向的地步呢?”

    祁云湘的眸子里热意上涌。世事无常,就像他永远也想不到,有一天苏郁岐会“娶”一名男子过府一样,未来说不定真的会到刀兵相向那一步。

    若真的到了那一步,自己又当如何?

    祁云湘扪心自问,对眼前这个人,能不能下得去手?

    他想不出答案。事情没有到那一步,他摸不准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心思。

    苏郁岐反倒是坦荡:“反正你又打不过我,我倒不担心这个。”

    苏郁岐苦苦一笑,眸光凝在苏郁岐那双笑着时亦有寒意渗出的眼睛:“是啊,反正我又打不过你。所以,我只能祈祷,不会有那一天的到来。”

    “行了,书归正传吧。我需要你去一趟廷尉府。”

    “廷尉府?”祁云湘不解,“去那里干什么?”

    “廷尉府不是在你的辖下吗?我已经把玉富关去了廷尉府,你亲自去审一审这个老奸巨猾的公公吧。”

    “玉富是庆王叔提拔上来的太监,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你怀疑玉富,等于是怀疑……”

    祁云湘话到即止,没有再往更深处说。

    苏郁岐冷冷一笑:“怀疑谁都没有什么用。我们需要证据。玉富身上啊,说不定能挖出大秘密。你审的时候切记要保密,不要让别人知道。”

    “明白了。等我的消息吧。”

    祁云湘站起身来,一低头,正瞧见苏郁岐还在把玩他的案卷,一把将案卷夺了过去,龇牙道:“以后少动我的东西。”

    “……”苏郁岐无语地瞥了他一眼,“什么好东西。”也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我也走了,你赶紧去吧。”

    祁云湘走出去两步,又回头瞥了苏郁岐一眼,“对了,晚上叫上王兄,碰个面吧,研究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知道了。”

    苏郁岐答应了一声,先一步出了昭文阁,在门口遇见祁云湘的小跟班阿顿,瞄了他一眼,道:“给你主子备马去。”

    “哦。”阿顿糊里糊涂答应一声,接着便看见自己的主子打里面走出来,也吩咐了一声:“备马去吧。”

    阿顿飞快地消失在视线里。

    主子不轻易骑马,如果要骑马,不是兴之所至,便是有急事。眼下不是有兴致的时候,必然是有急事要处理。阿顿的脑子飞快的算计,脚步比脑子还快。

    苏郁岐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阿顿,抬步仍往内廷方向走去。

    小皇帝的身体还未好利索,苏郁岐还得回去看一眼,才能放心离开。回到内廷,小皇帝已经睡着,苏郁岐略坐了片刻,见他未有醒转之意,便吩咐了宦侍几句,离开了内廷。

    苏郁岐心里还记挂着皿晔的伤势,离开内廷出了皇宫,便骑马直奔自己的府邸。

    回到自己府中,直奔谨书楼,到楼上卧房,见皿晔安稳躺在床上,脸色比昨夜好了许多,苏郁岐略松了一口气,走到床前坐下,望着皿晔,笑了一笑,“玄临,你感觉怎么样?好点没有?”

    这笑容不经意间便露出几分暖意,瞧得人心头一暖。

    皿晔摸出一方帕子,帮苏郁岐擦拭额头上的汗,“瞧你你跑得一头汗,就为回来看我好点没有?”

    这样亲密的动作,倒让苏郁岐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伸手将帕子夺了过来,道:“今天天气很热,我这是热的。你躺着,我把官服先换下来。”此地无银地掩饰:“太热了。”

    皿晔莞尔一笑,也不去拆穿,反而知趣地扯开话题:“事情有进展吗?”

    他问的事情,自然是皇帝中蛊毒的事情。

    苏郁岐一边换衣裳,一边道:“还没有头绪。晚上我要去一趟陈王兄家里,我们三个碰个面。”

    “嗯。”

    “我一会儿先帮你把药换了,”

    “好。”

    “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伤势这么严重,得好好吃饭。”

    “嗯。清荷得你的命,炖了药膳。”

    “这几天不要乱动,外面的事有我呢,你安心养伤就好。”

    “好。”

    “你笑什么?”苏郁岐忽然转过头来,不解地看着笑意婆娑的皿晔。

    “唔,你这个样子,倒像是当父母的,谆谆嘱咐孩子。我似乎比你还年长几岁吧?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皿晔的话提醒了苏郁岐,细细想,却不知自己何时竟变得如此婆婆妈妈了。自我解嘲地笑了一声,为了掩饰心虚,道:“还不是因为你这伤全为我而起。我心里过意不去,关心几句不也是应当的么?”

    不知为什么,皿晔瞧着这样的苏郁岐,一刹那间,觉得与印象里的苏郁岐相去太远了。那个靖边归来,铁血小金刚一般的苏郁岐,如何会有这样的羞怯之态?

    羞怯。是了,羞怯。

    这种姿态在苏郁岐身上表现出来,真是惊掉人的眼珠子。饶是皿晔这样一向淡定从容的人,也不免在心里生出些波澜,“如此,就多谢小王爷的关心了。”

    “你我之间,不必说这样的客套话。”苏郁岐说话间已经将官服脱去,换了件家常的月白软袍,飒爽英姿中透出点俊秀来。

    苏郁岐拎了药箱走回到床前来,态度已不似先前那样熟络,道:“麻烦你把被子掀开,我要给你换药。”

    这性子怎的又忽如六月的天,说变脸就变脸?真是叫人琢磨不透。

    皿晔将被子撩了起来,不必苏郁岐再吩咐,自己就将上半身的衣裳解开,露出伤处。

    包扎伤口的纱布上浸透着锈红色血迹,血迹已经干涸,说明伤口已经不再渗血。

    苏郁岐将纱布利落撕去,果见伤口处已经没有血渍,嘴角还是控制不住地露出一点微笑来:“苏甲给你准备的药果然都是上好的伤药,才一天不到的功夫,就已经见好了。”

    皿晔顺着苏郁岐的话道:“你身边的这个苏甲倒是个奇人。像我身上这种伤,因为感染了尸毒,是不容易好的,他却能找到立竿见影的药给我。”

    苏郁岐不疑有他,道:“他可不就是个能人,以前跟着我父王,什么样的世面没有见过?如果我父王还活着,他可不止屈才做个王府管家。唉,可惜了,我父母死后,没有人管我,他便将毕生心血都交待在我身上了。”

    “他对你很好。”

    “他便是我的再生父母。本来嘛,我说我干脆管他叫爹得了,他却非不让,说什么尊卑有别,说什么我是苏府王爷,从小就要把架子端起来。”

    苏郁岐一边念叨,一边给皿晔的伤口用药水清洗一遍,撒一层新的药粉,撒着撒着,忽觉不对劲,抬头看着皿晔,“呸,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