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七十章 沧海浮木

正文 第七十章 沧海浮木

    夜里视线不好,大船又不够灵活,逢有断壁残垣挡住去路,便有覆船的危险。这样湍急又隐着各种危险的水流,一旦落入水中,即便是功夫极高的人,要逃出生天,也是极难。

    皿晔站在船头,目视前方,一时也不敢懈怠。

    水面上时有浮尸,经了数日的浸泡,已经肿胀腐烂,散发着恶臭味道,皿晔来不及管这些,只想着赶紧找到苏郁岐。

    照那些人的话,苏郁岐此时在岚江边缘地带,这里离岚江尚远,情况已经是如此恶劣,那岚江边上怕是要恶劣百倍不止。

    脑子里浮现出一叶扁舟在波涛汹涌的江里出没的情景,夜色如染墨,苍茫的江上甚至看不见小舟的影子,一个不慎,便有可能坠入不见底的急流之中。

    皿晔手底下的一人来到船头,道:“阁主,尹姑娘不是在这里吗?也不知道她和众兄弟怎么样了?您看,要不要联系一下她?”这人是孟七派来的人中职位最高的一个,也是诛心使之一,姓闫名方。

    皿晔的身份是隐秘的,所以他的属下闫方说话时也刻意隐瞒了身份。

    皿晔望着夜色,眉蹙得极深,“这种状况,他们要保住自身怕是都不容易,还是不要联系了。他们若能自救,必然会想办法救别人的。不必再让他们把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

    “是。”

    “给孟七发消息,让他赶紧运送粮食药材到这里来,再多派些人手过来。”顿了一顿,眉蹙得愈深,“飞鸽传书安平王与云湘王,告知这里的状况。”

    闫方表示不解:“这……岐王爷应该会传书给他们吧?”

    皿晔轻轻叹息了一声,“他呀,应该分不出身来做这样的事,你以我的名义传书吧。”

    “是。”闫方转身进了船舱,写信函去了,不过盏茶工夫,一声嘹亮的口哨声自船尾响起,紧接着便是两声鸟鸣,两只飞鸟落在船尾。闫方将两封书信分别绑好在两只鸟的脚上,动作利落地将它们放入夜空之中。

    扑棱棱几声响,两只鸟便飞不见了身影。

    船恰在此时遇到一股湍流,船身忽然一阵剧烈的晃动,众人急忙操船桨的操船桨,拿篙杆的拿篙杆,极力稳住船身。

    闫方一个箭步从船尾直蹿到船头,落在皿晔身边,下意识地护在了皿晔身前。

    皿晔身上的伤初愈,但这几日的旅途奔波,伤口处隐隐又作痛,他虽未言语,闫方一众人却瞧得清楚,他脸色都比来时苍白了许多。

    船身剧烈晃动了足有盏茶工夫,众人齐心协力,才免使船翻掉。

    皿晔立在船头一直未动,待船稳定下来,吩咐闫方道:“把那个向导找来。”

    闫方转到船侧,找到那名向导,道:“我们公子找你,你去一下船头。”

    那人对于皿晔,也说不上是为什么,但就是打从心底里觉得敬畏,闫方叫他,他急急忙忙来到船头,作揖道:“请问公子何事?”

    “这位兄台,这里离岚江还有多远?”

    那人借着松油火把之光,朝着前方茫茫夜色浩浩洪水张望了一刻,愁容满面地道:“四处都是洪水,又是深夜,方才经过漩涡的时候船身的方向也不知道有没有变化过,这,连方向都不能辨出来呀,小的只直到这应该就是去往岚江的方向,但岐王爷具体在什么位置,小的现在也看不出来了呀。”

    皿晔道:“方才船头的位置的确是变了一下,偏左了一点,不过舵手已经修正了过来,现在基本和原来的行驶方向没有误差了。”

    “那……那就应该是方向没错了。”

    “按照时间和船速算,现在是已经向北二十五里,兄台,大约还有多远?”

    “应该快了吧。小的是临县的,对这里也不甚熟悉,况且现在又黑灯瞎火,狂风急流的,小的也只能辨出个大概的位置啊。”

    那人一脸为难羞赧之色,皿晔温声安慰他:“好,我知道了,你注意自己的安全。”

    船顺流急下,船身又经了几度险情,身前身后全是一片汪洋,漆黑不见边际。沉闷的天空又飘起了雨丝,虽然不大,但因为有风,一会儿便将衣裳淋湿了。船舷上的松油火把都被风雨浇灭,闫方从船舱里寻到了一盏风灯,挂到了船头来。

    又过了片刻。

    闫方回到船头禀报:“公子,这里水深两丈开外,水流也急了许多,应该是接近岚江外围了。”

    “嗯,注意沿途有没有高地、山峰之类的地方。”

    “是。”闫方顿了一下,劝道:“公子,下雨了,您还是到舱里避避雨吧。”

    皿晔目视茫茫前方,未有只言片语,闫方默了一瞬,见他不回答,便只能垂头丧气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船又行出去约有盏茶工夫,皿晔忽然听见隐隐约约的声音,并非风雨水流之声,也并不像是房屋倒塌之声,那声音闷闷的,倒似是闷雷声,却并非是从天空之中传来,而是从远处什么地方传来。

    练武之人听力出众,比寻常人要好很多,闫方也听见了这个声音,心里觉得诧异,忙到船头,急道:“公子,您听见了么?”

    “嗯。”皿晔站在船头之上,侧耳细听,辨出那声音源自前方不远处,立时将船头挂的风灯摘了下来,挑灯远眺,前方黑黢黢一片,也瞧不出有什么来,但皿晔的目力耳力都极佳,瞧着那前方似是一座小山包,心道一声不好,急道:“闫方,前面的山滑坡了!后退!快!”

    水流湍急,顺势容易逆势难,闫方立即命令调转船头逆势而上,但水流太急,船在水中打了几个转,船身半倾,几欲覆入水中,闫方慌急之中尚自镇定,拿了锚一抡,抛了下去。

    激流之下,抛锚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将要翻覆的船好歹算是没有立时翻过去。

    皿晔一把从身边的人手中夺过了竹篙,点篙入水,此处的水极深,两丈余长的竹篙,将将能触到水底硬物,皿晔借着这一点之力,身子在空中打了个旋,双脚灌注了浑厚内力,朝着船尾大力一踹,那船逆流往来路上飞出去有三四丈,闫方配合默契地将铁锚拔了起来,船两侧的人将船桨划起来,借着皿晔那一脚之力,艰难地逆流而上。

    船稳定下来,闫方却没有瞧见皿晔回到船上,慌忙地喊了一声:“公子!”

    定眼一瞧,却只见暗夜之中,皿晔的身形如鹰在水面上掠过,落在一块浮木之上,手中的竹篙一点,浮木以极迅疾的速度往下游冲去。

    “公子!”闫方急了。

    “带他们先到安全的地方安置!”

    皿晔的话从远远的地方传回来。

    闫方急了,急欲去追,但眼见得前方那座黑黢黢的山已经夷为平地,全部落入水中,泥石入水的轰隆声震耳欲聋。

    “你们找安全的地方避险!”

    闫方喊完,定睛往水中看,也寻着一方门板似的东西,飞身就跃了上去,朝皿晔追了上去。

    皿晔心中记挂的是苏郁岐。

    按照那位向导所说,前面这座山头,极有可能是苏郁岐靠近的那座山。

    如果真的是……后果不堪想象。哪怕他是战场上翻云覆雨的铁血战神,天灾之下也须得听天由命了。

    水势湍急,带得浮木如飞,皿晔犹嫌速度不够快,手中竹篙频率极快地点水,脚下那一块浮木就如同离弦之箭,在夜幕下的汪洋里穿梭。

    离得那座小山愈近,脚底下的水流愈急,水亦愈加浑浊,水中泥石树木等物开始增多。行近愈来愈困难,浮木时而受到障碍物的阻拦,幸而此时天色已经微曦,皿晔能够看清离得较近的杂物,及时地躲避。

    皿晔身上半是雨水,半是泥水,已经湿透,前次受的伤被水浸得发胀发疼,他却顾不得这些,只希望能快些找到苏郁岐。

    他心里既巴望着能快些找到苏郁岐,又希望苏郁岐不是在这座山上——倘或是在这座山上,只怕是尸骨难寻了。

    心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安焦灼过。

    那块浮木在泥石流中已经不能载他躲过处处险情,他不得不在泥石流里寻找新的落脚点。

    他始终提着一口气,身形如鹰一般,在泥石流的上方时起时落,这口气不敢松,一松怕也是要葬身于泥石流之中了。

    他并不担心自己会如何,心里只记挂着苏郁岐的生死。

    上一次的濒死,让他知道了自己对苏郁岐的心迹,这一次的再次涉险,不过是让他更清楚了自己内心里真正的想法。

    震耳欲聋的声音里,猛然听得有呼喊的声音!皿晔倾耳细听,声音就在不远的地方传来,极目寻找,终于在泥浆之中看见一株一人多粗的大树,树干上挂着一人,那人像树袋熊似的,紧紧抱着大树。

    那人呼喊的声音已经极其微弱,可见已经不能坚持多久。

    可这种状况之下,即便是将他从树上给弄下来,他要带着他逃出这汪洋之地,也是不可能。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