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化险为夷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化险为夷

    用这种兄妹的戏码相劝,未免俗套,但皿晔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说辞来规劝尹成念。

    但人一旦着魔,非是她自己愿意走出来,任何规劝的话都会无济于事。尹成念便是已经着魔到这样的地步。

    皿晔的冷语规劝,非但没有能劝到她,反倒让她对苏郁岐心生怨念。

    她对苏郁岐的怨念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苏郁岐抢了她喜欢的男人不说,还毁了这个男人一生的名誉,让她如何能释怀?

    她不能明白,每个人看重的东西不一样,却喜欢用自己的观点去约束别人。这大概也是因为她从小被皿晔惯着,在诛心阁地位甚高,便养成了自视甚高的习性。

    皿晔的话直戳她心里的痛点,她立时炸毛:“我们不是什么兄妹!我也不要做什么兄妹!既然主子您已经挑明,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喜欢主子,不比您喜欢苏郁岐少,让我放弃您,除非您能放弃苏郁岐!”

    皿晔实在没想到她会拿这样的话来将他的军,一时竟不知拿什么话来搪塞,只能道:“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纠结这个问题。还有那么多人挣扎在生死关头,你若是愿意帮忙,那就赶紧该干嘛干嘛去,你若是不愿意,今日起就离开诛心阁,我也不拦你。”

    皿晔说完,举步走入雨中,再不回头。

    尹成念冲着雨幕嘶吼道:“您说什么我都会照做,但我是不会让苏郁岐拖累您的!”

    皿晔已经出了院门,没有回她半个字。

    苏郁岐找不到,尹成念的江州分支受损极重,也指望不上,救人是第一位的,旁的事都必须要先放一放。

    旁的事,无非是苏郁岐。待洪水退去,百姓得救,无论苏郁岐是死是活,他想,随着去便是。英雄气短,短在了情之一字上,也无奈何。

    但现在要如何去救人,是个问题。单凭一己之力,冒险下水,能救几人?还是要去找江州府衙的人,让他们组织人起来。想到这里,便往江州府的方向走去。

    深夜的滚滚洪流之中,苏郁岐载着山坡上救下来的几个人,刚离开不久,山就滑坡,浸透了水的泥石就山崩地裂地涌入江中,声如闷雷轰隆,苏郁岐听见声音,心知不好,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划舟,但终究因为洪流太过迅疾,人力难以胜天,泥石流眼看着就要吞没舟子,苏郁岐终究没有办法,只能顺手抓起离得最近的两个人,弃舟飞奔。

    可这是洪水之中,毕竟不是陆地,纵然有许多的山石可以作为着力点,但也有找不到着力点的时候,苏郁岐手上抓了两个人,很快便气力不支,掉在了水里。

    饶是如此,苏郁岐也紧抓着那二人,没有放开。被洪水冲得飘了有一刻钟,才被一栋冲入水中的木屋子拦挡了一下,苏郁岐借着这一挡之机,再次一跃而起,朝着水流的横向掠去。

    幸运的是,几个起落之后,竟看见了洪水的边缘,出现了村落房屋。

    苏郁岐一颗心终于放下,猛提一口气,朝着那村落掠过去。几个起落之后,终于看见地皮,苏郁岐累得瘫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那两人方才在水里灌了数口水,差点就呛死,但此时比苏郁岐倒更有些活气,吐出几口脏水之后,庆幸着自己捡回一条命,思及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的人,忙去推苏郁岐,“王爷,您怎么样?”

    “还活着。”苏郁岐艰难地吐出三个字。但实在没有力气再动弹半分。

    身底下是半泥半水的泥浆子,散发着令人恶心的气味,黏在身上十分难受,那两人挣扎着爬将起来,试着搀扶苏郁岐,他两人却也是饿了几日,又灌了一肚子水,没什么力气,半天也没有把苏郁岐搀扶起来。

    最后还是苏郁岐自己缓了半天,自己爬了起来,踉跄着走了几步,到底是坚持不住,扶着一堵墙站住,哇哇吐出来几口污水,又缓了片刻,才朝着身旁那两人招了招手,有气无力地道:“你们去看看这村子里还有没有人家?”

    村子不大,两人围着村子转了一圈,回来告诉苏郁岐:“王爷,村子里的人都逃难去了,空无一人。”

    苏郁岐原本想找一户人家歇歇脚,缓一缓气力,听完两人的话才觉醒是自己着相了,苦笑道:“我脑子懵了。先随便找户人家歇歇吧。”

    两人扶着苏郁岐,就近找了户人家进去,苏郁岐实在累了,一连数日的日夜兼程,再加上过度消耗内力,已经精疲力竭,身体沾着床,就瘫成了一团烂泥。

    那两人好心要帮苏郁岐宽去身上又湿又脏的衣裳,失去力气的苏郁岐猛然就坐了起来,怒斥道:“你们想做什么?”

    那两人吓了一跳,懵然地嗫嚅:“王……王爷,我们就是想帮您把脏衣服脱了,穿着这个太难受了。”

    “不用了,你们也休息一下吧。”苏郁岐重又瘫倒回去,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那两人尚自懵着,苏郁岐已经闭上双眼,迷糊似睡了过去。两人无法,也不敢再造次,只能各自找了床铺,养养精神。

    苏郁岐睡了约莫有一个时辰,忽听窗外有簌簌之声,挣扎着睁开眼,虽然身上仍旧疲倦不堪,但总算可以动弹了。爬将起来,看看天色已经亮了,推开窗,就见窗沿上站了一只灰色的鹞子,浑身已经湿透,正瑟瑟发着抖。

    不同于人们寻常使用的信鸽,苏府传讯的工具是鹞子,这种鸟较之于信鸽更难捕获,且速度快,唯一的难处是比较难驯服,好在有专门的人训练。

    苏郁岐从鹞子的腿上解下一个油纸包,拍了拍鹞子湿漉漉的翅羽,道:“乖,自己找个地方休息去。”

    打开油纸包,是苏甲传过来的讯息,“疑似堤坝被人为破坏”。寥寥几个字,让人不由震惊。

    苏郁岐将纸在手里团了团,团成一个球,扔在了雨水中。

    深吸了一口气,脑子里又回想昨夜的惊险,心里仍觉得后怕,不但后怕,也为没能救下所有人觉得自责。

    但眼下不是自责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人等着去救。苏郁岐揉了一把僵硬的脸,强打起精神,走出房间。

    昨夜救起来的那两个人就在旁边的房间里睡着,苏郁岐推门而入,推了推其中一个,“喂,醒醒,快醒醒。”

    那人睡得极沉,一推未醒,苏郁岐无奈地抬脚照着他屁股踹了一下,提高了嗓门:“起床了!”

    两人被震得一惊,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谁?”尚自懵着。

    苏郁岐道:“是我,起来吧。”

    苏郁岐的声音天生自带一股冷意,两人似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立时清醒了过来,“王……王爷。”

    昨夜苏郁岐累得几乎昏过去,两人尚未来得及谢救命之恩,今天刚一清醒,便急着下床,跪倒在地,“草民两人多谢岐王爷救命之恩。”

    苏郁岐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都起来吧。我有话问你们。”现在终于瞧清那二人,原来是两个年轻男子,长得甚是彪悍,真难为自己的小身板,昨夜怎么把两人救上来的。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王爷有什么话问就是,草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草民昨天晚上就瞧着有些熟悉,王爷您容我们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也好,一起出去看看吧。”

    “王爷,外面下着雨呢。”

    “我知道。可是没办法,辛苦二位了。”

    “咱们倒不嫌辛苦,就是担心王爷您的身体。”

    “王爷我比这恶劣的天气状况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区区大雨算得了什么?走吧。”

    苏郁岐当年征战的经历,被世人编成了戏文,这些年被演绎成各种版本,无论长幼,还是贩夫走卒,都已经能耳熟能详,这二人对苏郁岐当年的各种英勇事迹都甚是熟悉,本就对苏郁岐崇拜有加,这下更是崇拜敬佩了。

    “好。”二人立即痛快答应。

    三人便一同出了门,冒着大雨沿街道走了一段,其中一人拍着后脑勺,终于想起来:“王爷,这个村子草民是来过的,叫什么却忘了。”一脸的歉意:“对不住,王爷,草民再想想。”

    苏郁岐道:“你不用想了,只要告诉我,这里离江州府还有多远。”

    “这里离江州府已经不远了,往北二十里,就到了。”

    “这样最好,带我去江州府。”

    一人忧道:“王爷,您的身体看起来很疲累,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现在是半刻也耽搁不得,快走吧。”苏郁岐脸色看起来极是不好,但走起路来却仍旧是虎虎生风,比那两人还要快些。

    其实原本就该先去江州府的,只是到苏郁岐在初初看到灾情之后,就改变了方向,决定先下水搜寻被困的百姓。但现在想想,盲目下水,效率低下不说,也救不了几个人,自己还是料事不周,太大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