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卿本佳人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卿本佳人

    皿晔。皿玄临。苏郁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有这样一天,这样一个男子,闯进她的生活里,再闯进她的心里,让她甘愿冒掉脑袋的风险想要在他面前撕去伪装。

    她正在水里出神着,蓦然一声细微的声响传入耳中,似打窗外传来,

    “什么人?!”苏郁岐怒叱一声,搁在桶沿上的刀立时就朝着窗外飞了过去!

    苏郁岐跳出水的一瞬间,就已经将搭在屏风上的衣裳穿在了身上,几乎同时,一条白绫自手中飞出,打向窗外,身形随着那道白绫一起,也飞向窗外!

    外面一轮半圆的月亮挂在东天,依稀可以借着视物,月光之下却是空无一人,她那把匕首好好地呆在窗下的地上。苏郁岐弯腰将匕首捡了起来,方才一定有人来过了,并且接住了她的匕首,否则,以她方才的力道,这匕首就不会落在窗下。

    能接住她的匕首,那人的武功必然很高。

    后窗外是一片不大不小的花园,虽然现在水退了,但地还是湿的,人走过必然会留下脚印,苏郁岐低眉瞥过去,却未见任何脚印。

    一旋身,苏郁岐上了房顶,站在房顶远望,亦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皿晔在前堂听见动静,急忙赶了过来,却只见一人立于房顶之上,乌黑的长发,海藻一般,披于脑后,身形瘦削,腰细如柳,柔柔月光铺洒下来,映得那人仙子下凡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那是苏郁岐,穿的是他给带过来的衣裳,他一定会以为那是个万中无一的美女子。

    “小王爷。”皿晔喊了一声。

    苏郁岐转过身去,居高临下,看见皿晔立于院中,嘴角不自觉就浮出点笑意,“玄临。”

    初初沐浴过,她的脸白里透着点红,长发未束,腰带随意地系着,英气中竟带着点柔媚。皿晔见她第一面,就觉得她容貌太过好,好得雌雄莫辨,如今看来,更觉雌雄莫辨了。

    “我在前面听见动静,发生了什么事?”皿晔温声道。

    “方才有人在窗外偷窥,我追出来,那人已经跑没了影。”苏郁岐从房顶飞身下来,落于皿晔面前。

    “偷窥?”皿晔有些困惑,“看来是有人盯上了这里。你没事吧?”

    苏郁岐扬了扬双臂,笑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心里却有些担忧,不知那人看去了多少,又是否看见了她的女儿身,若是真的看见了……那样事情就严重了,苏郁岐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只要你没事就好。走吧,进屋喝药。”

    “好。”

    皿晔自然而然地握起了苏郁岐的手。他的手温暖,没有茧子之类的,比她的还要细腻些,她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不禁撇嘴:“一个大男人的手,长得细皮嫩肉的,比个女人的手还细腻些。”

    皿晔像是丝毫未听出她话语里的酸溜溜滋味,笑道:“那是因为,我极少用兵器。你是握刀剑握惯了的,有些薄茧也是自然。”

    苏郁岐的手里正拿着她那把匕首转来转去,闻听此言,正欲将匕首插回靴子里,一低头,才发现自己出来得急,未穿鞋袜,脚上已经全是泥。不禁撇嘴。

    皿晔也看见了她光着脚,幼白玲珑的足,皮肤细嫩得可以看见每一根青色的毛细血管,调笑道:“这脚长得小巧玲珑,肤白如雪,哪里像是男人的脚?”取笑之仇,当场就报了回去。

    “平时瞧着你一副温和疏离的样子,没想到说话也是这样毒嘴毒舌的。”

    苏郁岐话未落地,便只觉身子一轻,就被皿晔横抱在了臂弯里,苏郁岐的脸唰的红了,磕磕巴巴道:“你,你干什么?”

    “虽然说男人没那么娇贵,但我还是见不得你赤脚站在泥地里。你不用念我的好,我是自愿借一双臂膀给你用的。”

    皿晔一边抱着她往房中走,一边蹙眉:“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轻?”

    “我……我吃得少,不行啊?”

    “其实你只是骨架小巧,瞧着虽然瘦,但还是有肉的。”

    “你竟然还有对别人品头论足的嗜好?”

    “对别人没有,只对你有。”

    苏郁岐说不清为何,粉嫩的脸又是一红。皿晔将她抱入屏风后,她道:“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去洗脚就好。”

    她话音还没落下,却没料到皿晔的手怎么就那么快,小指在她的腰带上轻轻一挑,腰带便已经应声落地,她惊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就已经落进了浴桶之中,衣裳在皿晔的手中一兜,飘落在了屏风之上。

    那衣裳苏郁岐本就穿得着急,里面的小衣儿都没有穿,只将外面的宽大袍子罩在了身上,此时外袍褪去,她浑身毫无遗漏地展现在了皿晔的面前。

    面面相觑,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皿晔人生第一次张口结舌,说不上话来。

    苏郁岐的身体半掩在褐色的药汤之中,半隐半现,却也能看清全身上下都已经红透,“我……”要从何解释,这是个问题,但在解释之前,这由内而外的羞怯要如何掩饰,更是个问题。

    苏郁岐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我”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子丑寅卯。换作别的姑娘,处在这种境地下,说不得要尖叫几声,再寻求点遮掩,但苏郁岐不是别的姑娘,掩饰尴尬的办法选的便也与别的姑娘有点差别。

    说时迟那时快,就只见苏郁岐修长的手臂一伸,握住了皿晔的衣襟,没用什么力气,就轻易将皿晔拉到了身前,皿晔还在怔愣之中,苏郁岐就对着他嘴唇亲了上去……亲了上去。

    从前也不是没有亲过,但那时候,皿晔以为苏郁岐是个极具侵略性的男子,亲吻起来尴尬大于享受,如今她以女子之身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这样撩人的姿态,皿晔的心跳一时就失了控。

    虽然事出突然毫无心理准备,但这种事情似乎也不需要什么准备,尤其是对于一向淡定自若诸事掌握于手的皿晔来说,就更不需要什么准备了。阿岐小王爷既然主动亲吻了他,他自然应该变被动为主动,再亲吻回去。

    这是他作为男人的本能和底线。

    皿晔就化被动为主动,反亲了回去。

    比起阿岐小王爷的侵略性,皿晔这个吻,才叫攻城略地,霸道勇猛,让人全无抵抗力。

    然小王爷终究是小王爷,横刀立马就能当万夫之勇,高居庙堂则能算无遗漏,春宵一刻也能进退自如。双手一推,推开皿晔,神色肃正地道:“你先出去,等我洗好了就去找你。”

    苏郁岐这一推,及时推醒了梦中人,皿晔恍惚了一下,松开了不知何时搭在苏郁岐身上的手,面上有那么一丝潮红,也不知是方才用力过猛还是心里害羞了。不过能让这位泰山崩于前也能掉头就走的诛心阁主害羞,怕是不大容易。

    “好,我出去等你。”皿晔的声音听上去也还算得淡定,出门的脚步一如寻常不急不缓。

    眼角余光瞥见皿晔拐出了屏风,耳听得他拖动椅子的声音,显然是没有离去,苏郁岐将整个身体又埋入药汤之中。

    药汤已经凉了,正好可以凉一凉她滚烫的身体,也缓一缓她跳动过速的心跳。

    这个意外来的过早,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这样令她措手不及地来了。皿晔是什么样的想法?他能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炸雷?他知道后还会不会和她并肩?会不会和她一起扛起苏家这个重担?

    一切都是未知数。她心里不免忐忑。

    但这一切又来得刚刚好。误会还没有更深,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更无须她想尽要如何跟皿晔解释的言辞。

    以后就无须再遮遮掩掩,可以大大方方坦坦诚诚站在皿晔面前了。

    当然,如果皿晔不肯再留在苏府,她也不用担心皿晔会将这个关系极其重大的秘密泄漏出去。皿晔的人品,她是无条件相信的。

    但她是不会允许皿晔离开苏府,弃她而去的。皿晔是她一眼就看上的人,是她打算和他一起走完一生的人,她是苏郁岐,想要做到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想要得到的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不知道皿晔在做什么,但她一时又不知该以什么样的面貌去面对他,于是就一直在水里泡着,时不时的像缩头乌龟似的把头埋进水里憋一憋气。

    “你打算在水里过夜吗?”屏风外传来皿晔不疾不徐的声音。暖暖的很好听。

    其实他的声音和以前也没什么区别,为什么以前听起来觉得疏离又淡漠,现在却只觉得他的声音很温暖,很好听?

    她头埋在水里,没有回答皿晔的话。

    “嗯?那我进去帮你?”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苏郁岐慌乱地从水里钻出脑袋,弄出一阵哗哗水声。

    皿晔便不再说话。

    皿晔不催,苏郁岐便慢慢吞吞从水里出来,慢慢吞吞把身上的水擦干,慢慢吞吞穿好了衣裳,头发还是湿答答的,铺在脑后,没有束起,慢慢吞吞挪蹭出屏风,站在屏风口,望住皿晔,声音放得极轻:“玄临。”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