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当场死亡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当场死亡

    苏郁岐道:“嗯,可他的人已经死了,人死就死无对证,有什么罪孽也就都随着他的死亡消了,你还是顾好自己吧,私自制售火药,罪名可不小,弄不好,你是要把牢底坐穿的。”

    苏郁岐摆明一副不再追究熊芷的态度。

    “可……可熊芷还有可能有同党啊,王爷难道不要追查一下他的同党吗?”

    “同党?”苏郁岐猛然提高了嗓音,怒喝道:“我看要问一问你的同党!你给本王从实招来,究竟是谁指使你陷害熊芷的!”

    张大一下懵了,“我……我……”

    猛然间一声破空之声,一枚极细小的暗器从门外疾射而来,苏甲离得近,瞬间出手,用宽大的袍袖去拂那暗器,袍袖倾注了内力,有如盔甲一般,谁知那暗器力道极猛,竟然能穿过充满了内力的袍袖,直奔张大的后心,苏甲再要拔剑去挡,已经来不及。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皿晔手中的毛笔刹那间飞出,速度快得让人眼花,在空里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奔张大的后心,轻微的一声响之后,那毛笔飞了出去,插在了衙堂的墙上,整支笔的三分之二都没入了墙中!

    苏甲立即提气纵身,追了出去。

    皿晔离了座位,走过去将毛笔拔了出来,只见笔尖上插着一支细小的银针,针上还泛着绿光,是淬了毒的!

    幸而是自己出手快,不然张大必死无疑,皿晔正蹙眉之际,却只听得咚的一声,再看张大,已经倒地不起。

    皿晔奔过去,喊了一声“张大”,伸手去探张大的颈动脉,已经探不到跳动,立马又掰开他的嘴看,只看到他嘴角有白沫,却看不到任何中毒的迹象。

    苏郁岐也惊得站了起来,疾声问:“玄临,怎么回事?”

    “死了。应该是心脏有病,被惊吓到了,引发了血流不畅导致猝死。”

    线索就在眼前断掉,让人如何不气愤。苏郁岐走到张大的尸身旁,气得想踢他一脚,脚都已经抬起来了,却又无奈放下,气呼呼道:“老子才不和死人一般见识。”

    皿晔早已经熟知,她在怒不可遏的时候,会不自觉就飙出“老子”一词。这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其实另有一番气势,倒不让人觉得那是在吐脏字。

    “现在怎么办?线索断了。”苏郁岐看向皿晔。

    “人是死了,但线索也未必就断了。”

    苏郁岐抬眉:“怎么说?”

    “很简单。那要看他知道多少。如果他知道得很多,想来他的命就很重要。如果他知道的不多,那他身上也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值得挖。”

    苏郁岐立即明白了,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了。不惜派高手来灭口,看来,他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

    “应该是吧。”

    “那么,如果他还活着,就还会有人来灭他的口。”

    皿晔赞赏地微微一笑,点点头:“应该是这样的。”

    苏郁岐道:“那就先把他丢牢房里去吧。”

    他是个死人,自然不会真的丢牢房去臭着,苏郁岐不过是做做样子,和皿晔一人架了他的一条臂膀,又把他的双腿踢断,从衙堂拖往牢房。远远看过去,如同在拖一个受了刑讯伤的人,并不能看出是在拖一个死人。

    拖进牢房之后,扔在已经浸水的稻草上,不再管他,两人自去前面衙堂。

    不多时,苏甲一脸阴郁地回来,报说没有追上人,让他跑了,但已经派了人去追查那人的下落。

    汇报完,才发现张大不见了,便问了一声:“张大呢?”

    “被我关牢房里了。”苏郁岐漫不经心答了一句。

    苏甲自然心有疑惑,这个时候应该把张大好好审一审,怎的却关了起来?这里面定有文章。他朝苏郁岐抛去询问的目光。

    “猝死了。”皿晔在他身边,压低了声音道。

    苏甲十分震惊,面上却没表现出半点惊讶来。

    苏郁岐捏着那支毛笔,细细打量着扎在毛笔上的银针,问皿晔:“这种针,你以前见过吗?”

    “不过是普通的针罢了,而且,暗器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见不得人的东西,谁会加上记号好让人认出这是他家的字号?”

    “也是。那这上面的毒药呢?是什么毒你知道吗?”苏郁岐凑近了银针,嗅了嗅,一股奇异的味道,似是腐臭,又似是含着点异香,但气味都很轻微。

    “应该是樱心草。”皿晔淡淡的。

    “听说过。我倒是第一次见。据说很毒,见血封喉是吧?”

    “对。”

    “看来是真想要张大的命啊。张大,这名字听起来就跟阿猫阿狗似的那么普通,到底身上藏着什么秘密,值得用这么值钱的毒药来招呼他?”

    “自然是和熊芷有关的。皿公子,既然熊芷是你派来的,那你知道些什么吗?”苏甲的口气还带着隐隐怒气,显然还对皿晔怀着怒气。

    皿晔瞥了他一眼,淡声道:“暂时不比你们知道的多。熊芷一共带来了八个人,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死活。因为洪水的关系,城中现在乱成一团,想找人也难。不过苏管家放心,我已经让人加紧在找。”

    苏甲冷哼一声,“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熊芷是皿公子的人,现在又死了,要不要替他昭雪冤情,也是皿公子自己的事。当然,如果皿公子不能替自己的人昭雪,说不得要替他扛下罪名了。”

    皿晔不由好笑,没有搭理苏甲。

    苏郁岐也白了苏甲一眼,道:“苏甲,你去忙你的吧。对了,张大被我关在牢房里了,你找两个可靠的人看着,千万不能让人给我弄死。”

    苏甲何等样聪明的人,立时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道:“奴告退。”

    苏郁岐看着苏甲气呼呼远去的背影,道:“明明是他替我挑的你,怎的现在反倒是他瞧你不顺眼呀?”

    皿晔耸了耸肩,“不知道。可能……我做错了事,让他老人家生气了吧。”

    皿晔看看桌案上积压了不少的文书,全是方才那几个人送过来的,道:“你要批阅文书吗?”

    苏郁岐将文卷收拾归置了一下,道:“出去巡视一下,这些容后再阅吧。”

    “我陪你。”

    “你今天没有别的事做吗?”

    “交代下去了,先等等消息吧。正好和你一起去看看灾情,看需不需要我再调些人手来。”

    “你似乎有不少人可以用啊。”苏郁岐挑眉一笑。

    皿晔淡然:“江湖组织而已。也没有多少人。”

    苏郁岐挑眉:“以前倒没听说过。”

    “现在知道了?”

    “知道什么呀?我连你们何门何派都不知道。”

    “诛心阁。”

    “嚯,名字好吓人。”

    皿晔看着苏郁岐,只是淡淡一笑,没有搭话。

    苏郁岐悄咪咪瞥他一眼,又问了一句:“你自己创立的门派吗?为什么要叫诛心阁?”

    “也没什么特殊的意义。”

    “不尽然吧……你们皿家的人,都擅长谋略。”

    “你就这么确定我是皿家的人?”

    “难道不是吗?”

    “皿家人会允许有人去做武斗士?”

    “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你会做了武斗士,但你姓皿,和川上皿家有着很大的联系,这是没错的了。”

    皿晔笑了笑,算作是默认。

    苏郁岐忽然直直地望着皿晔,眸底有些凌厉,嘴角却带着笑意:“你是想诛谁的心,还是谁诛了你的心?”

    皿晔低眉瞧着她,悠悠道:“你猜……”

    “切,谁有兴趣知道。走了。”

    苏郁岐大步往外走去,皿晔好笑地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马就拴在衙堂外,两人飞身上马,催马往沿江一带奔去。昨天一天的晴天,洪水已经退去不少,许多街巷已经没有积水,即便到了沿江的村镇,积水也都退去,只有少数坑坑洼洼的地方还有些积水。

    到了岚江岸边,与初来那日相比,水平线已经落了数尺,露出一片狼藉,断壁残垣、连根拔起的树、人与动物的尸体,散布一地。

    苏家军和临时雇佣来的百姓正在清理尸体,装车往乱葬岗运去。

    苏郁岐下马,站到一处高地上,居高临下眺望,只见滔滔江水浊如泥流,江中飘着各种杂物并尸体,惨不忍睹。

    苏郁岐心里像堵了一堵厚厚的墙,压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皿晔在泥地里站着,他身边时有来往的人和车,他偶尔会往尸车上看几眼,也不知是在看什么。

    虽然场面很悲惨,但大家的工作正有条不紊地开展,苏郁岐站了片刻,招呼了一声皿晔:“我要去看看灾民的安置情况,你要去吗?”

    “一起吧。”

    皿晔从那片泥地里跳出来,回到拴马的地方,苏郁岐也走了回来,将马缰绳解下来,一边飞身上马,一边道:“这里除了苏家军和百姓,还有一些是你的人吧?”

    “你瞧出来了?”

    “身手那么利索,能瞧不出来么?”

    “来的不多。毕竟我们一个江湖组织,也没有多少人。”

    “总之要谢谢你。这种时候,有人还故意把军队阻挡在江州之外,帮朝廷赈灾的,却是你一个江湖组织。”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