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黑色令牌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黑色令牌

    数个军医忙活了大半天,才将王直那一双腿救了回来。虽然救了回来,王直却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能跑能跳能上阵杀敌。

    顶多,他也就算是个能站起来的“正常人”。

    苏郁岐命人将他抬回了府衙,她和皿晔在城中耽搁了大半日,处理了一些棘手的问题,也一并回了府衙。到府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王直被安顿在后衙的一间厢房里。田焚的这座后衙,修得其实很是阔绰。虽然洪水过后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尽皆枯死,但窥一斑而见全貌,也能想象出当初这个院子的景致是多么富丽堂皇。

    皿晔和苏郁岐的房间只是占了其中小小的一进院子。因为两人都是有些洁癖的人,当初选择的时候,便选了一处闲置的院子,无人居住过。

    王直的厢房离两人的房间不远,方便去看他。

    两人在用过了晚饭后才来到王直的房间,放了两个可靠的人在门口守着。

    那两人一个叫皿铮,一个叫皿忌,是皿晔从诛心阁带过来的人,一向是做他的暗卫,功夫好,人也机敏,之前因为人手紧缺,被派去救援一线,今日才调了回来。

    皿铮皿忌一个在明处,一个隐在了暗处,双双进入了戒备的状态。

    苏郁岐和皿晔进了房间,王直挣扎着坐了起来,苏郁岐塞了个靠枕在床头,让他倚靠在床头。他脸上依旧是抹不掉的羞愧,“王爷,属下有罪,没能完成您交给的任务。”

    苏郁岐拖了张椅子在他床前坐下,道:“什么罪不罪的,你不要多想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又不是故意不完成任务。现在,你的任务是养好伤,争取将来能跑能跳,能上阵杀敌,这个任务不至于太为难你吧?”

    王直重重地点点头,“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苏郁岐帮他拉了拉薄被,盖好他的双腿,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怎么会受这样重的伤?”

    “那日属下领着人,分成了三个小队,一队去寻找田焚的踪迹,另外两队,从两个方向逆向行走,去追踪军队的踪迹。我带了其中的一队,去寻找军队。”

    苏郁岐点点头:“这个安排算是谨慎周密,没有什么毛病。那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王直脸上犹有羞愤,“属下也是军人,自然明白,好几千人的队伍,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痕迹。属下沿途追了一天,终于发现了一些痕迹,似是很多人走过的痕迹。属下就带着人追着痕迹而去了。”

    “很多人的痕迹。你要知道,军队留下的痕迹是和普通人留下的痕迹不一样的。”

    “属下明白这个道理。那些痕迹,似是而非,既有军队那种整齐划一的痕迹,却又夹杂着一些奇怪的痕迹,但那绝非是普通百姓走过留下的痕迹。属下想,不管怎么样,先追上去看看再说。那样的痕迹总归是不太正常。”

    “属下带着人又追了半天。因为下过雨之故,照理,大批的人马过境之后会留下极重的痕迹,但那些痕迹时有时无,像是被人处理过一样。”

    苏郁岐没有打断他,一直静静听着,皿晔在另一张椅子上坐着,靠着门口,目光一直停留在苏郁岐的背影上,眸光里尽是温柔。

    王直继续道:“我们追了大半夜,实在是太累了,就择了一片林子安营休息。那是一片小树林,算不上茂密,地势也很平坦,不适宜埋伏,安营还是可以的。可我们刚睡下不久,就被人伏击了。”

    “伏击我们的,是一些江湖人士,黑衣,蒙面,功夫很诡异,尽管我已经派了人值夜,但值夜的人被他们无声无息地杀了,我们被包了饺子,虽然奋力突围,无奈力量过于悬殊,最终逃出去的,不过三十人。”

    王直说到这里,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苏郁岐叹了一声,安慰他道:“事情已然至此,你自责也没什么用了。况且,这件事,也怪不得你。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又力量相差悬殊,换做是我,也未必能够逃得此战。你以后做事再谨慎些,周全些,记住这个教训吧。”

    “是。谢王爷不罪之恩。”

    “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腿,不是在这一仗里伤的吧?”

    王直摇摇头:“王爷所料不错,我的腿不是在这一仗里伤的。我们逃出去之后,重整队伍,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那些痕迹还是时有时无的,我们就一起分析了一下,有人认为那是引诱我们的,先前那些偷袭我们的人,便是引诱我们的人。也有人认为,未必就是一伙的,若是一伙的,又何必费那么多的力气,还要继续引诱?”

    苏郁岐明白,王直之前的做法都没有什么大毛病,唯一的失误是不够谨慎,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选择一定是出现了大失误。但她并没有说什么,听王直继续往下说。

    “我们只剩下三十人,生怕再遇到那样的伏击,寡不敌众将全军覆灭,于是,我们集中在一起,继续沿着那些痕迹往前走。一直走到了海边,却没有发现任何军队的踪迹。那么多人的踪迹,在海岸线上消失,除了下海,没有别的能解释得了的。属下正犹豫着要不要下海,忽然遇到几个渔民,嚷着说那边悬崖上有几具尸体,属下便带人过去看个虚实。”

    苏郁岐不停地揉着眉心,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要有情绪,但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声,道:“是我当初的决策有问题。明知道敌在暗我在明,还要以小博大,让你们去对抗那些躲在暗处的势力。不过是平白牺牲罢了。”

    王直忙道:“不不不,不是王爷的问题,是属下无能,将事情办砸了。一切都是属下的责任。”

    坐在门口的皿晔开口道:“现在不是究及谁的责任的时候。只要他们还在暗处,我们就难免被暗算。只要我们想反抗,势必就会有牺牲。那么,你上了悬崖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属下带了五六个人上悬崖,发现了一共六具尸体,皆是死于利刃割喉,伤口很深,连骨头都被切断,可见杀人的人力量很大,下手又狠又准。”

    苏郁岐道:“死者是什么身份?”

    “看穿着,都是咱们雨师军卒。属下检查过他们的手,手上都有握弓箭留下的厚茧,应该就是军卒没错了。”

    苏郁岐又问:“确定不是苏家军的人?”

    王直回答道:“确定不是。他们身上没有苏家军的标记。”

    苏郁岐思忖着,顺口问道:“然后呢?又遇到伏击了?”

    王直点点头:“是的。我们在查验尸体的时候,就有数十人杀了过来,因为已经是白天,可以看清那些黑衣人,都是使的三尺长的弯刀,因为是蒙着脸,依旧看不清他们的长相。他们的刀法凌厉异常,是我们从未见过的刀法。”

    苏郁岐打断他,问道:“你们半夜遇袭时,对方用的是什么武器?”

    “有刀有剑,并不统一。”

    “武功路数……似乎不大一样。夜里那一批诡异异常,我们几乎摸不清他们的虚实。白日里悬崖上这一批,我们虽也没见过,但是并不诡异,只是凌厉得很。”

    苏郁岐一副若有所思状,没有打断王直。王直继续道:“我们拼死冲杀,有几个兄弟,遭了毒手,我和另外一个兄弟冲出了包围,但他们紧追不舍,我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在和他们对打的过程中,我掉下了悬崖,原本以为,我会掉入大海里,却没想到只是掉进了一个猎人挖的陷阱里。掉下去的时候,我的双腿被石头砸到,受了伤。后来,有几个逃过追杀的兄弟找到了我,把我救了上来,我们颇费了些周折,才回来江州。其他那两队兄弟,都失去了联系。”

    苏郁岐问道:“你初回来时,似乎有什么话急着跟我说,是什么事?”

    王直从怀里摸出一样物事,递给苏郁岐,那是一个黑色木质令牌,令牌上印着复杂的花纹,似是朱雀的花纹,但朱雀的周身缠绕着一圈不知名的东西,似是什么藤类的植物,又似不规则的蛛丝网。

    苏郁岐接了令牌,细细看了看,问道:“这是追杀你们的人身上得到的?”

    王直点点头,“我当时在悬崖上和他们的头领厮杀,他被我的剑砍掉了一条手臂,在他的袖子里掉出来了这个东西,我捡了来。我想,或许能从这上面得出他们的身份也说不定。”

    苏郁岐拿着令牌,又研究了一阵子,蹙眉看向皿晔,“玄临,你来看看,这个东西你见过没有。”

    皿晔走过来,从她手里接了令牌,也细细看了一回,又还了回去,道:“没有见过。”

    苏郁岐道:“我觉得这个东西很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朱雀花纹很常见。只是这缠绕在朱雀身上的,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皿晔瞧着苏郁岐手上的令牌,说了一句。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