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姓皿名晔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姓皿名晔

    苏郁岐对着那块木质令牌,研究了许久,忽然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这个东西上的花纹,我在余稷的丹房里见过!你还记不记得,我在他那里顺了几样东西,其中有一个长长的,像是镇尺一样的东西,上面就是这种花纹!”

    “也就是说,还是余稷的人。”

    苏郁岐冷声道:“看来是这样的了。余稷……倒真是小瞧了他,关在里面,依然可以兴风作浪。”

    皿晔似乎也在思忖着什么,只是嘴上却没有说,“让王统领早些休息吧,咱们先回房。”

    “嗯。王直,你不要多想了,好好养好你的腿,如果不能再上战场,才是你最大的遗憾。”

    “是,我知道了。”

    苏郁岐同皿晔出了王直的房间,回到自己院子里,苏郁岐心口闷腾得很,便挽着皿晔在院子里的露台上坐了下来,“坐会儿,我还不想回房间。”

    “好。”

    皿晔将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窝里,道:“你在我肩膀上休息会儿。”

    苏郁岐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了皿晔的怀里,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现在看来,是有两拨人。一拨是林中那一拨,武功路数邪门,说明他们有可能是异族。皿晔,你也混江湖的,你觉得,咱们雨师国哪些门派的武功算是诡异?”

    皿晔想了想,道:“诡异的,其实雨师也不是没有,也未必就是异族。据我所知,幽莲谷、川上风家等,都是武功路数比较诡异的。”

    苏郁岐道:“你们川上可真是人杰地灵啊。有皿家横行天下不说,又出来个风家,这个风家我却没听说过,什么来头?”

    “一个小家族,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专做杀人的买卖。”

    苏郁岐愤了一句:“杀人的买卖,真是置我雨师的律法于何地!”

    皿晔轻轻叹息了一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名与利,往往都会铤而走险,人性如此。”

    苏郁岐默住,不知该答什么好。她往皿晔的身上又靠了靠,脸贴住了皿晔的脖颈,忽觉得不对劲,“玄临,你身上为什么这么热?”

    她猛然坐直了身子,手覆上皿晔的额头,只觉皿晔的额头烫得厉害,她惊道:“玄临,你发烧了!为什么不早说?”边又自责:“我早该发现的,你早上就说累,是我太粗心,对你关心太少了。你明明就不是在这种关键时候会赖床的人,我早上还以为你只是太累了。我太蠢了。你快起来,咱们去找大夫。”

    苏郁岐心里陡生恐惧。她没敢说出“瘟疫”二字来,却第一个念头就怀疑到了瘟疫。

    皿晔握住苏郁岐的手,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温声道:“放心,我这不是瘟疫,不过是前次的伤还没有好,这些日子劳累了些,又发炎了。”

    听见皿晔如此说,苏郁岐一颗吊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但还是禁不住担忧,“不是瘟疫就好。可是,即便是别的伤,那也不好。玄临,还是去看看大夫吧。”

    皿晔道:“这样简单的伤,我自己就可以处理。回房间你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再给我煎一副退热的药就可以了。”

    苏郁岐还是不放心,坚持道:“我让人请大夫到这里来,不行,我不放心。”

    皿晔道:“现在大夫都忙得很,多少人比我更需要大夫。而且,你看,大夫们都在疫病区,身上极有可能带了疫病菌,我现在身体这样弱,很容易被传染到的。”

    “我信了你的邪。”苏郁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对皿晔的话信了,拉起皿晔,道:“走,先回房间。”

    回到房间,皿晔便被苏郁岐按倒在了床上,“先给你看一下伤口,一会儿去给你煎药。”

    苏郁岐解开了他的衣裳,只见他伤处还缠着纱布,纱布上有斑斑点点的血渍,她不由又自责,“这么多天,我竟然没有发现你的伤还没好,玄临,我太蠢了。”

    她额上已经冒出汗来,解纱布的手也有些发抖。她什么样的世面没有见过,他只不过是小伤罢了,本不至于让她这般担忧害怕的,皿晔今日才认识到,她是真的紧张他。

    皿晔只好笑着安慰她:“嗯,我也觉得你太粗心大意了。天天与我同眠共枕,竟然没有发现我的伤还没有好。”他故意拿捏得一副轻佻模样,“其实吧,还不是怪你不亲近我?你要是肯亲近我,不是早就能发现我的伤还没好?”

    苏郁岐的脸唰的红了。如果同床共枕还不算亲近,那皿晔说的亲近是什么意思,以她最近的领悟力,自然是明白的。

    虽然他现在受着伤,但想要讨她这样的便宜,也是不能够的。她立刻回怼他:“是我不肯亲近你么?还不是你自己心里有鬼?不然还不是早就发现我的秘密了?”

    皿晔轻笑:“嗯,确是我心里有鬼。我认错。”

    苏郁岐被他哄得笑出声来,心中郁气与担忧消了大半,禁不住又是好笑又是心酸,“你啊,上辈子我欠了你的。”

    苏郁岐心里却十分明白,若说欠,这辈子的确是她欠了皿晔的,但搁在皿晔头上来说,皿晔大概就是上辈子欠了她的,所以这辈子他要无条件地来还她的债。

    想到这里,忍不住心里又冒酸气,一低头,趴在皿晔胸前,声音低低地道:“玄临,你要快点好起来。”

    皿晔笑她:“要我快点好起来,你得快点给我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他特特把语气拿捏得轻松,唯恐又招得她伤心。

    难得见铁血无情的阿岐王也有这样的时候,搁在平时,他或许会想要逗一逗她,但当她真的为着他伤心难过的时候,他却又不忍了。

    “嗯。”

    苏郁岐赶紧坐直了,取了桌上的医药包,找出剪子,将皿晔胸前的纱布轻轻地剪开了,伤口露出来,的确如皿晔所说,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又发炎了。

    苏郁岐瞧着发红的伤口,鼻头又是一酸,慌忙转过脸去,假借取纱布的时机,悄悄抹了一把眼睛,再回过头来,又是那个一脸坚强的苏郁岐。

    苏郁岐用纱布蘸了药水,轻之又轻地给皿晔擦拭伤处。皿晔一直含笑,半个疼字也没有喊。甚至连咬一下牙都不曾。

    苏郁岐禁不住埋怨:“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没有想到,找个夫君,更是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主儿。”

    皿晔立即道:“我又不是铁人,我也会疼。只是喊出来也不会不疼呀。”他顿了一顿,忽然浮出一点促狭的笑,“有一个办法可以令我不疼。”

    苏郁岐不出所料地上当了,忙问:“什么办法?”

    “亲我一下,我告诉你。”

    苏郁岐虽然觉得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他是个病人,她能跟他一样吗?自然不能。况且也不是没有吻过。

    苏郁岐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他发着烧,嘴唇都是烫的,苏郁岐贴着他的唇角,心里又忍不住疼楚。

    皿晔深深啄了她一口,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嗯,就是这样,不疼了。”

    苏郁岐无语又好笑地看着他,“你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皿晔道:“不闹你了,你赶紧帮我上药吧,我怕我一会儿要烧得昏迷不醒了。”

    苏郁岐立马打起精神,找出伤药,开始给他上药。

    待上好了药,包扎好,苏郁岐背后已经汗湿。

    皿晔昨日在比对药草,里面就有退热消炎的药,无需再出去抓药,苏郁岐虽不懂医术,但对于药材还算熟悉,找到需要的几味药,拿去小厨房煎药。

    一出门,清风一吹,汗湿的后背一片清凉。

    皿忌在外面,看见苏郁岐拿了药出来,忙道:“王爷,这是给公子煎的药吗?交给我好了。”

    苏郁岐将药交给他,嘱咐了一句:“小心着些,不要煎坏了。”

    “明白。”皿忌答应着,捧着药往小厨房去了。

    苏郁岐瞧着皿忌的背影,月光下极淡极淡的影子,似有还无,她又朝房子周围扫视一圈,没有发现人影。但她知道,还有一个暗卫隐在这栋房子的周围。

    苏郁岐回到房中,在床沿上坐下,随口道:“以前你这两个暗卫是不是一直跟着你来的?我有好几次,其实是觉察出来了的。只是他们的隐身功夫太好,我有一次还特意在谨书楼周围找了找,却没有找到。”

    皿晔便笑:“什么都瞒不过你的双眼。”

    “这还不叫瞒过?”

    皿晔道:“他二人从小跟着我,因为无父无母,跟着我时,连名字也没有,皿铮皿忌这两个名字,也是我给取的。”

    苏郁岐道:“你是开收容所的吗?尹成念是捡来的,皿铮皿忌也是捡来的,还有谁是捡来的?”她深深打量着皿晔,眉眼里流露出疑惑:“玄临,你究竟是谁?”

    皿晔容色淡然,眸光坦荡地望着苏郁岐,道:“姓皿,名晔,字玄临。川上人士,诛心阁阁主,你还想知道什么?今日我可以都告诉你。”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