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条分缕析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条分缕析

    安陈王陈垓其人,一向做人低调,性子也是那种温和豁达的,做事却是无比周全谨慎的。

    朝中这所有的臣工当中,能同时得苏郁岐和祁云湘信服的,也只有他了。

    祁云湘搬出了陈垓,苏郁岐也没有什么话说了。

    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其实,很多事你在京中一样可以做,没有必要亲自来江州趟这趟浑水。”

    祁云湘没有言语,拿起一卷案卷,随手翻看。

    苏郁岐讨了个没趣,横了他一眼,话不投机,半句也多,她将话题岔到正事上来:“校场已经关了太多的人,都是聚众闹事的人,云湘王爷既然不想走,就请去审一审那些人,该如何处置,尽快处置,好给士兵们腾地方休息。”

    祁云湘答应得很干脆:“好。”

    随着“好”字落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苏郁岐迷惑不解地看着他走出门去,偏头问皿晔:“他这是怎么了?谁得罪他了吗?”

    皿晔凉凉笑了一声,“谁知道呢?都说女人的心思难猜,云湘王爷的心思,又何尝不难猜呢?”

    “咳,虽然他曾经打伤过你,可你说这话也太重了些。拿女人比他……咳咳,得亏他没听见,这话你以后不要在他面前说。”

    “我已经听见了。”

    苏郁岐的话音未落,便听见门口祁云湘凉寒的声音传来。

    苏郁岐尴尬地瞧着他,“你怎么又回来了?”

    倒是皿晔面色如常,一点也没有背后道人短长被抓包的自觉。

    祁云湘道:“你们以后背后嚼舌根也避讳着些人,毕竟两个大男人,又不是两个妇道人家,让人听去了,还以为你们有特殊嗜好。”

    苏郁岐被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又发作不得,毕竟错先在自己,只能没好气地道:“你回来做什么的?”

    “拿东西。”

    祁云湘说话也没好气,走回到她案前,从一堆文书里,翻出数卷关于闹事之人的卷宗,抱在臂弯里,冷冷哼了一声,嘴角跳出一抹邪魅的笑,“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你们,这回真的走了。”

    苏郁岐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盯了半天,“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皿晔淡淡地:“云湘王爷不是说了吗,背后嚼人舌根是妇道人家干的事,咱们还是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苏郁岐疑惑地瞧着皿晔,忽然就恍悟了,“怪不得我觉得你昨晚回去就不对劲,今天也是阴阳怪气的。”

    皿晔抬眉瞟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挪回到了案卷上,漫不经心道:“昨夜的事和他没有关系。没道理我进了你们苏府,担着个男王妃的名头,却名不符实。”

    还是语气不对。但苏郁岐也没有再纠结。心里已经下了定论,两个人谁也瞧不上谁,祁云湘就一直瞧不上皿晔,皿晔也因为上次被打伤的事耿耿于怀呢。

    这些琐事虽然恼人,但眼下也没有时间去烦恼,有一大堆的事等着她去做呢。

    “对了,你说要调查决堤案的,有眉目了吗?”

    苏郁岐相问的口气不善,摆明是在故意找碴。皿晔一副无辜状,无言地望向苏郁岐——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最难摸透,他以前只觉得眼前这位除了长了一副女人的躯壳,别无像女人之处,今日才算领教到,女人就是女人,无论多么像男人的性格,无论扮了多少年男人,她内心依然还是女人。

    “已经查出一些眉目来了。”皿晔从一堆卷宗里,扒拉出来一叠薄薄的卷宗,递给苏郁岐,道:“以熊芷的武功,有人要想闷死他,无疑十分难。除非那个人的武功极高,高到……至少要你这么高吧。”

    苏郁岐无语地瞥了他一眼:“你这算什么比方?”

    “我是在夸你武功高。”

    “……”

    苏郁岐白了他一眼,好笑道:“你继续往下说吧。神经病。”

    见她笑了,皿晔这才正色道:“所以,我后来又去检验了一遍熊芷的尸体,在他的尸体上,我发现了一种迷药。”

    苏郁岐将那本薄薄的卷宗打开,搭眼一瞧,上面只有两个字:魂茔。

    “魂茔?”苏郁岐疑惑道,“这就是那种迷药?”

    皿晔点点头,“魂茔,一种来自于毛民国的能迷惑人心智的药。茔么,就是坟墓的意思,魂茔,灵魂的坟茔。”

    “听着怪唬人的。”

    “听着很唬人,其厉害程度却是吓人。”

    “连你都说吓人,那不得了。”

    皿晔凉凉一笑,“中了这种药的人,是没办法醒过来的。它会给人营造出一种极美妙的梦境,让人沉浸在梦境里,再也不愿意醒过来。”

    苏郁岐不相信,疑道:“就算是能为人营造出一种极美妙的梦境,可,就没有心志极其坚定的人,摆脱它制造的梦境吗?”

    皿晔脸色淡漠,“据我所知,并没有。因为,它所营造出的梦境,就是人心里最深最重的那个欲望。试问,谁能摆脱来自自己的执念呢?除非没有欲望。不过,我至今还没有见过没有欲望的人。”

    苏郁岐笑道:“如果有一天我也中了这种药,我的梦境里不知道会是什么。”

    皿晔深深看她一眼,语气温淡:“届时你是不会知道梦境里是什么的。因为你不会醒过来。”

    苏郁岐吐了吐舌头,“这么厉害,我不要去体会。因为我还想和你多快活几年呢。”

    皿晔的嘴角浮出一抹魅惑笑意,其实说是魅惑,到不如说是色气更准确些。

    食髓知味的色气。

    苏郁岐脸红了,啐了一声。

    “明明是你先说的。”皿晔望着她笑。

    “你还说!”苏郁岐娇嗔,“赶紧说正事吧!熊芷中了这种只有毛民国才有的药,然后怎样?所以你断定是毛民国的人下的毒手吗?”

    皿晔道:“你理解错了,我说这是来自毛民国的药,可没说一定是毛民国的人下的毒手。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专属于哪一个国家,哪一个人的,若有,那也是因为,没有人出得起足够的代价。”

    苏郁岐赞同地点点头:“也是。那你还有什么进展?这上面什么都没写。”

    “洪水退了之后,我又去了一次决堤的堤坝口。尽管已经被水冲走了几乎所有的痕迹,但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什么样的线索?”苏郁岐的兴致被提了起来,忍不住问。

    “发现了一个人的手臂,压在了一方巨石下。”

    苏郁岐蹙眉,“这算什么线索?就算这手臂是因为炸堤坝时留下的,难道你还能找到手臂的主人?恐怕早就被洪水冲进大海里了。”

    “手臂因为压在了石头下,手臂上的衣服还在,衣服的质地很好,说明死的人应该是一个身份地位不低的人。一个身份地位不低的人,出现在堤口,你想他是做什么的?”

    “监督?或者,应该叫他主事人?”

    不得不说,苏郁岐的敏锐是异于常人的。皿晔点点头:“不错,是主事的人。照理,主事的人不该死在那种地方的,可事实上却死了。”

    苏郁岐一点即通,道:“说明出了意外。”

    “嗯,大体应该是这样,要么,是爆破手出现失误,要么,是发生了内讧,有人把他搞死了。”

    “那你推论是什么呢?”苏郁岐凝着皿晔。

    “还记得张大吗?”皿晔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反而从张大说起,说明张大那头还有线索,苏郁岐点点头,“记得。”

    能不记得吗?净问废话。但她没有多打岔,认真听皿晔往下说。

    苏郁岐认真起来的样子,英气十足,别有一番动人之处,皿晔凝着她,点点头,也不知是对她的样貌态度表示认可,还是对她的话表示认可。

    他道:“在审讯救张大的那些人的时候,他们一致招认,自己是毛民国的人,熊芷中的也是毛民国的迷药魂茔,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毛民国。但是,这张大,我在走访灾民病情的时候,顺便也打听了一下这个张大。”

    苏郁岐听得极认真,“有什么新发现吗?”

    “张大,三十六岁,以打渔为生,年节下也偷着做些烟花爆竹,挣点小钱。他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在十年前迁来江州的,初来江州的时候,操的是外地口音,住了一两年以后,才渐渐改成了江州口音。说起来,他的语言天分也是够低的。”

    “那他以前的口音,是哪里的呢?”

    “你大概想都想不到。”皿晔的表情瞧上去有些讥讽,“是玄股国络冰城。”

    苏郁岐委实有些惊讶。她早知从京城到江州,一系列的事情、一系列的人物,盘根错节,牵涉甚广,但也没有料到这里面还有玄股国的事情。

    云渊。她脑海里浮起这个名字,那个总是一副招牌般笑容的青年,看上去很是无害,虽然明知他是当世难有敌手的头脑聪明的人,可是他的外表实在太加分,硬是让人对他讨厌不起来。

    如果是他也参与到了这次事件里来……苏郁岐不禁生起忧心。

    她委实不想那个青年也参与到其中来。

    但是,一系列的事情又容不得她不生出疑心来。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