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兄弟情义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兄弟情义

    苏郁岐前前后后转了好几圈,都没有见到皿晔的影子,只好又去问门房。毕竟这里比不得她京中的家里或她的军务衙,有足够的人手用,连管辖范围内一只蚂蚁的去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她只能亲自跑到门房那里相问。

    门房告诉她,皿公子午后出去,就一直没回来过,倒是留了一句话,说是去处理一些突发事件,会晚点回来,不必等他。

    苏郁岐心里疑惑,像压了一块石头,闷头回到自己房中,换了衣裳,才去花厅吃晚饭。祁云湘和孟七都已经到了花厅,饭菜摆上来有一会儿了,祁云湘打量她一眼,眸色淡淡的,口气也很淡:“怎么这么久?皿晔呢?”

    虽然是很淡的口气,话里话外的关切,却是非亲近之人不能有的。苏郁岐道:“找皿晔来着,耽误了些时候。”

    苏郁岐的坦诚却格外伤人。尤其是伤一直对她心思奇特的祁云湘的心。

    祁云湘怔了怔,有些黯然地道:“吃饭吧。”

    苏郁岐近日已经习惯了祁云湘的喜怒无常,况眼下忧心皿晔,也没有心思多去注意祁云湘的情绪,坐下来拿起碗筷,道:“都吃吧。吃完了早点去歇息。”

    一顿饭吃得急匆匆,也没有说几句话,吃完了饭,苏郁岐便告辞回自己的院子,皿晔仍旧未归,她坐立难安,但还算得上理智。她这头没有收到什么消息,说明不是江州或者军中出了事,最大的可能便是诛心阁内部出了问题。

    可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找诛心阁的落脚点,只能是苦等。

    戌时时分,皿铮抱着那一大摞的卷宗回来,先来苏郁岐的屋子拜见,将一大摞的卷宗,都搁在桌上,施礼道:“王爷,已经登记完了所有人的资料,都在这里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苏郁岐看见皿铮,看见了亲人一般,一把扯住他的腕子,“你回来的正好,带我去你们诛心阁的本部。”

    皿铮一脸懵:“去诛心阁?去那里做什么?据我所知,洪水过后,诛心阁设在江州的分支已经被毁,新的地址还没有选好,近来也没有时间顾着选址的事。”

    苏郁岐道:“那有没有临时的据点什么的?总得有个集合的地方吧?”

    “王爷,恕我冒昧问一句,您这么着急去诛心阁,是有什么事吗?难道是……我们主子……”

    皿铮的话戛然而止。

    他不经意回头间,发现门口不知何时立了一人,容色冷凝,一双单凤眸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苏郁岐,像是要杀人一般。

    皿铮张了张嘴,“云湘王爷?您……您好。”

    祁云湘没有理他,盯着苏郁岐,冷声问道:“什么诛心阁?皿晔和诛心阁,又是什么关系?”

    看来他已经听见了所有的话。

    苏郁岐回视着他,并没有打算避开他那似杀意一般的眼神,“没什么。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去休息就好,我只不过是要去诛心阁办点事。”

    “皿铮,我们走。”

    苏郁岐说着,便扯了皿铮的衣袖,想要夺门而出,祁云湘却伸手抓住了她的腕子,冷声道:“苏郁岐,你心里,是不是早不拿我当兄弟了?”

    苏郁岐无奈地偏头看着他,叹了一声,“云湘,我找玄临有急事,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闹小孩子脾气?”

    祁云湘却抓着她的腕子没有松手,眉心蹙得极深,“你以为我是在跟你闹小孩子脾气?苏郁岐,算我祁云湘犯贱!我他妈瞎操什么心,担心你却被当成驴肝肺!”

    祁云湘突然的怒气把苏郁岐吓了一跳,但还是坚持道:“云湘,你怎么了?干嘛这样生气?我是真的有急事,回头再跟你解释,你先让我走,成不成?”

    祁云湘冷笑一声,“皿晔没有回来,你就急成这样?好,好,好,原来你心里只有他。我们十几年从小到大穿一条裤子的交情,比不上你们几日的同榻之情。也罢,你们互相关心就够了,我还找什么不痛快,你走你的吧。”

    祁云湘松开了手。

    此话不可谓不重。苏郁岐愣了一愣,望着祁云湘因为生气而青白的脸色,收住了往外走的脚步,温声道:“云湘,你不要这样比好不好?他是他,你是你。你是同袍兄弟,他是我结发之人,在我心里,你们是同等重要的。”

    祁云湘的脸色丝毫没有见好,反而愈冷。他从来随和,虽有时候会有些脾气,但气来得快消得也快,苏郁岐没想到这样的小意儿解释都不能缓和他的情绪,心里想着皿晔那头即便有什么大事,终究是自己阁里的事务,她去了也未必能帮得上什么,便断了去找他的念头,转身回到屋里,肃声道:“云湘,我们应该好好聊聊了。”

    皿铮十分知趣地躲了出去,他瞧着事情不好,又没看见皿晔,四处找了找,也没找到,立时联想到苏郁岐找他去诛心阁可能是为着找他的主子,随即便动身去找尹成念了。

    祁云湘在门口怔了一会儿,才走进屋里,在桌前坐下,与苏郁岐面对面,脸色仍旧是清冷,“你想聊什么?聊吧。”

    他肯坐下来聊,就代表着气有些消了。能消气便好。从小到大,苏郁岐最不能看的,便是祁云湘生气。

    祁云湘小的时候,得过一种怪病,一生气便会如魔症了一般魇住,昙城郊外浮徕寺的老和尚说,他这是娘胎里带来的病,属于先天不足,后天无药可医。

    虽然长大了以后这种状况已经缓解了许多,很久都没有再犯过,但瞧着他刚才的形容,苏郁岐担心他又要犯病,只能服软。

    苏郁岐叹了一声,道:“云湘,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或者,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祁云湘瞥着她,一副不大耐烦的样子:“什么怎么想的?”

    “其实,我也不知该怎么表达。自我大婚之后,感觉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云湘,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祁云湘面色依旧冷凝,不屑似的,冷哼了一声:“我以前是什么样?现在又是什么样?苏郁岐,难道不是你自己变了?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苏郁岐很无奈:“好吧,可能是,我们都长大了,想法多了。云湘,大婚的时候,我没有预先通知你,你是不是很生气?”

    苏郁岐努力想找出祁云湘生气的原因,但想来想去,也没有分析出他究竟因何总是针对她。

    祁云湘道:“大婚是你自己的事,没有提前通知我,也是你的自由,我并没有生气。”

    “可是,大婚之后,你好像回回见我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云湘,咱们的关系,不是无话不谈吗?我希望,不要因为我大婚了,咱们之间就疏远了,甚至像仇敌似的。你明明是关心我的,处处帮着我,还为我冒着生命危险来江州,却为何来了又这样的一副态度?”

    苏郁岐尽量将话说得委婉,尽量不提及让祁云湘敏感的话。其实她心里并不是没有衡量。

    祁云湘因为父亲的关系,最恨的便是断袖癖好,而她对外的公开身份又是男的,结果又抬了个皿晔进府,祁云湘定然以为她也是有龙阳之好的。心里对她怎能不生起膈应?

    其实她分析的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祁云湘为何总是对她横眉冷眼吹毛求疵,唯皿晔瞧得最清楚。

    皿晔曾同她暗示过,只是她并没有在意过。

    祁云湘听完她的话,凝着她,神色莫测地瞧了好久,缓缓开口:“苏郁岐,我不是在帮你,我是帮理不帮亲。我也不是为你而来,我是为江州百姓而来,为雨师社稷而来。”

    苏郁岐不禁噗哧一笑:“你也说了,帮理不帮亲,说明你心里拿我当亲人一样啊,那你还矫情什么?哪有亲人之间一见面就跟斗鸡似的?”

    苏郁岐冷面无情的名头并非是白得的。至少,她不爱笑,爱冷着一张脸,这是真的。何尝见过她笑成一朵花?

    祁云湘被晃得眼花了一般,“自从和皿晔大婚之后,你倒是笑得越来越多。”

    祁云湘的话里冒着酸气。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苏郁岐这回倒是反应很灵敏,睨着他,“你……云湘,难道你是在吃皿晔的醋?”

    不等云湘回答,她又道:“你这是做什么?不管我和谁大婚,咱们兄弟的感情都是一直在的啊。今日咱们就说开吧,我是不会见色忘友的,你祁云湘永远是我的好兄弟。”

    说话的语气颇有点豪气干云的气势。

    祁云湘深深凝视苏郁岐,语气有些意味不明:“我觉得,你没有理解我的困扰。也没有明白我的想法。”又叹了一声,“算了,你一个军中历练出来的糙汉子,我还能指望你什么?不过,苏郁岐,我希望你能擦亮眼睛,看清你身边的人。”

    苏郁岐不由问道:“你是说皿晔吗?他其实很好的。你不要总把他想歪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