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深山之泉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深山之泉

    苏郁岐心里的震惊不亚于头顶上炸了一个响雷。

    但她面上除了表情更冷了一点,并没有余外的反应。

    “大叔,您可瞧仔细了。”苏郁岐提醒了一句。

    那人又端量了片刻,“草民瞧着,像她。这画好像被水湿了,不然能瞧得更真切些。你们几位是不是也见过那位田小姐?你们来认一认,看是不是她。”

    那几位便又探过头来,仔细端量了一阵,都点头,有的道:“确实像啊。我家是开布庄的,有一次那田小姐去我的店里裁衣裳,我见过的。我让我的夫人给她量的尺寸。唉,要是我的夫人没有死于疫病,她应该更能确定一些到底是不是。”

    田菁菁,冯菁箐,昨晚她就觉得,这两个名字相近得让人不得不注意,却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

    “老几位,田焚已经畏罪潜逃,关于方家和田焚,你们还知道什么,尽管说来。如果提供了有用的线索,本王还会奏表朝廷嘉奖你们,让你们门楣增光。”苏郁岐温声对他们说道。

    “倒是还知道一些事情,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咱们也不求什么嘉奖,就是那田焚,一向横征暴敛作恶无数,能将他绳之以法,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一听说是要定田焚的罪,老几位就都表现得积极了。

    苏郁岐道:“那就谢谢几位了。皿铮,你去给他们录口供吧。”

    皿铮默默无语,抱起纸笔,接受了这份差事。想他一介武夫,从小干的就是武行,如今竟被当成了笔吏使唤。王爷她果然用人不疑——不疑人的能力啊。

    “几位老乡,咱们偏堂请。”

    皿铮带几个人去了偏堂,正堂便只剩了苏郁岐一人。

    看看摆在正堂的刻漏,已经指向午时,这一上午,又过去了。皿晔和祁云湘都没有回来过,她摸摸咕咕叫的肚子,往后衙走去,打算先去喂饱五脏庙。

    厨娘老远看见她回了后衙,便将饭菜摆去了她的房间,自祁云湘来了之后,后勤保障做得十分不错,她总算有饱饭吃了。不但有饱饭吃了,偶尔还能吃到点儿好的。

    只是洗澡还是不方便。毕竟现在江州城的吃水问题还是要靠士兵去附近县城搬运。

    午饭只有她一个人吃,吃完了,又开始无休止的工作。

    午后她在衙堂将最近整理出来的一系列的案件卷宗都找了出来,摆在一起,研究了一下午,试图从中再找出些新的线索或者联系点来,但一直看到日落西山,都还是那些线索,并没有新的发现。

    晚间皿晔和祁云湘回来,也没有带回来太有用的东西,倒是孟七,带回来了一个好消息,已经有病患在服用了他配制的药之后,有了好转。

    好歹算是有了好消息。而且,方府血案的发现,其实也并非全是又添一笔麻烦,一定程度上,它牵引出的一些新的人物,成为了旧案情的新证据。

    原一不会那么快就回来,还需耐心等一等,最早他也得明日早上回来。苏郁岐很早就爬到了床上,想要补一补觉。

    “等回到了京中,我一定先把自己扔在水里泡上一天一夜。”躺在床上,闻着自己身上发出来的汗酸味道,苏郁岐牢骚了一句。

    皿晔本来打算再处理一些事情,听到她的话,便放下手中的事情,走到床前,将她扒拉了起来,“你干嘛?”她懒洋洋问了一句。

    懒洋洋这个词也有用在她身上的时候,实在新鲜。

    “带你去个地方。”

    不等她答应,皿晔便将她横抱入臂弯,直接出了房间。

    廊檐下撞上了刚完工归来的皿铮,皿铮一口冷气抽了回去,赶忙将脸转开,假装没有看见这一幕。

    天刚擦黑,几个粗使的婆子正在收拾庭院,瞧见两个人那般不避讳人,都羞得转过了脸去。

    祁云湘站在自己房门前的廊檐下,正好看见这一幕,他并未言语,只是暮色里他眸光似墨染了一般,漆黑漆黑的。

    皿晔亦看见了他,但也没有言语,抱着苏郁岐,径直出了庭院。

    苏郁岐将衣袖掩面,羞于见人,躲在衣袖下嘟嘟囔囔:“老子好歹也是雨师大司马,战名在外的靖边王,你还让不让老子做人了?”

    “再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没法子做人?”虽然是威胁的话,但皿晔的语气没有丝毫威胁的意思,反而带了些笑意。

    苏郁岐一时没能明白他的威胁是什么意思,正要反驳,但话未出口,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流氓!”她不由愤了一句。再不吱声了。

    他能如何让她做不了人?搂搂抱抱亲亲,哪一个动作当众做出来,她这张老脸就都不用要了。

    皿晔抱着她出了院门,命令门房:“备马。”

    门房急忙去牵了马过来,皿晔抱着她上马,一手握了马缰,一手环在她身前,催马疾驰。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苏郁岐忍不住问。

    “保密。去了你就知道了。”

    “切,你还矫情上了。”

    “这不叫矫情,叫情趣。”

    “……”

    好吧。

    马作的卢飞快,不出半个时辰,就出了江州,直奔毗邻江州的长州。

    苏郁岐识出是去长州的路,但还是不知他要带她去长州做什么,不由又问:“去长州做什么?”

    “我说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苏郁岐缄口不语了。

    既然保密,那就保密吧。

    谁知,到了长州之后,皿晔便用一方帕子捂住了她的眼睛,美其名曰:“给你个惊喜。”

    惊喜就惊喜吧,在江州这些日子,忙得昏天黑地,累得头昏脑胀,能有个惊喜也是好的。

    两城毗邻,江州死气沉沉犹如地狱一般,长州的街上却传来各种欢声笑语小买卖家的吆喝声。

    苏郁岐除了叹一声“几家欢乐几家愁”,想不出更多的语言来形容此时心境。

    皿晔带着她穿街过巷,叫卖声很快就淡了,再过了盏茶工夫,便一点声音也不闻了。

    苏郁岐正疑心着,就觉皿晔勒住了马缰,抱着她翻身下马。有问安声传入她的耳中,都称皿晔为阁主,她猜着这应该是到了诛心阁的某一个分支。

    皿晔一直抱着她。

    有花香扑鼻,有隐约的水声,苏郁岐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但知道这是一个有水有花草的地方。

    诛心阁的分阁是选了个什么样的神仙所在呀?

    苏郁岐正在闲极无聊地做着猜想,忽听“嗤啦”裂帛之声,身上一凉,摸一摸,衣裳已经一件都不在了,她一惊,伸手将敷在眼睛上的帕子拽了下来。

    眼前夜明珠光柔和,珠光下一方三丈见方的温泉池子,幽幽水光映着珠光,有微风拂面而过——这,这是个露天温泉!

    皿晔微微笑着:“不是要洗澡吗?下去吧。”

    分明是邪魅的笑,却偏生隐隐贵公子之气,让人想要责怪都不能。

    苏郁岐环顾四周,发现空无一人,心里又忍不住笑自己蠢,皿晔他敢将自己的衣裳撕了,这里自然是没人的。

    皿晔一眼看穿她的心思,笑道:“放心吧,这里不会有人的,前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山下有诛心阁长州分阁扼住上山的路,这里连只鸟飞进来都要经过诛心阁的允许。”

    苏郁岐半是觉得心跳得厉害,又觉得雨师之境,她其实了解得还是太少了。如果有一天,可以功成身退了,一定要将雨师的山川河流都游一游。她在心里想。

    “怎么,你打算就这样站着吗?虽然没有别人,可我一直这样看着你……你知道,我毕竟是男人,而且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人。”

    皿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郁岐从幻想中醒过来,脸颊一烫,“噗通”,跳进了水中。

    温泉水暖,不仅浸润身体,还将她的尴尬也掩饰住了。

    皿晔走到池边,矮身蹲下来,看着她在水中畅游,如一尾身姿窈窕的美人鱼,又像是一个得了心爱之物的小孩童,天真烂漫,他嘴角浮出一抹笑意,就那么痴痴地看着她,傻了一般。

    苏郁岐在水中兴高采烈一阵玩耍,半天,终于发现皿晔蹲在池边,迟迟没有下水,不由掬了一捧水,朝他泼去,“你愣着干嘛呢?下来啊!”

    她从小像个小子,连性格都像,虽然有些时候也会有女孩子娇羞的一面,但更多的时候是像男孩子一样爽朗直接,譬如现在,她怕是早就高兴得忘了自己是个女孩子,皿晔是她的丈夫,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皿晔站起身来,动作轻缓地解衣裳,外衣、里衣,然后,苏郁岐将脑袋埋进了水里。

    羞死人了。

    身后水流波动,苏郁岐没敢回头,但不回头也阻止不了该发生的事情发生。

    身体落入一双滚烫的掌心里,紧接着是灼烫的身体贴了上来。

    苏郁岐的喉咙干哑,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努力了半天,才道出暗哑的两个字:“玄临。”

    她身后的玄临吻住了她的脖颈,一直向下……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