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腹黑毒舌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腹黑毒舌

    林同的脸已经气成了猪肝色,却无可奈何,苏郁岐权势大气势足,他在苏郁岐面前,怂成一条狗的样子。

    “岐王爷既然如此说,那下官回京,可就要据实禀报了。”林同气得一甩袖,怒气冲冲地道。

    “林宗正大人想走,可没那么容易。本王早已经下令,江州封城,只进不出。任你是谁,都必须严守命令!来人,将林宗正带去府衙,给林宗正备一间上等的客房,让林宗正好生歇息!”

    苏郁岐的话音刚落,立即有人上来,一左一右站在了林同身边。

    林同指着苏郁岐,不知是吓得,还是气得,手臂不住颤抖,整个身体都跟着发抖,“岐王爷,你……就算你是大司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能对皇上封的钦差大人无礼!你!你还把皇上放在眼里吗?”

    苏郁岐的右手食指在他的胸前戳了戳,冷着脸,道:“林同,今日我就教教你,皇上,不是要放在眼里,而是要放在心里的,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你害的,可不止你一个人,还有皇上,皇上的江山社稷!”

    “带走!”

    苏郁岐猛然背过身去,双袖一甩,负手而立,背对着林同,她背影虽瘦削,却是笔直如松柏,令人要肃然起敬。

    林同咽了口唾沫,半个字也未敢再说,被两个士兵带走了。

    林同带来的百余人的宣旨队伍都面面相觑,既不敢反抗,也不敢多言,苏郁岐瞥了他们一眼,道:“眼下江州正需要人手,你们若是愿意搭个帮手,那就去校场找云湘王爷报道,你们若是懒得染手,那就自己去找地方住,只不许离开江州。什么时候戒严令撤了,你们再回朝复命。”

    她吩咐完,头也不回,飞身上马,喊了一声皿忌:“回府衙。”

    回到府衙,正好午时,皿晔立在后衙门口,正等着她回来,苏甲也站在门口,她翻身下马,本来气冲冲地往里走,见到皿晔,气稍稍压住了一些,但还是忍不住咒骂:“也不知道是受了谁的唆使,翅膀还没长硬,就想着要飞了,岂不知他这是要自断经脉!”

    她口中骂的,自然是当朝那位小天子,皿晔和苏甲心里都明白。

    皿晔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暖而干燥,让她从心底里觉得温暖。气不由又消了几分。

    苏甲低着头,一直等苏郁岐回到房中,噗通一跪,道:“都是奴的错,是奴没有把事情办好,才导致今日之局面。王,您处罚老奴吧。”

    苏郁岐虽然怒气填胸,但也还没有到随意找个人就迁怒的程度。她一向也不爱迁怒人。她叹了一声,道:“你起来吧。即便是你提前知道了靖海府的事,也无济于事。”

    苏甲有些不解,“王,您就不要为奴开脱了,是奴的责任,奴自当承担。”

    苏郁岐道:“你以为,是咱们皇上自己的主意吗?那圣旨上可还盖着东庆王的大印呢!”

    看苏甲一派被震住的模样,她语气缓了缓,道:“换句话说,即便皇上收不到靖海府的奏章,也会有别的奏章送达皇上手上。有人想我死在江州,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抗旨不尊,这可是个好由头。”

    苏郁岐顿了一顿,冷哼一声:“庆王叔,也太沉不住气了。皇上还没有亲政,我这就不算是抗旨。况且,还有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呢。”

    皿晔一直沉思着,没有言语过,这时,才说了一句:“圣旨上有东庆王的大印,这个旨意,就算是有效。但你说的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幸好孟七来了,疫病有治了,不然,你难免要背个抗旨的罪名。”

    “如果真作抗旨算,我也算一个。四位辅政王,那圣旨上只有东庆王叔的大印,我和你一起担着,陈王兄是无论如何也会站在你这一边的,三票对一票,仍旧是一张无效的圣旨。”

    随着话音传进来,祁云湘步履轻缓地走了进来,语气还带着点不羁,似乎并未将什么圣旨放在眼里。

    苏郁岐心里觉得暖暖的。无论和祁云湘之间有多少纠葛,那也是他和她之间的事,若是有外人想要欺负她,他始终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走到这一步吧。皇上如今急于亲政,若你我和陈王兄都不站在他那一边,他势必就会被有心之人利用。”苏郁岐亲自斟了一杯茶,递给祁云湘,温声道:“云湘,你坐下喝杯茶吧。”

    祁云湘接了茶,在桌前坐了下来,冷哼了一声:“这种拙劣的法子,也亏他们想得出来!”不生气是假的。方才伪装出来的不羁,此时半点不存。

    苏郁岐这个当事人,反倒要和声来劝他:“生气就中了他们的圈套了。虽然暂时看那些人针对的都是我,但你和陈王兄也该小心些,我若倒台,可就要抡到你们了。你这时候应该保持清醒。”

    祁云湘瞥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地道:“你也是,树大招风,做事又太有原则,太强势,半点不留情,不招惹仇家才怪。”

    苏郁岐无奈地笑了笑:“是我不好。还连累你跟着我操心,等我回京,备酒席请你,好好跟你告罪。”

    祁云湘道:“你是该好好请请我。”

    苏郁岐借着祁云湘的话,面上含笑,温声道:“所以,云湘,你回京吧。”

    祁云湘斜乜着她,嗤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苏郁岐陪着笑:“就算是为了我,好不好?”

    “为你?凭什么?”祁云湘又一声嗤笑。

    “你我兄弟多年,就凭我是你兄弟呀。”

    祁云湘面前,她什么样的脸没有丢过?低声下气小意儿殷勤又算得了什么。

    “你总不能看着兄弟被人搞死吧?”

    祁云湘冷着脸不说话。

    “江州的事情已经走入正轨,待孟七治好了百姓的病,我差不多也该回朝了。你不用太担心这里呀。”

    “我只是担心江州。”祁云湘没好气。

    “知道,知道。江州有我,会处理妥当的。回去吧。”

    苏郁岐小意儿劝着。

    劝祁云湘回去,一则,朝中的确不能没有他,不能她在外面,他也在外面,那朝中就只剩了陈垓一人孤军奋战了。

    二则,江州还是太过凶险,她一人在这里受磨难面对危险就够了,总不能还要连累祁云湘跟她一起面对。云湘是她的从小到大的兄弟,不管祁云湘怎么看她,她都是希望祁云湘好的。

    说以命相惜,亦不为过。

    她晓得,祁云湘亦是可以为她不惜命的。只是……唉,但愿他能迷途知返,不要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可她百般相劝,祁云湘似乎都不为所动。真是愁人。

    正当她发愁之际,还是皿晔的话起了作用。

    当是时,皿晔悠悠说道:“云湘王爷留下也无妨,至少,能帮忙审理校场关着的那一大票人呢。”

    一句话,将祁云湘气得五脏六腑都要炸了,“好,爷碍你们的眼了,此处不留爷,爷回京城!”

    云湘王爷甩袖扬长而去!

    苏郁岐望着皿晔,眸光悠悠复幽幽,半晌,撑不住一笑,“还是你的话管用。”

    顿了一顿,又是一笑,“哎呀,想不到你是腹黑又毒舌。”

    半天,又是一笑:“云湘这次大概好几天吃不下去饭。以后见了你就恨不得把你打成猪头。”

    皿晔悠然:“能博你好几笑,我这一句话,也算是有些用处了。”

    “……”祁云湘算是遇上对手了。

    想到日后这两个人一见面大概都要掐得内伤不断,苏郁岐又禁不住愁上一愁。

    “哎,对了,我今天睡过了头,没睡好又被拉到了疫病区,原一回来了没有啊?我昨日让他去干一件重要的事,也不知道他完成得怎么样了。”

    苏郁岐忽然就想起了正事。

    皿晔道:“一早就回来了。带回来一堆花枝招展哭哭啼啼的女人,还有龟公什么的。你就吩咐他去干了一件这样重要的事?”

    苏郁岐点点头:“嗯,对啊。”

    皿晔幽长的眸光望住她:“我没让他打扰你,在衙堂等着你呢。那些女人们和龟公们,暂时都关在了牢里。话说现在牢里都已经人满为患了,依我说,该处理的就处理了,该移交的就移交了,关在牢里还得浪费粮食。”

    苏郁岐思忖了一瞬,“你说的也是。不过,这事情等我见完原一之后再说吧。”

    苏郁岐起身就要去衙堂找原一,皿晔一把扯住了她的衣袖,看着她:“凭它什么大事,先吃饭要紧。原一和人都在那里,跑不了。”

    苏郁岐本来还想挣扎一下,但看见皿晔黑的发光的眸子,便放弃了打算,返回头来,“好,先吃饭。”

    “这就对了,有身体在,才能做好事情。”

    苏郁岐忍不住轻笑:“你呀。我拿你有什么办法?”

    皿晔宠溺地笑笑,没有说话。

    厨娘将饭菜端上来,两人很快地将午饭吃完,苏郁岐拉了皿晔的手,“走吧,赶紧去找原一。”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