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初露眉目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初露眉目

    牢狱里又闷又热又潮湿,一进去,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同时,有如鬼哭狼嚎般的喊叫声也传入了耳膜。

    外面的环境都不是人能忍受的,更何况是这牢里的。

    苏郁岐蹙着眉,和皿晔并肩走进关押着那一众女人和龟公的牢房里。他二人的身后,跟着皿忌和原一。

    未出乎苏郁岐所料,抓回来的人里,没有冯菁箐。但老鸨子和当日见过的其他人都在。

    龟公们关在左侧的牢房里,那些女子则关在右侧的牢房里,中间隔着道逼仄的夹道,苏皿二人在夹道上站定,原一和皿忌便站在三尺之外。

    老鸨子首先发现了苏郁岐,叫嚷着冲到栅栏边,双手抱住栅栏,“你……你不是那个劳恣吗?”

    苏郁岐此刻身上全没了那日的纨绔作派,冷面电眸,自带一股凛凛威仪,老鸨子被她的眸光吓住,后面的话渐渐没了声音。

    “你倒是对劳恣的印象深刻。”

    苏郁岐声音亦冷。

    老鸨子瑟瑟缩缩,连话都说不利索:“当……当然,我,我从没有见过,你这样奇怪的人,面对美色,非但不动心,还将,将她弄城那个样……样子,后,后来输了一万两金子,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还将价值连城的玉佩都抵给了人,我也算见识过八教九流,却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还……还有,你的名字,也好奇怪,叫劳……劳恣,怎么会有父母起这样的名字?”

    “闭嘴,休得无礼!这是当今大司马,岐王爷,岂是你一个老鸨子可以议论的!”

    原一实在听不下去了,怒声喝止。

    众人一听见岐王爷的名号,齐齐都跪倒在地,头也不敢抬,开始有一些叫嚷的,也不敢叫了,牢房里陡然静谧,连稻草动一下的声音都能清晰入耳。

    这个原一啊,军卒出身,脾气果然是直爽。当朝大司马夜逛青楼,还将青楼女子羞辱,这事若是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而且这种事情,大概会越传越玄乎,越传越离谱。

    但苏郁岐又不能责怪他。他一个军人,又不是像皿忌他们那样的,擅长和人打交道。

    苏郁岐将两边的人打量了一眼,沉声道:“我下面问你们的话,你们据实回答,若有半点不实之言,便是欺瞒之罪!”

    两边都是一连声的“是”,苏郁岐微微蹙眉,看这些人的形容,想来能知道的并不多。

    “冯菁箐是你们万花楼的姑娘吗?”

    老鸨子低着头,战战兢兢道:“她是我们万花楼的姑娘不假,但她和别的姑娘不太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

    “因……因为万花楼就是属于她的,她是万花楼的大老板,素日并不到万花楼,是王爷您去之前的当天才到那里,就比王爷早了一点点时间。”

    现在看来,那位菁菁姑娘,就是为她而去的。

    既在预料之中,结果出来还是觉得有些说不清的感觉。

    “后来呢,她走了?”

    老鸨子道:“王爷走后,她第二天也离开了,去了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因为她平时就神龙现首不现尾的。而且她是大老板,我们也不敢多问什么。”

    苏郁岐打量着老鸨子,那老鸨一直在瑟瑟发抖,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瞧样子也不像是在伪装,估计没有说谎。

    “最好你没有说谎,若是让本王发现你说谎,你脖子上的人头,可就要保不住了!”

    老鸨子连连磕头,“王爷饶命,小人所说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妄言。”

    “谅你也不敢。我再问你,平常你们除了正常营业,她还命令你们干过别的事情没有?你要好好想,凡是与你们青楼生意无关的,都算。”苏郁岐看了所有人一眼,“你们都想一想,任何人只要觉得她做了什么反常的事,都必须告诉本王。”

    众人都低着头,陷入一副思忖的状态,半晌,都摇摇头:“没有。”

    藏得还真深。可越是这样,越说明有问题。

    苏郁岐看向鸨母,问道:“我问你,她当初开这家万花楼,你是一直给她做鸨母的吗?”

    “并不是。小人是第二个,第一个鸨母因为生病,已经死了。”

    苏郁岐心里不禁暗沉。

    “那,对于冯菁箐的身份,你知道些什么?比如她的籍贯,她素日的住处等等。”

    苏郁岐问出这个问题,并没有报多大希望,因为这个人做事如此小心,一点疏漏都找不出来。

    虽然她坚信天下没有天衣无缝的犯罪,但这个田菁菁,的确让她头疼了。

    “王爷,小人有话说。”

    说话的是夹在角落里的一个龟公,声音细如蚊蚋,不是苏皿二人听力过人,怕是都听不见。

    “你过来。”苏郁岐指了指那个龟公。

    那名龟公从人群后面瑟瑟缩缩挤过来,跪在了前面。是个只有十七八的少年,因为低着头,瞧不清他样貌,但瞧大致轮廓是个清秀的人。苏郁岐瞧着他都抖成了一团,将语气放得温和了些:“你不用怕,将你知道的说出来就好。”

    龟公瑟缩着,细声细语地道:“那个冯菁箐,我以前见过她的。”

    “见过?你在哪里见过?”

    “江州。”

    “江州?你去过江州?”

    “小人祖籍是江州的,因为家里穷,被卖入青楼当龟公,后来又被专卖,那人牙子给我伪造了籍贯身份,所以,大家并不知道我的江州人士。我也羞于告诉人我是江州的,就将错就错下去了。”

    “继续说。”

    “小人在江州的时候,曾见过那冯菁箐,她根本就不姓冯,她是江州知州的千金,田菁菁!”

    “你是如何确定她就是田菁菁的?或许,是人长得比较像呢?”

    苏郁岐语气有些急,将那个小少年吓得一阵哆嗦,苏郁岐只好把语气又放缓:“你慢慢说,不急,把你想说的说出来就好。”

    那小少年深吸了一口气,镇定镇定心神,才道:“小人敢确定,那个就是知州家的千金。这世上或许有长得相像的人,但没有人伤疤也一样吧?那个知州家的千金耳朵上有个疤,和冯菁箐是一模一样的。”

    “你是如何知道田菁菁耳朵上有疤的?”

    即便是见过田菁菁,也未必就瞧得见她耳朵上的疤,毕竟姑娘们的耳朵,往往都被头发掩住,不是亲近之人,未必能瞧得着。

    苏郁岐回想那日和田菁菁见面的情景,她耳朵上的确是有个疤,珍珠大小,其实并不是那么明显。

    少年龟公的声音很小,且吞吞吐吐:“因为……因为我……”

    “因为你什么?”苏郁岐追问。

    少年龟公结结巴巴,半天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苏郁岐欲要再问,被皿晔拦住,“出去说吧。原一,皿忌,你们带这个少年出来。”

    他挽了苏郁岐的手,往牢房外面走,原一和皿忌在后面打开了牢房门,将那少年龟公带了出来。

    已经是傍晚,外面斜晖如金,铺洒一地,白日里的余温尚在,天地间闷热得似蒸笼一般。

    苏郁岐抹了一把汗,深吸一口气,道:“现在没有别人了,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

    原一和皿忌也都躲得远远的,并没有站都近前来。不过是给那少年造成个假象,虽离得远,但那少年说什么,还是听得清的。

    “我……我以前手脚不太干净,偷过那知州千金的东西,偷东西的时候看见的。”

    “王爷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少年龟公慌忙跪倒,磕头如捣蒜一般。

    苏郁岐道:“行了,别磕了。改了就好,以后别再干那缺德事了。起来吧。”

    “是是是。小人不敢了。”

    “关于田菁菁,你还知道些什么?或者,关于田家你还知道些什么?”

    苏郁岐不放过任何可能性,多问一句是一句。

    “小人也就知道这么多了,毕竟小人离家早,以前在江州生活的时候,也没什么机会接触田知州家。”

    想来他也不会知道更多的事了。不过,已经确定田菁菁就是冯菁箐,这已经算是一大收获了。

    “皿忌,你带他去画下田菁菁的画像,广贴通缉令,悬赏通缉。”

    苏郁岐吩咐了一声。

    吩咐完,又补了一句:“画完了不用送他回牢房了,现在正紧缺人手,让他去干点力所能及的,也好能赚点银钱养活自己。还有牢里关着的那几位,关里面占地方,放出来吧,女的去帮士兵缝缝补补,男的也去干点力所能干的。江州现在不养活不干活的人,也不允许有人做那些倒霉买卖。”

    “是。”

    皿忌带了人往前面衙堂去了,原一则又返回了牢里,去释放那些女子和龟公们。

    苏郁岐这才和皿晔一同回后衙,还没到大门口,远远地瞧见门前两匹马,马上端坐了两个人,虽离得远,却瞧得出来那是祁云湘和他的小跟班阿顿。

    祁云湘那月白的袍子很是扎眼。

    “云湘,这马上就天黑了,为什么不等到明天再动身?”苏郁岐走上前,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