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海归来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海归来

    苏甲想了一瞬,神色黯然:“滥用职权,肆意妄为,对国之重器不敬不重。”

    “可是……江州就剩十余万人,何不将人迁出,弃了江州?”苏甲所有的疑问,其实可以汇成这一句话。

    苏郁岐睨着他,半晌,才幽幽道:“如果是你,你愿意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家园吗?”

    苏甲本想说,事出万不得已,谁让江州遭此大灾呢,但一看见苏郁岐那幽黯的眼神,便打住了。

    反正,她总有她的理由。

    苏甲打消了追根究底的念头,道了一声:“王,您早点休息吧。”便退出了苏郁岐的房间。

    苏郁岐看他离去的背影,幽幽叹了一声。

    有些事,不能说就是不能说。连苏甲都持着怀疑态度,那这世界上除了皿晔,怕是没有不持怀疑态度的人了。但无论如何,她不会中断自己的这个决定。

    提起皿晔,皿晔昨夜未归,只让人捎回了口讯,说是出海去了。虽然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担忧却是不能避免的。

    看看房中的刻漏,已经是戌时一刻了,皿晔仍旧未归,她搁下手中的笔,踱步出了房间。

    天上无星无月,漆黑一片。

    “又阴天了?不会又下雨吧?”苏郁岐仰头望着天空,忧心忡忡地自言自语。

    忽然,一滴雨滴落在脸上,凉凉的,湿湿的。

    果然下雨了。

    她连身上的家居软袍都没来得及换,就急急往门外跑,后面皿忌急忙跟上了她。

    在门外拴马桩上解下一匹马,飞身上马,催马疾奔码头的方向。

    皿忌也忙骑马追了上去。

    去码头的方向,应该是去找自己家那位出海的主子。

    诚然,皿忌心里的担忧并不比她少,但更担忧的是,如果她这个时候选择出海寻找皿主子……茫茫大海,又要下雨,这可怎么办?

    是帮主子拉住他心爱的人,还是和她一起出海?

    皿忌一边想,一边催马紧跟。

    雨丝愈来愈密,细得蛛丝似的。

    幸好,这种雨下不大。皿忌心里略略松了一口气。

    大半个时辰便到码头,苏郁岐下马,皿忌也跟着下了马。

    “王爷,雨应该下不大,这种天气,不会有大问题的。”

    皿忌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苏郁岐,还是在安慰自己。倒是自己的心先安了几分。

    苏郁岐点点头:“嗯,应该没事。”

    她也略略放了些心。

    “江州实在经不起风浪了,但愿这雨不会再下大。”她深吸了一口气。

    张望海面,漆黑一片,只有灯塔上的风灯能照亮方圆寸地,海水是黑色的。

    海浪声声入耳,声如裂帛。脚底下的沙滩明明是软的,踩上去却如在平地,又硬又平。

    呆了一刻,皿忌忍不住问:“王爷,公子今晚未必会回来吧?您要继续等下去吗?”

    “他没有捎口讯给我,会回来的。”

    苏郁岐回答得斩钉截铁。

    皿忌将信将疑,但苏郁岐不走,他自然也不能走。况且,他私心里更希望自家公子能早点回来。毕竟出海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雨虽不大,但细细绵绵未有停止的迹象,夏日穿的衣裳是薄的,很快便被雨水浸湿。两人出来的时候着急,没有带伞,皿忌便欲脱下自己的衣裳给苏郁岐披上——虽然夏天,被雨淋了也不至于会冷,但还是披上点的好。

    苏郁岐惊讶地瞧着他解扣的手,“你要干嘛?”

    “把衣裳解下来给您遮雨。”

    “脱下来你穿什么?”苏郁岐睁大了眼睛。

    “我光着也没有事啊。我一个糙汉子,怕什么?”

    苏郁岐无语地瞧着他,“快穿上快穿上!哪个用你的衣裳?”

    皿忌只以为她是嫌弃自己的衣裳,忙道:“我这是下午才换的,没有弄脏,您就披着挡个雨,也不用真的穿在身上。”

    说话间,已经衣衫半褪,露出他壮硕的胸肌。虽然无星无月,周围漆黑一片,但他白灿灿的身子即使在黑夜里都瞧得清清楚楚。

    “你你你……穿上!”

    虽然打小混迹在男人堆里,也不是没有见过男人们光着的样子,但那是在战场上,没有办法,私下里却是严谨拘束得似陈年老夫子,称她一声“迂腐”都不为过了。

    皿忌被她的沉喝声吓到,正要赶紧将衣裳穿起来,却见海上一点光亮,朝着岸边快速地移动过来,离着岸边不过几十丈远的距离。

    “王爷,您看,那会不会是公子的船?”

    苏郁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朝海中望去,一颗心快要蹦出来的激动。

    明明才离开了一天,却如同三秋未见,想要飞奔过去扑入他的怀里。

    可惜前面是海。

    虽然大海阻住了她的脚步,但却没有阻住另一个人的身影。漆黑海面上,一道人影似黑色的闪电一般,朝着岸边直飞过来。

    人影近了,才感觉到有人过来,“玄临!”苏郁岐高喊了一声,一路飞奔,施展轻功,点着水面就朝着人影飞了过去。

    虽然还看不清是什么人,但她确信,那就是皿晔。

    与人影在海面上相逢,未出所料,果是皿晔。皿晔展臂,将她捞入怀中,带她飞落在岸上,“果然是你。”

    “猜你今晚会回来。”

    苏郁岐仰头瞧着他。

    虽然是在暗夜里,但这小鸟依人的姿势——瞧了个清清楚楚的皿忌不禁张大嘴巴睁大眼睛,铁血阿岐王居然在他们主子面前是这样的一副软糯姿态!

    我的天。

    皿晔终于看见了衣衫不整的皿忌,问:“他怎么回事?这是干嘛了?被人非礼了?”

    苏郁岐忍不住发笑:“大概是吧。你这个跟班,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皿忌脸烫到耳根子,慌忙把衣裳拢好,隐了。

    隐了!有个隐身技能还能有这好处呢。

    “走吧,回府衙。”

    已经是深更半夜,就算是小别胜新婚,也得回府衙再诉衷情,苏郁岐拉了皿晔,朝她那匹马走去。

    皿晔拉住她,“等等,猜我带了谁回来?”

    “谁?你是去找田焚的,莫不是找到了?”

    演戏演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皿晔点头:“不错,在雷公岛上找到的。”

    “雷公岛?”

    “其实前日听到一个方家相与说,离此二百里之外,有一座岛,方家在那里建了座宅子,专供家里人消暑用的。方家与田家是亲家,我想,如果田焚要躲到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海外某个小岛确实是好去处。无人的荒岛不成,有人家的也不成,方家这处宅子最好。反正,方家的人已经都被杀,再没有人去那座岛上住。”

    “……”山高皇帝远,想象力已经被限制。

    “所以,果然在那里找到了田焚?”

    “嗯。找到了。”

    说话间,船已经靠岸,船上的人将锚抛了上来,两名身形高大的人押了一个中年男子上了岸。

    “让我看看,这位神通广大的田焚田大人到底长什么样子!”苏郁岐看见押了人上岸,怒冲冲就冲了上去。

    苏郁岐上前就揪住了那人的衣领子,借着码头的风灯,瞧见是个黑髯白面的人,长相和根据描述画出的头像是一样的,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皿晔找的人易容都还是靠谱的,包括那个方子清。尤其那方子清演技还过关。

    “田焚?好,好,好!让本王好找!”

    那人抬眼瞧了苏郁岐一眼,又心虚地把头低下了。“岐王爷,您,您就是岐王爷吧?”

    演技不错。自己这演技也不错。

    苏郁岐心里感慨地想,人在社会飘,演技才当道。

    “看出来我是谁?你倒是聪明得紧!也难怪,不聪明能干下一桩桩一件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案!”

    “给我押好了,这个人,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可别让他给我死了!”

    苏郁岐撂下狠话,看人被押着走了,这才和皿晔同上一匹马,慢慢地随行在后。

    回到府衙,已经是子时。皿晔的人押了人往牢房去了,苏皿二人往自己房间去。

    府衙里静悄悄,只闻虫鸣。苏郁岐树獭似的,赖在皿晔身上,不肯放手,皿晔只好将她横抱起来往回走。

    赖归赖,苏郁岐还是有些底线的:“出海两日,累了吧?要不我还是下来吧。”

    底线就是,好话我可以说,但是也仅限于说说。

    皿晔宠溺地笑笑:“我若说累了呢?”

    苏郁岐往他身上拱了拱脑袋:“剩没几步远了。”

    “……”您也知道剩没几步远了,怎么就一步都懒得走呢?

    “真累了?那我下来?”到门口的时候,苏郁岐终于良心发现,抬头询问皿晔。

    “累倒是不累,就是……”

    皿晔在门口停了下来。

    “什么?”

    苏郁岐瞧他的神色,似乎是在想什么很重大的事。

    “你呢?”

    “我什么?”

    “抱了这一路,可是休息好了?”

    “啊……这个么,还好,还好。”苏郁岐打着哈哈,竟然还晓得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魔道了,这哪里还是那个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战王苏郁岐?

    “嗯,还好就成。”

    皿晔抱着她,一脚跨进了门。

    下一瞬,苏郁岐就被搁到了床上,人重重地压了下来。带着那种熟悉的香气,还带着些海水的腥气。

    是不同于素日的味道。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