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公开审判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公开审判

    “唔,后悔了行不行?”

    后面的话,被迫又吞了回去,也不知都唔哝些什么了。

    一夜缠绵,苏郁岐迎着晨光,拖着酸疼的四肢起床,皿晔却是餍足地沉沉入睡。

    弄醒他?不弄醒他?自己的男人,还是自己疼吧。由他睡。

    苏郁岐穿好了衣裳,洗漱完毕,喝了两口粥,便往前面衙堂去了。

    到衙堂里坐定,并未急于提审牢里关着的“田焚”,召了苏甲前来,吩咐他将布告贴出去,要于三日后公审田焚。

    此时江州城中只剩些老弱病残和一些雇佣来的劳力,其余便都是军卒,公审田焚,若是没有江州的百姓来观看,便没有意思了,苏郁岐又命人去长于县安置点,发下命令,现在城中的瘟疫已经得到控制,有愿意回来观瞧的,可以回来。届时看完了再回去,是没有问题的。

    未出半日,江州城所有人便都知道,田焚落网,三日后公审。

    公审这种事情,史上也不是没有,但统共也没有几次,都在史书上记载着,皆是罪犯罪大恶极,官家公开审判,以儆效尤。

    江州的百姓都知道,田焚贪墨无数,也干了许多的枉法的事,这次岚江决堤,他还抛弃百姓自己逃了,但若说罪大恶极,也不至于到公审的地步吧?

    所有人便都急于来看看热闹。

    他们并不知道,江州城岚江决堤,和这位田焚田大人有着莫大的干系。

    诚然,他们更不知道,这桩公审案,其实犯人是个假犯人。

    这三天里,苏郁岐命人将田焚所有的犯案资料都汇总在了一起,她亦忙得连睡觉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每日都在在衙堂里吃,很晚才回后衙睡。

    公审头一日,却出了点小差错。

    那位假方子清忽然跑到前面衙堂,向苏郁岐闹着要见自己的未来岳丈,还跟苏郁岐哭诉他的这位未来岳丈是冤枉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苏郁岐搞不懂这位是来演戏还是来做什么的,只能陪着他演戏:“田焚是重罪犯,你不能见。”

    “不可能!我不信!王爷,您让我见他,我要亲自问问他,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错事,要令您做出公审他的决定!”

    “岂有此理!本王做什么样的决定,哪里容得你一个草民来质疑?你还是乖乖地回后衙想你的案子去吧!”

    苏郁岐气急败坏地道。

    “王爷!王爷,您不能搞一言堂吧?”

    “什么就一言堂了?在公审之前,任何人不得见田焚,如果你对田焚所犯的罪行有疑议,明日公审,你可以当着大家的面提出来,拿出证据来!本王是不会不给你机会说的!”

    这死人头的演技也太他妈了得了,真当自己就是方子清了。

    “可是,王爷,小人有重要的话要跟他说!”

    “我可以代为转达,你说就行了。亲自说与他听就不必了。”苏郁岐实在懒得搭理他,提起笔来,在卷宗里写写画画,头也未抬。

    “王爷,您是否能通融通融?小人真的有事要见他呀!”见硬的不行,这位又开始来软的。

    苏郁岐已经忍无可忍,命令门外衙役道:“将他给我拖回后堂严加看管!什么人都不许接近他!”

    衙役强行将这位“方子清”拖走了。苏郁岐烦恼地将笔扔了,怒问:“皿忌,是谁告诉他田焚的事的?”

    “不知道。可能,是听外面人说的吧。”

    “你去后面问问,是谁走漏了消息。”

    皿忌实在搞不懂,岐王爷已经将这件事散布得满世界都知道了,却为何这样在意是谁将消息散布给了方子清。

    但既然王爷有命,他只能执行。

    皿忌去后衙问了一遍,回来禀报:“王爷,已经问过了,是那个林同林大人告诉他的。”

    苏郁岐听见这个名字,毫不意外,心里对这位林大人的好感度已经降为零下。

    但皿忌的话未完,“王爷,那位林大人不但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方子清,还唆使他来找王爷替那田焚讨公道。”

    这完全出乎了苏郁岐的预料。

    “这位大人可真会找死!”苏郁岐无奈地咬牙,“皿忌,你去告诉他,让他做好准备,明日陪审!”

    既然他要自己找死,就休怪她要送他一程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搅得苏郁岐心里有些不郁,翻了些案卷,发现实在无法专心,午后便放下案卷回了后衙。

    恰好皿晔也在,苏郁岐感到惊讶:“咦,你没有出去吗?”

    他这几天都忙得神龙现首不现尾的,莫说是在回后衙呆着,便是见个面都难。

    “想你了,回来看看你。”最近说起情话来都是信手拈来。且他说情话的时候都是十分正色的表情,那样子不像是在说情话,倒像是在说一件严肃的事。

    苏郁岐忍俊不禁,一肚子的怒气都随着他这一句话烟消云散,“你还有没有更好听的话?”

    皿晔仍旧是一本正经:“有,可能说一辈子也说不完。要现在说给你听吗?”

    苏郁岐噗哧笑出声来。

    “你赢了。”她说。

    她进来时是阴沉着脸进来的,现在如拂去乌云见日光,从脸上笑到了心里。皿晔并非是条花丛好汉,强自己所难说这么肉麻的话出来,不过是为了逗她开心。

    她这么聪明的人,怎能瞧不出来。

    诚然,她的这方面的聪明,一向是自以为。皿晔的眼中,自己这个彪悍的妻子,于兵法诡道上是聪明的,于政道官途上也是聪明的,唯独于这情之一事上,拙笨得令人发指,却又自作聪明。

    但今日她瞧得准,皿晔的确是瞧着她不开心,刻意在逗她开心。

    “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明日好应付公审。”皿晔并未与她商讨公审的事,那些事,她是绝对可以应付的。

    “也好。我同你下盘棋吧。”

    这倒新鲜了。

    “好。”

    田焚的后衙里还真有一副棋盘,皿忌很快给寻了来,两人一人执黑一人执白,正经八百地下起了棋来。

    苏郁岐于棋之一道果然算是个半吊子,没有精湛到一流的水平,但也没有次到很臭。两人从午后下到天黑,皿晔每一局都能胜出一子,连胜二子的回合都没有。

    晚间吃完饭,苏郁岐老早就睡了,衙堂之事未再过问。

    次日一早,梳洗一新,穿好了官服,前往公审的地点。

    公审的地点选在了东城祭祀台,那里场地宽绰,即使全城的人都到,也可以容纳得下。

    原一带着一队人押了假的田焚,先去了祭祀台,苏郁岐和皿忌皿铮一路,还带了那位林同林大人,一同前往。

    祭祀台前已经人山人海,比那日全城动乱之时还要热闹几分。迁至长于的百姓,看来是大多数都回来了。

    苏郁岐边往祭祀台上走,边在想如何安排这些暂时闲置的灾民回来重建江州的问题,压根就没有往今日公审的事情上想。

    这不过是一个成功率小之又小的圈套罢了,虽然下了大力气,但终究因为她们这一边能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少,难免做的就会有漏洞。

    而能弥补漏洞的唯一措施,就是故弄玄虚地摆出一副大阵仗,让对手摸不着虚实。

    实现这个大阵仗,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码人。

    祭祀台之上,上百苏家军最精锐的军卒一字排开,一色的墨色苏家军服制,手中执二八长矛,光是站在那里,气势就已经骇人。

    祭祀台下,则是数千苏家军排成了一字长蛇阵,百姓的横队有多长,他们的队伍便有多长。

    而在百姓的外围,压着近十万苏家军。

    他们虽然是刚到江州没几日,但精神状态却是如铁铸一般。

    虽然一切都只是虚张声势,但这却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弊端么……苏郁岐心里无奈地想,这样的铁桶阵摆下,即便是对方有三头六臂,怕也是不敢来了吧。

    但这是皿晔的主意。皿晔向来都不会无的放矢,他说这样做,她便这样做了。不过是浪费士兵们一上午的时间,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到祭台上,苏郁岐还没就坐,皿忌便走过来,递给她一样东西,小声道:“公子给您的。”

    他为什么不亲自给?非要你给带过来?苏郁岐一边腹诽,一边打开那个东西,原来是个卷册,跟奏章一样大小的折子纸,上面记述的是田焚犯下的几桩罪大恶极的案子。

    案子都是她知道的案子,但都还没有可以定罪的实质性证据,可皿晔给出的这一叠折子上,条条都是可以令田焚灭九族的实锤证据。

    而这些证据,言之凿凿,根本就不像是造假。

    苏郁岐看得心惊,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而是一副冷面孔,走到主座的下首坐了,将那卷册子往主座前的案几上一摔,道:“林宗正,请你来主审这件案子吧。”

    林同很是吃惊,“这……下官并不了解案情啊。”

    苏郁岐瞥他一眼,冷声道:“不了解案情?林大人不是消息挺灵通的吗?还能唆使方子清去找本王的麻烦。”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