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续前缘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续前缘

    几个人都站了起来回礼,苏郁岐忙道:“各位请坐,各位请坐。”

    东庆王道:“早知道是你们年轻人的聚会,老夫今日就不来碍眼了,你们还能自在些。”

    苏郁岐和皿晔坐在了主人的位置上,温温一笑,道:“王叔说哪里话,您哪里老了?您出使玄股归来之后,本来就该给您接风洗尘的,可我那时候在江州没有回来,正好现在有点时间,就把洗尘宴补上。还有云太子,我欠了云太子一顿大酒,今日取个巧,一起补上。云太子不要嫌我取巧才好。”

    祁云湘笑她:“你倒真会省银子。”他睨着皿晔,眉眼间依旧浮着笑,“皿公子的酒量不好,阿岐,你今日看来要多代他喝几杯呀。”

    皿晔看着他,疏离一笑,“云湘王爷说笑了,今日是我们两口子做东,就算是喝醉,也是要奉陪到底的。”

    两人打着只有苏郁岐才懂的哑谜。

    说话间店伙计已经上了几道菜,并把屋里本就预备的几坛陈年佳酿搬到了桌前。这是皿晔提前让人备好的酒,苏郁岐道:“这点酒不够,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多上几坛来,今日我款待尊贵的客人。”

    “好嘞。”小伙计是个机灵人,拿起酒壶给桌上的人都斟满了酒,“几位尊贵的客人,请慢用,有什么事就招呼一下,小的就在门外伺候着。”

    “你去吧。”苏郁岐摆了摆手,“皿铮,进来。”

    “皿铮没来,我是皿忌。”外面响起了皿忌的声音。

    “你也一样,进来给斟酒。”

    门打开,皿忌进来,打揖行礼:“见过云太子,见过各位王爷,小的给各位斟酒。”

    “这是我和皿晔的侍卫,或者,各位不习惯让男人斟酒,我就让店伙计去对面的万红楼请几位姑娘来。”

    云渊:“苏贤弟这是要拿我们开刀吗?”

    东庆王:“你还能不能有点正形了?”

    安陈王:“你呀……”

    祁云湘:“去你的吧。”

    苏郁岐一本正经地疑惑道:“咳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大家素日不都是这一套吗?”大家都在看着她,她一副懵懂的样子:“我素日不爱来这种地方,所以嘛,没什么经验,如果有做错的地方,大家海涵,海涵哈。”

    “倒也不是。我第一次见苏贤弟,可不就是……”

    苏郁岐忙打断云渊的话:“咳咳,可不就是在酒楼里。我那是有公务在身嘛。”

    在场的除了皿晔知情,其余三位王爷其实都不知道她和田菁菁那一段过往,她赶忙拦住了。

    云渊十分知趣:“嗯嗯。的确。那天与苏贤弟未能十分尽兴,所以,今日一定要和苏贤弟一醉方休。”

    苏郁岐站起身来,端起酒杯,皿晔也同她一起站了起来,苏郁岐道:“今日小宴,一则是我与玄临为云太子而设,冯家堡匆匆一面,我与云兄甚是投缘,并约下回京再聚,二则,也为庆王叔接风洗尘,我和玄临就先干了此杯。”

    她话音刚落,祁云湘端起来面前的一杯酒,道:“你和云太子的约,是你们之间的事,不过,今日倒是我们应该敬你。江州之行,凶险异常,苏郁岐,谢谢你,回来了。”

    东庆王道:“不管是为什么原因,总之,先一起喝了这杯酒吧。”了无痕迹地便将江州掩饰了过去,让祁云湘无法再提起。

    一众人都端起酒杯,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陈垓道:“这酒不错。没想到隆福楼还有这样的好酒。”

    苏郁岐道:“这酒是玄临珍藏的,都拿了出来了,喝完了,可就只能喝隆福楼的酒了。”

    她一时没注意,说漏了嘴,被东庆王抓住了把柄:“皿公子昨晚几杯酒就喝醉了,酒量似乎不大好,没想到还好珍藏美酒。这酒的确不错。”

    皿晔悠悠道:“好藏酒未必就要好饮酒,好饮酒未必就有好酒量,这其中其实没有什么因果关系。您说是吧,庆王叔?”

    他不但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还跟着苏郁岐叫了一声庆王叔,东庆王脸上虽没什么,心里却气得要吐血。

    苏郁岐心里则好笑得紧,皿晔看似温和,却是从来不吃亏的。

    “这么好的酒,那就多喝几杯吧。”东庆王压着心里的怒气,道。

    一时觥筹交错,喝了起来,几个人从两国风物说到两国历史,从古说到今,从文说到武,像是不约而同一样,再没人说起政治,也没人说起江州。

    皿晔让人送过来的几坛好酒很快就喝完,皿忌又把隆福楼伙计送上来的酒开了几坛。

    正喝到热闹之处,忽听得楼下有喧闹之声,苏郁岐命令皿忌:“去看看怎么回事。”

    皿忌去了片刻,回到包厢,道:“王爷,是一个女子和她的仆人,外地来的,想要尝一尝隆福楼的脆皮烤鸭,掌柜告诉她已经清场了,她不肯离去。”

    “现在走了吗?”

    “没有。那姑娘很执拗,非要今天吃脆皮烤鸭。”

    “好好的姑娘怎么就这么馋。我去看看。”

    祁云湘已经有了三分酒意,摇摇晃晃离座,往外走去。苏郁岐不放心,嘱道:“云湘,人家是姑娘,你不要为难人家,不行就让掌柜做了这一单生意吧。不要坏了兴致。”

    祁云湘已经开门下楼去了,苏郁岐瞧他摇摇晃晃的样子,不大放心,“云兄,庆王叔,你们先喝着,我下去看看。”

    苏郁岐刚走到门外,站在栏杆前往下看,只见楼下一鹅黄软纱裙子的女子,正在和祁云湘说着什么,因为女子的脸被祁云湘遮挡住,苏郁岐没有瞧清女子的模样,但看祁云湘的态度还算得上不错,便没有放在心上。

    她正好内急,想着顺便下去小解,便往楼下走去。下了楼,拐弯想要往后院茅厕去,却被眼尖的祁云湘瞧见,叫住了她:“阿岐!”

    苏郁岐脚步未停,摆手道:“你好好跟人家姑娘说,我去去就回。”

    “阿岐,是敬平公主。”

    苏郁岐蓦然站住,回过头来看那黄衣的女子,可不就是敬平公主云景?

    她来吃酥皮烤鸭?开什么玩笑?说不是特意来的她都不能信。

    但很显然,敬平公主说的就是慕脆皮烤鸭的名而来,不想撞见了他们几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这里喝酒。

    苏郁岐又走了回来,朝敬平公主抱拳施礼:“原来是敬平公主。相请不如偶遇,敬平公主请楼上一起喝一杯吧。”

    “你们男人们的酒宴,我一个小女子,不合适参和,今日都是误打误撞,碰巧了,岐王爷还请见谅。云景这就告辞了。”

    云景福身一礼,欲往外走,苏郁岐忙道:“天色这样晚了,我让人送敬平公主回去吧。皿忌,下来一下。”

    楼上人影一闪,皿忌直接从楼上飞下来,落在了苏郁岐身边,“王爷,什么事?”

    “这位是玄股国敬平公主。你送她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云景却将苏郁岐的一番好意干脆地拒绝了。

    “两位王爷,云景告退。”

    “等等。”

    苏郁岐沉声叫住了已经走出去两步的敬平公主,“公主身份尊贵,出使雨师,我雨师自当为公主的安危负责。皿忌,送公主去行宫。”

    敬平公主笑得温婉得体:“本宫已经说了不用了,岐王爷何须太过执着?这里是雨师的都城,治安岂会不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要做的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不能让公主有一点闪失。”

    云景在搞什么鬼,苏郁岐暂时还看不出来,但无论如何,也得先保证她的安全,其次,也要防范她不要搞什么幺蛾子。

    云景的目光却在祁云湘身上流转一瞬,“那……可否请云湘王爷送我回去?”

    这就很有意思了。苏郁岐眸光深深在云景身上掠过,又停在祁云湘的脸上。

    祁云湘却是一副醉意很浓的样子,说话都大舌头起来:“本……本王喝醉了,恐……恐不能胜任这个光荣的任务。敬平公主见谅。”

    话里话外还透着那么点嘲讽。

    苏郁岐直觉祁云湘和云景之间一定有事情,但是什么样的事情,就不好说了。她选择了沉默,静观其变。

    云景的脸色一刹煞白,嘴角蠕了蠕,半天,道:“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祁云湘打揖:“那就请敬平公主走好。”

    云景惨白着一张小脸儿,转身就走。祁云湘没有追出去,苏郁岐也没有追出去。

    “皿忌。”苏郁岐朝皿忌使了个眼色。

    皿忌随即跟了上去。

    苏郁岐深深瞄了祁云湘一眼,“人走了,上去吧。”

    祁云湘瞥着她:“你不是要去如厕吗?”

    “是,这就去。”

    苏郁岐才走两步,却听祁云湘在背后笑道:“可比学以前尿遁。”

    “遁你奶奶个头。”

    苏郁岐转身去了后院。

    夜风有些凉意。已经是初秋天气,昙城的秋意比江州的还要浓些。

    风过处,树叶沙沙作响。苏郁岐从茅厕出来,身形在夜空里一闪,便消失在夜幕下。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