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以赛会友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以赛会友

    要甩开这个包袱其实也不难,只要稍加利用一下眼前的局势,就可以轻松甩给别人。

    苏郁岐并不着急甩包袱,反正云渊也不着急走,她还有的是时间。

    那几位骑马的很快就到了马场,秋高气爽,山景美妙,尘心顿涤,三个大男人先赛了几场。苏郁岐和云景到了的时候,已经分出了胜负,三个人各有胜负,都有拔过头筹,平分秋色。

    苏郁岐到了之后,云渊笑道:“真正厉害的人物来了,咱们仨这个第一,都要让出来了。”

    苏郁岐跳下马车,笑着道:“云兄,你这分明是打趣我呀。若我赢不了,岂不是面上无光?”

    祁云湘:“说的好像你一定能赢一样。”

    苏郁岐瞟了他一眼,“玄临和云兄我未必能赢得过,但你么……我不稀罕和文人较长短,赢了也脸上无光。”

    祁云湘:“……”真想一口血吐在她那张嚣张跋扈的脸上。

    苏郁岐不再搭理他,转而对云渊道:“云兄,这赛马道如何?可还趁用?”

    “十分过瘾。没想到深山之中,还藏了这样的好地方。”

    苏郁岐却是不胜唏嘘:“我那早已经仙去的父王当年也是个顽主呀,不然不能搞出这样的好地方来。”

    她如今提起她的父王,眼中已不见悲色,祁云湘和皿晔的眼神中却是各有不同。

    祁云湘抿紧了嘴唇,略嫌紧张地瞄了她一眼,没有再冷嘲热讽。

    皿晔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温柔一笑:“你们来的太晚了,赶紧去跑一圈,过过瘾吧。”

    指尖传来的温度,柔而暖,瞬间流遍全身。苏郁岐只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这一握手,一点头,也不知刺痛了多少人的眼睛。

    祁云湘撇开了眼睛,脸上淡淡的。

    容长倾紧咬着下唇,眼睛里也不知是恨还是嫉,是怨还是痛,一双手紧握成拳,纤细白嫩的手指被握得没了一丝血色。

    云景对这一幕既不惊讶,也没有多少感觉。倒是她的兄长云渊眸中流露出赞叹和敬佩来。

    人生最难得一心人,不管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得之,乃幸。至少这一刻,云渊是打心底里替苏郁岐觉得幸运。

    苏郁岐也从云渊眼睛里看到了诚挚,心下不禁一叹,云渊啊云渊,多么希望,咱们是友非敌。

    四个人都重又挑选了马,四匹骏马,一字排开,威风飒飒,容长倾忽然道:“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赛马。”

    祁云湘诧异地看向她,“你一个女孩子,凑什么热闹?和敬平公主在这里喝喝茶赏赏风景看看比赛不好吗?”

    容长倾冷冷哼道:“你先赢了我再说这样的话,或者,你根本就是怕若是赢不下我,岂不丢人?”

    祁云湘:……

    苏郁岐道:“既然你喜欢赛马,那就赛吧。”这位对她一直爱慕着的公主殿下,最近一段时间都被小皇帝拘着,连内宫的门都不得出,她那个活泼的性子,怎能不觉得憋屈?

    借着这个机会让她发泄发泄内心的积郁也好。

    “不过,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保证自身的安全。否则,若是受点小伤什么的,我没法跟皇上交代。”

    虽然说的都是官话,但关心却是发自肺腑的,容长倾即便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也不会想要她在皇帝面前不好做,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会注意的。”

    苏郁岐回头看看此时坐在石凳上的敬平公主云景,道:“那就委屈敬平公主一个人在这里看看景色了。清荷,你好生陪着敬平公主。”

    云景倒是一副全然不在乎的神情,温婉善解人意地道:“嗯,你们去吧,我看这满山的景致倒是真的怡人。”

    同样是公主,人家的公主端庄温婉,自家的公主却是任性泼辣,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祁云湘无语地叹了一声,不再反对容长倾参加赛马,但却又想出了另一个花样:“这样赛也没什么意思,咱们是不是弄点彩头出来?”

    苏郁岐对赌博一向没有什么兴致,况且,在冯家堡赌博的经历让她记忆犹新,她可是和云渊互相骗了对方一手呢。

    云渊显然也记得那一次。

    那枚地摊货玉佩现还系在他的腰上呢。当然,他那一身的气度,就算是地摊货,也能佩戴出上等美玉的感觉,谁又敢想他佩戴的是几文钱的地摊货呢?

    苏郁岐也瞧见了他腰上的玉佩。

    嗯,不用在意,他愿意戴就戴着呗。苏郁岐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好羞耻的。

    “搞什么彩头?或者,你拿出几千银子来当彩头?”苏郁岐反问回去,顺便将他的路也堵死了:“你不要指望我还能拿出什么来,江州大水,皇上拿不出银子来,全都是我垫付的,我家里已经成了个空壳子,现在连几百银子都拿不出来。”

    诚然,她这话也是说给云渊听的。

    雨师国库空虚,试试云渊会不会借机搞点事情出来。如果他有不轨之心,应该是时候显露出来了。

    云渊听完这话只余敬佩:“苏贤弟为一城百姓散尽家财,可敬可佩。雨师得苏贤弟一人,如得百万雄师。”

    祁云湘:“……”这算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么?

    “也没有要你拿什么金银出来,那样就俗了。这样好了,咱们四人,跑输的那一个晚间罚酒三坛。”

    苏郁岐:“这个倒还可以。只是显得咱们太俗套了。”喝死你。

    皿晔:“云湘王爷是馋酒了吧?”祁云湘你脑子抽了吧?

    云渊:“倒是个新奇的噱头。”您想干嘛?

    三个大男人加一个男装大佬,明显就把容长倾排除在了赛局之外,容长倾虽然不高兴,但也不能和他们论一个是非高低,只能别开脑袋,表示不想听不想看他们在这里玩这些小儿科的东西。

    苏郁岐终于命令发令官开始。发令官数了十个数,说了一句“开始”,五匹骏马腾空扬蹄,发足狂奔起来。

    马场宽绰,五匹马横着站都没有问题,但出了马场,山路变得狭窄,只能容两匹马并排,再多一匹都不能,所以,开始的起步便尤为重要。

    出发之后,跑在头一个的,竟然是容长倾。她之后便是云渊。

    苏郁岐皿晔和祁云湘作为东道主,虽然嘴上不说,但实际上都是礼让了云渊的,毕竟这又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赛局,不过是私底下的娱乐。云渊是尊贵的客人,礼貌上,第一场还是应该礼让一下的。

    三个人看见容长倾跑在了头里,都微微蹙了蹙眉。以她的骑术,驾驭不了这第一的位置。后面如果谁想超过她,在这狭窄的山路上,若是出点什么意外……三个人都不禁后悔让她来参加这场比赛。

    说到底,还是在担忧她的能力不足以保护自己。

    因此在跑出去之后,三个人都加快了速度,紧跟在容长倾和云渊之后,唯恐会出现什么意外。

    这段赛道开辟在山上,既狭窄,又不乏危险。赛道的外侧,就是坡度极陡的山体,且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赛道旁的石头都有松动的迹象。

    这样的危险他们四个习武之人都是可以应付的,容长倾终究武艺不精,体力也没有那么好,应付起来就稍嫌不够。

    果不其然,跑到一半的时候,容长倾的马就失足,踩上了一个松动的石块,那马足一滑,便要往山外侧倒去,离得她最近的云渊飞身从马上跃起,在那匹马滑下去之前,将容长倾拉住,往臂弯里一带,将她带离了马背,在空里一个巧妙的旋身,落在了自己的马前,一勒马缰,喝住了那匹马。

    情急之下也没有顾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苏郁岐三人正好赶上来,方才看见云渊已经伸手相救,便知不会出什么大意外,是以也都没有太着急。

    容长倾从云渊的臂弯里挣了出来,裣衽一礼:“多谢云太子施救。”

    云渊也只是微微一点头,温声道:“山路难行,公主小心些。”

    容长倾红了脸,点点头,又说了一声多谢。云渊身上那种养尊处优身处高位的威仪,不怒而自威,可以说,远胜过雨师这一代的诸位皇子,就连她的胞弟小皇帝容长晋,也远远不及云渊的风仪,容长倾在他面前,竟然不自觉就矮了三分气焰。

    苏郁岐瞧着已经坠落山下的马,眸子里闪过些深意,道:“如今马已经少了一匹,公主,我让人再去牵一匹马来,您还是回去吧。这毕竟不是女孩子玩的游戏。”

    她在容长倾面前一向就是一副长者兼臣属的态度,既透着为人臣的谦卑,又透着长者的威严,即便到了今时今日,这种态度也没有改变过。

    容长倾心里说不出是何种滋味,一双眸子幽幽地望着苏郁岐,咬着嘴唇,有那么一瞬,才开口道:“你的马给我骑吧。”

    这实在是无礼的要求,足以见她是个被惯坏了的公主,但在场的几个人都是气度不一般的人,自然不会去计较容长倾的无礼。

    “好。”苏郁岐连犹豫一下都不曾,便答应了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