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线索断了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线索断了

    云渊大约也察觉出了小皇帝的想法,唯恐给苏郁岐带来麻烦,便收敛起自己方才那样的态度,恭恭敬敬地对小皇帝道:“尊皇既然也上山来了,何不一起登上郁琮山峰顶,一览峰顶风光?”

    苏郁岐朝云渊投了感激一瞥,云渊却只是淡淡的,没有去接受她这份感激,只将目光对着小皇帝,等着小皇帝的回答。

    小皇帝重拾被人抬着敬着受人膜拜的感觉,心里顿觉舒坦,豪气应允道:“好!”

    “皇上,这座山十几年都没有人攀登过,且那峰顶瞧着就陡峭异常,怕是危险重重。您自然是不怕危险的,但云太子远来是客,身份尊贵,怎能有一点闪失?臣劝您,也劝云太子,还是不要去冒险了吧?”

    东庆王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有里有面儿,既给了小皇帝台阶,又给了云渊面子。小皇帝立即顺杆爬:“也是。云太子,你若是想要登山,我雨师多的是名山,京师之南就有一座,不比郁琮山矮一些,那座山上还有皇家佛寺,可以去听听住持讲佛呢。攀登这危险重重的郁琮山,还是算了吧。”

    云渊淡淡笑着:“我不过是想,既然来了,就随便上去看看。也没想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倒是我考虑不周了。我们不上去便是。至于那京南的山,只怕是时间不够用,等以后有机会再来雨师时,再去吧。”

    小皇帝不过是谦让的话,自然不会再强请他去攀登什么京南的山听什么和尚讲经,他客气笑道:“嗯,雨师随时欢迎云太子再来作客。”

    眼看向苏郁岐问责的事情将不了了之,小皇帝和裴山青暗里使眼色:只能以后再图之了。

    和云渊聊了会子话,小皇帝以山上不安全为由邀请云渊下山,云渊也不好拒绝,只能放弃登山的计划,随皇帝的銮舆一起下山。

    苏郁岐亲自去请两位公主,略略交代了几句话。

    先去了云景的院子,告诉云景已经和她的皇兄谈妥,留她在雨师长住一段时日,至于她能不能抓得住祁云湘的心,只能靠她自己了。

    云景道了一声“谢”字。

    苏郁岐第一次遇到这种被人卖了还要说谢谢的人和事,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看在云渊的面子上,只能说了一句:“云公主好好把握机会吧。”

    如果祁云湘知道了这桩买卖,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把她给掐死。

    到了容长倾的院子里,容长倾已经打点好了行装,苏郁岐进门,她还有些惊讶:“你怎么亲自来了?”

    苏郁岐道:“长倾,回宫之后,安心呆着,云太子已经不会再提婚盟的事了。”她一向不怎么直呼她的名字,这回直呼她的名字,是打从心底里想要对她嘱咐上几句。

    容长倾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什么?这……这是真的?苏郁岐,你没有骗我吧?”

    苏郁岐却是高兴不起来,长叹一声,道:“长倾,云渊是当世不可多得的男子,不嫁他,或许,会是你一生的憾事。你要想好了。”

    容长倾撇过脸去,一滴泪从眼角无端生出,滑落。

    “我不想害人害己罢了。”

    苏郁岐倍感无力。

    “长倾,即便不嫁云渊,你和我也没有可能了。早晚,你是要嫁人的,我不觉得还有谁能比云渊更好,更适合你。你回宫先考虑一下吧,云渊那里,我不会帮你把话说死,到底如何,等时间来决定吧。”

    苏郁岐委声相劝,对容长倾的情义也算是已经到了仁至义尽。容长倾也并非是混不讲理的人,苏郁岐说的话,她又怎么能不懂。

    “不管怎么样,苏郁岐,我都要谢谢你。”

    “嗯,回去不要吵闹,不要和皇上过不去。如果能帮你的,我会尽量帮你的。”

    容长倾眼里噙着泪水,点点头。

    她不知道苏郁岐是如何做到的,但她的确是做到了。此时的容长倾心里只觉得,这世上没有谁比苏郁岐更有本事,也没有谁比苏郁岐更好。可是这样的人,她却不能拥有。

    这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是只能怨命运没有给她们做这一段缘分罢了。

    浩浩汤汤的队伍开下山去,皿晔到山底送走队伍之后,又折回山上,继续负责侦破案件,顺便,也清理一下别院。

    谁知刚回到山上,皿忌就将他拉到隐秘处,一脸的紧张,皿晔不禁蹙眉:“发生什么事了?”

    “阁主,出事了。山宗好像被人闯进去过。”

    “什么时候的事?”皿晔的脑子里立即闪过很多种可能:云渊?祁云湘?还是什么人?反正不可能是苏郁岐,她一只在自己身边,即使有不在身边的时候,也没有单独行动过。

    皿忌道:“就在今天早晨。地道口的机关似乎被挪了位置。不过,好在您提前做了安排,将山宗里的人都撤了出来,人生活过的痕迹也都抹去了。”

    “宗主呢?”

    “自您决定上山狩猎之后,宗主就离开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是谁发现了地道口被人动过?”

    “是尹护法。她早上经过那里,觉得不对劲,便进去瞧个究竟,这才发现地道口的草被人动过。”

    “她进去地道了没有?”

    “没有,发觉不对劲就赶紧出来了。”

    皿晔深深吸了一口气。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还难以判断。他想了想,道:“继续让人去寻找那个死尸的身份,密令,所有诛心使和护法都不得再靠近地道。”

    诛心阁以及山宗能有资格知道地道的存在并下得去地道的,不过是一十六位诛心使和四位护法,以及老宗主冯十九身边的人。

    皿晔心里很明白,如果真的有人发现了地道的存在,山宗将再不可能存在,这个地道和地道下面的世界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这里是冯十九半生心血,如果因为这次的事情暴露了……皿晔心里有些难过。

    皿晔也没有再回去那间破旧房屋,没有去查看一下地道口是不是真的被人动过,他问皿忌:“知道祁云湘现在在什么地方查案吗?”

    “下面的人汇报说,在清水河下游的渔村盘问渔民老乡呢。”

    “备马,我去找他。”

    皿忌很快把马牵了过来,皿晔飞身上马,抄近路往清水河下游奔去。

    一路疾驰,在下游的一个小村庄的里正家里,终于找到了正在和里长聊天的祁云湘。

    祁云湘见到皿晔,丝毫没觉得意外,只是不屑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不是和云太子你们游山玩水去了吗?”

    皿晔瞥他一眼,道:“皇上和东庆王忽然去了,游山玩水被临时取消,他们回宫去了。”

    “唔,这可真是不巧得很啊,太遗憾了。”

    “少说些风凉话吧。案子查得怎么样了?可有什么眉目?”

    祁云湘瞧着他:“你这是良心发现了,来协助我破案?还是说,你发现了什么?”

    皿晔道:“都不是。就是忽然没有事情做了,来帮苏郁岐看看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祁云湘扁嘴:“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冷笑一声,“能查得怎么样?大海里捞针一样。这位里长说,他前段时间看见一个背着剑的江湖剑客经常在这附近活动。我已经让人按照描述画了像,你要看一下吗?”

    “嗯。”皿晔应了一声。祁云湘示意他的小跟班阿顿将画像拿出来,阿顿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来,递给皿晔。

    皿晔抖开,瞧了一眼,“派人去找了吗?”

    “不用找了。”

    “嗯?”皿晔不由挑眉。

    祁云湘做了个抿唇角的动作,“你不觉得眼熟吗?”

    “眼熟?”皿晔再去看画像时,不由恍悟:“原来是他。线索又断了。”

    画像里的人,虽然容貌稍嫌清秀,但五官轮廓和昨日画下的那名死者的极像。

    因为是从叙述者口中了解到的长相,比摸骨画出来的肯定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已经可以认定,这就是死者。

    皿晔将画像揉成了团,顺手扔在了里长家院子里的火炉上。一股火苗蹿起,画纸顷刻化为灰烬。

    “既然是一条断线,还不走?里长还要留你在这里吃晚饭是怎么的?”皿晔瞥了一眼还坐在凳子上的祁云湘。

    祁云湘本来已经打算走了,听了皿晔的话,反而坐在凳子上蹭了起来,“你走你的就是,我又没拦着你。”

    “唔,那你就坐着吧。”

    皿晔说着,举步就往外走,祁云湘在后面扯着嗓子:“哎,你真走呀?你个傲娇鬼,等等我。”

    祁云湘追了出来,皿晔的脚步未停,他紧赶慢赶地追着,“喂,你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别说你就是为了案子来的啊,我才不信你有那么热心。”

    皿晔头也不回:“别人的事我不热心,苏郁岐的事我能不热心吗?好歹,我们也是两口子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娘的不秀恩爱能死吗?两个大男人一起过日子还是很光荣的事吗?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