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玄冬花纹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玄冬花纹

    苏郁岐摇摇头:“听都没有听说过。”

    皿晔道:“我义父他,素日都是戴一副面具,连我都没有见过他的真面貌,我甚至怀疑,他连名字都是化名,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冯十九,不过是有人为了隐藏身份,才用了这么个化名。郁儿,的身边,是否有什么可疑的人?”

    苏郁岐细细想了一回,确定身边并没有这个年岁且护着她的人,又摇摇头:“我实在不知道,身边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又想了一回,“到底是谁呢?这般护着我,甚至是还把从小训练成武斗士来保护我。要知道,的身份,可不是一般人呀。毛民公主的儿子,父亲还是川上皿家的家主。这个冯十九,真是好大的胆子。他难道不知道的身份吗?”

    皿晔苦笑:“怎么会不知道?怀疑的,可不正是我怀疑的?到底是什么人,这样大的胆子,让我来保护?”

    苏郁岐瞧着皿晔,眼前的人眉眼俱好,他是为她而来。她既从心底里觉得温暖,又觉得心酸。“命运一早就被安排好,就没想过要反抗吗?”她哑声问。

    皿晔搁下手中的茶杯,顺手将棋子也落在了棋盘上,凝着苏郁岐,温声道:“也没什么好反抗的。毕竟,那时候我是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其实有很长的一段岁月,就是我活下去的动力。长大一点后,懂了一些事情,晓得和命运较劲了,但那时已经根植在骨子里。”

    苏郁岐怔住了。

    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那样念着,她却什么也不知道。不真知道是该遗憾,还是该替那个人心疼。

    皿晔温颜笑了笑,似是为打消她心中的纠结一般,“我没有见到之前,一直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让我义父冯十九那样死心塌地为。做武斗士的那几年,也没有什么机会见到。人可能就是有这样的劣根性吧,越是见不到,便越是好奇。其实上战场的那几年,我曾经偷偷跟去过战场。”

    苏郁岐再次怔住。

    “没想到吧?我很早就认识了。只是一直不知道我在关注着。”

    应该觉得幸运吗?可苏郁岐终究是高兴不起来。

    “玄临。”苏郁岐怔怔望着皿晔,“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

    “这和没有关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运。我的命运,就是罢了。也不用替我觉得心疼,一切都是我自愿去做的。”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感知到。我记得有一回,我和一队士兵被毛民军队围困在一座大山里,敌我力量悬殊,任是我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有办法突破包围。就在我准备赴死一战的时候,毛民的大本营忽然起火,围军回撤救援,我们得以脱身。现在想想,那时,是吧?”

    皿晔笑了笑,未否认。

    “这么说来,很早我这条命就是的了。”

    皿晔凝着她:“我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吗?”

    苏郁岐不禁莞尔:“也是,不也早就是我的了吗?”顿了一顿,又道:“玄临,现在该我告诉了。在说这些身世之前,我其实还不敢确定,我到底想做什么,该做什么。”

    “那现在知道了?”

    苏郁岐点点头:“我知道了。什么王权富贵,什么江山社稷,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以前,我在想,我要先给我的父母报仇,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为父母报仇所必经之路。但报完仇之后要怎么做,我并没有想过。”

    “那现在想好了?”

    “嗯。我要和去过寻常人的生活,远离这朝堂,远离这是是非非。”

    苏郁岐容色浅淡,眸子里并非是什么决绝的神情,而是温软眼波,皿晔面前,她就算是心里有一万个理由让自己冰冷,也会有那么一个理由让自己温暖——那个人是皿晔呀。

    终于说出了这句话,苏郁岐心里也舒畅了起来,望着皿晔,眉梢眼角俱是温软笑意。

    皿晔也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

    苏郁岐不由好笑:“把我叫到书房里来,说了这么半天的话,结果全是在说,问我的就这么一句啊?”

    “其实还是想和对弈一局。”也不知道皿晔是出于真心想下棋,还是在掩饰自己大张旗鼓把人请来就只为那么一句话的羞怯,总之,脸上淡淡然,说话轻飘飘。

    “好啊,我也好久没有下棋了。”苏郁岐答应得十分痛快。下棋这么痛快的,这还是她第一次。

    皿晔好笑地瞧了她一眼,“输了的今晚要负责让赢了的高兴。”

    “……”这算什么赌注?为什么觉得他的表情透着那么点邪魅?“好,就依。开始吧,继续把这一局下完。”苏郁岐强迫自己不去看他那有点欠揍的表情。

    “嗯,下棋。”皿晔往棋盘上落下一子,“对了,杀父杀母的仇人找得怎么样了?可有查出什么端倪来?”

    “嗯,已经有点端倪了,但最近似乎遇到了瓶颈,一直就没有什么进展。”苏郁岐边说,边落子。

    “需要我帮忙么?”

    “对了,”苏郁岐忽然想起什么来,转身去柜子里摸出了一样物事,递在皿晔面前,道:“这个,认识吗?”

    那是一根一尺来长的青铜简,上面生满绿色铜锈,铜锈覆盖下,是一幅朱雀花纹,而在朱雀花纹的四周,是一圈不知名的纹路,像什么藤类。

    “这是咱们一起去杲稷的钦天监查访的时候,我从杲稷手上顺来的,还有印象吗?”

    皿晔望着铜简,似有一瞬的失神,“唔,有点印象,怎么?”

    “这铜简上的花纹,和后来王直在暗杀他们的人身上缴获的令牌上的花纹是一样的。”

    “这个,和父母的仇人有什么关系?”皿晔问。

    苏郁岐从袖子里摸出一枚墨玉来,递在皿晔面前,道:“这是杀我父母的人身上的东西,苏甲告诉我,这是那个杀手头子身上唯一的一件东西,这花纹这样别致,应该是身份的象征吧。”

    皿晔望着苏郁岐手中的墨玉,没有伸手去接。墨玉上的花纹和铜简上的花纹一色一样,花纹很别致,一看就不是寻常东西。

    “认识吗?”苏郁岐凝着皿晔。皿晔怔然的表情让她不能不怀疑,他是见过这东西的。

    皿晔却是摇头,否认了他认识这东西,“倒是见过王直拿回来的那枚黑色令牌,余外就再没见过了。既然是杲稷的东西,那有没有审问过杲稷这东西的来历?”

    苏郁岐摇摇头,“当时在杲稷的炼丹房里,我拿这个的时候,杲稷的反应很一般,似乎也不太认识这个东西,我认为审问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后来杲稷移送到祁云湘的手上,我接触他的机会少了,就没有特意地再去审问他。”

    “回头我让人潜进他的牢房问一问吧,即便他不太认识,但既然在他那里出现,他总该知道来历。”皿晔似是漫不经心,连下棋落子都有些漫不经心了。

    苏郁岐没有拒绝,“好。的人神通广大,神不知鬼不觉进去问一问也好。”

    “嗯。”但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顺耳?什么叫他的人神通广大,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去?他的人也不是干地下买卖的好伐!

    但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并不能引起皿晔丝毫的注意,他心里忧心的,是那些花纹。

    尽管他表现出从没见过那些东西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并非是没有见过。

    铜简和墨玉还有黑色令牌上的花纹,系同一种花纹,花纹是一种藤类植物,是生长于毛民的一种藤类植物,名为玄冬花,花藤碧绿,花却是黑色的,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花,此花一瞬开,一瞬便谢,花蕊是天下所有蛊虫的克星。

    但最为让人纠结的是,这花纹,他在他母亲的手臂上见过。而玄冬花,他母亲在临走前,曾经留了一株花株给他。这些年他细心栽培,已经繁殖了史记株,而他身上素日的那特殊香气,便是来自这种花香。

    他一时还不知道要如何跟苏郁岐解释,而且,他也不知道,他的母亲和这花纹的组织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一切还有待查证。接下来,他怕是要忙一阵了。

    今晚两人都没什么心思下棋,结果,苏郁岐棋差一招,输了棋。

    要如何讨好他,这是个问题。皿晔下完了棋,就故意板起脸准备回谨书楼了。苏郁岐乖乖地跟了上去,狗腿地讨好:“您老人家要怎么样才能高兴啊?要不,我陪看星星?”

    出了书房的门,一抬脸,便是漫天的星子,寒星似水,沁目的凉。

    皿晔一味往前走,“更深露重,不想看。”

    “您老人家要是故意不高兴,我能有什么办法哄高兴?就说吧,怎样才能高兴。”

    “这个要自己去想。我告诉的,就没意思了,是不是?”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