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远赴毛民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远赴毛民

    苏郁岐无语地望着皿晔:“这算什么调调?”

    皿晔:“猜。”

    “……”猜个头,“玄临……”苏郁岐快走一步挽住了皿晔的手臂,拖长了声音,“要不,我背回谨书楼?”

    皿晔低眉瞧瞧她纤薄的身子,“我怕府里的人瞧见了说我欺负。”

    “这个倒不会。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孔武有力,又霸道又无情,不会那么想的。”

    “可我会那么想的。”

    “这都不行,那就是故意刁难我。”

    “嗯。”

    “……”竟然光明正大地承认了?是我的手提不动刀了还是最皿玄临近飘了?

    不过,看在身世飘零经历坎坷的份儿上,本王今晚不与计较。“那个,要不,一会儿回到谨书楼,我给您端茶倒水捏肩揉腿,最后再送您一套闺房服务,如何?”

    “嗯,勉强吧。”皿晔的心里一直在纠结他母亲燕明公主的事,以致于对诸事都有些敷衍。

    苏郁岐嘟着嘴,表示抗议:“人家都说七年之痒,可我和才不到七个月,这就对我嫌弃了吗?”

    “不是。”皿晔停住脚步,侧转过身正对着苏郁岐,眸光柔和地凝着她,“郁儿,如果,我是说如果,将来发现我并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会不会,会不会不要我了?”

    苏郁岐懵然:“这话可从何说起?”

    “没有,就是忽然心生感慨。”

    苏郁岐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由发笑:“这也没发烧啊,”看皿晔一副认真态度,只好劝他:“放心,只要不干对不起我的事,我是不会离开的。”

    “若我干了呢?”

    “那要分什么事。要是劈腿,我就先把那女的杀了,再把囚禁起来。”

    “咳咳,劈腿是不会的。我是说别的事。”

    “还能有什么事能让我离开?”

    说我的母亲可能与父母之死有关?皿晔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只能搪塞:“就是开个玩笑。对了,郁儿,我想亲自去一趟毛民,查一查这个花纹的事情。”

    苏郁岐很惊讶,“啊?去毛民?没必要吧?雨师可能很快就要毛民开战,选择这个时候去毛民,会不会很危险?父母之仇这么些年也没有查出来,不差这么一时半会儿啊。缓一缓再去不行吗?”

    皿晔道:“既然王直在暗杀者身上找到了这样花纹的令牌,便说明他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如果是已经存在于世二三十年的组织,必定是树大根深,若不赶紧查明,恐对战局不利,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

    苏郁岐想了想,觉得他说得也在理,便没有再坚持,“好,但也不急于这几天。明日我们会和云渊签订盟书,等盟书签订完了再去吧,好不好?”

    “嗯。”皿晔点头答应。

    “现在可以高高兴兴回谨书楼了吗?”苏郁岐眼巴巴地瞧着皿晔,铁血战王一旦摆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来,百炼钢怕也化成绕指柔:“好,回谨书楼。”

    皿晔将她往臂弯里一握,一抬手,将她横抱了起来,“还是我抱回去吧。”

    苏郁岐:“……”反正自皿晔进府,她的铁血威名已经尽皆喂了狗,丝毫不存了。

    翌日,在文澜阁与云渊会谈,小皇帝连同四王都到场,因为苏郁岐事先已经与云渊商谈妥当,盟约的订立并没有费什么事,云渊的要求并不多,第一,找出两次刺杀云景的凶手,交给玄股国处置;第二,善待云景,在云景回国之前,确保她的安全。

    至于其它方面的合作,沿袭以往的模式,只是两方边界的军队比之前合作应更紧密。

    盟约订立,苏郁岐将毛民近日的种种罪状一一列举,并将雨师欲伐毛民的想法知会了云渊。

    云渊表示,毛民的做法实在是令人愤慨,如果雨师这方面需要玄股的帮助,玄股能帮得上的,将尽量帮忙。

    言外之意,我们至少可以保持中立,至于帮忙,那要看帮什么忙。

    苏郁岐并未指望云渊能帮什么忙,他不给添忙,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掐指算算,云渊出使雨师也有好几个月了,大事已经办完,剩余诸如爆炸案之类,查不查出来,意义已经不大,他已经没必要留在雨师等结果,因此决定两日后启程回国。

    余下的两日,苏郁岐和祁云湘共同陪云渊在京师附近游玩了一番,到第三日上,一大早,云渊启程回国的车驾便浩浩荡荡开了出来。

    小皇帝亲自来相送,一直送到城门口才罢。苏郁岐派了原一领一队兵马护送云渊到国境线。因为江州是近路,云渊临行前还是选择了走江州。

    江州的境况已经比之前大好,雨师也就没有反对他走江州。

    送走了云渊,苏郁岐晓得皿晔也就该踏上去毛民的路了,心里不免担忧,只希望能不去就不去,即便是去,最好是她也能同他一起前往。

    但现实不可能允许她也前往毛民。

    “放心,我又不是没出过门,不会照顾自己。”苏郁岐提出担忧之时,皿晔安慰她。

    苏郁岐再说忧心的话,皿晔便直接将她推倒在红鸾帐里,不许她再多说一句。

    一夜荒唐,皿晔次日未给苏郁岐送别的机会,在苏郁岐还沉睡的时候,便悄悄起身,踏上征程。

    临行前,他将皿铮皿忌留下来,吩咐他二人好好保护苏郁岐,凡有威胁到苏郁岐性命的,无论是谁,格杀勿论。

    苏郁岐被他累了一夜,迷迷糊糊听见些声音,却实在睁不开眼睛,等到醒来,天已大亮,身边被褥凉透,心知皿晔已经上路,虽然生恼,但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没有让身边的人瞧出什么端倪来。

    对外,只声称皿晔回乡祭祀去了。

    皿晔虽最近风头太劲,但终究不是官中的人,除了祁云湘把他当回事,别的人因为没有和他有过接触,并没有把他当回事。

    祁云湘暗中命人追查皿晔下落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皿晔此行为的是查找诡异的花纹来历和诡异的毛民细作,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因此虽然知道祁云湘会派人跟踪皿晔,也没有过问。只是有意无意地讥笑祁云湘吃饱了撑的闲的蛋疼,讥笑过几回之后,也就把这件事忘了。

    出征的日子还没有定下来,但军中的紧张气氛已经存在,苏郁岐为了安抚士气,这些日子都泡在军中,查爆炸案便交代给了下面的人去办。

    爆炸案的结果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以及没参与爆炸案的毛民细作。官府掘地三尺查细作,致使整个京师都笼罩于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氛下。

    查了几日之后,牢狱里已经人满为患,本着宁可错杀不能错放的原则,祁云湘亲自把这些人送到了军中圈禁。

    苏郁岐无语地横了祁云湘一眼:“带我这里来做什么?让我怎么处理?我可没有闲人能看管这些人。”

    祁云湘振振有词:“或者能从他们嘴里得出点重要的消息呢?毕竟,挂帅出征的担子势必要落在的头上,知道的越多,对出征便越有利。”

    “……”尼玛审完了告诉我结果不行吗?审几个人能累死吗?还不是太懒?

    “得,要是觉得太累太麻烦我帮审可好?”

    “……”苏郁岐上上下下打量着祁云湘,“这是又唱哪一出?且不说审与不审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就算是我的事吧,要诚心帮我,就帮我审好了告诉我结果不是更好?干嘛非挤到我这军营中来?”

    “我就是想要借机和一起工作啊。这都看不出来吗?”

    “……”苏郁岐无语地横了他一眼,“要审自己审,不审就关起来,我没时间管这些人。”

    祁云湘摊手:“城里牢狱已经关不下了,又不能错放,让我怎么办?”

    苏郁岐张望了一眼串成串儿的几队犯人,足有几百人,不禁也是犯愁:“怎么这么多人?确定都是细作?我……擦,这要都是细作,京师能平静到现在也是不易。”

    祁云湘道:“现在还只能说,疑似细作。真正招供了的,都已经关入大牢里,都是些喽啰,知道的不多,这些个嘴硬,还没有审出来什么。”祁云湘瞧了苏郁岐一眼,顿了顿,“也不排除有一些无辜的。”

    “……”朝廷要们何用?

    “正好我今日有点空,那就一起看看这些人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吧。”

    苏郁岐还是妥协了。正事要紧,不与他这个臭不要脸的计较。

    于是,整个下午,苏郁岐不得不和祁云湘一起审这些嫌疑人,至晚方休,祁云湘要请她去隆福楼喝酒,她本欲拒绝,但祁云湘岂肯放过她,边拖着走,边道:“皿晔不在,一个人独守空房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与我一起去痛快一番。或者……怕和我喝酒,会传什么闲言碎语?”

    “能有什么闲言碎语?去就去吧。不过,我先声明,现在非常时期,我可不会和喝个一醉方休,咱们吃完饭就各回各家。”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