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孟七皇子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孟七皇子

    查看完,皿晔转回身来,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身上的月白外袍脱下,从包裹里拿出惯常穿的墨蓝软袍来换上,又将发髻打散,重新梳好,用一只瞧着很普通的墨玉簪子将发髻固定好了。

    皿晔这样一换妆扮,原先戴面具时那种华贵神秘便被掩饰住,转而成为一个好看有余但身份不足显贵的淡泊公子。

    “好了没有?”他转身看向尹成念,却见尹成念已经将头脸换成了男子模样,他声音骤冷:“谁让你换成男装的?赶紧换回去!”

    尹成念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得一哆嗦,但还是强自镇定地说道:“主子,时间不多了,要不,等甩掉他们我再换吧。”

    恰好店伙在外面问了一句:“两位,妆扮好了没有啊?”

    皿晔声音沉冷:“没有。”

    店伙吓得再未敢吱声。

    尹成念也心生惧意,但还是壮着胆子道:“主子,不就是个男装么?您至于跟属下发这么大的火?或者,您是因为苏郁岐是男子,才不让属下化男装?属下又不是学她。”

    “让你换你就换,哪里那么多废话?再废话,就自己回昙城吧。”

    “哦。”尹成念悻悻的,但不得不去把已经弄好的装束都散开来,重新梳妆。

    虽然心里不痛快,手下的速度却不敢有所怠慢,很快,她又换回女装,但那张脸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妆容有些浓,像艳丽的牡丹一般,和原来清水芙蓉的模样判若两人。

    皿晔瞥了一眼,沉冷的面色微微缓和了些,说了一声:“走吧。”

    并不是他不能看见苏郁岐以外的人梳女装,而是尹成念刻意妆扮成男子的样子,那眉眼间,分明有苏郁岐的影子。

    两个人从窗子里跃出,轻若鸿羽一般,落在胡同里,趁着夜色,往胡同的尽头疾速掠去。

    胡同的尽头,是一户规模不小的院子,三进的院落,因为正是热闹的时候,院子里人来人往,还没有歇息,两个人轻轻飞掠过屋脊,没发出一点声音,院子里的人未有一个人发现,头顶上有两个人飞掠过去了。

    掠出院子,再往前走了两个胡同,一人立在黑暗之中,几乎与周围的夜色融为了一体,看不出面容,除了那一双眼睛熠熠发光。

    “阁主,成念。”

    这个声音却是非常有辨识度的。正是诛心阁的护法孟七。

    孟七的身边有三匹骏马,显然有两匹是给皿晔和尹成念准备的。

    “嗯,走吧。”皿晔飞身上了其中一匹马,催马往夜色里疾驰而去。尹成念和孟七也都上马,催马跟了上去。

    胭脂铺子的前门,那几位跟踪而来的人很快便发现不对劲,忙进到铺子里寻找,问店伙人呢,店伙言说在楼上试妆呢,几拨人小心翼翼上楼,贴着门口细听,未听到有什么动静,便猛地把门撞开,屋里早已经人去楼空,唯剩两扇窗在风中摇曳。

    店伙看见这粗暴蛮横的一群,再想想前面那两个神秘的人,不敢言语,躲在了门后角落里。

    几拨人顺着窗追了出去,最终也没能追上他们。

    累得气喘吁吁的几位,互相看了一眼:虽然目的一致,但大家各为其主,既然都宣告任务失败,那就各回各家各领各罚!

    皿晔三人,却是马不停蹄连夜奔往毛民的都城津凌。

    三日之后,三个人到达津凌。

    到津凌城外的时候刚刚入夜,城门还没有下钥,守城的士兵刚刚交接,正是比较杂乱无章的时候。

    对于三人来说,进城有两个办法,一种是拿着文牒光明正大地进城,另一种就是趁着月黑风高,用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轻功躲过士兵的眼线,跃过高大的城门潜入津凌城。

    皿晔选择了前者。

    对于他为什么能拿出津凌的进城文牒来,尹成念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毛民派往另外两国的细作不计其数,但别国对本国却渗透较轻,尤其是津凌城。这源于津凌严格的城防。进城的文牒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就连土生土长的津凌本地人士,想要得到一张出入的文牒,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核。而且,这张文牒要每个十天审核一次。更不要提一个基本不在津凌走动的人了。

    但另一方面,尹成念又觉得这没什么,他是诛心阁主,她自小仰慕敬佩的人,这世上有什么事是他办不到的呢?

    不是连苏郁岐都被他掰弯了吗?

    虽然现在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弯了,总归苏郁岐也弯了不是吗?

    皿晔拿出来三张文牒,尹成念瞅见自己那张上面还有自己的画像,“我也有啊?”她觉得有些新奇惊喜。

    皿晔淡淡的,没有搭她的花,倒是孟七替她解答:“津凌城不允许没有文牒的人进入,你自然也有。”

    尹成念小声:“这是真的还是伪造的啊?”

    “自然是真的。”孟七宠溺地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进城把你这浓妆艳抹的给收拾了,太碍眼了。”

    尹成念扁扁嘴:“早知道进城这么难,咱们就不用费心把那些人给甩了呀。反正他们也未必能进得了城。”

    皿晔瞥她一眼:“不是你嫌他们讨厌的么?”

    “啊?”尹成念一愣,“我……”她一时未能反应过来皿晔这话什么意思。还是孟七给她解了惑:“跟着总不方便的。而且,这津凌咱们能进得来,别人也未必不能进来。天下能人多的是。”

    “这倒是。”

    皿晔那厢已经过了城门检查,一步跨进了城门,回头瞥了一眼还在小声嘀咕的孟尹二人:“还不快走?等着人来请你们么?”

    “来了。”

    尹成念莫名心情很好,催马跟了上来,孟七也在后面慢慢悠悠跟了上来。

    也不知为什么,自进了津凌之后,皿晔和孟七似乎对津凌的每一条街道都熟悉得很,尹成念跟在他们后面,倒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诸般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两个人带她进了一片街区,这是一片很安静的街区,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聚居区,庭院全是高门广院,透着奢华。

    街上没有几个行人,三人坐下的马匹行在石子路上,踩出踏踏的声响,在静夜里传得格外清远。

    不久之后,皿晔和孟七在一处宅子前停了下来,尹成念也跟着勒住了马缰。

    这是一处在这一片街区里比较小的宅子。门楼没有那么高大,门两旁点着风灯,昏黄的灯光映着朱漆的雕花大门,虽然谈不上阔绰,但别有一番景致韵味。

    孟七上前轻轻叩了叩门环,很快,里面有人开门了,是个穿着整齐的小厮,容貌也齐整,尹成念本来以为这可能是个诛心阁在此地的分支,但小厮开口说话,吓了她一跳,“七皇子,您回来了。”

    七……七王子?哪位?看样子,不是她的主子,那小厮是对着孟七说的话。正好他名字里有个七,看来是他无疑了。

    尹成念一脸惊愕不能回神,孟七却已经和皿晔一起往府里走。小厮殷勤又兴奋地伺候着,尹成念回头看了一眼门楣,门楣上并没有题字。

    院子里十分幽静,风灯照着青石板路,路两旁栽种着各种花草,有幽幽桂花香入鼻,香气甜蜜得很。

    小厮将人带进去,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一番热情寒暄,将人往花厅里迎,孟七吩咐:“连日赶路,大家都累了,带这位公子和姑娘去客房吧,有什么话,明日再叙。”

    管家忙引着皿晔和尹成念往客房走,尹成念有心要问一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谁都没有给她机会问,她很快便被带去了女宾住的客房。

    皿晔被安排到了上房屋,很显然,这是孟七吩咐的。虽然孟七在这里享有主人地位,但在皿晔那里,他依旧是护法。

    尹成念终于抓着一个伺候她的婢女,跟她打听:“你们主子是毛民七皇子?”

    婢女道:“是啊。姑娘,您不是主子的朋友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婢女比她还爱说话,她还没问呢,她倒先反问她一嘴。

    “他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从不在我们面前显摆身份。”尼玛,他在主子面前干了那么多年的护法,谁能往那方面想,他竟然是毛民的七皇子!

    而且,貌似主子也知道。

    主子竟然收了毛民的七皇子做小弟,这……主子又到底何方神圣?

    尹成念这时才想到,孟七姓孟,毛民皇室可不就是孟氏么?“那个,你们七皇子好好的皇子不做,怎么老喜欢各地去游历啊?”

    “游历”二字,是尹成念临时想出来的,她总不能跟人家的婢女说,你们主子跑出去给人当小弟,还一当就是十余年吧?

    孟七皇子不要面子哒?

    婢女干咳了一声,道:“皇上子嗣那么多,肯定没精力照顾到每一个皇子,我们七皇子从小又不爱和那些皇子皇女们争抢。他呀,就喜欢在外面跑,其实,这样不是也很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多少人向往还来不及呢。”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