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玉中机密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玉中机密

    孟七见皿晔跪着不起来,便也俯下身来,蹲在他面前,“属下并不知道,您要查的是什么事情。即便是事关您的母亲,又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母亲是谁。”皿晔的言语里,尽是哀凉。

    孟七没敢问他母亲是谁。那就像是个禁忌,多少年来,没有人敢问起,即便今日提起这事来了,他也没敢问,只等着皿晔自己告诉他。

    皿晔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吐出一句:“我母亲,是当今皇帝的胞妹,燕明公主。”

    “啊?”孟七惊得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实在不敢置信:“我的皇姑母?她……她竟然还有个儿子?”

    皿晔凉凉一笑,“是啊,她还有个儿子,就是我。连你也想不到吧?论起来,你还应该称我一声表兄。”

    “那个……即便皇姑母就是你的母亲,可,为什么又牵扯上苏郁岐了呢?”伸手又去拉皿晔:“阁主,还是起来说话吧,宗主已经走了,你不用跪着了。”

    皿晔从地上起来,坐到椅子上,神色依旧是有些哀伤,道:“苏郁岐的父母死于一场刺杀,这你知道吧?”

    孟七仍旧在他对面坐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今日听的这些对他来说太骇人,他一时还没消化得了。

    “当年苏甲在刺客身上搜到了一块玉佩,玉佩上画的是玄冬花的花纹。玄冬花罕见,只在毛民皇室存有那么几株,外人是断难看见,也断不敢拿它做装饰的。”

    孟七点点头:“这个我有所耳闻。其实,身为孟氏皇子,我都没有见过真正的玄冬花。据说,是每一代的公主负责照看,具体是哪一位公主,却是件密事。皇姑母那一代,公主众多,却不知是哪一位公主在照看,及至现在这一代又是谁得了这个荣差,也无人知晓。只有每一代的皇帝知道。”孟七望着皿晔,“你的意思是说,当年的刺杀案,跟毛民皇室有关?”

    皿晔道:“苏甲应该不认识那花纹是玄冬花的花纹,不然,苏郁岐早就该查到孟氏头上来了。但后来她在杲稷以及刺杀王直他们的刺客身上都见到了这种纹饰,她那么聪明,应该是已经着手调查毛民皇室了。”

    “你怀疑……和姑母有关系?”孟七本不想问这话,但还是壮着胆子问了出来,出于关心,也出于好奇心吧。

    皿晔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在母亲的手臂上见过这个刺青。母亲离开我的时候,我三岁,虽然开蒙早,但终究是孩童,那时看见母亲手臂上的花纹觉得就是好看。后来,我六岁的时候,母亲重病将逝,义父带我来见母亲最后一面,母亲给了我这块玉佩。”

    他从脖子里解下一个黑色绳索穿着的玉佩来,那玉佩表面看就是一枚普通玉佩,上面雕刻的观音佛像也是普普通通,比市面上几两银子一枚的货色精致不到哪里去。但皿晔将玉佩翻过来,在玉佩的背面轻轻一磕,玉佩的边缘便裂开一条小缝隙。

    极细的缝隙,在灯光下才恍惚瞧得见,皿晔的手指沿着缝隙一推,轻微的一声响动,玉佩就像是一个精巧的盒子一般,盒盖被打开了,里面露出不一样的天地来。

    皿晔将玉佩的内里给孟七看,温润的玉石上,两面都雕刻着一株黑色玄冬花,妖娆绝艳,令人瞠目。

    孟七愣住了。

    “母亲将这个交给我,只说这东西很重要,让我一定要保存好。我以前以为,这不过是个遗物,是母亲留给我的念想。”他忽然自嘲一笑,“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是母亲身份的象征。”

    “你……你是说,皇姑母就是上一代玄冬花的守护者?”孟七惊呆了,“我,我听说那时候皇姑母因为生得貌美,被后宫那些女人们欺负得有时候连一顿饱饭也吃不上,最后生了重病,也没有人管,我母妃怜她,请了太医去给她看病,可她那时候已经药石无医了。她怎么可能是玄冬花的守护者?阁主,这让人难以置信。”

    “是与不是,查证才知道。”

    但皿晔的表情里并没有多大的希望。他似乎也已经认定,他的母亲就是那个人。

    孟七不由安慰他:“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你也不用太纠结,退一万步讲,即便皇姑母就是玄冬花的守护者,下令刺杀苏泽夫妇的,也未必就是她。”

    如果……如果是燕明公主,那阁主和苏小王爷……不,不能这样想,这样的事情太惨无人道。孟七赶紧制止自己脑子里那疯狂的想法。

    皿晔握着玉佩,缓缓合上,拳头渐渐握紧,直至握得骨节发白,手背上青筋暴突,几乎要把那块玉攥碎,孟七吓得赶紧握住他的手,“阁主,你别太逼自己,现在不是还没有定论吗?”

    皿晔猛然站了起来,不安地来回踱了几步,忽然道:“孟七,我不想查了,回雨师。”

    孟七心道,回雨师也好,这件事就此打住,对谁都好,但他还没想完,皿晔就又改变了注意:“不,还是要查下去。我不能这样糊里糊涂,郁儿还等着真相,雨师也还等着将那些做尽恶事的人绳之以法。”

    孟七深感无奈。

    犹豫不决,毫无章法,这哪里还是那个杀伐决断的诛心阁阁主?可见情之一字是世间最厉害的武器,任你是再厉害的英雄遇见了也只能臣服。

    孟七无法替他做决定,只能等他的答案,但还是温声劝道:“阁主,今日太晚了,还是先休息,明日再做决定吧。”

    虽然他今夜未必能睡得着,但有这么点时间思考也是好的。

    皿晔深深吸了口气,“好,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再说。”他的确需要时间让自己镇静下来。

    “嗯,我让人送热水进来,你洗一洗身上的风尘,好好睡一觉,一切等明日再说。”孟七退了出去,留下他一人在上房屋里,出门之后,命人送了热水进屋。

    皿晔将身上衣裳退去,把自己埋进了热水里,灼人的热感传遍全身,脑子就更糊涂了。

    继续?停下来?继续下去,意味着有可能失去苏郁岐。停下来,意味着将主动权交在了苏郁岐的手上,以苏郁岐的性子,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是她先查出了结果,如果那个结果正是他害怕的那个结果,他终将还是要失去苏郁岐。

    但苏郁岐要查出来可能会费点周章,在那之前,他还是能和她过一段快乐时光的。

    可……真的能吗?他心里已经有了疙瘩,再怎么样也回不到从前了。

    是啊,再怎么样也回不到从前了。

    浴桶里的水由热变凉,他的心情越来越烦躁纠结。

    伺候的人在外面候着,听着里面的动静,里面半天没有动静,约莫着水也该凉透了,不由招呼道:“公子?公子?您洗完了吗?”

    皿晔恍然回神,从水里爬出来,随便扯了条浴巾包裹住身体,道:“洗完了,把水抬出去吧。”

    侍者进来把水抬了出去,谨慎地问他:“公子还需要别的吗?要不,奴给您送点宵夜进来?”

    “不必了。你们都下去吧。”皿晔直接拒绝了。已经是深夜了,他也的确饿了,但没有任何食欲。

    侍者不敢忤逆,答应着退出了房间,还贴心地帮他将房门带上了。

    皿晔换了干净的里衣,头发还湿漉漉的,就那么躺倒在床上。

    这些日子奔波,虽然很思念苏郁岐,但因为时间有限,终归能分给苏郁岐的时间也少,现在睡不着,只觉得心里满满的全是苏郁岐,她的音容笑貌,她的张牙舞爪,她在他身边如猫在外人那里又似怪兽……她的一切一切,已经侵占他的每一寸神经,侵占他所有的思想。

    床的里侧是冰凉的。往常那个位置上总是会有一团软绵绵的小东西,蠢蠢欲动地撩拨他。那样的温软,让人走火入魔一般上瘾,再没办法清醒。

    可终归还是要面对。

    漆黑的夜空终于渐渐转成灰白色,晨曦的光从窗上映进来,皿晔一直未合上的眼睛倏然睁大——还是要面对的。不管怎么样,要给苏郁岐一个真实的答案。

    她为了那个答案苦苦寻求了十八年,为了那个答案吃尽了苦头,哪怕最终会失去她,也要让她完成心愿。

    皿晔很快穿好了衣裳,洗漱完毕,孟七差人过来请他去吃早饭,他随家仆去了。一进门,孟七瞧见他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神色已经与平素一致无二,便晓得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但他没有问是什么选择,只是道:“过来吃早饭吧。”

    尹成念瞧着他那苍白脸色和双眼下淡淡的黑眼圈,不明就里,问:“主子,您昨晚没睡啊?怎么脸色这样不好啊?”

    她本意是要说他是不是单独行动去了,但碍于屋子里有旁的人,不好问出口,只能隐晦问出来。

    皿晔坐下来,没有回答她,“先吃饭吧。吃完饭有事情要办。”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