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胜利之役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胜利之役

    孟琮冷静地看着皿晔,并没有发火。比起传闻之中那个暴虐的毛民皇帝,这个倒像是赝品一般,冷静、狡猾。

    “你是她的亲儿子不假,可也是孟氏子孙!她是你的母亲之前,先是毛民暗皇!暗皇的职责就是守护江山!朕相信,在你母亲的心里,身上背负的责任才是第一位的!”孟琮的语气渐渐冷厉,声音渐渐高亢激动。

    “不,你错了。我相信,在我母亲的心里,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去受那份黑暗的折磨的。”一定不会的。皿晔心里重复着这一句。

    孟琮道:“孩子啊,你也不想一想,如果,她不是想你接手那个位置,怎么会让你长大成人之后来找朕呢?她当年,只需将玄冬花交给朕代为照顾吧?”

    “只怕不能呢。”皿晔睨着面前的孟琮,冷笑了一声。

    “暗皇的职责,除了守护江山社稷,恐怕还有一条是,监督皇帝是否勤于政务,是否有能力守护孟氏的权威,如果,暗皇辅佐的那一代皇帝不能好好守护江山,她是有权利另立新君的。”

    皿晔的话犹如一道天雷,轰然砸下。

    孟琮怔然了一瞬间,脸上颜色渐渐转为青白,一双眸子里终于浮出戾气来,“你知不知道,这样胡说八道,朕能立刻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相信您有这样的心,但您能不能做得到,还要两说。”皿晔轻蔑地一笑,站起身来,“这里只有你我二人,论武功,您可未必是我的对手。不信的话,您大可以试试。即便我今日在这间密室里杀了您,出去也大可以照您说的那样,接任我母亲的位置,另立一位新君掌管毛民政权。”

    孟琮双目圆睁,咬着牙齿,一字一句道:“每一代的皇帝,都有一位暗皇,暗皇辅佐皇帝,但若是皇帝做不好,暗皇要另立新君,则她自己也要以命相殉旧主。孟玄,这个你知道吗?”

    有很多事情,都是昨夜在他母亲的暗室里看见的手札记载,孟琮说的这一条,他的确也看见了。

    皿晔讥笑道:“那又如何?我的贱命不值一提,可你的呢?你的命可比我金贵多了。”

    孟琮怒睁的双眼渐渐眯起来,以极其危险的神情睨着皿晔,“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皿晔忽然笑了。

    “其实,今天咱们把话题扯远了。我就只是来归还玄冬花的。如果,陛下真的要让我接替母亲的职责,恕我不能从命。我还了花,您放我离开,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不可能吧?”孟琮也冷笑起来,眸光如刀,犀利地盯着皿晔,“如果你没有别的目的,会冒着丧命的危险来归还玄冬花?你不说,谁会知道你手上有玄冬花?你不出现,谁会知道燕明生下的那个孩子还活着?孟玄,其实你完全可以保守着这个秘密,直到老死。但你没有。说!你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莫非,你是雨师的探子?”孟琮霍然站起身来,朝着皿晔逼近一步,最后的关头,死死控制着自己的拳头,没有伸向皿晔。

    他不确定能胜了皿晔,所以不敢贸然挑战。

    皿晔笑了,“陛下,我已经说过,归还了花,我就回雨师了,您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认为我别有所求呢?”

    “孟玄,难道不是吗?不然,你引朕来这密室,又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是为着什么?”

    皿晔撇嘴笑了笑,“好,就算我别有所求。我想知道,我母亲在十八年前,是不是执行过暗杀苏泽与邱迟夫妇的任务?您只要告诉我这个答案,我就将玄冬花归还给您,然后离开,再不踏入毛民的国土!”

    皿晔突如其来的问话,倒让孟琮心里一诧,他警惕地看着皿晔:“雨师国的苏泽?你问这个做什么?你与他们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你与雨师靖边王苏郁岐是什么关系?”

    “您觉得我和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关系?”皿晔讥笑着反问孟琮,“或者,您认为我是雨师派来的?如果我真是雨师派来的,您想,您现在还能完好地呆在这个密室里吗?您不是也笃定我和雨师朝廷无关,才敢大胆涉险一个人赴我的约吗?”

    皿晔忽然将手搭在面前的椅子背上,看似没有用什么力气,那椅子却在顷刻之间就化为了齑粉,木屑散了满地,孟琮吃惊地后退了一步,“你不要乱来!”

    皿晔道:“陛下放心,我是不会乱来的。陛下也看见了,我的功夫您未必能及,我之所以没动手,您还看不出来我不是想与您为敌的吗?”

    “如果你只是想知道那件事,又何必引朕到此?你在宫里问我,我又不是不会告诉你,毕竟,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于孟琮来说,这或许真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对于皿晔和苏郁岐来说,这却是关系着一生的大事。

    皿晔道:“陛下何必多此一问?在宫里,您能让我全身而退?”

    “这倒是。其实你在这里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孟琮实话实说。

    皿晔笑道:“至少,这里我还可以拼一拼。陛下,您考虑一下吧,看能不能达成交易。”

    孟琮只思忖了一瞬,便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答应留下来,接替你母亲的位置。”

    皿晔的眸子里隐隐有危险的气息在流动。

    那些过去了十几年的陈年旧事,又不会记载在文献里,唯一的办法,便是去找知情人问清楚。当年的知情人,恐怕不会多,但孟琮肯定是其中的一个,他只能来逼问孟琮。但他实在没有想到,孟琮会提出这样的苛刻条件来。

    这只能说明,孟琮的身边,亟需一个人来领导暗皇组织。而他相信,在他的母亲去世之后,暗皇组织的性质已经完全变了。

    当年他母亲的死,也恐怕与这位舅父有脱不开的干系!因为暗皇的那一特殊权利,令每一代的皇帝都非常忌惮暗皇,想要暗皇死,这是必然!

    他怎么可能留下来做孟琮的爪牙?

    “陛下又何必执着?没有了暗皇,不是对您更有利吗?您不必再忌惮这世上还有人能决定您的位置,不必担心有朝一日帝座会不保,皇帝做得岂不是更惬意些?”

    孟琮道:“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岂能随意更改?暗皇除了监督朕这个皇帝,还担负着帮朕监督朝野、稳固社稷的重任,是朕最重要的左膀右臂。朕不能失了暗皇。孟玄,朕一见你,就知道你绝非凡夫俗子,你有能力胜任暗皇之职。”他又跨进一步,眸光切切地望着皿晔,“听朕的,留下来吧。”

    皿晔并没有正面与他辩驳,而是迂回反击:“陛下,我已经娶妻,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我很爱我的妻子,我妻子在等我完成了使命回家。”

    “你可以把你的妻子也接来津凌呀。”

    “我妻子是不会来的。贵国的细作在雨师作乱,我妻子的父母都在那场乱子里无辜丧命,她是不会到毛民来生活的。”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苏郁岐的父母的死肯定与毛民脱不了干系了。皿晔说的并没有错。孟琮却以为成了他的妻子很可能是死在江州水患之中了。其实这也是皿晔在误导他。况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皿晔的妻子,会是那个杀伐决断的战场修罗苏郁岐。

    孟琮道:“我为此感到很遗憾。”他的眸子里其实并没有多少遗憾,“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毕竟,你的身体里,流淌着我孟氏的血,你母亲是我毛民皇室尊贵的公主,于情于理,你都应该担负起你母亲留给你的责任。”

    皿晔道:“暂时我是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的。至于以后,我也希望,我不会走上您说的那条路。我只想和我的妻子做一对平凡夫妻,平淡到老。陛下,您如果还想做这个交易,我现在就将花交给您。如果,您不想做这个交易,我也只能冒着不尊母命的骂名,结束这场津凌之旅了。”

    言外之意,玄冬花我想还就还,不想还就不还,全看你的态度。

    孟琮拧眉思忖了一瞬,道:“玄冬花,就暂且寄放在你手里。如果你有一天想要接替你母亲的位置,就带着圣花回来,如果,你不想接替你母亲的位置,这花对于毛民来说,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

    皿晔有点瞧不清楚孟琮的意图了。

    玄冬花的意义,不止在于它身份的象征,更在于它是可解天下蛊毒的圣药,孟琮不可能不想得到。那么,他是真的想笼络自己?想让自己来接手这个暗皇组织?

    有可能吧。毕竟暗皇也不是当年的暗皇了,现在的暗皇,绝对是他手中的剑,他指哪,剑就刺向哪。

    孟琮继续道:“你问的那件事,我可以告诉你。那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过是你母亲执行过的众多任务里比较成功的一次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