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先回去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先回去

    冯十九深深叹息了一声。“你无需知道。这是他和苏郁岐的事。谁也帮不到他们。”

    “宗主!”尹成念急得跺脚,“主子一直视您为亲生父亲一般,您就对他这么狠心么?您知不知道您这是在他心口上插刀子?”

    冯十九的眸子里隐隐灰颓,却也难掩坚定,“这是他宿命里必须受的。谁也替不了他。”

    “宗主!我就没见过您这么狠心的父亲!”尹成念急得汗珠子泪珠子一起掉,却只能干着急。今日她也算是为了皿晔连忠孝都不顾了,连高高在上威严无比的宗主也敢驳斥。

    冯十九却没有动怒,也没有斥责尹成念,他打量了一眼尹成念,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尹丫头,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能不能为了你的主子去办到?”

    尹成念警惕地回视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您又想做什么?宗主,就算您是主子的义父,就算主子欠了他苏郁岐再多,可这些都与我无关,如果您让我去害主子,恕我不能从命!”

    冯十九将语气放得和缓,“丫头,你放心,我不是让你去害他,我只是希望你去帮帮他。”

    尹成念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什么样的任务,您先说说看,如果我觉得不合适,我是不会答应的。”

    冯十九未责备她的忤逆犯上,反而语气更温和了些,“我不会害他的,这个你放心。”

    尹成念瞪着他。我放心?您不会害他?您害他害得还不够吗?天下无人不戳他脊梁骨,除了苏王府和诛心阁,他几乎都没有了立足之地,您还要怎么着才算害他?

    冯十九道:“丫头,你现在回昙城去吧。”

    “为什么?”尹成念跳脚。

    “皿晔在津凌的事,恐怕很快就会被传回昙城,而他的真实身份,恐怕也很快就被孟琮知晓,这对现在的他和苏郁岐,实在太危险。丫头,你不是很会模仿人的字迹么?本座让你模仿苏郁岐的字迹,给皿晔写一封书信,让他赶紧回昙城去,就说昙城有事,非他不可。写完信,你就先回昙城,就说是接到了消息,昙城出事了。”

    “可是……主子在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完成,他来这里,不也是为了苏郁岐调查细作案?”尹成念表示不解。

    冯十九道:“细作案已经不重要。你可曾看见你主子现在的状态?他现在连一点理智都没有,又何谈查案?”

    “可是……宗主,主子是燕明公主的儿子,孟琮的亲外甥,让他留在毛民,不是更好吗?那个苏郁岐,她也不是很需要主子嘛,主子在这里,在亲人身边,并不比在她身边差呀。”

    “胡说!”冯十九终于按捺不住怒火,怒斥了一声,尹成念吓得一跳,他才又将语气放缓和:“孟琮的身边极度危险,他留下来,会送了命的!丫头,有些事情你不了解,这里,绝不像你表面上看见的那样简单,孟琮对他也绝没有舅甥情意。”

    “哦。您说一句让他回去不就完了?他一向最听您的话,您让他和苏郁岐成亲,他都没有拒绝。”尹成念嘟起嘴巴,赌气道。

    冯十九的目光没有焦点地望向远处,“他心里可能已经恨死我,我再命令什么,他都未必再听。”

    尹成念仍旧撅着嘴,嘟囔:“他要是早点知道反抗,也不至于落得让天下人都耻笑他的下场。”她一边叨叨念着,一边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虽然一想到要亲自写信把主子诱骗回苏郁岐身边就觉得不甘心,但宗主说的不错,现在能让皿晔打起精神来的,除了苏郁岐还能有谁?若他留下来危险重重,倒是回去才是正路。

    他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回到房中,摸出纸笔,她想了想,那天皿晔拿着苏郁岐的信她偷偷看到一眼,字迹倒也还记得,提笔写了简单的几个字:玄临,裴山青欲发难于我,速归。

    苏郁岐素日说话的口气简单粗暴,这很符合她的说话风格。字写少一点,破绽就会少一点,尹成念吹干纸上墨迹,检查了一遍,觉得足可以以假乱真了,才将信叠好了,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小油纸筒来,将信纸装进去,站在门口打了声唿哨,一只白羽的鸽子扑棱棱飞了下来,落在她手心里,她将鸽子抓住,把信筒绑在了鸽子腿上,拍了拍鸽子的翅膀,不太高兴地嘟囔:“去吧,找主子去。”

    做完这一切,她看见老宗主还站在庭院里,没有离开,她晓得他是在等她,挪蹭着过去,小声嘟囔:“宗主,我,能跟主子去告个别么?”

    冯十九蔼声道:“他接到你的信,很快也就回去了,你们去昙城会面,还需要告什么别?丫头,别磨蹭了,快收拾收拾,上路吧。”

    尹成念不情不愿地回去收拾行李了。

    也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的干儿子,不管不顾,却将一个不相干的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那苏郁岐究竟与老宗主什么关系?主子又如何欠了她还都还不清的债?

    这些事化成无数个问号在她的脑子里打转转,直转得她头昏脑胀意乱心烦。

    收拾好了行李,吩咐了管家一声,在冯十九的监督下,尹成念默默踏上了归程。

    皿晔从七皇子府走出去之后,恍恍惚惚,没头没脑地走了一段路之后,无意识地走进了一家酒楼。

    伙计迎上来,问要点什么菜,他道:“随意吧,上一壶酒来。”

    伙计瞧他黑着脸,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势,伙计不敢多说,上了几道小菜并一壶酒来,道了一句:“客官,您慢用。”便远远躲开了。

    孟七未敢跟进酒楼,只好在外面等候。酒楼的外面有桌椅,他随意寻了张椅子坐下,视线刚好能看见皿晔,但皿晔的视角并不能看见他。

    皿晔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瞧着酒杯发呆了半晌,却又没有要喝的意思。

    孟七坐在门外瞧着他,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这样的皿晔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甚至比行尸走肉还木滞。

    良久,皿晔忽然站起身来,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转身往外就走。

    孟七猝不及防,没能躲得开,与皿晔撞了个正着。皿晔瞧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仍旧木滞地往前走。

    “你去哪里?喂!孟玄表弟!你去哪里?”大街之上,他既不能称他为阁主,又不能直呼他的本名,叫这个名字,又怕他根本就不记得这是他现在的名字了,孟七焦急地追了上去,扯住他的手臂,“孟玄表弟!”

    皿晔回头看了他一眼,面色铁寒:“我不是说了吗,不要跟着我!你跟着我做什么?”

    孟七真是一肚子冤屈,却又没地方说理去。

    “那个,孟玄表弟,现在也到吃午饭的时间了,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先把饭吃了再去做别的可好?”孟七半是哄劝,半是强硬地将他往酒楼之中拉扯。

    皿晔眉心微微一拧,“你若是饿了就自己去吃,我还不想吃饭。”

    “那就陪我喝两杯可好?”

    “我还有要事在身,没有时间陪你喝酒。”皿晔挣开了他的手,拔腿往前走。

    “……”孟七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望着他疾走的背影,怒声喊道:“你是得了失心疯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一个人憋在心里,你让我们如何帮你?”

    皿晔停下脚步,转回身来,冷冷对他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的事,还不用你来操心!”

    正说着话,忽然一阵鸽子叫声自空里传来,两个人都看向空中,只见一只白羽鸽子直冲皿晔飞来,落在了他的肩头。

    皿晔瞥了鸽子一眼,将它腿上的信筒取了下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玄临,裴山青欲发难于我,速归。

    皿晔的脸色骤然一变,急匆匆就往回跑,孟七一头雾水,在后面边追边喊:“发生什么事情了?喂,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倒是说句话呀!”

    皿晔狂奔了一段距离,却忽然又止步,站在街口,将手心信纸摊开来又看了一遍,眸色渐渐变得冷凝。

    孟七追了上来,“怎么回事?”

    “你自己看吧。”皿晔将信纸扔给了孟七。

    轻飘飘的纸片,被一阵风吹得要飞起来,孟七忙伸手抓住,打开一看,正欲说什么,忽然发觉有什么不对劲,他看着皿晔,无奈道:“应该是成念模仿她写的。署名俱全,这丫头怕是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好在没有被父皇或太子的人截获。不过,成念为什么要写这个?她应该巴不得你在津凌多留些日子才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还是回去先看看吧。”

    皿晔冷笑:“能发生什么事?不过是有人想让我离开津凌,赶紧回昙城去。”

    “啊?是谁要这样做啊?”孟七只觉头顶已经快被雾水淹没了。

    “还能有谁?自然是我的好义父。”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