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休想走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休想走

    孟琮的怒意已经有按压不住的趋势:“你这话什么意思?”

    皿晔讥笑道:“从前我不在苏郁岐身边,她以十四五岁的稚龄,还不是打败了毛民的铁军?或者,陛下以为她那是侥幸赢了?唔……用了三年的时间侥幸胜一场大战,倒还真是侥幸。”

    孟琮终于按捺不住怒火,暴怒道:“皿晔!你不要以为你是朕的外甥,是燕明薪火相传的唯一血脉,朕就不敢杀了你!惹怒了朕,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皿晔脸上的笑意隐去,淡淡地道:“我并不是想来惹怒陛下的。我又不嫌命长,为什么要来惹怒陛下呢?”

    “那你去而复返,为的何事?”

    “陛下难道不该问一问,我此来津凌,为的是何事?”

    此时孟琮若还以为他是来还什么玄冬花的,那也太天真了些。

    “那你是为什么来?”孟琮直勾勾盯着他,恨不能看化了他一般。

    皿晔的神情里忽然多了点沮丧和无奈:“我是奉命来的。”

    “奉命?”孟琮疑惑地睨着他,“奉谁的命?”

    “自然是苏郁岐。”皿晔自嘲一笑,“陛下可知,我和苏郁岐本就是一场笑话,阴差阳错与她成亲,直弄得天下沸沸扬扬尽是我的笑话,惹来的讥笑怒骂,几乎能让我羞愧死。”

    孟琮将信将疑地打量着皿晔,“可朕听说,你与那苏郁岐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了。你让朕如何信你的话?”

    皿晔轻轻叹了一声,无奈道:“陛下不信,我也没有法子。本来,我是想尽早结束现在和苏郁岐这种令人耻笑的关系,归隐山林,奈何近来陛下不断发难雨师,致使苏郁岐疲于奔命,她将我这个便宜劳力抓得紧,我也就一时不能离开。不过,我无时无刻不想着离开,终于,让我等来了机会。”

    “哦?”孟琮挑了挑眉毛,锐利的眸光睨着皿晔。

    皿晔不闪不避,淡然地迎上他的目光,从容道:“苏郁岐查出了那几股在雨师作乱的势力皆来自毛民一个神秘组织,这个组织的图腾就是玄冬花纹。玄冬花,这世上恐怕再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了。我的母亲,她是毛民暗皇,她手中的信物就是玄冬花。她临去世前,将玄冬花交予我,希望我能继承她的衣钵。虽然在那之前我并不想继承,不想参与到勾心斗角血雨腥风里去,但为了摆脱苏郁岐,摆脱那个令人耻辱的名声,我想,这是个机会,可以让我逃出苏郁岐的挟制。所以,我就跟她提出,要来毛民调查这个玄冬花。陛下,这就是我的来意。”

    孟琮将信将疑地打量着皿晔,他的话,他自然不会全信,但他说的这些,却也合情合理,尤其皿晔这个人,对他的诱惑力太大,不容他拒绝相信。

    “你既来了,见过了朕,朕希望你留下,继承你母亲遗志,你却又为何拒绝?”

    皿晔嗤笑一声,“陛下,您实话实说,是真的想让我留下吗?您难道不是在试探我吗?”

    孟琮被他堵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干咳了两声,道:“好,就算是朕在试探你,可你让你的那个女仆还有老七回雨师又是什么意思?”

    “成念是雨师人,留她在身边,总归是危险,至于七皇子,陛下难道您没有瞧出来,他喜欢成念?”

    “你的意思是,他是追着那个姑娘去了?”

    “陛下知道,七皇子一向不喜欢受拘束,这些年他留在毛民的日子,屈指可数,若不是这回我请他回来给我做个引荐,他又岂肯回来?今日么,他一则是追姑娘去了,二则,又何尝不是躲避这皇室的勾心斗角去了?”

    孟琮仍旧不能相信他,“皿晔,你让朕如何相信你?”

    皿晔颇为自傲地笑了一声,“陛下,暗皇组织自我母亲去世之后,已经多年没有了首领,如今的暗皇组织也早已经不是从前的暗黄组织。从前的暗皇只负责监督与维护皇室,但自我母亲那一代,就变了。陛下为了实现自己的宏图霸业,将她派去雨师,从事细作活动,从那时起,暗皇的性质已经开始改变。直到我母亲去世,就彻底改变了。暗皇组织现在握在陛下的手中,为陛下所用,看似陛下得了个强有力的臂膀,可这个臂膀到底是深不可测的暗皇,陛下就算花了十几年的时间,也还是没能完全收服不是吗?”

    孟琮冷脸:“你又如何知道,朕没有收服他们?”

    皿晔冷笑:“陛下若是已经收服,又何必屡次试探我的意思,希望我留下来接手暗皇?”

    “这倒是。”

    孟琮吐了一口浊气。皿晔的确说在了他的心坎上。

    皿晔趁热打铁,继续攻破孟琮的壁垒:“陛下,若我肯接手暗皇,帮您一统暗皇内部,让暗皇完全为您所用,您觉得怎么样?”

    孟琮的心里一亮,面上却还保持着淡定的模样,道:“这样固然是好。但朕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你。毕竟,我不了解你,也不了解苏郁岐和你之间的关系。”

    皿晔道:“陛下,您拒绝我的话,将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合适的人选,您确定不试一下?”

    孟琮直视着皿晔,摇摇头:“用你的风险太大,朕宁肯永不能收服暗皇,也不能冒这个险。”

    皿晔淡淡笑了笑,“既然陛下不肯冒这个险,那皿晔只好告辞了。皿晔此去,想来仍旧要回到苏郁岐的身边,未来或可在战场上遇到御驾亲征的陛下,届时,希望陛下不会后悔让我归了苏郁岐麾下。”

    皿晔说完,转身、迈步、往外走,一气呵成,没有半分要停留的意思。

    孟琮在他的身后,忽然一挥手。

    御书房外的侍卫一起涌入,数十位侍卫,手中持寒光烁烁的长剑,动作利落地在皿晔面前摆开阵势,将皿晔团团围了起来。

    身后传来孟琮阴森的声音:“朕虽不用你,你却不能走。”

    “那要看陛下有没有本事将我留下来了。”皿晔冷冷一笑,负手而立,毫无惧色地面对着周身数十人的大内高手。

    孟琮缓缓走回到他的座位上,面色冷寒地看着从容而立的皿晔,命令道:“拿下他。”

    这些大内高手们倏然而动,霎时间,御书房内被鼓荡的劲气席卷,劲气将周围的物事都卷起来,卷的四散碎裂。

    几十个人,列成紧密阵势,铁桶似地将皿晔围住,就连头顶上都被堵住。

    皿晔置身阵中,却是不紧不慢,从容应对,他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只能以一双肉掌对阵数十明晃晃的长剑,但他的一双手掌灌注浑厚内力,吐出的掌风如同实质的利刃,因为他出掌的速度快得让人窒息,看上去便似有千万道利刃一同席卷上大殿的每一个角落,不过一个回合,殿中的那些桌椅帷幕,全被他的掌风震得稀碎,那些挥舞长剑的大内高手,也有几人毙于他一掌之下。

    坐在椅子里的孟琮看到这转瞬间的形势,不由心里一寒。

    今晨送回的消息里,将皿晔的履历简单介绍了一遍,他是雨师无人能敌的武斗士,自与苏郁岐成亲之后,协助苏郁岐办了不少大案。而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是神秘的江湖组织诛心阁的阁主。

    诛心阁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孟琮连听都没有听过,但听这个名字,就足以唬住许多人。孟琮显然也被这个江湖组织的名头给惑住了。

    而在送来的消息里,关于皿晔的身世,却没有提一个字,可见皿晔的身世,被他隐藏得很好,若不是他故意走到他面前来,他也不可能知道他就是燕明的亲儿子,他的亲外甥,被燕明亲自指为下一代暗皇的人。

    皿晔在三招两式间,就已经解决了十几个大内侍卫,地毯上被鲜血染透,整个御书房都弥漫着血腥气,皿晔却依旧纹丝不乱,嘴角甚至还带着点从容笑意。

    孟琮心里微微有了些惧意,命令身旁的容公公赶紧去调派人手。容公公还未走得出去,就被凌厉的掌风给阻住了,不得已,他也加入了战圈。

    常年服侍在孟琮的身边,孟琮又是个尚武的人,容公公的身手自然也不能差了。他刚加入战圈,就被皿晔的掌风给缠绕住,不得已,他只能和皿晔近身缠斗起来。

    皿晔似乎不大愿意以内力和他缠斗,只以外家功夫与他打。他是武斗士出身,论拳脚功夫,雨师找不出来敌手,毛民也未必有,在他一番强硬拳脚下,容公公很快连招架之功也没了,皿晔趁机在他腰上猛踢一脚,将他踢回了孟琮身边。

    容公公哭丧着脸,倒在孟琮案几前,“皇上,皇上,老奴无能,不能护主,请皇上治罪!”

    孟琮气得将头转向一旁,“一边儿去,把你身上的血去擦了!”

    御书房周围的侍卫都听到了动静,很快就赶了过来,虽然比不上孟琮为皿晔备下的这些大内高手,但胜在人多,很快便将皿晔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