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暗卫出动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暗卫出动

    苏甲的眼泪又冒了出来:“哎,好。好。”

    “亚父,您知道吗,玄临其实把他的身世都告诉我了,他也是个苦命的人。”

    苏甲一惊,冒出来的眼泪凝固在了眼中。

    苏郁岐却似没有看见一般,忽然就泪湿了双目,轻轻抽噎一声,“玄临的父亲是川上皿家的家主皿鹿,他的母亲,是毛民国的燕明公主。他母亲死得早,父亲又不要他,他是被他的义父冯十九养大的。他义父可能是欠了我苏家什么人情债吧,所以,一直就教育玄临来咱们家还债,玄临为了替他还债,搭上了他的一生。不过幸运的是,我和玄临真的相爱了,不然,您说,他这一生,岂不悲剧?”

    苏甲端着手中的茶,一时怔住,连茶水洒了都未知觉,苏郁岐默默地拿起茶壶,给他续上杯,“亚父,您说,是不是啊?”

    苏甲连忙应声:“啊,是,是,这是皿公子的幸运。”

    苏郁岐趁这机会单刀直入:“亚父,您真的不知道冯十九这个人吗?当初,是您把关替我选的玄临这个夫婿,而玄临,是被他的义父冯十九推进来的,您若说不知道冯十九这个人,可就是把关不严格呀。”

    苏甲的退路全被苏郁岐堵死,他不说实话就只能承认自己不负责任,这个亚父就当之有愧。

    苏甲犹豫了半晌,一咬牙,道:“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好,我说。我的确认识冯十九,他是你父王的挚友,两人每年都会相聚那么几次。”

    苏郁岐不肯罢休:“纵然他是我父亲的好友,也不至于把义子推到这样的尴尬境地来吧?亚父,这里面还有什么样的隐情,我希望您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正如您所说,纸里包不住火,若是让我们两个去查,可就不晓得会查出什么样的结果来了。”

    苏甲心里非常明白,苏郁岐说的是实话。若是由他们二人去查,不知道会查到什么样的方向去,而那时,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

    苏甲长叹一声,道:“好,我就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吧。皿公子的义父冯十九,根本就不叫冯十九,他是皿晔的生父,皿鹿。当年,皿鹿与王爷是至交好友,二人交从甚密。皿鹿与燕明公主的事,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很爱燕明公主,曾经为了她,不惜与当时的家主反目,与皿家断了关系。可惜,后来两人因为一些事情意见不合,闹到分崩离析,燕明公主因为被人刺杀,受了重伤,回了毛民,不久便与世长辞,而皿鹿回了皿家,继承了家主之位。皿晔少而聪慧,堪为神童,很早就知书识礼,燕明公主去世之后,他以为是皿鹿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心中记恨自己的父亲,皿鹿无法,只能化名冯十九,将皿晔抚养长大。而事实上,燕明公主的死,的确也和皿鹿有说不清的关系。”

    苏郁岐震惊到无以复加,颤颤巍巍问出了一句:“这些,玄临知道吗?”

    苏甲摇摇头:“他不知道。如果知道,又岂会与冯十九以父子相称?”

    “玄临迟早会查出来的。”苏郁岐说不出心中的难过。如果皿晔知道了这些,不知道他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他这些年没有停止过追查,有几次,甚至跟踪皿鹿到了川上,好在皿鹿身手好,最终把他甩开了。可纸包毕竟不住火,皿鹿年纪越来越大,皿晔越来越聪明强大,迟早有一天,皿晔会把这件事查明白的。届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能发生什么样的事?不过是,会让玄临陷入两难的痛苦之中。”苏郁岐双手捂脸,似乎已经能感知到皿晔会受到的那种痛苦,“亚父,暂且不要让玄临知道这件事。再等一等吧。

    等什么?其实苏郁岐也不知道,但现在不是时机,再等一等,等一个尽量不伤害他的契机。

    苏甲点点头,道:“自然。”

    “可是,亚父,玄临的父亲到底为什么要让玄临到我身边来呢?他既然不是不爱自己的儿子,却又为何让他背负天下人的唾沫星子到我的身边来生活呢?”

    这是苏郁岐最想不通的。

    苏甲道:“王爷和王妃遭难之前,本来是约了皿鹿上山来住几日的,但皿鹿遇上点麻烦,没能按时赴约。皿鹿上山之时,王爷和王妃双双赴难,皿鹿深深自责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上山,因为愧疚,他一直希望能帮苏家做点什么。其实,你能安安稳稳到今天,并且在朝中掌握大权,皿家主暗中没少帮忙扶持。但他一直觉得做得不够。有一回,我们在一起谈到你的未来,苏家的未来。你是苏家的独苗,但那个弥天大谎,致使你不能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婚嫁,就更谈不上给苏家开枝散叶留一线血脉,皿家主便提议,让皿晔担起这个重责,到你身边来,与你结成夫妻。在那之后,皿家主就为了你,开始打磨皿晔,直到他合格得进了苏府。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过程。”

    苏甲所知,的确也就这些了。

    这些听上去没什么毛病,但苏郁岐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她蹙眉问道:“只有这些了吗?”

    “只有这些了。事到如今,再隐瞒你也没有什么意义。皿家主因为愧疚,牺牲皿晔,也搭上了皿家许多的人力财力,不过,好在如今你和皿晔修得正果,待毛民的事了,你们或想办法归隐山林,或继续在朝中为官,只要能平安喜乐,我们这些半老之人,就都安心了。”苏甲诚诚恳恳地道。

    苏郁岐道:“亚父放心。玄临此去津凌,追查当年我父母被杀真相,倘使能查出当年凶手,待我手刃了凶手之后,我和玄临就带着您归隐,什么功名利禄,什么江山社稷,不过都是烟云粪土。”

    苏甲微惊:“怎么,那件事有眉目了?”

    苏郁岐点点头:“有些眉目了。大抵和孟氏脱不开干系。”

    “那公子此去岂不是很危险?”

    苏郁岐双手捂脸,声音黯然:“玄临的母亲是燕明公主,他以燕明公主独子的身份前去,纵孟琮有心为难,应该也会顾念一下他是燕明公主的唯一血脉吧。”

    苏郁岐深知,这一点希望,其实渺茫。寄希望于孟琮手下留情,还不如寄希望于皿晔用他的心机城府乘风破浪,虎穴脱身。

    苏甲看她烦乱模样,不忍再给她添堵,劝慰道:“公子武功高绝,又擅于筹谋,不会有事的。孩子,你也不要太过担忧。”

    “嗯。”苏郁岐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个自欺欺人的人,双手从脸上挪开,又捧住了脑袋,愁容满面地看着桌上的茶水发呆,“亚父,午时让你派人去津凌,可曾派了人去?”

    “已经派了。”

    “好。我有些累了,先回去睡了。亚父也早些休息,明日还要去校场。”

    苏郁岐说完先站起身来,拖着疲惫的身躯出了书房,一出门,却闻到一股似有似无的药味,似是迷药,心下一凛,立即喝了一声暗卫首领的名字:“石方!”

    夜空里似有一阵微风拂过,树叶微动,一个人影落在苏郁岐面前,躬身一礼:“王爷。”

    “为什么我闻到一股药味?”苏郁岐蹙眉问道。

    苏甲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见苏郁岐没走,便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苏郁岐道:“似乎闻到了一股迷药的味道。亚父,你有没有闻到?”

    苏甲细嗅了嗅,却是摇了摇头:“没有啊。你一向对气味比别人敏感些,但如果是迷药,应该会有人中招吧?咱们闻着并没有事啊。”

    苏郁岐立即吩咐道:“石方,清点你的人,看有没有中招的。”

    石方隐去不过片刻,便回到苏郁岐面前来,道:“王爷,一人不少,也没有发现别人来过的痕迹。”

    “这就奇了怪了。”苏郁岐嗅着空气里那似有似无的气味,眉心微微蹙起来,“好了,我知道了。我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了,你们都散了吧。”

    石方行了个礼,隐了。苏甲看向苏郁岐,不由忧上心头。苏府里养有暗卫,但暗卫一般是派不上用场的,防人有明卫就已经足够了。但皿晔进府以后,对她身份起疑心的人便多了起来,况且裴山青一党又迫不及待想要取代苏郁岐,最近已经到了急不可耐的地步,甚而剑拔弩张正面杠了起来,苏郁岐每行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唯怕落了把柄在他的手上,今夜更是逼不得已把暗卫都调了出来。

    “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苏甲行了一礼,朝石方走的方向去了。他还要叮嘱石方一番。

    苏郁岐在原地立了片刻,又嗅了嗅,只觉得气味比方才淡了,但依稀还是能闻得出来的。她心里疑惑,便在书房的周围查探了一番,如石方所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或许是自己太紧张了。她安慰自己。抬步往谨书楼的方向走去,却忽然觉脚底一软,就要倒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