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西山归隐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西山归隐

    “王!属下的情报是关于皿公子的,就算您想去找他,等听完了去找他也不算迟!”

    “我不想听!”

    苏郁岐从来没有这么不讲理过。也从来没有这样冲动鲁莽任性过。

    “凭它是什么样的消息情报,对我来说都不及找到玄临重要。宁山,你若还是我的好知己,好下属,你就随我一起去找他!”

    “我可以陪王一起去寻找皿公子,但在那之前,请王一定要听完属下的话。”宁山看似有让步,实则还是在坚持自己。

    苏郁岐最终还是拗不过他,只能先听他说:“王,昨天属下收到一份密报,密报是关于皿公子的。”

    苏郁岐催促他:“说重点。”

    宁山似乎很难启齿,紧咬了一下牙关,心一横,道:“皿晔,字玄临,父亲川上皿家家主皿鹿,母亲系毛民国公主燕明公主。”

    “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宁山,你这个暗卫首领搜文阁当家我看是白干了!赶紧让开!”

    “王怎么就不能耐心听我说完?这一段,不但关系着皿公子,还关系着王的血海深仇!”

    如有一道天雷落在心头,将这个人由内而外炸得粉碎。

    “我不想听。你不要说,我要去找玄临。”半晌,她像痴傻了一般呢喃,声音飘忽得如在天际。

    “因为你怕知道真相,因为你早已经猜到一些端倪,是不是?”

    苏郁岐猛地用力去推他,暗哑着嗓子嘶吼:“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有那闲工夫听你的什么烂情报,我要去找玄临!”

    宁山粗暴地将她抱住,怒道:“你清醒一点!他是你仇人的儿子!”

    苏郁岐似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嘶吼打闹:“我要去找玄临,你说的什么狗屁情报我不想知道,你不要说给我听!我要去找他!”

    “暗皇!他是暗皇的儿子!孟燕明就是暗皇!而且,他是暗皇指定的传人!很快,他也会是暗皇!”宁山不管她如何打闹嘶喊,坚持把自己的话说完。

    “暗皇又如何?孟燕明又如何?他是皿晔,又不是孟燕明,你不要管我,我要去找皿晔!我要去找皿玄临!我的夫君!”

    “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宁山怒吼,将她的身体按在椅子里,双手按住她的双肩,一双黝黑的眸子直直盯着她:“你寻了十九年的仇人,是他的母亲孟燕明。孟燕明已死,不要说什么母债子偿,就算你不想找他报仇,也不能再和他在一起!”

    苏郁岐奋力挣扎,口不择言:“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用你管?宁山,你凭什么管我?你凭什么管我?你放开我,让我去找他!”

    “好!我放你去找他!苏郁岐,你听好了,我才不会管你要不要和他在一起!但你以为他还会和你在一起吗?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父亲皿鹿,母亲孟燕明,他是诛心阁阁主,未来的暗皇,这天下,他便是无冕之王!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能放弃所有跟你在一起,可你以为他那样骄傲的人能过得去自己心里那一关?他将永世铭记于心,他母亲杀了你的父母,害你一生孤苦煎熬,他对不起你!”

    “他没有半分对不起我。”

    苏郁岐无力地辩白。

    但即便她能这样想,他能吗?

    “你出去,我想静一静。”

    宁山无奈地望着她,轻轻一叹,劝道:“王,有些事,人莫可奈何。并非是说人力办不到,而是……就算你能耐再大,也无济于事。”

    “出去!”苏郁岐烦躁地沉喝一声。

    宁山无奈,只能退出,顺手帮她掩了门。

    苏郁岐颓然地滑落到地上,双手抱着脑袋,痛苦地抽搐着。

    有些事,她不是不知道。那些来自各方的消息,拼拼凑凑,也能大略看出个端倪来。正因为能看出端倪,她才不敢去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变成了个自欺欺人的小丑,窝在他给她的温柔乡里,贪图那一时欢愉,不肯抬头面对这个世界。

    “为什么?为什么将他送到我的身边,又这样残忍地夺走!为什么!老天,我苏郁岐是如何得罪了你!你要让我受尽这人间苦楚!如果不想让我拥有他,当初为什么把他送到我身边?为什么!得来复失去,得来复失去……”

    她歇斯底里哭喊,直喊得撕心裂肺。

    宁山就站在门外,未敢离去,听见她无助的哭喊,有心进去相劝,却又不知从何劝起,徘徊在门外不得计策。

    “还我玄临!还我玄临!”

    如果不是见过她在战场上的杀伐决断,宁山简直不敢相信,里面这位哭天喊地肝肠哭断的女子,就是震慑四方的雨师大司马、靖边王苏郁岐!

    苏郁岐哭喊了一阵,渐渐沉默下来。

    她脑子里想起皿晔昨晚说给她听的那些话。

    本来,她都已经把那些话忘得一干二净,此时却又不知道为何,那些话全又一股脑跑了出来。

    “郁儿,给宝宝起个名字吧。”

    “这么早?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怎么起?”

    “先起着嘛。免得到时候临阵才磨枪,起不到好的名字。”

    “随你吧。”

    “郁儿,如果是男孩儿,就叫苏辰吧,辰龙的辰。如果是女孩儿,就叫苏晨,早晨的晨。”

    “你不必迁就我的,第一个孩子,一定要姓皿。子随父姓,古来规矩。”

    “等以后再有了孩子,再姓皿不迟,第一个一定要姓苏。这件事无需再商量,由我决定。”

    她想,如果这个孩子有幸活到出生,届时再说。便没有和他再争执。

    他又说:“郁儿,你如今有了身孕,万不可再上战场。将来若是要打仗,就让祁云湘去带兵吧。他的大才,委屈在朝堂上太可惜了。”

    “那可不是我说了算的。”

    “你如今出来,多玩几天,待起兵之后再回去不就得了?”

    “玄临,你不是说今天不谈公事吗?”

    “白天不谈,现在不是晚上了吗?”

    “……”

    “明日我要去见皿鹿,拿下皿家家主的位置,你就不要跟我去了,我让人陪你去西山游玩。”

    “又爬山?我还有着身孕呢。”

    “西山可以坐轿子上去。西山的风景秀美,这个时节,山上还有苹果,酸甜可口,你现在胃口不好,可以去尝尝鲜。”

    “不想去,我陪你去见皿鹿。”

    “不,你要听我的。这件事不要和我争执。”

    “你今晚已经有多少件事唯你独尊的了?”

    “没办法,谁让我是你的夫君呢?”

    现在想想,他那分明是在留遗言。孩子姓苏,务必要念在他是她夫君的份儿上,不再回去参与朝政,去西山隐居避世,将孩子生下来。

    皿玄临,你以为,你留了遗言,我就一定要听吗?你忘了我是谁了,我是雨师的大司马,我十二岁上战场,立下战功无数,从一个小将军,成为统领全军的大元帅,带领几十万兵历经三年时间打败毛民,你以为,我会耽于你的儿女私情?

    苏郁岐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泪水,“宁山,进来。”

    一直守在门外的宁山推门进来,顺手又关上了门。

    看见苏郁岐一脸冷肃恰如冰霜一般,宁山怔了一怔,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王,您吩咐。”

    “京师如何?”她竟没有再提皿晔半个字。

    宁山微微一怔,但还是回答了她的话:“回王的话,清荷姑娘假扮了您之后,称病家中,没有上朝。裴山青没有任何动静,甚至比平日还要谨慎些。安陈王倒是去府上看望过您一回,清荷和他聊了几句,暂时看,安陈王应该没有怀疑那个是假的您。至于那位云湘王……一直酗酒,他府上的阿顿去找过您几回,希望您去劝一劝他,清荷没有去。此外,朝中大臣们都有些惶惶,看来,都闻到了些风声。或者说,大多数人暗中都被要求过站队。”

    苏郁岐听完面无表情,沉默了一瞬,道:“即刻回京师。”

    “回京师?”宁山愣怔地看着苏郁岐。

    此时此刻的苏郁岐,绝对是那个铁血杀伐的苏小王爷又回来了。

    苏郁岐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只命令道:“给你一刻钟时间,回去打点行装。一刻钟后,门口见。”

    宁山不敢怠慢,赶回去收拾行装了。

    苏郁岐将身上凌乱的衣裳整理妥当,去梳洗架前将满是泪痕的脸洗了,又将头发简单梳理了,用一条绢带在发尾绑了。她不会梳那些花样繁琐的发髻,也就只能这样绑一下就罢了。

    收拾妥当去大门口,恰好宁山也收拾妥当了出来,见她仍旧是女装,心里虽然觉得诧异,但没有多问。

    出门上马,疾奔如飞,半个时辰之后,途经西山。苏郁岐远远望着葱翠的西山,忽勒住了马缰,道:“他昨夜让我到西山来看看景致,别处都已到了秋色满山的时节,这里却还是一派浓翆,他倒是没骗我。”

    宁山也眺望远处葱翠山峰,感叹道:“倘若能在这葱茏玉翠里过一生,不问世事,也算是一场无憾人生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