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山野遇刺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山野遇刺

    苏郁岐冷冷瞧了他一眼,“喜欢的话,后半生可以扛把锄头,上山去耕作。”

    宁山自讨了个没趣,闭嘴不言了。

    两人行到山下,苏郁岐又道:“他说这山上的苹果酸甜可口,山哥,去给我买几个来,路上吃。”

    “好。”宁山答应着,催马往山下的一处果园跑去。

    苏郁岐见路旁一方石头十分平整,翻身下马,在那方石头上坐下,顺手将水壶打开了,正准备喝水,斜刺里风声微动,一股凉意袭来,苏郁岐反应极快,斜斜就掠了出去,在空里打了个旋儿,翻身站定,迎面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杀到,直奔她面门。

    苏郁岐站定未动,只等那长剑杀到,到面门前一寸之地,她却一动未动,连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眼看长剑就要直刺眉心,她依旧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就在危险时刻,一颗石子携劲风杀到,劲风落于长剑剑身,那长剑硬生生被打成了两截,仓啷落地。

    “王爷,您为什么不出手?”

    出手救她的,是皿铮。皿铮的任务是保护她的安危,她在哪里,他自然也在哪里。

    持剑的人是一个黑衣蒙面的人,剑身折断,他改使一双肉掌,朝苏郁岐攻过来。皿铮将苏郁岐推至一旁,反手迎上那人攻势。

    苏郁岐冷静观望二人的战局。皿铮能用一颗石子就打断那人的剑,说明皿铮的功力是在这人之上的,她没有担心皿铮战败。

    事实上皿铮也没有令她失望,过招几个回合之后,那黑衣人渐渐出现内力不济的征兆,被皿铮逼得节节后退,苏郁岐道:“皿铮,留活口。”

    皿铮便改了招式,由疾攻改为缠斗,看似招式很辣,实则只是虚招,黑衣人罩在他的漫天掌影下,不得喘息。

    那厢宁山很快买了苹果来,满满的一大包袱,手上还托着一个又大又红的。看见这阵仗,凑到苏郁岐身边,问:“这位就是每日跟在咱们身后的那个高手暗卫吧?”

    苏郁岐耸耸肩。“原来早知道有人跟着咱们呀。”

    宁山将苹果在衣裳上擦了擦,递给苏郁岐,“果农饶的,早上没吃饭就出来了,吃一个吧。”

    苏郁岐接了苹果,咔嚓咬了一大口,赞道:“嗯,不错,酸甜适口。川上果然宝地,无论什么都好吃。将来如果能天下得太平,我的确可以考虑来这里做个渔夫耕夫什么的。”

    宁山嘴角抽搐:“您顶多是个渔婆耕婆吧?”

    苏郁岐:“皿晔不要我了,我就做不了婆了。”

    宁山偏头凝着她,“王,我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问。”

    “随。”

    “他的母亲可是杀害您父母的凶手,您为了查这个凶手,打从记事起就开始为此努力,为之付出了太多太多,您真的不打算找他复仇?”

    苏郁岐苹果吃到一半,刚咬下一口,便为他的话打住,顿了好一瞬,然后,迁怒地将剩下的一半苹果往那黑衣人身上一扔,半拉苹果带着劲风,直奔他后腰,皿铮看苹果飞来,停了手,那苹果不偏不倚,正中黑衣人后腰,咚的一声,黑衣人倒在山路中间起不来了。

    苏郁岐看都没有看一眼那黑衣人,只偏头白了一眼宁山,“是替他来试探我心意的吗?”

    “呃,您想多了,我和他不熟,不至于为他做说客。”

    苏郁岐缓步走到那倒地的黑衣人面前,俯身将他脸上的蒙面巾给薅了下来,面巾下的脸是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但眼珠子贼亮,瞧着并不似一般的杀手,她转脸看着宁山,严肃正色地道:“那是替自己来试探我的想法吗?”

    宁山:“……”难道现在一点都不想审问一下这个杀手吗?

    皿铮瞧她二位似一时半会儿不能掰扯清楚,遂将杀手拖到了路边,那杀手被半拉苹果伤得半晌没喘上气来,待一口气缓上来,猛地就要咬舌自尽,皿铮眼疾手快,握住他的下巴一用力,就将下颌骨卸了。

    “第一,我告诉,大多数情况下,咬舌自尽只会把变成一个哑巴,而不是真的能死掉。第二,即使变成了一个哑巴,我也有办法让吐出口供。”

    杀手的眼中隐隐恐惧之色,皿铮继续道:“是什么人,又是谁派来的,还有没有同党,如果想老老实实说,就眨眨眼,如果不想说,就闭上眼睛,我给个痛快。”

    那杀手禁不住一抖。给个痛快?大哥您这表情不像啊,再者您若能给个痛快,就不至于把下巴都给卸了呀。

    杀手怂成团地眨了眨眼。

    皿铮将他的下巴又给送回了原位,沉声:“说吧。”

    “我……我是……我是……”也不知是初复位的下巴不听使唤,还是杀手心里害怕,话都说不利索。

    皿铮道:“算了,是谁不重要,就说谁指使来的吧。”

    “皇……皇上……”

    “容长晋?”

    派出这样没有水准的杀手来,必然不是玄股国和毛民国那两个老谋深算的老家伙的水准,只可能是容长晋那个小奶伢子。

    苏郁岐的脸色骤冷,但没有发作,只将注意力仍旧专注在与宁山的口角上:“宁山,我告诉,皿晔是皿晔,孟燕明是孟燕明,我有时候是个糊涂人,分不清什么亲疏,我只知道,皿晔是我的夫君。”

    宁山只能乖乖认错:“王,属下只是随口一问,您快别折磨属下了,属下以后坚决不提这个话题就是了。”

    苏郁岐这才绕过了他,走到那杀手的身边,俯下身来,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是岐王爷。”

    “仔细看清楚了,我到底是谁。”

    虽只是简单将头发束了起来,但此时的她是女装,如果他确定是容长晋派来的,那说明容长晋已经知道她是女儿身。如果容长晋已经知道她是女儿身,那他岂会只派杀手来?他应该派大军来。

    这的确是个问题。

    “那……那个,有人告诉我,是男扮女装的岐王爷。”

    “是谁告诉的?”

    “我……我不认识,他自称是的仇敌。”

    “姓甚名谁,可知道?”

    苏郁岐这句话方问出,就只听一声破空锐响,朝着这边疾射而来,皿铮离苏郁岐最近,下意识挡在了苏郁岐的身前,宁山则疾速反应,双袖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一扬,充盈着内力的衣袖形成一片如铁铸般的屏障,暗器触到衣袖,发出一声闷响,宁山的衣袖一兜一卷,一枚银色飞刀落在地上。

    宁山朝着暗器发出的方向追了上去。

    不远处的一处茂盛草丛里,人影闪过。苏郁岐站起身来,袖一扬,十数支弩箭奔着那处人影射了过去。

    弩箭射出去,苏郁岐也不禁惊讶于这弩箭的厉害。

    这是郁琮山狩猎的时候皿晔赠她的弩箭,这是她第一次用。

    弩箭射出,先宁山到达那处草丛,只听“啊呀”一声惨叫。草丛下是一片山坡,惨叫声之后,有人滚落山坡,宁山追了上去,将受伤的那人拎猎物似的拎了回来。

    人往地上一扔,与那杀手并排躺着,只见他肩上中了两支弩箭,弩箭有三寸长,三寸皆没入肩头,只余一点箭稍在外。可见那弓弩的力量有多大。

    那箭身既钉入了骨头,自然疼痛万分,就只见那人脸色已经青白,满头的汗水,分明的疼的。

    苏郁岐问那黑衣杀手:“喂,认识他吗?”

    杀手偏头瞧了瞧那人,“这正是那告诉我就是苏郁岐之人。”

    苏郁岐正准备再俯下身去,问那人几句话,宁山拦住她,“王,您还是不要见血腥了,我来。”

    他俯下身去,蹲在那人面前,手握住了那点箭稍,问那人:“是谁?”

    那人虽然脸色惨白额上全是汗,但还是咬着牙关,不说一句话。

    宁山手上灌注内力,捏着箭稍猛然一搅,那人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宁山很淡然:“最好是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可能要受点罪。”

    那人还没怎么样,旁边那黑衣杀手已经吓得浑身发抖。还好方才机灵,啥都说了,不然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罪,就得落在他身上了。

    那人疼得浑身颤抖,半晌,才吐出几个不太清晰的字:“我……叫孟胤。”

    姓孟的,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是毛民孟氏,而如果真的是孟氏的人,能和孟氏同姓,说明身份不低。宁山问:“姓孟?孟简的人还是孟琮的人?”

    那人又咬紧了牙关。

    宁山的手又一用力,那箭搅动的幅度更大了些,叫孟胤的人又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叫,宁山道:“最好老实回答。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无论是孟琮的人,还是孟简的人,都没什么区别,总归这笔帐是要算在毛民的头上,问也不过是想搞明白点。我不喜欢糊涂。”

    苏郁岐翻了个白眼。

    这大概是对她方才说自己是个糊涂人的反击吧。

    孟胤疼得颤抖:“我,我是殿下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