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严阵以待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严阵以待

    “孟简在川上吗?”宁山又问。

    “……在。”

    “带了多少人来?”

    “不知道。”

    宁山捏住另一支箭稍,又是一拧,“嗷呜”一声惨叫。

    孟胤颤抖了许久,才抖出一点声音:“我……我真的不知道,殿下本只带了我一人来,但他在这里有一支暗桩,具体有多少人,我也不知。”

    毛民埋在雨师的细作不计其数,川上皿家则一直是毛民的重中之重,自然,埋在这里的细作暗桩不会在少数。

    那一瞬间,苏郁岐沉默如铁铸。

    雨师,她拼了命守护着的雨师,已经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者,身上无以计数的病灶,即便是大罗神仙下凡,怕也是难以挽救了。

    皿铮望着她的脸,抓着这个时机道:“王爷,属下有几句话,想要跟您说。”

    “说吧。”

    “小皇帝既然派了人来暗杀您,自然是已经知道了您从家里出来了。那,自然也是识破了清荷是假的。看来,王爷您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呢。”

    苏郁岐点点头:“我明白。”

    “王爷,小皇帝如此对您,您何苦还要为了他的江山这样拼命?”

    苏郁岐眸光复杂地看了皿铮一眼,有些无奈,又有些冷然:“我不是为他,我是为了先皇的嘱托。”

    “可他根本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王爷您拼了一命,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苏郁岐道:“他是他,我是我,我只做我该做的。”

    皿铮瞧瞧地上那两个人,又瞧瞧苏郁岐,道:“王爷如何判定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王爷,恕属下无礼,您这和愚忠,又有什么两样?”

    苏郁岐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只当她是被他说动了,便更进一步说道:“王爷,您心里重君臣之道,对先皇帝忠诚,可您想过没有,公子的一生,是为你而生,是为赎罪也好,为了爱您也好,他从不曾为他自己活过一日,请您顾念一下公子吧。”

    苏郁岐偏头看了他一眼,“你希望我如何做呢?”

    皿铮道:“至少,为了公子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他抱了必死的心为您,很可能,看不见这个孩子的出生了,求您不要为了那个小皇帝将自己陷于危险之中了。”他望着苏郁岐,“这里是西山,公子在这里有一处别庄,是个极佳的所在,只要您愿意,属下这就带您去别庄。”

    宁山听见,暂且先放下了审讯的工作,站起身来,看向皿铮,“她不是一个人。她是雨师的大司马,如果,她临阵逃脱,那逾百万的将士,要怎么办?”

    皿铮呛声:“天下也不是她一个人是天下,没有她,该怎样还怎样,会有人接手军队,会有人扛起天下的责任。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宁公子,你是她的人,难道不该为她多考虑考虑吗?”

    “有些事,并非想怎样就能怎样的。王是雨师的肱骨,如果王不去管雨师了,眼下这个风雨飘摇的雨师,怕是要经历一场浩劫,你想过没有?”

    “历史不就是这样?你以为,单凭一个人,就能阻止得了一场浩劫?就能阻止得了历史的脚步?”

    “行了,不要争了。”苏郁岐冷冷打断了两人的争论,低头看向孟胤,略带讥讽:“我以前在战场上,和你们毛民的士兵交手,他们个个骨头都硬得很,即便是被俘虏了,也坚决干不出卖国求荣的事来。你是孟简的人,应该还是个地位不低的人,可你因为这点痛楚就求饶,我看不上你。也看不上你的殿下孟简。他治下无方,单就这一点,他就不是个称职的太子。这样的人,还不足以做我苏郁岐的对手。”

    苏郁岐转过身去,望着拢翠的青山,那浓翆之中点缀着万点红,宛若仙境一般,却又莫名有那么些烟火的气息。如果能在这里生活,那该是多么美好。

    只是……

    “区区孟简,还不值得我和皿晔同时留下来,山哥,处理干净了,咱们走吧。”苏郁岐面无表情地道。

    “毛民这个,死了便死了吧。可是,皇上派来这个……王不留个活口做人证吗?”

    “无须。”苏郁岐答得简短干脆。

    宁山下手利落干脆,只听两声“咔嚓”声,那两人的脖子便都被扭断了。

    “烦请你处理一下尸首再跟上来吧。”宁山站起身来,拍了拍皿铮的肩头。

    皿铮欲要反驳,他已经飞身上马,冲他狡猾一笑:“辛苦你了。”

    苏郁岐也翻身上马,对皿铮道:“皿铮,赶紧处理一下。你如果想继续跟着我,处理完了就马上跟上来,如果你想去帮你们公子,就不必再跟着我了。”

    “……”

    皿铮自然只能履行皿晔交给的任务。看着两骑绝尘而去,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而绝尘而去的苏郁岐,有那么几回,往来路上望了又望。

    宁山:“王,您看什么呢?山路狭窄,注意安全啊。”

    苏郁岐:“走你的吧。”

    皿晔没有出现。他昨夜说过,西山很好,适合避居,她以为他至少会在西山这里拦她一下,把她劫上山,将她困在山上直至天下大局重新洗牌至新局势初定,再放她出来。

    但除了有两个毛贼想要杀她,她连个人毛都没有看见。

    她不会让自己被他困住,躲避责任,但他没有出现,她心里却觉得空落落的,像少了什么。

    川上到昙城,数千里地,苏郁岐回去也只用了四个日夜。一路上累瘫了不知多少匹马,还遭到了两次刺杀,刺客的武功很高,并非小皇帝派来的,也非裴山青派来的。裴山青只会等着她回去昙城,自投罗网,自然不会急于在路上把她干掉。甚而,裴山青为了她能安全回到京师受审,还在路上安排人帮她肃清了些障碍。

    不是小皇帝,不是裴山青,自然是孟琮孟简的人。至于到底是他父子俩谁派来的,那就没什么重要了,因为谁派来的都一样,这笔帐他们父子俩都有份。

    回到京师昙城那天,天有些阴沉,应景似的,似乎预示着京师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苏郁岐和宁山在城门处分开,她命令宁山依旧隐于暗处,宁山本不肯,但她主意已定,容不得宁山违逆。

    她道:“你是我的退路,你在,他日我扭转局面之时,才有可去之处。你若陪我一起,不是生死一处,而只能是死在一处。该怎么做,你还不明白吗?”

    宁山十分纠结:“王,这几日,我想了想皿铮的话,我觉得,他说的其实不无道理。您去找皿公子,同他避居川上,袖手这天下,算是最好的结局了。您还是不要进城了。”

    苏郁岐无奈笑了一声:“宁山啊,山哥,已经晚了。你快走吧。”

    皿铮从暗处现身,冷声道:“的确已经晚了。如果是在川上,那里是公子的势力范围,便小皇帝和裴山青有千万势力,也不能奈公子何。可在这京师,即便王爷和公子的势力再大,也不可能敌得过小皇帝和裴山青的天罗地网。王爷要救人,我皿铮佩服王爷,也会奉陪到底。正如王爷所说,总要留下一条退路,宁公子,请你保证好这条退路。”

    宁山无奈,只能听从苏郁岐的安排。

    苏郁岐进城,皿铮不再隐在暗处,而是光明正大地陪她一起进城。

    天近傍晚,因为阴天的缘故,天黑得格外早,但往日热闹的京师,今日却连一盏灯一个人都没有。街道上沉寂寂的,无形的压力在空气里蔓延着,蔓延着……

    苏郁岐却恍若无事人一样骑着高头大马,张扬地穿街过巷。她依旧是着女装,其实她并不习惯这样的装束,但还是没有再换回男装去。

    她是在用这种方式示威。

    两人离着王府还有段距离,一旁的巷子里忽然跑出来一个人,两人同时勒住马缰,堪堪停在那人面前,而那人显然也会点武功,十分敏捷地躲开了差点撞上来的马匹。

    皿铮轻斥:“什么人?不知道这样乱跑很危险吗?”

    拦马的人,是个姑娘,姑娘穿了件宽大的斗篷,整张脸几乎都隐在帽檐下,晦暗的暮色里,根本瞧不清她的模样如何。

    “对不起……您……是阿岐王爷?”姑娘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马背上风尘仆仆却难掩倾城姿色的苏郁岐。

    她一抬头,苏郁岐便瞧出,她是长倾公主的那个贴身侍女海棠。

    “海棠?你有何事?”

    海棠一脸焦急,道:“王爷,他们说您是女人,竟然真的是……”

    苏郁岐道:“海棠,你有话就说吧。我还急着回府。”

    海棠忙道:“王爷,您不能回府,公主让奴婢来告诉您,您府上已经布满了埋伏,您回去就是陷入他们的彀中!”

    “这个我早已经知道了。海棠,你回去告诉长倾公主,她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必须得面对。”

    “王爷!他们布下了重兵,今日就是要您的命啊!”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