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止戈为武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止戈为武

    “好。”黄芸不敢再多言,但能够被钦点随皿晔入阵,他很高兴。

    佟浪道:“阁主,需不需要多带几个人?”

    “不需要了。有黄芸一人助我足矣。”

    皿晔和众人闲谈了几句,又安排了后面的事情,看看时间不早,便离开了酒楼,往皿府返回。

    回到皿府自己的院子,远远就瞧见书房的灯亮着,一个身影映在窗上。隔得有些远,瞧不出是什么人,不管是什么人,肯定是等他的人。

    小厮迎了上来,道:“少主,您回来了。您的朋友正在书房等着您呢。”

    “朋友?”

    “对,他自称是您的朋友。在这里等了有小半个时辰了。”

    皿晔往书房走了过去。

    推门进去,只看见一个白衣的公子在伏案读着什么书,听见进门的声音,白衣的公子合上了书本,缓缓起身,转过身来。

    却是孟七。

    孟七阴沉着脸。

    “是你。”皿晔缓缓走到他面前,同样神色有些抑郁:“你是为孟简的事来的吧?没有事先告诉你,是不想将来事情败露之时,你会被冠上个残杀手足的罪名。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就好了。”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孟七的语气冰冷,全无他素日的温润,他猛然抬头看向皿晔,连眼神都是森冷的,“玄临,你是开始不折手段了吗?”

    皿晔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一瞬,才缓缓答道:“江山更迭的路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虽然我无意江山与权利,但已经卷了进来,就身不由己。老七,我不为自己辩驳。要怪你就怪吧。”

    孟七是个不善于发火的人,即便这种时候,也还是不能对着皿晔大发雷霆,“我有什么资格怪你?”孟七脸上表情十分纠结沮丧,“毕竟我是你手下的人,虽我未参与弑兄,但也算是同谋了。这些年我一直不愿意回津凌,为的就是想躲开皇室那些权力倾轧手足相残,却没想到即便是远走江湖也不能避开这些。看来,生于皇室,命该受那些牵扯,不是想躲就能躲的。”

    皿晔在孟七对面坐下来,放温和了声音,道:“老七,孟简生性残暴,比你父皇还甚,当年的雨师毛民之战,挑起战争的是他父子二人,孟简在战场上,残杀俘虏,活埋、火烧、猎杀游戏,用尽各种残忍手段,这还不算,他还率军队对雨师边境的城镇烧杀抢掠,恶事做尽。这是前账。最近的,江州决堤,你也看见了,江州城三分之二的人惨死,那都是孟简做下的!孟简活着,对毛民,对雨师都是一个祸害。我也不是为自己开脱,孟简,迟早我会杀了他的。为了江州百姓也好,为了郁儿受过的苦也好。现在杀他,是他自己撞到了我的剑上。”

    孟七默然无声,良久,才叹了一声,道:“玄临,生不逢时,就连怨天尤人都显得可笑。你说,我们是不是都该负起责任,而不是一味躲避?”

    “你能这样想,说明你真的长大了。”

    孟七苦笑:“明明我比你还年长些。”

    “大几个月而已。”

    “孟简的死,我并没有要向你兴师问罪的意思。我虽然很难过,但也不至于分不清是非。我来这里,就是觉得心里很压抑。战争在即,我作为毛民的七皇子,连立场都没有,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战争一旦爆发,受苦难的不仅仅是雨师的百姓,毛民的百姓同样也会陷入到水深火热里,你父皇因为前次的战争耗资巨大,一直就对百姓横征暴敛,再发动一次战争,就是把毛民百姓往死里逼。”

    “我也知道。”孟七无奈地点点头,又摇摇头,苦笑:“我学得一身医术,一直以为凭着这身医术,便可悬壶济世拯救苍生,但现在,我才明白,我能救的人,实在少得可怜。”

    “其实你可以救更多的人。”皿晔直视着他,“你是毛民的七皇子,你有着不输你那些兄弟的武功谋略,你还比他们多了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如果是你入主东宫,我相信,这场战争你可以阻止得了。”

    “你让我回去夺权?”孟七大惊失色。

    皿晔沉着如初:“老七,正如你所说,我们每个人,都对这个时代负有责任。和我一起回津凌吧。如果不能阻止这场战争,那将是生灵涂炭。”

    “可是……仗是苏郁岐主张要打的。我们单方面停止,有用吗?”

    “苏郁岐会想要打这样一场两败俱伤的仗吗?她要兴兵,只是想要为雨师讨回一个公道,阻止孟琮和孟简继续为祸雨师。如果,毛民能还雨师一个公道,并且保证不再兴兵,你想,她还会坚持打这一仗吗?况且,这仗也不是她一个人要打的。裴山青一直与你父皇暗通款曲,密谋颠覆雨师,即便苏郁岐不主张征战,这一仗也迟早要打的。”

    “也是。苏郁岐最恨的,可不就是战争。但……”孟七还是有些犹疑,“我怕我经年不在津凌,就这样徒手回去,根本办不到。”

    “有我在,你怕什么?”皿晔笑了笑,那笑容,极富感染力,如同给孟七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孟七也跟着笑了笑。

    “看来,我这辈子是注定做不成闲云野鹤了。”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没有闲云野鹤的命,就此作罢吧。不过,说不定你如果做得好的话,可以提前给自己找一个接班人,到那时想怎么闲就怎么闲。”

    “你这是给我画了一张好看却吃不着的饼啊。”

    “好歹有人给你画饼,我连一粒饼上的芝麻都瞧不着呀。”

    孟七不由问道:“我听说你和苏郁岐的事了。再没有回寰的余地了吗?”

    “你说呢?”皿晔的眸底隐隐绝望之色,“我母亲孟燕明杀了她的父母,我的父亲又把我推到了她的面前,害她与自己的仇人同床共枕还生出感情来,你让她如何能接受与我在一起?她现在,比我难千倍万倍,可我却半分也替不得她。”

    “唉……”孟七为他二人生出长长一叹。

    “行了,别叹了。你最好今天晚上就动身,赶回津凌去。我杀孟简的事,还需你去你父皇面前替我瞒一瞒。我明天要为家主之位闯阵,恐还得在此流连几日才能去津凌。”

    “那你一切小心,我在津凌等你。”

    孟七也没有废话。对于皿晔夺家主之位,他晓得会有困难,但难不住皿晔,不必他留在此地相帮。

    “你也小心。你父皇多疑,你还是要小心周旋。”

    “知道了。”

    孟七辞别了皿晔,从书房出来,拐出月亮门的时候,恰巧遇见了来找皿晔的皿鹿。

    “宗主。”犹豫之下,孟七还是延用了从前的称呼。

    “嗯,你这是要走了?”皿鹿没有否认自己冯十九的身份。

    孟七点点头:“宗主保重。”

    “你也是。”

    自从知道了这位就是自己的姑父,孟七心里说不出的纠结别扭,有心要称他一声姑父,但瞧他那个样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认这个关系。

    孟七转过月亮门,忽听身后皿鹿的声音:“小七,你父皇那个人手段很辣,你回去还是要小心。”

    “哎,好。”孟七顿了一下,“姑父。”

    皿鹿好笑道:“去吧。”

    皇室亲情缺失,反倒是在皿鹿和皿晔父子身上,他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只是,这父子俩——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愿有一日他们能化解恩怨吧。

    皿晔还在书房里,没有离开,皿鹿进来,他丝毫不意外,但神情却依旧是冷淡:“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我要去休息了。”

    皿鹿虽难过于他的僵硬,却毫无化解的办法,轻叹了一声,道:“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准备好明日闯阵。”

    “有何好准备的?我又不知道阵里有什么。”

    “……”皿晔生硬的态度让他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缓了一口气,才道:“的确,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好给你。锁魂刀阵的位置是在川西山脉中心位置,由皿家先祖所创。分为文阵和武阵,有的人进去,根本连阵在哪里都找不到。还有的,会被困在阵里一生,都不得出来。像你的大伯和二伯,就差点葬送性命在阵里。那阵是因人而异的,武阵倒是没什么,无非拼的就是外在技能,我相信以你的武功,闯过去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怕的是文阵。它会根据你的行动方式抓住你人性的弱点,进而控制你的心智,让你渐渐迷失自己。玄临,你了解自己的弱点吗?”

    皿晔表情十分冷淡:“我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些。如果没有别的事,你可以走了,我要休息了。”

    皿鹿微微蹙眉,“我还没有说完。文武阵里,都各有一个图腾,是皿氏宗族独有的图腾,你把图腾取下来,带回来,供到祖祠里,这就算你完成了家主的交接仪式。你就是新一任的家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