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阿岐王 > 阿岐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雪山之巅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雪山之巅

    但想到这么多的优秀的皿家子弟或许会命丧与此,皿鹿心里也不免戚戚。

    等都签了文书之后,皿鹿又私下里吩咐皿晔道:“他们都不是省油的灯,若是给你添乱,你还是尽量避着些走吧,不宜与他们纠缠。”

    皿晔答了一声“是”。

    “小心些。”他又谆谆告诫。

    “知道了。”

    皿行也凑了上来:“玄临哥哥,我等着你出来,带我上战场呢。一定要成功啊。”

    皿晔捏了一把他的脸,戏谑:“出来是肯定的,上战场你就不用想了。”

    皿行被他捏得疼了,龇牙咧嘴蹦跶。他不禁一笑。

    毕竟这是一个未卜生死的阵,即便他有着超群的能力,也难保命运不会给他开个小差,临行前,他终于还是语气软了下来,对皿鹿道:“郁儿有了我的骨肉,我若不能有机会照顾她,麻烦你想想办法,把她救下来。”

    “我会的。”

    皿晔深吸了一口气,叫上了黄芸:“我们走吧。”

    两人催马,往山坳的腹地继续前行。

    后面十数个皿家的年轻人,也都催马跟了上来。刚开始还都聚集在一条路上走,但随着往里渐渐没有了路,大家就都分散开了。

    那皿冠皿忠二人却是一直尾随在皿晔的身后,相隔了有几丈远。

    黄芸凑近皿晔,耳语道:“阁主,要不要甩掉他们?”

    “不用,随他们跟着吧。”

    越往里走,竟越冷了起来。外面不过是九月末天气,正是凉爽的时候,这里却已经如入了冬,再往里走一些,更是沁骨的冷,如同寒冬腊月一般。

    到晌午时分,竟还飘起了雪花。

    黄芸叹道:“都说山中无岁月,这可真是无岁月啊。”他从包袱里取出了早已经备好的狐裘,一件递给皿晔,一件自己披了,“好在料到山里冷,都备好了。”

    皿晔不禁觉得好笑。黄芸是智囊,料事如神做事仔细,这也是他带上他的原因。有黄芸,万事不愁。

    他瞥了一眼黄芸马背上那大大的包裹,也不知道里面还藏了些什么,是不是连被褥都搬来了。

    黄芸也看见他瞅那包裹,不禁笑道:“这叫有备无患,谁知道都会遇到些什么情况。”

    皿晔笑而不语。

    过一会儿,雪越来越大了,黄芸道:“阁主,这阵到底在什么方位,这样瞎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咱们得想想法子。”

    他实在冷得受不住,从马背上拿起水囊,先递给皿晔:“喝口酒暖和暖和身子。”

    皿晔接了过去,不禁打趣:“连酒都带了,你是不是打算在山里过日子啊?”

    “现在连阵都没有找到,可不是得在山里过日子?我听说,皿家主当年进阵,也是三天才出来的。”

    皿晔瞧瞧天色,阴云密布,看样子这雪一时半会儿不能停,道:“必须加快速度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两人喝了几口酒,催马在雪中疾行,再往前,却是大山挡路,再无路可走。

    前面山高万仞,山上白雪皑皑,山势陡峭难以攀登,黄芸翻身下马,仰望高山,“阁主,咱们要登山吗?这山上全是积雪,哪里看得出来有阵的样子?”

    皿晔瞥他一眼:“要是摆在你面前,那还用找吗?”虽如此说,但心里也不禁生出感慨,怪不得说有的皿家子弟,终生也未能找到那锁魂刀阵。

    他抬眼望,只见山也茫茫,天也茫茫,皆被纷扬大雪笼罩。“所谓的锁魂刀阵,其实分为两个阵,一个是锁魂阵,一个是刀阵。锁魂阵是文阵,刀阵是武阵,文阵无形,武阵却应有形。先找武阵吧。”

    “要登山吗?”

    “嗯。”皿晔指了指山峰高处一处被白雪覆盖的地方:“黄护法,你瞧瞧那里,与别处有什么不同?”

    黄芸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只瞧见白雪茫茫,铺天盖地,要说什么不同,细看之下,也不过是山势要更陡峭些,他不大肯定地道:“也不过是山势更陡峭些吧……”

    皿晔却没有多说,只是道:“走,上去看看吧。”

    两人正准备要登山,就听后面皿冠的声音:“皿晔,山势陡峭,那雪又是常年积雪,一个不小心便有可能引发雪崩,你确定要上去吗?”

    皿晔转回头,瞧了皿冠皿忠及他二人的几个跟随者一眼,没有打算搭话。正打算继续攀山,又听皿忠尖酸道:“哥,你管他做什么?他爱死死去。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种,冒充家主的儿子,偏家主还被他骗得团团转!”

    黄芸听不下去了,袖中的一柄匕首滑在了手中,正打算给皿忠一刀,被皿晔不动声色地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黄芸实在咽不下这口气,道:“这位皿家小公子,嘴下留德。少主不与你们计较,可不表示我们做下属的能咽的下这口气。”

    黄芸手中的匕首忽然朝着远处的山壁飞去,他们几人离着山体尚有逾百丈的距离,匕首却直切山壁,一阵裂帛之声传来,紧接着便似雷声轰隆隆不止。

    眼看着山上积年厚雪顷刻之间如滔天巨浪汹涌滚下来,几个人都惊呆了:“雪,血崩了!快跑!”

    黄芸本意不过是吓唬吓唬皿忠,却没想到一匕首竟闹出雪崩来,自己也被惊吓住了,一时发愣不能做出反应,皿晔无语地踢了他一脚:“还不快后撤!”

    几人都慌忙往后奔去,汹涌雪浪紧跟而至,奔出了两里多地,雪浪还未停止,仍旧汹涌,山上如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层层雪浪跟着涌下来。

    一行人直奔出了好几里地,看看雪浪似乎力量不足,没有继续汹涌之势了,才停了下来。皿忠开始埋怨:“娘的,你是想害死大家吗?”

    黄芸怼道:“这点雪崩就能要了你的命,那我劝你还是别来趟这趟浑水了,免得还没进阵小命就丢了!”

    “你!”皿忠性子看来属于暴躁一型,被黄芸一句话就激得暴跳,拔出剑来就要砍杀黄芸,皿冠一把扯住他:“胡闹!前面还有数关待闯,你怎可在此斗气!”

    皿忠看样子极其不服,但还是没有再敢有所动作,黄芸讥讽地瞥了他一眼,转回头去瞧雪崩之势。

    山峰上雪势不减,滚滚而下,似惊涛骇浪,吞天噬地。

    黄芸嘴角抽搐:“阁主,对不起,我没想到一匕首竟引起这样的后果,请您处罚。”

    皿晔瞧着山峰出神,没搭理他的话,他又低声喊了一声:“阁主?”

    皿晔忽然露出一抹莫测高深的笑容:“黄芸,你这一匕首,是福是祸,还不一定呢。”

    “啊?”黄芸有些懵。

    “等会儿吧,等这雪崩之势停了再说。”

    皿忠撇嘴,嘟囔一声:“切,故弄玄虚。我看也不过是个银样镴枪头,瞧着好看罢了。”

    “皿忠,不得无礼!”皿冠喝斥了一声,继而向皿晔抱拳:“皿忠向来直肠子,说话口无遮拦,还望少主不要怪罪于他。”

    皿忠哼道:“他算什么少主?哥,抬举他做什么?”

    皿晔看也没看他一眼,继续望着山峰。

    风雪未停,遮住望眼,有近半个时辰,雪崩之势才小了些,原本积雪覆盖的山峰,露出些微本来的模样,如墨的峭壁,隐在皑皑白雪之中,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只是这女子没有那么秀气罢了。

    皿晔的嘴角渐渐浮出一点深沉笑意,黄芸诧异:“阁主,您笑什么?”

    “我就说你这一匕首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你看,现在因祸得福了吧?”皿晔抬手,指了指雪色之后隐隐约约的山色,“你看,那是什么?”

    那隐隐约约的点点墨黛之色,乍瞧就是山色,但细看之下,却是有章法的,黄芸还瞧不出那是个什么样的阵,但可以肯定,那里,就是刀阵的位置!

    而那个位置,正是皿晔先前指给他看的位置。

    “阁主,原来您早就瞧出锁魂刀阵就在那里。”

    “开始也只是怀疑,本来是打算上去看看的,结果你的一匕首,反倒做了先锋军。”

    锁魂刀阵出现,最兴奋的还是皿忠几人,“哥!”

    皿冠倒还把持得住,很稳重:“别高兴得太早。你的轻功,能从这好几里的崩雪上飞过去吗?”

    那崩下来的雪,就算是薄的地方,也足有三四尺厚,且都已经是松软的雪,想要趟过去是不可能,只能施展轻功上去。

    皿忠吞吐:“我倒可以一试,只是他们……”他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位皿家旁支子弟,“他们可未必能行。”

    自知上不去的人,都露出了羞赧之色,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皿冠道:“行了,谁有能力的谁上吧,过不去的,就留在此地等候,或者,你们先回去也行。”

    “黄芸,咱们上去吧。”

    皿晔说了一声,脚尖一点,便飞掠而起,在积雪之上疾掠而过。他所过之处,积雪纹丝未被带起。山上的雪崩落之势还未完全停下来,依旧有雪不断崩落,黄芸本意要等雪崩停下来再上去,但见皿晔不想等,也急忙跟了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 阿岐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