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十章:东家失策了

正文 第五十章:东家失策了

    薛蘅见他态度坚决,便不再坚持。

    楼下,严世真正与几个家仆天南海北侃得畅快。

    众人得知他是个大夫,纷纷上前请他给看看身上的小毛病。严世真作为大夫,又是个经常义诊的,给人看病习以为常,况且又是对方诚恳相求,是以也不摆架子。

    众仆从茶坊借出张椅子给严世真坐。李维翰家的李光毕竟见识过严世真的身手,相信他的医术并非是吹嘘,而是真有本事的,正巧这几天左手有点毛病。

    “严先生,我这几天左手中指掌指关节不适,屈伸很是不便利,您给看看。”

    “疼吗?”

    “疼倒不怎么疼。”

    “手伸出来,我看看脉象。”

    严世真诊罢脉,又看了看李光的脖子,伸手按了按。按左侧风池穴位时,发现李光不适的那处指关节似有反应,心下已了然。

    取出随身携带的针囊,取出毫针,刺入右风池、肩井应结处,不留针,又刺左风池、肩井,留针。

    “你自行活动一下左手指。”李光依言而行。一盏茶后,严世真又诊脉象,左寸已平。

    “你再感受一下患处。”

    “咦,好了。”

    严世真起针。

    “严先生,您这针灸术真神奇啊!”

    严世真笑道:“小巧之术。”

    唐家家仆自诩自家乃中药世家,这江湖郎中也只有在这些无知的家伙中间才会受到这么高的评价,自家老爷的医术不知比这人高出多少。

    与唐家家仆有相同想法的还有申思尧所带的一个管事家仆申佩,年纪略大,行事很是老成,对于这些李、刘家的家仆对严世真的追捧很不当回事。可是多听上一听,心下有些改观。

    严世真听他们描述,就可以大略判出病情,他们的反映说与那些当面诊断的大夫给出的诊断,并无二致。甚至他几针下去,就立时好了,或症状大缓,不免有些心动。

    申佩上前道:“严先生,家父年逾古稀,前几年患上荡漾、震颤之症,多方医治均不见效,您是否能治?”

    “你且描述一下症状如何。”

    “家父说整天就像坐船一样,荡漾不停,头摇、手抖,吃饭都拿不好筷子,脚膝酸软,走路经常跌倒,都不敢让他独自行走。家父说头重脚轻,迈步像踏在棉絮上。”

    “《内经》有云,上盛而下虚。令尊之征似与之相应。不过,还是要看一下脉象,才能确诊。”

    申佩急道:“那您能治吗?”

    “令尊年逾古稀,肾气渐衰,肾阴匮乏,任督空虚。令尊是否还有头眩耳鸣、舌干的症状?”

    “正是,正是。”

    “此乃精气不能上达,阴*精不能上奉所致。阴虚不能抱阳,虚阳化风而动,故见荡漾、震颤诸恙。如果你相信我,就带令尊到云宅找我,我为令尊好好诊诊脉。”

    申佩心中大喜,“多谢严先生!”

    严世真的一番诊断,都被唐昭遇听在耳中,心下大赞。这个严先生不像其他大夫只是在心中诊定,开方下药即可。而是将其中详由道给人听,完全不怕有人会偷艺。且不说他诊断之精准,就是此等胸襟,也非一般大夫可比,尤其是御药院的那些太医,对于医术,各个都藏宝一般。

    唐家家仆看到唐昭遇,正要上前行礼,唐昭遇挥挥手,示意免了,转身向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唐昭遇思虑良久,临登车方道:“得薛公子相赠名茶,我自然也要为薛公子所求之事尽一份力。”

    薛蘅喜道:“请唐典御赐教!”

    唐昭遇按着手上的盒子道:“薛公子,你看这个严先生,他于你,或许大有用处。”

    薛蘅闻言大喜,“请唐典御指点。”

    “听此人言谈,对医药是十分有研究的,却不似我等御医,过分看中医术之私用。你我皆知,有容乃大,想是民间大医。”

    “唐典御目光如炬,我是知道此人的,年前在天桥下义诊,那些穷苦病人皆称他为神医。”

    “是了,此类民间大医都是有自己的独到用药之法,若他愿意助薛公子一臂之力,薛公子所求之事大有可成。”

    “多谢唐典御指点,若事可成,必当重谢!”

    “我这是为薛公子的小龙团茶进言,薛公子不必再谢了。如此,我先走了,预祝薛公子一切顺遂!”

    “借唐典御吉言了!”

    目送唐典御离开,薛蘅转身向严世真走去。

    “严先生好!”薛蘅躬身向严世真一礼。

    严世真正与众人聊的兴致高昂,闻言抬眼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轻人。“你认识我?”

    “严先生在天桥下义诊,薛某慕先生高义,曾与云小姐共捐药材。不想今日在此得遇先生,不知是否有幸邀先生一品清茶?”

    严世真打量着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想起云姝之前说的话。“哦,济世堂的东家?”

    薛蘅淡笑,“正是,在下薛蘅。”

    “严世真。”

    “不知能否与先生一叙?”薛蘅诚恳道。

    严世真想,此人慷慨施药,生硬拒绝也不好,还是看他有何事吧。遂点点头,“请。”又回头对那帮家仆道,“我家少爷出来了,告诉他,我在楼上哈。”

    “好嘞,您放心。”众仆感佩严世真的医术,这会儿都服帖起来。

    “谢啦!”

    “严先生请。”

    “请。”

    雅室内,薛蘅再次奉上名茶。

    “果然好茶。倒也不负盛名。薛公子也是烹茶好手啊!”严世真放下茶盏道,“只是不知薛公子请我来,所为何事?”

    薛蘅放下手中的茶盏,“严先生直言相问,薛某也不便隐瞒。”

    “那请薛公子直言便好。”

    “事情是这样的。薛某见严先生医术高明,必有神技妙方,所以想向严先生购买秘制药方。”

    “济世堂已经是京中最大的药房,坐堂大夫也极高明,怎么会想到向我购置秘方?”

    “薛某感念严先生的为人,便不再相瞒。宫中近期将在民间挑选供奉御药房的药料,而我济世堂有意获得这一殊荣。”

    “济世堂在京中久有盛名,必然能拔得头筹。”

    “严先生过誉了,薛某希望严先生能帮助一二,必感激不尽。”

    “薛公子过于看重严某了。我不过是一游方大夫,我所制之药都是为贫苦百姓的贫贱之病,怎么能有资格进献大内呢?”严世真一口回绝。

    “严先生不能再考虑考虑?薛某必定重金相谢。”

    “严某多谢薛公子的认可,也为那些穷苦之人感谢薛公子慷慨施药。可是就严某本人来说,本是一游方之人,黄白之物带着甚是不便,也无意求索。”

    “严先生。”

    “薛公子,严某言尽于此,薛公子若无别的事情,请容严某先行告辞。”

    “严先生!”

    “告辞。”严世真不再多言,起身离开。

    江阔见严世真推门出去,自己公子满面失望的在后面追出来,终于在门前定住。“公子,这严先生未免过于高傲了。”

    薛蘅望望对面的雅室,不由自哂,“与人打交道这么多次,今天竟然败在一个小姑娘手下。我终究是不足啊。”

    “公子何出此言?这些年来,公子的作为江阔都看在眼里,公子不要妄自菲薄。”

    薛蘅转入雅室,江阔跟进来。

    “那云小姐都能说服严先生,我却不能。”

    江阔哑然。

    “江阔,你说,云家的那个小姑娘是如何说服这个严先生的?而且今天你也看到了,这个严先生如今与那个云小姐关系如此亲密,如父女一般。”

    江阔想了想,“那严先生在天桥底下义诊多日后,云小姐才去请他上门医治她的母亲。据那日看诊的病人说,那云小姐排了很久的队,严先生看到她,就要赶她走,但是那云小姐说了几句话,严先生便停止义诊,随那云小姐去了。只是那人也说不清楚,究竟云家小姐说了什么。您说,他们会不会之前就认识?”

    “你又想太多。云侍郎家的小姐怎么会随意抛头露面,认识一个游方郎中?还不是家中无人,急于救治她母亲,才去求他的。也怪我,今日过于心急,什么都没准备便请严先生叙话。”

    江阔也努力想想透其中的关窍,可是公子都没头绪,自己又怎么想得通。

    薛蘅揉揉太阳穴道:“想那云小姐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而我只想到动之以利。那严先生若看重利益,就不会在天桥下义诊。唉,是我失策了。刚才那严先生走时,面色不善,怕是已给得罪了。”

    “那怎么办?”

    薛蘅叹了口气。那严先生既然答应自己的饮茶之邀,想来自己施药之举,还是在严先生那里留有几分好感的,可是自己急于求成,把这些全给毁了。终究是年轻,处事经验不足,心中只想着晓之以利的生意经了,这会儿才想明白。

    “迂回着来吧。”薛蘅起身理了理袍子,“如此我们便回药堂吧。另外,你去把对面雅室的账目,替唐典御一并付了。”

    “唐典御不是执意不愿意让我们付吗?”

    “又说傻话。若真是把账目留给唐典御结,我下次还怎么见唐典御?”

    “公子所言有理,我这就去。”

    “我在楼下等你。”

    “是。”

    严世真只是在茶楼短暂的叙话,待下楼后,楼下原本聚集着的李申刘唐家的仆人不见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