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五十二章:贵不可言?

正文 五十二章:贵不可言?

    李光看了看后面那三位公子,诚恳道:“申公子比较稳重,唐公子和刘公子是比较爱玩闹的。”

    严世真不说话。

    “严先生,我们要下去找公子他们吗?”

    “等会儿吧,让他们再玩会儿。我在这上面看着他们就好。”

    李维翰带云树买了果脯,点心,又带他看了书籍、古玩、字画。几人像模像样的点评一番。

    云树比较懂书,向大家强烈推荐了几本有意思的书;刘承熙是个爱宝的,虽然年纪小,但对古玩还是有一些研究;申思尧家学严谨,除了弓马骑射与兵法,还被要求研习书法字画,所以他才跟书香世家的李维翰交好,对字画品评了一番。李维翰在旁边只是笑,觉得有了云树,这个小圈子才算完整。唐安盛没有显出本事,有些着急。

    几人来到佛殿,佛像金碧辉煌,庄严肃穆,云树上前请香跪拜。

    云树从李维翰身边走过去,李维翰眼看他卸去方才的言笑,神思庄重,长睫下一双美目,此刻蒙上了悲凉,比起第一次见他,柔嫩的面庞瘦出了骨的轮廓。虽然冬衣未褪,身板依然瘦瘦小小的。

    不是面对自己蛮横无理时的万分好脾气,不是被无礼掳虐后的宽宏大度,不是为自己考虑,为李家考虑的坦诚真挚,不是新奇好动,不是萌然可爱,不是言笑晏晏。。。短短的一瞬间,李维翰的眼前似乎看到了,她的父亲、母亲,她的依靠被一块块抽去,而她仅凭着坚强的心性,一步步向前走去。

    这让少年李维翰心跳变得沉重起来,第一次生出了想好好照顾一个人的想法。

    云树在父亲的丧仪上听法师诵经,虽然听不懂经文的内容,可是那沉静的木鱼声声和抑扬有致的诵经之声,听得人心绪平静许多。

    云树向旁边侍立的僧人双手合十道:“我佛慈悲,师父,我想在这佛殿内为先父先母点两盏长明灯。”

    那僧人见云树衣饰稍显素朴,可是身后几个小公子服饰却一个比一个华丽,捧手道,“阿弥陀佛。长明灯者,即正觉心。以觉明了,喻之为灯,照破一切无明痴暗。为已逝者点长明灯,逝者可尽享天福,不堕恶道,投生做人,出生在尊贵的佛化家庭。施主是个孝义之人,请随我来。”

    供奉过长明灯,僧人送云树从佛殿出来。

    刘承熙道:“想不到云公子还是个信佛之人,咱们来这宝相寺这么多次,都是做耍的。”

    云树神思惨淡道:“不过是希望先父、先母早登极乐之地,不要过于担忧我,是我心中的一个念想罢了。”

    这几位都是父母双全均健在的,听了云树的话,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接话好了。

    李维翰走过去,拍拍云树的肩头,慷慨道:“不要担心,以后我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的。”

    申思尧也走过来,“以后我们就都是朋友了,我们都会罩着你的!”

    云树看看他们,凝出笑脸道:“谢谢,虽然相处时间不长,我已经拿你们当好朋友了。”

    唐安盛走过来道:“往事不可追,且看看前路如何。好朋友,要不要卜上一卦啊?”

    借着善男信女对菩萨的虔诚,这宝相寺的后面倒是有许多占卜、算命的摊子。

    刘承熙道:“这个可信吗?”

    “玩玩嘛,说得好听就信,不好听就不信。来来来,云树。”云树被按倒一个算命的摊子上。

    算命的早就注意了这一行衣饰不凡的公子了,堆满笑道:“小公子,是要看相,还是测八字啊?”

    “算命,算命。捡好听的,说来听听。”唐安盛道。

    算命的捋着山羊胡,一本正经道:“这位公子此言差矣,每个人都是有一定的命相的,怎可胡乱说?”

    “这样啊,那我们换一家。”唐安盛拉起云树就要走。

    “公子留步,公子留步。”算命的一看到手的客人要走,立时急了,“我的意思是,这个,每个人命格都不同,但这位小公子一看就知命相不凡,且告知在下八字,在下好好为小公子测上一测。”

    “这还像句话。”唐安盛挑着眉道。

    对于命数,云树觉得朦胧而神秘。对于这算命的会说什么,则完全是好奇。便执笔写了自己的八字。

    申思尧见了云树的字,不由赞叹:“好字!”

    云树回头淡笑,“思尧过誉了。”

    算命的接过看了,眉头微皱,沉吟半晌,又多方掐算手指,方道:“这位小公子的八字含四墓库之土,也就是八方之气。土能生发万物,库中八方之气相互激发而出,以后或将呈现万木逢春的蓬勃命势。命中含八方之气者,必将得贵人相助,日后贵不可言,只是早年会有孤苦,命运多波折。”

    算命的一席话,把众人说得一愣。云树确实父母早亡,自己这几个富家子刚说完以后要罩着他,那他以后的命格贵不可言,是能走到哪一步?是了,云树才思敏捷,想来日后金科及第,入朝拜相,也未可知。

    算命的看这几个公子都被唬住了,心中正是自得,云树忽然道:“这位先生,您刚才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谈话了?”

    云树本来满心好奇,可是听着算命的卖了半天关子,就说出这么段玄言,顿觉无味。这算命的除了编些五行八卦之语,其余的判词,几乎就是他们刚才谈话的内容,至于以后命格如何贵不可言?云树心中冷笑,难道几十年之后,还要再找他算账?

    云树一语,算命的差点被惊掉下巴。“我这京城第一神算的招牌可是多少年的了,这,这,这是在下从公子的八字中推算出的命格,您这么说,倒是打我脸了。”

    唐安盛率先笑起来,“算命嘛,当然要捡好的说给咱们听。说的还算不错,是吧,云树?”

    “贵不可言的命格?云树以后莫不是也要入朝拜相?维翰,这可是令尊的接班人啊!”申思尧凑趣道。

    李维翰笑道:“得功夫,一定把云树引荐给父亲。”

    他们都是一番好意,云树笑道:“说得倒也不错。今日得遇你们,可不是遇见贵人了吗?”

    “这话说的在理,今日我们也算是遇个未来的贵人了。看这天儿不早了,云贵人要不要请我们几个小酌一番,庆祝一下啊?”刘承熙道。

    云树抬头看看日头,笑道:“确实,发现自己未来还有如此的好命格,多亏各位哥哥了。这一顿,自然是不能推脱的,如此,咱们走吧。”说着云树从荷包里拿出碎银子,付了帐。

    算命的望着一行人走后,面露凝重。这小公子聪敏异常,看其八字,日后确实会贵不可言,可是其中的波折起伏,痛苦磨难也非常人的一生可比。自古,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怎么,那小公子命格有何不妥,你面色这般凝重?”严世真在算命的面前坐下,顺手从算命的面前抽过云树的生辰八字,目光扫过去,也是一滞。

    算命的看到严世真,转换了笑脸,“这位先生看相,还是测八字啊?”

    “都不是,过来坐坐。”严世真道。

    算命的听了,鼻子差点气歪,又不得不忍气道:“在下小本生意,先生不若捧个场。”

    “我想听听你对刚才那位小公子的判词,再决定要不要算上一卦。”

    算命的想从严世真手中抽过那张八字,却被严世真避开,塞进袖中。

    “这位先生,我们算命的也是有职业操守的,这前面客人的八字,是不能胡乱给人拿去的。”

    严世真在桌上拍了双份银子,“一份买八字,一份买判词,你要不要说?”

    算命的一看算一个命格,多得两份报酬,何乐而不为?立刻也不顾什么行业规矩了,全倒了出来,比跟云树说的还全乎。

    严世真面色微沉,道:“以后你可要管好自己的嘴,像你这样随便就把客人的命格八字泄漏出去,被厉害的客人知晓了,你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这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算命的听得脸色一白。算命这么多年,这位客人也是奇怪,花钱不算命,而是买别人八字,判词,买完,还怪自己卖给他了。

    “好自为之啊!”说完,严世真起身边去追云树他们去了。

    走路的时候,云树悄悄拉住李维翰的衣袖,李维翰会意,二人落在后面。

    云树面有忧虑道:“维翰哥哥,我并不了解这城中饮宴之所,若选的地方不当,恐怠慢了。”

    李维翰想了想道:“放心,这个交给我。”

    吃饭的地方是李维翰挑的。百味斋,京城的百年老店,装饰雅致,烹、烧、烤、炒、爆、溜、煮、炖、卤、蒸、腊、蜜、葱拔都有独到之处,重要的是价格不菲,档次够,在这里宴请这几位自然是最相宜的。

    要说云树请客,李维翰为什么挑了这么个贵地方?其实李维翰是为云树考虑的。

    在这百味斋用饭虽然价格不菲,但是可以说明云树重视这几位的态度。云树与这几位结交,第一顿饭,万不可跌了面子。

    进了百味斋,李维翰悄悄拉了云树的袖子,二人又落在后面。

    李维翰悄声道:“这顿饭我不与你争,而是让你来请,是因为,借了这个由头,你以后若有事情,也好叫他们帮忙。”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