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六十七章:好久没见,好想你

正文 六十七章:好久没见,好想你

    “你什么时候招惹了那个什么万东家?”黎歌皱眉道。

    李维翰也是一脸疑惑。

    云树惨笑,“前些日子与薛公子谈生意,借他山之石,以攻玉,拿他当石头用了。大概他心里一直气不顺,这才绑我了。”

    黎歌眉头皱的更紧。这些日子没见她,她都忙了些什么?

    “九弟好胆气,那万世明我倒是有耳闻,京城药材行的第二号人物,你竟然拿他当石头用?”唐安盛道。

    “唉,年少轻狂了,所以有了今天的下场啊。”云树无奈道。

    “你想怎么处理那个万东家?”李维翰盯着云树道。

    “让他长了记性,以后不再给云家人和益生堂找事就好。”云树又颇为世故的加了一句,“和气生财嘛。”

    李维翰简直要被她气笑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和气生财?”

    云树笑起来,扯动眼角的伤,不由挤眼,又因此扯动额头的伤,裹伤的布,很快又染红一片。

    “快别笑了,伤口又裂了。”黎歌惊道。

    严世真将方子交给孟管家,让他去抓药。穿了桂枝准备的外袍,又走出来,听黎歌说伤口又裂开,忙过来,抱起云树来了偏厅。

    将布条解开,众人都看到她额头上那个血淋淋的巨大伤口。

    严世真将酒在火上烧后,给她重新清理伤口。云树痛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严世真让黎歌和焕梨按住她,心疼道:“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

    烧酒再次擦过伤口,黎歌眼看着她痛的浑身发抖,眼泪都掉出来,却愣是要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来。他还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的眉儿坚强成这个样子!心疼的抽起来。

    唐安盛和刘承熙也被云树的忍劲儿,惊着了。李维翰把申思尧的肩头抓的够呛,申思尧愣是一声没吭。对云树笑道:“别怕,十一哥陪着你呢!”

    一语刚落,身上狠狠落了十道目光。

    云树是痛的目光都重起来,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给申思尧。

    申思尧继续对她暖笑,安抚着她,并不理会那些恨恨的,打量的,惊讶的,询问的目光。

    用烧酒清洗过后,严世真重新上药包扎好,细心交代道:“不要笑,不要做表情,不然会留疤的。”

    “嗯。知道了。”云树轻轻点头。

    “桂枝,带她回去梳洗一下,注意不要让伤口沾了水。等孟管家买药回来,煎了给她服下。”

    一直在旁边焦心,又插不上话的桂枝忙应道:“是,严先生。”

    “义父帮我照顾好几位哥哥。”

    “嗯,去吧。”

    云树挥挥手,被焕梨和桂妈妈扶着出去了。

    “严先生,云帆呢?”紫韵小声道。小姐回来了她高兴,所有人都围着小姐,可是,怎么没有见云帆回来?

    “他没事,跟张元去了衙门。”严世真转向李维翰道,“这件事还是需要李公子帮忙。”

    “我知道。云树说,让他以后不敢觊觎云宅的人和益生堂即可,说是要和气生财,严先生以为如何?”

    “和气生财?她竟然还想着和气生财?”严世真也被气笑。

    “九弟什么时候开了个药房?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唐安盛有些不满的插嘴道。

    “本来是想通知你们的,又怕你们有事要忙,就给简省了。”

    “维翰哥,开业时,你去了吗?”

    “没有,我那日也有事,走不开。”

    “这样,我心里便平衡些了。”

    “你说你都在计较些什么?”申思尧捶了唐安盛一拳,松散了一下,被李维翰捏了半天的肩头。

    “既然云树这样说了,那便这样办吧。有劳李公子。”严世真对李维翰道。

    “放心。承熙,我们走吧,该你上场了。”

    “终于轮到我的戏了,走,走,走。”刘承熙有些迫不及待道。

    “有劳刘公子了。”

    “云树的事就是我的事,谁让我是他十三哥呢。”刘承熙话是对严世真说的,人却朝李维翰挤眼睛。

    李维翰一把揽过他的脑袋,“严先生,我们先走了。”

    “众公子为了云树奔波到这个时辰,不如在云宅用完饭再去?”

    “不了,云树病了,今日就不叨扰了。我们先去了。”李维翰说着,揽住刘承熙的脑袋,便往外走。

    “今日,辛苦申公子和唐公子跑一趟了。”

    “没事,云树无事便好。”申思尧与唐安盛说完,也跟着李维翰走出去。

    严世真送走了他们,又回到偏厅,坐下喝了口凉茶,方道:“我留下来,就是解答你的疑问的,快问吧。”

    黎歌道:“他们都是谁?为什么说是眉儿的哥哥?”

    “宰辅之子李维翰,枢密使之子申思尧,刑部尚书之子刘承熙,还有一个是翰林医官使之子唐安盛。”

    “眉儿为什么会与他们结识?”黎歌的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内心却汹涌翻腾。

    严世真看着他,心里叹了口气,和眉儿一样,成长总是那么快,会藏心了。“刚才你也看到了。”

    黎歌再也控制不住的面色,变得很难看。

    严世真拍拍他的肩膀,“眉儿不仅仅是你的青梅竹马,她还是云家唯一的血脉,她要撑起云家。在你成为一棵大树,能够护住她之前,她还需要别人的一些帮助。希望你能,体谅她。”

    “这是眉儿的想法吗?”

    “是的,是我让她这么做的。”

    “眉儿为什么要开药房?那个没露面的薛公子又是谁?”

    “眉儿想要开药房,大概是因为她母亲的缘故。那个薛公子是济世堂的东家,眉儿如今的合作伙伴。这个没几个人知道,我告诉你,是要让你放心,你要守住秘密。”

    黎歌点点头。

    “小子。我等着你长大,等着你把眉儿娶回家,让她以后都不用再一个人费力支撑。”严世真目光变得深邃,“眉儿和她母亲一样,很多事情都藏在心里。她今日突发高烧,并不是因为遇到这一变故被吓着了,而是顶着巨大的压力,苦心谋划多日的事情,终于可以告一个段落,心里松了一口气。病邪便侵染上来了。”

    “严重吗?”

    “没事,一会吃过药,就会好很多。等眉儿好了,我们就要回济阳了,你若能抽出时间,多陪陪她也好。”

    “她的那些哥哥们,对她好吗?”

    “虽然是些小纨绔,不过对眉儿,还是不错的。”

    “包括那个李维翰吗?”黎歌的声音涩涩的。

    严世真看了看黎歌,黎歌躲开他目光的探寻。“为什么单提李维翰?”

    “没什么,就想问问他。”

    “你放心,你与眉儿的事,我会告诉他的。”

    “严先生,您去忙吧,我没有别的要问的了。”

    “那我走了。”严世真起身。他还要去衙门。

    “严先生。”黎歌又叫住他。

    严世真止步,“怎么了?又想起别的问题了?”

    “在我成为一棵大树前,希望严先生能帮我护好眉儿。不要再让她受今天这样的伤害。”

    “我会的。这不仅是对你,也是对她父亲母亲的承诺。”

    黎歌对严世真郑重行了一礼。

    严世真抬手拍拍他少年单薄的肩头,转身出去了。

    黎歌在门口愣怔了好久,直到孟管家回来。

    “黎公子?怎么站在门口吹风?”

    黎歌回过神,打量着他,“你手里提着的,是眉儿的药吗?”

    “是的。”

    “给我吧,我去煎药。”

    “您,您会吗?”孟管家唯恐黎歌煎坏了,耽误云树用药。

    “教我就好了。眉儿,就要回济阳了,我能为她做的事,太少了。”黎歌神思落寞,语气却不容别人拒绝。

    云树找到他的时候,他握着扇子,静静坐在厨房的药炉前,等着。等没过药材的水,一点点熬去,等药材一点点露出来,等两碗水煎成一碗水,等着逼出药汁,拿给眉儿。除了慢慢等,慢慢熬,他还能做什么?

    “黎哥哥。”云树扶着门框,看着一筹莫展的黎歌。

    “你还发着烧,出来做什么?”黎歌忙起身扶住脚下轻飘的她。

    云树在长凳的右边坐下,让没有受伤的那半边脸对着他。

    “义父开的药方,黎哥哥亲手煎的药,我猜,这大概会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药了。”云树乌溜溜的眼睛,盯着黎歌的眼睛,似乎在说着无尽的话。

    黎歌终于勾出一个笑脸,“傻瓜,哪有药是好喝的?”

    云树轻轻摇头,“我绝找不到更好喝的药了。”

    “回屋里吧,一会儿药好了,我给你拿过去。”

    “我想待在这儿,这里暖和。”

    黎歌伸手给她裹紧披风,裹着裹着,想起她刚回来时襟前的斑斑血迹,忽然眉眼酸涩不能自已。

    “黎哥哥?”

    “嗯?”黎歌努力掩饰住。

    “好久没见,好想你啊。”云树轻轻歪在他的肩膀上,遮住自己微红的脸颊。“在清漪阁读书的时候真好,天天都能看到你。”

    这些日子忙着那么多事,学宫祭孔的队伍中红装黎歌的样子,化作惊鸿一瞥,好像是过了很多岁月。

    “那这几天我什么都不做,只陪着你,好吗?”

    云树欢喜,却又有担忧,“那你不去学宫,黎伯父黎伯母会生气吧?”

    “我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你就要回去了,我会有好久,好久,好久,见不到你。我会想你。”

    云树抽搐起来。

    “眉儿,你怎么了?”

    “嗯,嗯,义父不让我笑,说是会扯动伤口,留疤。可是我好开心,好想笑啊。”云树努力捂住脸颊。

    黎歌忍俊不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云树眨着眼睛询问他什么意思。

    黎歌拿下她捂在脸颊上滚烫的小手,握住,“眉儿很好看。男装也很好看。不要担心,留疤,我也会觉得眉儿好看。”

    云树面颊飞红,唇角微勾,垂眸倚在黎歌肩上,久久未动。

    黎歌再叫她时,发现她竟然睡了过去。流了那么多血,发着高烧,全靠毅力强撑着来安抚自己。她的坚强与不易都叫人心疼。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