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七十二章:谁是家主?

正文 七十二章:谁是家主?

    云帆低着头没有说话。

    “帆哥哥,我并不只安于京城益生堂的生意,以后我还会需要很多人的帮助。杨千如果能化去嫌隙,为我所用,那我今天这般待他,便值得。我也希望,以后帆哥哥能以管事的准则要求自己,不仅精通医药之事,还精通生意之理,早日成为一个能担起事务的管事,做我的左膀右臂。”

    当他还囿于老爷夫人的离世,公子已经开始接管家事;当他还为前路迷茫时,公子已经与薛公子谈起了生意,为云家谋求新出路。公子成长的太快!他白长这么多岁,眼界、心胸已经跟不上公子了。“公子!云帆谨记公子教诲,日后一定以管事的准则要求自己。早日为公子分忧解难。”

    “这样才是男儿志向!”云树“老道”的赞赏道。

    云帆赧颜。

    “帆哥哥也是仪表堂堂,万不可因我伤了相貌。紫韵把这药也给帆哥哥包一份,让他每日自己敷。”

    “多谢公子关怀。”云帆与云树一番长谈,心结得解,心绪变得阔达。以后作为公子的管事与人谈生意,破了面相着实不好,便不再推却了。

    “去帮帮孟管家吧。”

    “是。”云帆从紫韵手中接过药退出去。

    “紫韵。”云树望着正收拾着桌上药品的紫韵。

    “公子,有什么吩咐?”紫韵停了手头的事望着云树,少女的一双杏仁儿眼含水流波。

    云树心道:怪不得帆哥哥对紫韵有意,以前只觉得紫韵相貌极是顺眼,如今以男子的眼光来看,竟是这般漂亮。

    “你觉得帆哥哥,如何?”

    “公子自是了解他的,问我做什么?”紫韵面颊微红。

    “问你,是为了你的事啊。”

    “为我什么事?”

    “你当真不知道,我问你是为了什么事?”

    “不知道。”紫韵的脸愈发红。

    云树叹了口气,“紫韵你今年十六了,从我出生,你陪了我九年了。焕梨父母俱在,她的事自不必我操心,可是紫韵你不同。你我的父亲母亲都不在了,如今我作为家主,总要想着些你的终身之事。”

    “老爷夫人不在了,我更要好好陪着公子。”紫韵的眼睛红了。

    “你待我的好,我自然知道,所以更不能耽误你。此事我已问过帆哥哥,你若有意,待回去,我便与海伯提。”

    “我,我要多陪公子几年。”紫韵有些哽咽。

    “你便是想着年纪还小,要多陪我几年,也要看帆哥哥等得等不得。帆哥哥年已二十,他又是海伯的独子,你就不怕再等下去,他娶了别人?”

    “他若喜欢,便娶了,谁又管得着他。”

    “又说傻话。你若有意,我怎么会任由他娶别人?”

    紫韵眼泪汹涌起来。“此等之事,要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女儿为我操持,紫韵对不起夫人。”

    云树从袖中抽出帕子,为她拭去眼泪,“这是好事,哭什么?快收了眼泪,不要招我。义父说了,我这段时间可是不能哭,不能笑,必须得端着的宝贝。”

    一句话说得紫韵破涕为笑,擦干眼泪。“我先服侍公子换了衣服,歇息一下,再去厨下为公子准备几个可口的菜。”

    “好的。焕梨呢?换完被褥,就没见她了。”

    “去给孟管家帮忙了吧。自从知道自己要做姐姐了,便越来越爱操心了。”

    “桂妈妈也是,有了身子也不说,每天还忙的不行。我差点要成罪人了。”

    冬日里,衣物本就穿的多,大家也都未看出来。桂枝坚持要跟云树一起送云进同夫妇回济阳,严世真才道破这件事,饶是桂枝身体一直康健,挺着近五个月的身孕千里奔波,也受不住。云树严令她留在云宅,好好看家,还留下一个厨娘照顾她。

    “虽然我们不知道,但严先生早就看出来了,也在让桂妈妈暗暗调理着身子。公子不必自责。眯一会儿吧,我叫焕梨来陪着你。”

    “嗯。”云树换了衣物,躺在床上,觉得舒服极了,眼睛都困倦起来,很快睡了过去。

    “眉儿,醒醒,起来用些饭。”严世真轻轻唤道。

    被叫醒的云树正想要咧咧嘴对义父笑一笑,却被严世真捂住脸颊。“眉儿爱笑本是好事,可是这段时间表情做多了,牵动伤口,就不太好了。所以这些日子,还是要做一个端端正正的冰美人儿。”

    云树脸颊被捂住,一双眼睛含笑望着严世真。

    “眉儿,你什么时候修炼的用眼睛说话了?”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着我的眼睛,便知道我想说什么话的。这自然是遇到懂得我的人之后,比如。。。”

    “比如黎歌那个臭小子?”

    云树不理会严世真的打趣,正色道:“比如义父。”

    严世真看着一本正经的冰美人儿云树,笑道:“哎呀,义父的小忘年交,快起来吧,吃饭喽。”

    云树边披衣,边道:“义父,那个杨千怎么样?”

    “你应该没看错,不过若真要用,还是让孟管家多考察一段时间。我已经为他看过伤了,拖着断腿竟然还跑了这么远。不过放心吧,养息一段时间就会好。”

    “孟管家他们都用饭了吗?”

    “已经轮流用过了。看护物品的人也安置好了,你尽可以放心。看你睡的香,才一直拖到这会儿才叫你,快用饭吧,用完再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云树按耐不住问道。

    “不是说了吗?用完饭再告诉你。”严世真故弄玄虚。

    云树冷脸道:“义父准备好,我可真要做个冰山了。”

    “这样才听话。”严世真笑道。

    云树无奈,只得埋头用饭。

    直到云树用过饭,漱过口,严世真才道:“济阳的老管家云海来了。”

    益生堂开业的前一天,云树往济阳老家送了封信,说了归家之期。没想到这老管家竟然带人来接她了。

    “怎么这会儿才告诉我?”云树忙把胳膊往披着的衣服袖里套。

    “着什么急?你第一次出远门,马车颠簸一天了,多休息一会没什么。再说你是家主,他是管家,多等你一会儿,也是应该的。”严世真不急不慢的帮云树理衣服。

    “话虽这么说。可是海伯是祖父那一辈的老管家,老成持重。父亲在京中这些年,老家的一应事务都是海伯打理。父亲也一直都很满意,说海伯办事得力。我是个刚接手家事的家主,不可过于端架子。”

    “要是他对你端架子,你该怎么办?”严世真眼都没抬咕哝道。

    “我虽然只见过海伯几次,但是,不能吧?”云树穿衣的动作慢下来。

    “他知道了云帆面上的伤所为何来,就让云帆跪在你父亲母亲的棺木前。你都把云帆安抚好了,他还这般做,可是把你这家主的话放在心上了?”

    “大概海伯是过于担忧我了吧?”云树小心道。

    “不,我觉得他是针对我。他想罚的不是云帆,是我,可是他没有权限罚我,所以想用杀鸡儆猴这一招,可惜我油盐不进,就该让他多等会儿。”

    严世真小孩子般的向云树告状。

    云树哭笑不得。

    严世真不满意的冷声道:“不许笑。不管他是不是关心你太甚,都不可如此不把你的话当回事,你要压住他的傲气,他才会为你所用,而不是处处托大,管着你。今日是他第一次正式见新家主,你今日一定要以家主的形象,在他心中站稳。驭人,只施恩是不够的,要恩威并施。”

    云树一愣,想了会儿。自己休息的这段时间,义父和海伯发生了怎样的争执?而孟管家,又是如何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帆哥哥赶了一天路,又当着云家人与外人的面被罚跪。

    印象中,海伯确实面相有些严厉,但对自己说话都还好。如今,不管海伯是不是出于关心自己的缘故,确实是没把自己这个当家人的话当回事。义父说的不错,一大家子人都等着自己,拿出家主的身份,处理这事。如果处理不好,云家众人离心离德。人心不齐,以后就不好办事了。

    思量一番后,云树深吸一口气道:“那依义父之言,我该怎样做,才能压住海伯的傲气,为自己立威?”

    严世真冷脸转笑颜,趴在云树耳边耳语一番。

    云树听完,好想皱眉头,却被严世真以眼神制止。

    云树冷脸道:“让紫韵进来,把这些撤下去,然后让海伯他们进来吧。”

    严世真赞许的点点头,出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须发花白,精神抖擞,眉眼间带着严厉之色的老者带着四个年轻人进来,孟管家和严世真也跟在后面进来。

    “海伯不远千里来接我,真是辛苦了。”云树声音里带着热忱,面上却没有相应的表情。

    云海每年的年节下去京城给老爷夫人请安,并交接账务。年前赶上老爷新丧,李湘雨病重,就让他不必到京城了。说起来,云海有一年多没见到云姝了。小孩子本就变化大,如今看到眼前这个白衣小公子说出这样的话,云海心下奇怪,回头看了孟福成一眼。孟福成上前在他耳边小声解释一番。

    云海面上的疑惑解了,眉头却皱了起来。

    云树这些日子与人打交道,虽然累积些察言观色之道,但是她打定主意要做的事,并不以他人的脸色如何而影响。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