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八十八章:崩塌

正文 八十八章:崩塌

    “你从草坡上滚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见你没事,便没有上前。特意走了好远,才设下诱饵,只是没想到,还是牵累了你。”

    云树的嘴巴张得更大。

    “为什么要引狼前来?”

    “找个对手,练手。昨晚没说,是怕惊动观中人。如今,你没什么事,我们算是两清了,你回去吧。”清风不为云树的惊讶所动。

    云树虽然一时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引狼群练手,还是坚定的摇摇头。“淳风道长和我义父在偏阁谈话,他们是老朋友。长清哥哥是我的新朋友。”

    长清眼中闪出一抹惊讶,但很快淡去。

    “接下来要做什么?我来帮长清哥哥做,长清哥哥指挥就好。”

    “不用。”

    “长清哥哥若总是弄裂伤口,手上的伤怕是好不了了。”云树顽强的赖着不出去。

    长清见赶不走云树,指指门口处,“待在那里,别说话。”便不再理他,回身开始认真的做“伏火”准备。

    道家炼丹是用来服食,以点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阳气,以帮助修炼或延长寿命,因此,道家炼丹也是根据中医理论中的阴阳、五行和脏象经络来作为炼制依据的。

    像硝石、硫磺都是阳性物质,因为能够着火,所以阳性过甚,有阳火之毒,会对人的内脏造成伤害。为了使炼制出来的丹药,在服食后不会产生毒化作用,而是能够滋润五脏,使之与人的五脏之气和合浑融,助益长寿,在丹药炼制的时候,就必须消降原料中的毒性。

    对于硫磺、硝石类的炼丹材料中的火毒,就必须通过“伏火”法进行炼制,“伏”是降伏的意思。古代的炼丹家认为:烧制之后,火毒得以释放,原料中的火毒就会得到消除或消减,余下对人有益的药性。这与中医上的药材炮制,有异曲同工之效。

    长清不想云树在旁边的一个原因是:虽然“伏火”的配方、经验一直在总结改进中,可是“伏火”依然有一定的危险性。

    长清面前的这个丹炉形制奇特,不但没有炉脚,而是像是个锅的样子,被半埋在地下。锅口与地面平齐,而且埋的很是巧妙,周围的地面夯的很实在。

    长清将称好的硝石、硫磺,小心的放进锅中。提来一个炭炉,引了炭火烧起来,将皂角子放在上面,小心的烧成炭条,又小心翼翼的放入锅中。刚烧过的皂角子带着些余火与硝石和硫磺接触,锅里的硝石和硫磺开始燃烧。长清静静的等待着锅内的燃烧。

    云树看到这里,便走进殿内,却没有停留,而是去了殿后。

    长清见云树出去了,也没在意,自己全身心的“伏火”。

    这时,长清头上的汗水,沿着额头往下滑落,几乎淹住眉睫。一是,紧张,二是,虽然尚未进入盛夏,天气也已经热起来,丹炉中火焰灼灼,自是照的人汗流不止。

    眼见焰烟即将冒完,长清抽出炭炉中的木炭,熄灭上面的火苗。

    这时一只清凉的帕子,贴到他的额上,拂去满面的汗水与热气。

    长清回过头,看到的是云树怡人的笑颜,微微皱一下眉头,依然冷声道:“去那边待着。”

    云树并不对长清的冷声心怀抵触,而是听话道:“好。”不过手上的帕子,却抹到长清脸颊的另一边,抹去了悬在他眼睫上的汗水后才起身。

    长清回过身,将熄了火的木炭,一块块小心的堆到锅口上,继续加热。自己起身来到西墙下,想找一个容器,却见到蹲在墙角的云树,好奇的看着各样的容器与炼丹工具。她刚才从后面进来,才注意到这里的各样新奇的东西。

    长清走过去,正要出言,让云树到外面待着。他在锅上架起的木炭断了一根,碎裂成好几块,掉进锅中,且其中还是火红的炭火!锅中的东西,瞬间“轰”的炸起来,把锅口的炭火掀进还放在地上的匣子内,又是“轰”的一声,一股灼烈的气浪掀过来。

    长清知道不好,电光火石间飞扑到云树身上,护住她的时候,整个大殿都在晃动。

    大殿中间那个巨大的丹炉被气浪掀翻,炉内的炭火、丹药,不少击到长清的后背,却在下一瞬生生被压制住。

    大殿的横梁断了,屋顶落了下来。

    偏阁的严世真与淳风真人感受到房屋的颤动,慌忙从屋内冲出来,可是眼看着大殿,在眼前轰然塌下去。那一个呼吸的过程,严世真与淳风真人均感觉像一百年一样漫长。

    “眉儿!眉儿!”

    “长清!长清!”

    反应过来的严世真与淳风真人疯了一样扑上去。

    长清虽然是淳风真人的徒儿,可这些年,满心抑郁无可寄托,便全心教授长清功法,已然把他当成个儿子养!如何能不急?

    至于云树,严世真俨然把她宝贝疙瘩!

    道观中众道士也被这爆炸声惊动,纷纷赶到参同宫。

    淳风真人大吼,“快救人!”

    “谁在里面?”

    淳风真人大吼“长清和外来的客人!快救人!”

    听到爆炸声,宽袍高冠的观主也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参同宫,看到眼前的废墟,只觉得眼前一黑。身边的人慌忙扶住。

    观主缓过气,带着哭腔道:“我的九转金丹啊!”

    淳风真人一听就怒了,却顾不上与他计较。

    观主接着哭哀:“我辛辛苦苦搜集了那么多年的药材,才练了十多天,就这样没了!我半生的心血啊!”

    哭哀了几声,回过神,冲身边人喝道:“谁干的?好好的丹房,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身边扶住他的小道士,被他的暴喝吓了一跳,喏喏道:“淳风真人说长清和外来的客人在里面。”

    “长清!又是长清!我就说他是个惹祸的!怎么还会有外来客人?”

    给严世真引路的道士正巧刚跑过来,听到观主训话,缩着脖子道:“客人是来拜访淳风真人与长清的。”

    “炼丹重地!竟然随意放外人进去?我看你们是越来越会办事了!”

    这话是说给淳风真人听。可是淳风真人忙着救人,根本没空搭理他。

    况且,淳风真人心中本就有气。

    诺大的炼丹房,同时开几个炉子,明知道长清伤了一只手,却只让长清一个人守着,还美其名曰:“给长清好好修行的机会!”出了事不着急救人,就惦记着自己那二两丹药,还真以为自己能炼出起死回生的神仙丹药啊?

    这炼丹房毁的好!只希望长清和那个小家伙没事才好!

    云树从爆炸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被长清环在怀中,所幸她待的地方是靠近后墙的角落,掉下来的横梁、屋瓦被架住,留出一个空间,两人不至于被砸到。

    云树动了动,却发觉长清软软的倒过来。云树鼻腔中的空气混合了血腥气与硫硝之气,以及什么东西被烧灼过的奇怪味道。“长清哥哥,长清哥哥,你怎么了?”

    长清没有说话。

    黑暗中云树顺着他的头开始摸索,只觉得手上黏黏的,吓的不行。

    听到外面义父和淳风道长的呼唤,云树哭道:“义父,义父,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义父!义父!快来!长清哥哥受伤了!义父!”

    听到云树的声音,严世真跳过废墟,来到房屋的西北角开始翻屋瓦碎片。

    “眉儿别怕!义父这就救你出来!”

    淳风真人和众人也跳过来开始翻废墟。

    只听那小家伙的哭声,怎么没听到长清的声音?难道长清伤的很重?这样想着,淳风道长手下的动作更快了!

    “别哭了。”云树的耳边传来长清弱弱的声音。

    “长清哥哥!你怎么样?”云树哭道。

    “我没事。”

    长清虽然醒了,可是却起不了身,动不了,依然趴在云树小小的肩头。云树竭力抱住他,却觉出他的后背更是瘆人。

    “长清哥哥别怕,树儿在!我义父和你师父就在上面,我们很快就能出去!”

    长清“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长清哥哥,你别睡啊!要醒着!义父!义父!我在这里。”云树急的语无伦次。

    “我没事。”

    迷蒙中的长清听到云树着急的呼唤,弱弱回了她一声,便彻底晕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云树和长清才从废墟中被挖出来。

    阳光下,被抱出来的云树有些目眩。

    被长清护在怀中,云树倒是没受什么伤,可是她的白色衣衫被长清的血染红。严世真给云树检查一遍,见没问题,便全力给长清医治。

    长清的后背被炭火和丹药烧灼的血肉模糊,而那气浪的冲击将他们掀到柜子上,长清的头上也磕破了一块,顺着额角流下来的血液已经凝结。

    见严世真收起按脉的手,淳风真人忙问:“长清,怎么样?”

    “额头上的伤,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无大碍。他背上的烫伤比较严重,现在是痛晕过去了。把他抬到你处,我先给他清理伤口。”

    淳风真人招来一个道士搭把手,那道士却畏于观主的眼神,犹犹豫豫不敢上前。淳风真人的火爆脾气还未来得及发作,看不下去的严世真就炸了。

    “修行之人,本当心怀众生!身为观主,出了事不思救治同门之人,却囿于一己私利,见死不救!清风观如今出了这般的观主,我为清风观前途担忧!”

    一席话说得观主脸色紫涨。“我观中之事,无需外人插手!”言罢,恨恨的甩袖而去。

    不少道士看看观主的脸色,又看看地上的清风,跺跺脚,还是跟着观主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